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九十七节 关键先生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九十七节 关键先生

  把魏行侠送回家,看见魏行侠挥了挥手之后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后,陆为民这才缓缓启动汽车,目光虽然看着前方,但是所有心思都在考虑着魏行侠的分析和建议。

  正如魏行侠所说,在目前形势尚未明朗,甚至尚未趋于明朗的情况下,这里边的变数很多很大,杨永贵尚未倒下,这是一点,倒下了,也未必需要马上安排,这又是一点,既可以搁一搁,也可以尽快任命,这一切要看许多细微因素的偶然性组合成必然性来决定,而这个位置不轻不重不疼不痒,才使得在这个位置上人选的甄选会变得有些扑朔迷离。

  主要领导未必会为了这么一个人选轻易表态,而其他领导又未必愿意在一个不涉及他们核心利益的人选上为他人强出头,这种情形可能会使很多领导置身事外,也就是说,也许决定这个人选的关键就在那么一两个不是主要领导但又有话语权的人身上。

  其中一个关键角色就是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方国纲。

  并不是说汪正熹和高晋就不重要,也不是说花幼兰在这个人选问题上就毫无发言权,但是很多时候在平衡了各方力量之后,也许一个关键角色的态度就能决定整个事情的走向。

  在魏行侠看来,当荣道声、汪正熹以及高晋和花幼兰他们之间形成了某种僵持局面时,也许方国纲就是打破这个僵局的关键角色。

  方国纲,陆为民轻轻念叨着这个角色,他和方国纲不是没有打过交道,但是交道却不深,就现有的条件来说,何铿和方国纲是拉得上一些关系的,这条线还得要用起来,这种时候陆为民也不会客气什么,但是光是靠何铿牵线搭桥还不够。陆为民琢磨着这还需要一些突破口,才能起到效果。

  像方国纲这种角色,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偏向谁的,自己在努力,同样陈昌俊肯定也在使劲儿。各方都在瞄准不同或者相同的目标发力。就看谁能笑到最后。

  尚权智在帮陈昌俊争取荣道声的支持,魏行侠透露给陆为民的这个消息让陆为民心中也是一凛。

  荣道声在省长这个位置上显得很低调,不显山露水。但是谁也无法小觑他,年龄上比起邵泾川小一大截,而且这两年省长表现也是可圈可点,你可以忽略他现在,但是谁也无法回避他的将来。

  尚权智搭上荣道声的线很正常。

  作为精英系阵营中的一员,荣道声是接替田海华来昌江这个精英系大本营稳固大局的。

  随着刘运书、田海华、陶汉等人的陆续离开和高晋的入昌,昌江的格局出现了一个较为混沌的局面。

  荣道声初来乍到出任省长,显然无法再像田海华那样游刃有余的掌控昌江局面,上有邵泾川这个老稳健派中坚力量的压制。下有地方实力派的汪正熹和同样新来的新稳健系新锐的掣肘,还有像莫计成这种属于稳健系阵营但是在立场上却明显偏于投机的角色,也还有像花幼兰这种从地方实力派成长起来但是在思路观点上却倾向于精英系的新锐力量,整个昌江局面一直处于一种较为破碎难以整合的情形。

  邵泾川和高晋的私人关系很一般,而莫计成与邵泾川关系尚可,但是却与高晋格格不入。这种格局直接使得稳健系在昌江的实力难以得到进一步整合,不过作为省委书记,邵泾川仍然是有很强的影响力,除了高晋和莫计成外,邵泾川还有方国纲、楚耀澜这二人的坚定支持。在常委会上邵泾川依然有很稳定的优势。

  当然荣道声也不简单,除了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周少游外,花幼兰与荣道声之间的关系也日趋密切,和高晋的私交也不错,加上省纪委书记龚德治的不偏不倚和汪正熹的捉摸不定,荣道声也在不动声色的扩张着自己的影响力。

  尚权智算是田海华在离开昌江时移交给荣道声的一部分“人马”,或者说“政治遗产”,只是尚权智在宋州的局面远不及在黎阳那样稳固,这固然和黎阳不是尚权智大本营有关,也和宋州经历了太长时间的梅黄时代有很大关系,尚权智足足花了三年时间才算是基本上把宋州局面肃清,扭转过来,但是一反手,邵泾川就把童云松和魏行侠派来摘桃子来了。

  当然,在很多人看来,桃园已经被尚权智打理得差不多了,虽然桃子还有些青涩,但要想摘也没那么好摘,不过童云松和魏行侠的表现证明了他们不但有能力摘桃子,也不仅仅是为了来摘桃子,而且也有能力栽桃树,而且还要栽得更好,这也是尚权智始料未及的。

  陆为民很清楚自己的弱点,和邵泾川关系很普通是一大软肋,虽然通过魏行侠可以缓和和疏通与邵泾川的关系,但是成天有陶行驹这一类角色在邵泾川旁边鼓捣,陆为民也觉得自己情况堪忧,不过正如魏行侠所说,邵泾川未必会在这样一个人选上轻易表态,而更多的是要看整个班子中大家的看法,也就是说邵泾川有可能在这个人选上随大流,毕竟在他们心目中,这的确是一个不足挂齿的角色。

  大切诺基拐弯转向掉头,陆为民显得有些心神不宁,前方一辆悬挂着沪a拍照的雪佛兰子弹头商务车与陆为民险些相挂,对方显然是有些不熟悉路线在前面左边禁行道要拐左,结果险些和有些走神的陆为民的大切诺基撞上。

  好在双方都还算反应敏捷,同时踩了急刹车,在只差一指宽的时候刹了下来。

  陆为民放下车窗,看了对方司机一眼,一看就知道是外地人,不熟悉路况,微笑着道:“师傅,前面左边禁行,您这左拐是违规了,在前面是要被交警拦下处罚的。”

  “对不起,我们是沪上来的,不熟悉昌州这般的路况,我们想问问,走昌江省建委怎么走?”坐在司机副驾旁的一个中年男子一边道歉,一边问道。

  “省建委?呃,照理说是要拐左,但是前面那条临园路是单行道,你们得继续往前走,到第二个红绿灯拐左,然后向北一直走到华侨商厦那个十字口上立交桥,再拐左,绕着麒麟湖滨大道走,一直到大王庙,你们可以看见工商银行的那栋高楼,省建委就在工商银行那栋高楼右侧有一个不太起眼儿的大门里,……”

  陆为民的介绍让司机和司机旁边的中年男子都听得一头雾水,中年男子忍不住转过头来,“喂,小萌,你不是昌州人么?怎么回来连路找不到了?”

  “简主任,我读大学就离开昌州了,这几年回来也没怎么出门,昌州变化很大的,那条临园路我记得以前是可以走的,怎么就变成了单行道?”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有些委屈的辩解道。

  “是啊,简主任,小萌有很久没有回来了,找不到路也很正常,现在城市建设日新月异,每天都在变化,昌州好歹也是昌江的省会,肯定也在大兴土木,很多道路和建筑有变化也很正常啊。”坐在后排的另外一个男声也替女声辩解道:“要不是这些城市都需要重新规划建设,咱们也不用走这么一遭了啊。”

  “行了,小宋,你就知道替小萌打掩护,……”中年男子挠了挠头,看见陆为民还在那边,赶紧道:“对不起了,麻烦您了,差点把你车撞了,……”

  “没事儿,你们不熟悉路况,理解,我看你们要想找到路也不容易,我带你们走吧,不过这会儿省建委那边你们到了,估计也下班了啊。”陆为民笑着道。

  “那太感谢您了,没事儿,我们有人在那边接我们,真的太感谢您了……”听得陆为民这一说,中年男子眼睛一亮,就差一点儿要下车来安歇陆为民了,陆为民赶紧摆摆手,“走吧,这会儿是堵车高峰期,再不走,就得要挨骂了。”

  陆为民启动车在前面开道,雪佛兰子弹头在后边紧随,因为是下班高峰期,又是周末,一路堵堵停停,足足花了半个小时才走完这不到五公里的路程,把这帮外地人带到了省建委的门口,没等陆为民下车,那边雪佛兰子弹头上那个中年男子已经和车上其他四人一窝蜂下来,跑到陆为民车头上,看见对方这么热情,陆为民也只有挠挠头下来。

  又是一番感谢,五个人男男女女,三个中年人,两个年轻人,都是交口称赞感谢,弄得陆为民觉得自己怎么就热心了一回,一下子素质就提升了许多似的。

  “对了,这是我的名片,日后有什么需要,请联系。”中年男子也是一个热情大方的人,寒暄之后,在离开之际,递给陆为民一张名片。

  陆为民也没太在意,但是出于礼貌,他还是很认真的看了一番才收进自己包里,不过一直到上车离开时,才反应过来,同洲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好像竞标宋州城市总体规划的就有这家单位啊?

  第一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