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节 厉害角色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节 厉害角色

  “小陆啊,好好,来坐,来坐。”陆为民彬彬有礼却又爽朗大方的气度给陈曼青留下很好的第一面印象,她连忙招呼对方入座,同时埋怨女儿,“莱莱,怎么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小陆哇,你这个孩子就是这样,坐吧,没别的意思,就是一家人在一起吃个饭。”

  虞莱说不出的别扭,她觉得母亲似乎有点儿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入味的意思,尤其是旁边还有两个虎视眈眈的男人,一个生父,一个继父。

  陆为民和虞莱入席之后,很快就开始上菜了。

  这家饭馆的规模并不大,但是档次还算可以,就在省歌舞团老宿舍附近。

  虞莱一家目前还住在省歌舞团的老宿舍里边,这是地处市中心,虽然是老房子,但是地段好,生活方便,只是虞莱十多年前就搬了出来,一直在外边租房住,再没有回去住过。

  陆为民还是第一次身处这种环境里,三个目光都汇聚在自己身上的陌生人,似乎要想把自己的底细掏个干干净净,这也让陆为民很有点儿不自在。

  “小陆,你和莱莱认识多久了?”

  “在哪儿工作啊?”

  话题总是从这样的路径开始,陆为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在路上两人就准备好了各种应对。

  至于说自己的身份,陆为民和虞莱也磋商过,当然不能用现在陆为民的身份,干脆就把陆为民的身份定位为挂靠在华民公司的自由创业者,也可以说是自己做生意的小老板,只是虞莱有些担心陆为民身上的味道不像是生意人,至少不像是做小生意的老板,这一点似乎有点儿难以改变。

  不过陆为民也说自己可以自称为是从事金融证券和股票投资方面的职业经理人,这一点可以勉强敷衍,毕竟从事专业行道的高技术人才也许就是这么一个味道。

  “你是股票分析师?!”听得陆为民这么一说,坐在虞莱母亲旁边的瘦削男子顿时精神一振。“太好了,看来我们终于找到共同语言了,我们能不能聊一聊,我觉得在这个话题上,咱们肯定有找得到亮点。”

  陆为民大吃一惊。他没想到自己殚精竭虑找了这么一个勉强靠谱的偏门儿行道。居然还能被人找到共同语言,虞莱不是说他这个继父好像是在外边儿闲混的角色么?怎么还会对炒股票有这么大兴趣?炒股票需要资金,他有资金么?

  虞莱也没想到自己这个继父居然迷上了炒股。有些讶异的看了一眼自己母亲,没想到母亲听到陆为民是从事证券股票行业的专业人员后,也是眼放精光,似乎连气色都一下子好了许多。

  完了,陆为民只需要瞥一眼,就知道这两口子怕是沉迷在了炒股盛宴中去了。

  不过现在国内股市还是5.19行情之前的熊市之中,谁想要在这里边去捞钱,还真不容易,稍不注意就是钱砸水里泡都不会鼓一个。即便是陆为民也对前世中5.19之前的股市行情没有太多了解,只能凭借一些记忆回忆当时闹腾得最厉害几只股票似乎都是庄家折腾,闹出了不少事儿。

  在虞莱父母迫不及待的询问中,陆为民也大略回忆起一些东西,但是都只能是一个大概,没有特定的那只股票能涨到什么价位。他前世炒过股,但那都是业余玩玩儿,本职也不是玩这个的,不可能记忆力强悍到还能记住那只股票在什么时候能够到什么价位,只能说对当时的一些政策和大概走势有些印象。

  在5.19行情之前。绝大部分股票都是出于风雨飘摇的状态中,很少能够在这种非专业的博弈中赚到钱,但让陆为民有点儿印象的就是有不少资产重组的股票涨势还不错,另外也有一些绩优股却遭到了股民们的不屑一顾,这也成为当时股市的一个常态。

  看见陆为民依然气定神闲的和自己继父和母亲海吹神侃,从邯郸钢铁、扬子石化到鞍钢新轧的绩优却一路跌破开盘价,再到交运股份和兰陵陈香资产不怎么样但是却迎来重组暴涨,陆为民嘴里冒出来的话语可谓字字珠玑,让纯粹跟风炒股的继父和母亲如痴如醉,完全忘记了今天吃饭的目的,把自己女儿抛到了一边。

  虞莱也有些佩服陆为民的这份儿本事,怎么这个男人在什么地方都能如鱼得水,和大家打成一片呢,也许这就是他能成功的原因?

  虞莱倒是有些担心陆为民这么忽悠自己母亲和继父,如果母亲和继父真的听进去了,不惜血本的把自己加老本砸进去,最后结果却是鸡飞蛋打,那为民的形象不是在他们心目中毁于一旦了?

  虽说自己只是让陆为民来顶个缸而已,日后未必有多少机会再见面,但是虞莱也不希望陆为民在父母中的印象变得不可收拾。

  “小莱,这真是你男朋友?”面色黝黑的男子两鬓短发里已经有了些许银丝,但是眉目间依然有着一股子暴烈阴鸷的气息,或许是文革时代的雄心在西北二十年依然还未被泯灭,又或者西北的风沙让他更经历了诸多的洗礼变得老练沉稳的同时也多了几分狡狯。

  “怎么了?”虞莱淡淡的道。

  “味道不像啊,你说他是股评师?不像,他能忽悠你妈和那个家伙,但是瞒不了我这双眼睛,你爹我在监狱里带了十来年,在西北有厮混了这么多年,别的没学会,看人还是有点儿眼力的,股评师是啥玩意儿?忽悠人上当的东西,你这个男朋友虽然嘴巴皮子挺会翻弄的,但是却没说什么冒靶出格的话,股评师不是这种风格的。”

  虞莱微微吃了一惊,没想到自己这个已经一别二十年,中间只见过两面的生身父亲居然眼力十足,还能看出陆为民的一些虚实来。

  “我没说他是股评师,他只是搞证券股票投资的,半罐水。”

  “哼,半罐水也不是这样的表现,他根本就不是搞这行的,或许懂点儿,但绝对不是专业的,他身上没那股味儿。”面色黢黑的男子虞沧海目光如炬,紧紧盯着陆为民,“他也不是你的男朋友吧?”

  虞莱吃了一惊,但是面色却不变,“哦,他是不是我男朋友,还要你来定?”

  “我不是那个意思,小莱,你三十了吧?找个正经男人嫁了才是正道,我听你妈说你搞了一个什么野鸡演艺公司,一年能挣多少钱?五万,十万,还是二十万?能干一辈子么?”虞沧海嘴巴微微歪着,似乎有些不屑。

  虞莱目光一冷,横了一眼对方,“我的事儿轮得到你来管?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虞沧海的黑脸一僵,似乎有些尴尬又有些感触,沉默了一阵之后才道:“小莱,爸爸的确没有尽到责任,但是你也知道这并非爸爸主观故意,那时候你虽然小,但是也清楚当时情况,现在你大了,更了解了,爸爸也是没得选择,那种事情本身就是你死我活,现在看起来可能觉得有些荒唐滑稽,但是在那个时代就是这么回事儿,成王败寇吧,你爸没看清形势,栽了就栽了,现在爸爸在西北那边打拼,就是希望能给你留点儿……”

  “不,我不需要,我有双手,我能自己挣钱养活自己,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虞莱脸色变得格外苍白而阴郁,目光中却有些说不出压抑,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来。

  黑脸男人嘴唇动了一动,也没有再吭声,似乎是知道这个话题可能会引来女儿的激烈反应,好一阵后才岔开话题:“这个姓陆的小子真是你男朋友?”

  “我说了,你还要怎样?”虞莱冷冷的道。

  “小莱,爸爸是好意,难道说爸爸还要害你么?”黑脸男人目光如水,阴沉沉的看着陆为民:“我觉得不像,你找他不合适。”

  “你什么意思?”虞莱有些愤怒,又有些替陆为民担心,狠狠的盯着自己父亲。

  “小莱,爸爸是为你好,这个男人不是你能驾驭的,我感觉得出来,这家伙虽然竭力遮掩掩饰,但是他身上有股子气势,嗯,那种颐指气使的气势,指挥惯了别人的气势,不可能是什么搞股票证券的,他身上没有那股子铜臭味道,随便他怎么忽悠你妈,随便他说得多么专业,但是他不是那号人,瞒不了我,我不是说这种人不好,也许正因为他太好了,太优秀了,所以不适合你,这种人他给不了你一辈子的婚姻,我怕你上当受骗。”

  黑脸男人语气显得很平淡,似乎也了解自己女儿的现状,“你也是三十岁的人了,骗了你身子没关系,我怕他骗了你的心,伤害你太深,你知道他的底细么?如果你知道,那就当我没说。”

  虞莱愕然,定定的注视着自己父亲,似乎要从自己父亲话语里听出一些真正的含义来。

  第二更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