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节 浪遏飞舟 第一百零四节 直道,曲径

第十二节 浪遏飞舟 第一百零四节 直道,曲径

  只是除了这几个县区外,其他几个区县的经济表现就有些乏善可陈了。虽然说有洪灾的影响,但是在陆为民看来,即便是没有洪灾影响,像宋城和沙洲也表现平平,而泽口、梓城和西塔这些县份更是不堪,叶河与烈山也只能说是差强人意。

  至于经开区,在陆为民看来,孙承利这个市委常委也许真是该调整分工的时候,在他手中,经开区也许会真的会一直耽误下去。

  即便是童云松和魏行侠也都意识到如果继续让孙承利主管经开区是一个非常糟糕的选择,陆为民还不清楚童云松和魏行侠下一步究竟怎么考虑,但是尚权智已经和童魏二人很隐晦提出,在常委分工上可能需要做一些调整。

  陆为民估摸着会不会让曹振海和孙承利对调,只是这样看起来让孙承利有些难堪,但这却是一个不得不做出的艰难选择。

  对于陆为民凯说,宋州的确太大了一些,尤其是在短时间内要想提振整个宋州的经济发展难度不小。

  十二个区县,六百多万人口,加上前几年的沉沦,有令人振奋的消息,自然就有让人沮丧的情形,这很正常,在他看来,要想真的把宋州这艘大船带上正轨,没有两三年的铺垫和积累不行,这不是引进一两个大项目就能解决问题那么简单,即便是如华达钢铁这样的项目也不行。

  外来投资和项目固然重要,但关键还是要在于自身产业的培育和发展,这一点陆为民多次在市委常委会上强调,但是他觉得似乎包括尚权智和童云松他们都被大项目带来巨大拉动效应所吸引,更关注招商引资带来的立竿见影效果,所以对陆为民提出的“建立诚信社会体系,改善社会整体环境,促进经济健康发展”这一构想并不太重视,这也让陆为民有些遗憾。

  不过这也在他的预料之中。不是谁都能意识到这一点的,当前的竞争都还停留在较低层次的竞争,而真正高层次竞争则是社会体制和总体环境的竞争。

  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人民生活水平上升到一定阶段,那么对所处这个总体环境要求就会越来越高。不但包括健康良好的空气、水和食品等基本要素。也还包括优良完善的社会服务体系,也还包括健全的民主与法制,高效廉洁的社会行政体系。这些标准要求都会随着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而逐渐提升。

  而这些在经济发展初期往往会被忽略,到后来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才开始重新补救,往往是事倍功半,而如果从最早就开始有意识的培育积累,往往越往后,就越能体现出这种整体环境的巨大优势。

  诚信社会体系建设是陆为民这个大构想中最基本的一环,在他的构想中,这基本的一环如果能够推开建设起来,那么下一步就是健全的法制。

  民主这个词儿现在有些忌讳。要做也有很多限制,而高效廉洁的社会行政体系虽然可以大力提倡,但是这是对内部,往往难度更大,更容易受到上边和左邻右舍的影响,所以也不容易达到目的。

  所以他有一个最低目标。就是在社会诚信体系建设和法制体系建设上实现自己的梦想,他也清楚这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三五年未必能见到明显效果,十年二十年未必能真正达到自己的目标,但这是他为之奋斗的源泉和动力。

  为官一任。总要有所追求,哪怕这个追求显得有些不切实际,但他愿意去搏一搏。

  只是这最基本的一环还没有来得及推开,就收到了冷落,不是抵制,而是不重视和冷落,在很多人眼中这更像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噱头,这也让他有些沮丧。

  虽然在市里边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但是在区县里边,陆为民总算是还是找到了合适的试点对象。

  比起苏谯和遂安来,麓溪是最合适的试点对象,尤其是在麓溪是新建区,无论是区级班子还是各行政职能部门都是重新组合而来,而麓溪经济也是以私营经济为主,支撑起全区财政税收也是私营企业为主,这种环境无疑最适合作为试点。

  而陆为民的理念也得到了黄文旭的认同,所以几乎是一拍即合,这个试点就在麓溪区开展起来。

  陆为民和黄文旭希望在三年时间里让这个社会诚信体系建设在麓溪区取得较为明显的进展和效果,尤其是对麓溪这种以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业工商户为主导经济单位的地区发展起到一个规范和促进作用。

  应该说从年初就开始在麓溪的试点还是有明显效果的,尤其是把这些中小企业的财务报表、工商年审、税务稽核和信贷有机的融入到了一起形成一个规范,一方面虽然给这些中小企业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和不便,但是麻烦和不便背后却是标准化的规范,无论是哪个职能部门在对这些企业的审核都能达到一目了然。

  其他也就罢了,对于金融机构来说,这就不简单了。

  虽然时间尚短,但是这种由政府主导建立起来的机制的确对金融机构有着莫大的吸引力,最起码由政府承头的这种体系机制在很大程度上帮他们减轻了工作量和风险度,尤其是在验证了政府相关部门在这方面的严肃性之后。

  黄文旭在麓溪颇有铁腕之风,区长郁波也是一个刚柔并济很有想法的角色,与黄文旭的配合也还不错,所以这项工作在一定下来之后,执行得很有力,这种工作必须要从一开始就要扎扎实实执行,其间也不能有懈怠,稍有疏忽,基本上就是功亏一篑了,只要从一开始就坚持下去,形成习惯,那么久而久之,当效果显现出来之后,自然而然就会坚持下去了。

  也正是因为对黄文旭和郁波班子的看好,陆为民才希望这个诚信社会体系建设能够在麓溪结出硕果。

  当然,这份硕果即便是能够结出,对于现在的陆为民来说效果不大,至少说在这份迫在眉睫的竞争对抗中意义不大了。

  *****************************************************************************************************************************

  皇冠从省政府家属院轻盈的滑出来,尚权智环抱双臂,仰靠在车座上,半闭上眼睛,面无表情。

  荣道声没有给他一个十分肯定的答复,这很正常,领导在这些问题上都不可能有明确的态度,但是尚权智还是能感觉到荣道声的倾向性。

  听取了自己对陈昌俊的介绍之后,荣道声没有多做评价,也是,只怕荣省长心目中对陈昌俊并未有多少印象,能够想起模样只怕就很不错了,自己这一番介绍也就是一个例行程序,总不能在领导发表意见时连这个人都还不清楚。

  尚权智清楚荣道声现在的态度很大程度上也是对自己的一份信任,当然这也是源于田海华给自己的一份支持。

  尚权智还是给田海华打了一个电话,汇报了自己近期的一些工作和宋州的情况。

  田海华在电话里没有多问什么,只问自己有没有什么困难,尚权智便把目前的情况谈了一谈。

  让尚权智感到意外的是田海华询问了常务副市长陆为民的表现,这让尚权智一度有些担心,但是在尚权智表明了自己的意见之后,田海华没有再说什么,只说让他多向荣省长汇报工作,这才尚权智心里放下心来。

  现在荣省长的态度已经基本明朗,但是还是给尚权智留下一个尾巴,那就是宋州今年的发展势头相当好,在人事问题上省里会充分尊重宋州市委的意见,但是省委在人选问题上可能会有站在更高层面来考虑问题,要求宋州市委要进一步与省委组织部门的沟通。

  这一点有些让尚权智意外,组织部门的沟通?省委组织部?方国纲还是贺锦舟?

  陈昌俊本人就是组织部长,如果他都还不能获得方国纲的支持,他这个组织部长就是纯粹的失败了,这个副书记不争也罢,至于说贺锦舟,尚权智知道这位常务副部长和陆为民关系相当密切,但是他不认为贺锦舟可以左右方国纲的态度,据说贺锦舟与方国纲之间的关系远不及他与前任组织部长董昭阳密切。

  但是尚权智相信荣道声不会无的放矢,既然这么提出来,也就意味着这里边肯定还有一些什么意外可能性存在,这个意外可能性不像是来自外界,也就是应该不存在外边或者省里来人的可能性,只能是宋州内部,除了陆为民再无其他可能。

  真是一个令人纠结的难题。

  想到这里尚权智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