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一十一节 知人知面不知心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一十一节 知人知面不知心

  秋风送爽,层林尽染。

  漫山的红叶映得整个天际一线似乎都红了起来,在摇曳的林涛下,宛如一张绚丽的壁毯。

  邵泾川脚蹬一双剪刀口布鞋,一身朴素的休闲装,踩着轻快的脚步走在山间石径上,看上去兴致颇好,紧跟在他身后的魏行侠几乎都有些跟不上了,紧走几步慢下来,然后又要紧走几步,才能跟上。

  “怎么了,行侠,下去当领导了,身体也累垮了,还是没有锻炼了?”邵泾川没有回头,一边快速行进,一边漫声道。

  “嘿嘿,邵书记,您别说,到宋州之后,时间还真是不由自己掌握了,以往跟着您,您生活习惯好,我晚上也能抽出那么一时半会儿溜溜腿儿,现在到了宋州,这晚上算是泡汤了,这从六月份开始,就没有安生过,回昌州开会,本想回家看看媳妇儿,没等你你踏入家门,那边电话又来催了,一桩事儿接着一桩事儿,一项工作接着一项工作,我得说,咱们宋州的干部这几个月都是以一敌二,连轴转,加夜班,那都成了习惯了,真不容易。”

  魏行侠有些微喘,脸色也有些潮红,显然这一个小时的快走,让他都有些觉得吃不消了。

  “一个强健的身体才是工作做好的保证,记住这一点,行侠,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不能忽略锻炼,这是经验之谈,你知道我四十五岁之前也不注意,结果呢,稍不注意就感冒,动不动就吃药,工作不了多长时间就觉得疲倦,精力不济,免疫力下降。这就是缺乏锻炼的缘故,看我这几年坚持锻炼,每天四十分钟走山。雷打不动,周末再去打两个小时的羽毛球。我这都好几年没有感冒了,就拉了两回肚子。”邵泾川精神抖擞,“你看你,才四十岁,就像个小老头了,这样不行,必须要坚持锻炼!”

  魏行侠有些感动。大老板关心自己身体,比关心自己工作更重要,这里边的感情就不一样,这几个月太忙。和大老板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也少了许多,也趁着这一周有时间,他专门要陪老板走走山。

  “邵书记,我也想坚持,但这段时间的确太忙了。等忙过这一段时间,我一定把这个锻炼习惯重新拾起来。”魏行侠连忙道。

  “要学会合理分配时间,科学分配工作,你是副书记,不是书记。不是市长,有那么忙么?事必躬亲并不能证明一个人敬业,有时候也说明一个人领导艺术有问题。”邵泾川没理他,仍然健步如飞,“宋州市委市政府那么多领导,难道都像你这么忙?”

  “邵书记,您知道,我们宋州市委班子本来就没有配齐,市政府那边按照常理也还差一个副市长,但是省委组织部好像一直没有明确这一点,我听尚书记说他也找过组织部,但是部里边说常委会三年前曾经研究过这个议题,但是被搁置了,然后就再没有上会研究过了。”魏行侠解释道:“再加上洪灾之后市里边的确各项工作都压得很重,没一个闲着,……”

  “你们市委班子也没有配齐?”邵泾川随口问道:“杨永贵还没有……”

  魏行侠心中一凛,老板在自己面前提起杨永贵,难道说杨永贵真的要……?到现在杨永贵虽然还在医院里住院,省纪委也找他了解过一些情况,但是一直没有采取其他措施,所以市里边纷纷扬扬这么久,也就慢慢淡下来了。

  “不是杨永贵,市里政法委书记还是为民兼着在,他也和我提起过,说在省里尚未确定人选之前,能不能让我先兼一段时间,说他实在吃不消了。”魏行侠装出没听出其中意思一般回答道。

  “政法委书记?陆为民还兼着政法委书记?”邵泾川皱了皱眉头,他还没想到这一点,“原来政法委书记是谁?”

  “刘敏知。”魏行侠回答道:“已经进入诉讼程序了,估计快要判下来了。”

  “唔,我有点儿印象,陆为民他不是你们市委班子里最年轻的么?多干点儿工作就喊苦叫累了?”邵泾川脚步渐渐放慢,走了一个多小时,汗水把内衣都打湿了,需要缓一缓了。

  “倒不是那么说,今年他那一块工作的确太重,您知道杨永贵基本上没怎么上班,担子都压在他身上,而今年对于宋州来说至关重要,尚书记和童市长都盯得紧,铁人都有点儿吃不消,这我还是比较了解,这小子经常跑到我那儿发牢骚,……”

  “发牢骚?发什么牢骚?”邵泾川有些警惕。

  “也没说别的,就觉得区县这一级干部的思维还有些陈旧僵化,跟不上时代变化,不主动出击,就知道坐等天上掉馅饼,不过这小子发牢骚归发牢骚,但是工作的确没的说。”魏行侠解释道。

  邵泾川一时间没有说话,走了好一段路之后才道:“宋州干部队伍的确存在很大问题,当初我就和田海华提过,不要一味求稳,该下猛药就得要下猛药,其他工作他倒是很有手腕,但这个问题上他却不知道什么原因有些缩手缩脚了,说宋州不比其他市,要给尚权智一些时间,结果拖了两三年还是爆发出来,市级班子烂了,区县班子懒散软,董昭阳和方国纲都和我说过宋州区县一级班子没有两三年调整不过来,你当分管党群的副书记,要有自己的主见,该坚持的意见要坚持,班子成员问题,成熟一个调整一个,不等不拖,也不要受别人的影响,这是你的权力,也是你的职责!”

  魏行侠没想到自己这番话引来老板这般点拨,赶紧点头称是。

  “一个地方干部质量优劣,决定着这个地方发展快慢,干部问题永远都是最核心的问题,是一切工作的基础!”邵泾川淡淡的道:“行侠,你要记住,权责对等,既不要怕用权力,也不要怕担责任!该担当就要担当!”

  魏行侠琢磨着老板话语中的话含义,一时间没有开腔,只是默默思索。

  “今年宋州的局面不错,你和老童要把握好这个势头,陆为民表现不错,这块材料用在了刀刃上,你对这个家伙的看法如何?”邵泾川看似很随意的问道。

  魏行侠有些紧张的思考了一下,才缓缓道:“为民搞经济上思路很开阔,嗅觉很灵敏,想法也很多,宋州今年的上佳表现,他功不可没。”

  对自己前任秘书的胸襟邵泾川还是很欣赏看重的,点点头,“宋州是大市,但是同时又是老城市,老工业基地,负担很重,沉沦十年,要想重新起飞难度很高,也不是一两个大项目,或者两三年就能让它脱胎换骨的,这需要一个持之以恒的推动和发展,你和云松都要有这个思想准备,不要指望一蹴而就。”

  似乎是在斟酌着什么,邵泾川额际微微皱起,目光注视着前方,“老龚向我汇报了,可能在节后就要正式对杨永贵采取措施,现在实际上已经把他控制起来了,也就是个程序问题,下一步你们市里这个副书记人选,你有什么想法?”

  魏行侠觉得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他原本还想了解一下老板的想法,没想到老板先问起他来了。

  “省里是考虑从我们市里班子现有成员中甄选么?”

  “唔,还没有方案,但是你们市委班子成员本来就没配齐,省里肯定也有一些考虑,但是这个主抓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很关键,省里不希望人选没选好,影响下一步工作,你们明年的压力会更重。”邵泾川没有正面回答。

  魏行侠对邵泾川的思维还是比较了解的,听明白了邵泾川的言外之意,宋州市委班子肯定会有调整,省里可能也会外派干部到宋州,但是未必会担任杨永贵这一角,言外之意这个角色似乎更倾向于在市里班子成员中产生,这也就是说,陈昌俊、沈子烈、陆为民、曹振海以及郭跃斌都有可能,甚至理论上几位副市长也存在可能性,当然实际中不太可能。

  “尚书记恐怕也向您汇报了他的想法吧?”魏行侠很委婉的反问。

  “他是他,我现在是问你个人意见。”邵泾川有些不耐烦,“理论上他可以代表你们宋州市委研究之后形成的意见,但是并不是说就代表宋州市委所有人意见,市委有个统一意见是肯定的,但是我也想了解有没有不同意见,唔,现在你们市委还没有研究过这个议题吧?”

  “这个问题还没有研究过,毕竟杨永贵还没有正式离任,但我个人感觉尚书记是倾向于陈昌俊的。”魏行侠见邵泾川脸色更不好看,赶紧道:“我个人觉得如果排除其他因素,单单是从下一步宋州经济工作来考虑,陆为民可能要比陈昌俊更合适一些,当然如果省里要派懂经济的干部下来,也是好事,市委会很欢迎。”

  魏行侠的回答很艺术,邵泾川轻哼了一声,没有再吱声。

  求月票喽,求上进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