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一十四节 嫡系人马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一十四节 嫡系人马

  看见陆为民搁下电话,章明泉心中也有些感动,不用猜,他也知道陆为民是给丰州地委书记孙震打的电话。

  这位老领导已经不是昔日的县委书记了,现在可以用相对随意的口吻和丰州地区的一把手对话了,而且言谈间他也听得出,两个人很熟络,也比较随便,之前陆为民并没有想起给孙震联系的,这会儿突然联系,自然是考虑到自己的原因。

  “陆市长,夏书记回来了?”章明泉问道。

  “嗯,后天回来。”陆为民点点头。

  夏力行四个月前出任渝州直辖后的全国第一人口大省豫省省委副书记,原本陆为民是想要去豫省拜会夏力行的,但是洪水接踵而至,加之洪水过后各项工作都很繁重,他也只能暂时搁置,本想利用国庆节去豫省,没想到夏力行却要回昌州,所以也就省了这一趟。

  “没想到夏书记在农业部没呆两年就又下地方了。”章明泉有些感慨的道:“只不过却去了豫省。”

  “豫省人口接近我们昌江两倍,地处中原,重要性不言而喻,中央让夏书记到豫省,也是对夏书记的看重。”陆为民笑了笑,夏力行估计不太可能回昌江了,现在高层更加重视干部交流,除了在不同岗位锻炼外,也很注意在地域上的回避和交流,这也是反腐的防微杜渐的一种预防性措施。

  “听说甘哲也要离开丰州了?萧明瞻要接甘哲的班?”陆为民突然问道。

  “有这个说法,但是要说甘书记来我们丰州时间不算长吧?要回省里还是调其他地市?”章明泉略吃一惊,对丰州地委这个层面的情况还不太清楚,他也听到过这个说法,但是类似的说法太多了,谁也摸不准是真是假,但陆为民这么专门一提,肯定有其深意。

  这个消息陆为民是从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贺锦舟那里获知的。他还知道孙震对甘哲不太满意,相反对威信颇高的萧明瞻却很是看重,估计也是向省委组织部这边作了一些工作,当然这也还只是有这种可能,贺锦舟还开玩笑一般问陆为民有没有兴趣杀个回马枪,到丰州地区担任地委副书记,陆为民当然是敬谢不敏了。

  “不太清楚,也许甘哲想要回省里吧。”陆为民没再多说,章明泉脑瓜子很好用,他应该明白自己话语里的意思。蛇有蛇道,狐有狐踪,章明泉在南潭也当了两年常务副县长了,以他的头脑和能力,不会没有属于他自己的路径了。

  ***************************************************************************************************************************

  齐元俊来得很快,看见章明泉也在这里时,也只是一愣之后就恢复了正常,很热情的和章明泉打招呼寒暄。

  齐元俊的确有些变化,陆为民能感觉出来。最起码这种主动给章明泉打招呼,是以前不太可能的,以前就算是打招呼,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热情大方。更多的是让人感觉是公式化的。

  两人对各自的出现好像都有些说不出的味道,陆为民都看在眼里,这两位昔日自己的左臂右膀,在当时就不算是特别的融洽。而现在看样子更是各行其道了,这让陆为民内心也有些遗憾。

  章明泉和齐元俊究竟是什么原因无法融洽相处,估计他们两位自己都说不清。在陆为民看来,两个人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矛盾,也许就是纯粹的性格不相合。

  章明泉性格外向,头脑机敏灵活,学习适应能力强,善于接纳不同意见,在执行力上略逊齐元俊一筹;齐元俊性格内向,坚韧执着,工作中执行力强,认定的事百折不挠,能打硬仗,但是性格上缺乏一些变通,可以说两人是各有所长。

  但不管怎样,陆为民对齐元俊的到来还是很高兴的,他也询问了齐元俊现在的工作情况。

  齐元俊担任大垣县委常委、组织部长也是对他自己的一大挑战,之前他一直是从事政府这边的工作,包括在洼崮的时候,也是担任洼崮镇镇长,一直到陆为民离开洼崮区委书记位置之后,他才短时间担任洼崮区委书记兼洼崮镇党委书记,后来又担任副县长,洼崮那边工作也就更多由巩昌华负责。

  现在出任组织部长,从原来熟悉的行政工作一下子变成纯粹的党务工作,这种巨大的变化齐元俊一开始也有些难以适应,但他也知道这是自己必须要经历的一个阶段。

  “元俊,党务组织工作对你来说也是一大挑战,但是我相信你可以胜任。组干工作要切合当前的中心工作,这是一个基本点,也就是说,组干工作要围绕当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个命题来做文章,你们县委邢书记对经济工作也不陌生,我估计也会对组干工作有这么方面的要求。”

  齐元俊佩服的点点头。

  陆为民一语中的,县委书记邢国寿对他的到来还算比较欢迎,正如刚才对方所说,邢国寿的意见基本和陆为民所说一致,要求组织部在选拔干部时,要注重实际,尤其是要注意从经济工作中表现突出的干部中来选拔干部,尤其是在各乡镇的党委一把手人选上,更是如此。

  “陆市长,邢书记的观点和您如出一辙啊,他也说组织部选拔干部德、能、勤、绩四条中,德是基础,但是能和绩这两条却是最关键的,尤其是在当前形势下,能和绩决定一个干部能不能放在关键岗位上发挥关键作用,我觉得他说得很经典。”

  陆为民笑了起来,“这个邢国寿,这话可有点儿过了,难道德就不关键了?对了,你们大垣今年情况如何?”

  “还行吧,底子薄了一点儿,邢书记也是殚精竭虑,但总是觉得有点儿力有不逮的感觉,不少项目第一轮谈判都还觉得行,到第二三轮人家就选择其他县了,财政薄弱,加上距离丰州市倒远不近,这一两年,丰州市的动作也很大,所以抢走了大垣不少项目,邢书记非常恼火,……”

  虽然是组织部长,但是齐元俊对大垣的发展情况并不陌生,看得出来,他对这些方面的工作也很了解。

  陆为民发现一个有趣现象,自己和章明泉、齐元俊三人,离开发家之地后,都是走的基础差底子薄的地方,自己和章明泉先到阜头,阜头之前就算的上市全地区最差的一个县了,好不容易把阜头折腾出一点儿家底来,自己到了沉沦已久的宋州,章明泉去了要死不活的南潭,齐元俊也离开了双峰到各方面条件都一般而又缺乏特点的大垣,可以说很有点儿一群难兄难弟的感觉。

  陆为民也花了一些时间来听齐元俊的介绍,也给齐元俊出了一些注意,齐元俊虽然是当组织部长,但是还是更希望做一些实际工作,陆为民也就自己的一些想法给了齐元俊一些建议,像把大垣到丰州城区道路建成标准示范大道,促进大垣与丰州同城化建设,利用高标准道路来缩小大垣与丰州城区的时间距离,在大垣已经有了一定基础的家具产业上拓宽范围等等。

  ***************************************************************************************************************************

  章明泉和齐元俊次第离开之后,陆为民又迎来了宋大成和关恒。

  这两位的联袂而至让陆为民有些意外至于也有点感动,他想起一句话,关系要越走越亲,自己似乎在这一点上有点儿轻忽了。

  阜头今年的经济增速依然高居整个丰州地区的榜首,如无意外,阜头今年gdp突破30亿不在话下,不但在丰州独占鳌头,而且也稳稳压过宋州任何一个区县,而双峰今年的gdp据说也会突破20亿,这已经是宋州市前几名区县的水准了,而在几年前,阜头和双峰的gdp,甚至连宋州这些区县的零头都不如,几年之间,整个情况就倒了一个个儿。

  “这都是陆市长您在阜头给我们打下的好基础啊,我们这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捡了落地桃子啊。”宋大成笑嘻嘻的道。

  “行了,大成,你就别在那里谦虚了,我出了点儿主意不假,但是具体工作还不是你和老关他们在做,我又不是三头六臂,一个人能干出多大名堂来?今年斧头增速还能保持在百分之四十的高增速,这难道也是我的功劳?”陆为民连连摆手,笑着打趣对方:“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