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二十一节 够狠够毒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二十一节 够狠够毒

  陆为民简单听取了魏嘉平和任东来的介绍,和他了解到的情况差不多。

  并非是一线工人闹腾,而是那些个难以适应企业兼并重组之后工作量增大的后勤人员,这些习惯了吃大锅饭混日子的机关后勤人员,突然间被抛入市场,需要重新适应一个崭新的社会,培训后到车间,要么就是到劳动服务公司去干三产,而且还只能使过渡,迟早要被剥离出去,要么就是拿那可怜的几个钱走人,这一切显得那么现实而残酷。

  相比之下,那些原来在一线上班的工人们反而没有什么失落感,很快就适应了新的工作,甚至绝大部分人觉得比以前更好,虽然在劳动强度和组织纪律上与以往不可同日而比,但是一个更为现实的实惠就是收入也增长了不少,就凭这一点就足以打动绝大多数人,多劳多得这个原则在任何时候都是很容易就被大家接受的。

  对于这些机关后勤人员,陆为民是没有多少同情心的。

  像国营企业这些机关后勤人员,多多少少都有些门道,也不属于十多二十年后专业从事管理的人才,这些人躲在国营企业这个温室里享受够了,一旦撤掉温室,他们各种缺陷就暴露在市场经济下,根本就无法适应新的形势。

  聪明一点儿的,反正在后勤部门上班这么多年多少也捞足了腰包,直接买断走人,要么就是混到劳服司那边去瞅瞅,看有没有合适机会,基本上没有人选择培训后再上一线岗,他们也无法再适应那种生活。

  “陆市长,这些人实际上就是在和我们博弈,想要逼迫我们做出让步,实际上我们根本就没有让步余地,六七百号人,都是些被大锅饭养闲了的废人。公司拿着干什么?他们也没有心思在学习培训,只想找个旱涝保收的清闲岗位混吃等退休,可是公司没这个义务也没有这个能力来,所以我们只有坚持。”

  魏嘉平从进来之后就基本没有说话,一直是任东来来唱戏。

  “老魏,老任,新麓山集团的情况我清楚,这些后勤人员也的确不合适再归入公司,那会拖累公司,但是这也是好几百号人。他们形成这种局面也不完全是他们个人的原因。原来那种吃大锅饭尸位素餐的模式让他们变成这样的。他们这批人年龄大多不年轻了,总的有一个解决办法,他们提过他们自己的要求么?”陆为民当然不可能像企业方面想得那么简单,他需要综合评判。哪怕他也对这些人一点儿都不待见。

  “提过,就是要求继续保留原有身份,在公司里得到照顾,顺利退休。”任东来摊摊手,“这不可能。”

  “这的确不可能,但是有没有考虑过在其他一些因素上予以一些扶持或者说补贴?”陆为民没有理睬对方的态度。

  任东来迟疑了一下,看了一眼魏嘉平,“陆市长是指什么?是技能培训还是工龄买断的标准?”

  “两者都有,技能培训不能一味只针对一线工车间的工作。也可以考虑其他技能,而且培训成功之后也欢迎他们走出企业,不要只把眼光落在企业内部,另外就是工龄买断的标准,我看过相关文件。工龄买断其实早就有很多企业在试点了,但我们昌江好像还是头一遭,标准也由各地根据当年实际收入标准来确定,我觉得这个路子也许能很有价值意义。”

  陆为民的建议让魏嘉平和任东来眼睛都是一亮,这意味着陆为民在态度上是支持新麓山集团的,尤其是那个其他技能的培训,并支持这些人离开集团工作,也就表明市里边在这方面是有考虑的,而不是由企业一家来承担责任。

  几个人简单探讨着,陆为民电话又响了起来。

  一看电话,陆为民心里就一紧,是花幼兰的电话,这个时候来电话,多半不会是好事,陆为民有这个预感。

  “花省长,您好,我是陆为民,……”没等陆为民说话,电话里如冰渣子一般的语言已经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陆为民,我知道你是陆为民,你本事天大,书记市长都没有你能耐大!你在搞什么?你们宋州市委市政府在搞什么?!”

  陆为民嘴里有些苦涩,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花幼兰用如此不客气的态度对待自己,这让他有些难受。

  他也知道花幼兰不是在极度失望或者极度愤怒的情况下,绝不可能有这种近乎失态的语言,他还不清楚花幼兰究竟是针对什么事情二来,难道是这几百四大厂职工围堵市政府的事情?

  应该不至于才对,虽说有一些影响,但是宋州市政府这两年被围堵的情况并不少见,比这次人多的时候也有好几次,也没见哪位省领导发过话。

  这一次就算是因为自己和陈昌俊的竞争处于关键阶段,但是这责任究竟归属于谁,自己需要付多少责任,恐怕一时间也还是划分不清的,怎么会就引来花幼兰的雷霆之怒?

  何况这事儿先前各方就掌握了一些,消息是早就报上去了,先前工作效果不太好,职工坚持上访,那也没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怎么花幼兰就如此暴怒,很有点儿气急败坏的感觉呢?

  陆为民一时间没有回话,他知道花幼兰的脾性,这种暴怒失控的状态不会持续很久,也就是一个情绪宣泄,也许下一句话就恢复正常。

  “为民,你们怎么搞的?二纺厂和针织四厂的老干部怎么会跑到昌东宾馆会场上去了?你不知道昌东宾馆在开会么?”

  昌东宾馆?陆为民心猛然揪紧,昌东宾馆是省政府定点宾馆,在昌州市东郊,名气不大,但是这里是历次省里重要会议召开的地点,但这个时候省里好像没有什么重要会议,正琢磨间,突然想起一个会来。

  全国国有企业改制回顾调研工作组好像已经到了昌江,难道……?

  花幼兰的话立即映证了这一点,“全国国有企业改制回顾调研工作组刚到昌江,下榻昌东宾馆,正在开一个座谈会,你们宋州现在可是长脸了,居然能跑到这个会上去吆喝一嗓子,真显不出你们宋州国企改制力度大动作猛还是怎么的?”

  虽然花幼兰的情绪已经恢复了正常,但是语气里的怒气还是压抑不住,极尽揶揄讥讽之能。

  陆为民脸颊抽动了一下,这事儿给搞大条了,居然会有人闯了这个会,二纺厂和针织四厂的老干部?离退休干部,这又是怎么搞的,他们已经退休了,这些企业的生死存亡照理说和他们没有关系了,照理说也就是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他们怎么会跳出来?

  陆为民不太相信那种所谓的出于对国家对企业的感情才要义无反顾的站出来,和谁作斗争,何况群众眼睛都是雪亮的,看得见企业现在的状况,是原来那种要死不活全靠救济混日子好,还是现在充满活力和生机的情形好?

  没有利益纠葛,甚至可以说没有特定的利益驱动,这些老干部不会跳出来,至少不可能如此锲而不舍,在没有任何先兆的情况下,居然找到了一般人根本不知道的昌东宾馆国企改革回顾调研座谈会上去发难。

  连陆为民也只是知道这个调研组到了昌江,具体什么时候到的,住什么地方,会有什么活动,他都还不太清楚,怎么这些老干部就能如此精准的找到并选择好了这样一个座谈会上去喊了一嗓子?

  陆为民脊背上泛起一阵深深的寒意,这一刀是真的够狠够毒,几乎要把自己脊梁骨给戳断!

  “你们宋州可真是能耐了,给荣省长当面一记耳光啊,荣省长现在发言稿都不用了,只需要把你们宋州这只麻雀好好给与会人员解剖一下就行了,这多省事儿,现场评点,精彩之极,恰到好处嘛!”

  花幼兰越想越恼火,这简直是专门来打脸一般,看见荣道声那阴沉得都快要出水来的脸,花幼兰就忍不住火气乱窜,她努力想要让自己情绪平复下来,却做不到。

  听得花幼兰尖酸刻薄的言语,陆为民算是第一次领教了女人暴怒起来时候的言辞犀利劲儿,哪怕她是省领导。

  “花省长,对不起,我们工作没做好,我有很大责任,……”陆为民这个时候也只能低调再低调,承认错误,求得原谅。

  “为民,怎么搞的?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不明白还是昏了头?我觉得你不该是这样的啊,这种事情放在平常也就罢了,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冒出来,上个星期才出了一桩,现在又冒出来,好啊,居然还到会场上来了,你就没点儿感觉?唵?”

  花幼兰声音放低下来,她也是在基层打过滚染过水的人,当然清楚市县一级里边的门道弯弯绕,陆为民脑瓜子灵,反应快,但是在这方面明显还是缺了一点儿经验,阳谋是王道,但有时候阴谋同样具有一击毙命的威力,要不这个世界上这么多人都好阴谋这一口?

  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