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二十三节 此行不虚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二十三节 此行不虚

  陆为民从刘斌的消息一过来就开始行动起来。

  既然要解剖宋州纺织行业改制这个麻雀,新麓山集团就是首当其冲,而新麓山集团目前的状况是最为关键。

  好在新麓山集团今年的表现十分给力,无论是哪个数据指标,都值得拿出来大书特书。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作为被消化的四大厂职工状况,这一点做不了假,当然,也无需作假,实事求是的表现出来,就能够说明一切,陆为民也有足够底气。

  陆为民清楚调研组是要了解一个真实全面的新麓山集团,了解原来的老麓山集团和四大厂的状况,再对比现在兼并了四大厂之后的新麓山集团状况,看看前后有什么变化,而发生这些变化的原因是什么,期间有什么措施动作。

  虽然只需要还原真实,但是其间也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这是机会,一个展示新麓山集团和宋州市委市政府政绩的机会,不会运用,那就是蠢人。

  无需陆为民多说,魏嘉平和任东来就行动起来。

  不过陆为民却无意让魏、任二人对围在市政府大门上这帮人有什么让步,在陆为民看来,对这些人的让步那就是对那些前期已经离开和现在在一线辛勤劳作的工人们的一种不公,他们闹腾可以,只要不逾线,奉陪到底。

  怕什么?政府本来就是解决事情的,你政府大门打开,那就是迎接百姓来反映问题的,不管这些问题是否合情合法合理,你都要面对,讲事实摆道理,见招拆招。没有过不去的桥。

  一遇上围堵就不顾原则的让步,那只能说明你政府本身就有问题,底气不足。才会下软蛋。理不辨不明,事不鉴不清。陆为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可以大大方方的拎出来说个一二三。

  陆为民甚至也想过让调研组来了解一下这几百人的想法要求,让调研组来琢磨宋州市政府和新麓山集团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否圆满合理,或者说已经离开和在一线奋战的职工们是否公平。

  新麓山集团不是私人企业,是一家混合制企业,国有、集体和个人资产均有,目前正在向上市公司迈进。需要一个明晰的导向来引领。

  陆为民的态度也得到了尚权智和童云松的支持,他们也从省里边得到了消息,调研组很快就会赶赴宋州来解剖麻雀,这个麻雀解剖结果的好坏直接决定着宋州市委市政府和昌江省委省政府在国企改革这一项工作上的表现。

  而荣道声给二人的意见也是真实客观全面的把宋州国企改革的一面交给对方。不要顾忌什么,只有真实客观全面,才能让这些人了解国企改革的复杂性和艰巨性,也才能明白下边工作的难度。

  ***************************************************************************************************************************

  调研组到宋州牵动无数人的心,不少人有喜有忧。忐忑不安,但对于陈昌俊来说,心情就不怎么愉快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被自己视为致命一击的发难,居然会迎来这样一个结果,这他妈也太邪了。怎么这个调研组一帮人就那根神经不对路了,会想到就此来宋州调研了,如果上边这些部门单位工作都是这样认真负责,这一级哄一级欺上瞒下的事儿还会有么?

  但这事儿就这么在眼皮子下发生了。

  他不清楚尚权智和童云松对二纺厂和针织四厂老干部跑到昌东宾馆会场去反映问题有什么想法,但是他知道这事儿恐怕瞒不了人,就算是找不到证据,估摸着像尚权智和童云松这样在下边厮混多年的角色也应该清楚这是针对谁而来。

  谁都清楚谁是其中受益者谁的嫌疑就会最大,这无须解释,你解释了也没用,所以陈昌俊也不会去做那些无用功。

  调研组直接到了宋州,再要有什么小动作,那就真是蠢人了,陈昌俊不会不智于此,但眼睁睁的看着调研组在上上下下的了解工作,他心里有空落落的发慌。

  他不是对几大厂的改制一无所知,事实上他还专门几大厂改制从前到后的所有法规政策和实施过程都作了详细了解,可以说他这个组织部长比很多人都更了解这里边的情况,这个方案和实施进程不是全无瑕疵的,具体细节上也有一些问题,但是陈昌俊很清楚,这个方案应该是最优的,实施也是相对顺利的,瑕不掩瑜。

  尤其是市人大专门出台的关于宋州国有企业改制实施依据、条件和过程的地方性法规,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东西,陆为民能想到用这一招来作依靠,可以说是神来之笔,连陈昌俊都不得不佩服对方心思慎密,居然能用这一手来弥补很多原本欠缺底气的部分。

  陈昌俊甚至有些恨怎么宋州就是一个较大城市了,就有制定地方性法规的权力了,如果没有这一条件,陆为民的国企改制试点方案中很多东西都就失去了法律依据支撑,就很容易被拿出来攻讦。

  现在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调研组工作,什么也不能做,也不敢做,这种滋味真是很难受,看见陆为民气定神闲游刃有余的配合调研组工作,那份难受,憋得陈昌俊都快要成内伤了。

  自己费尽心动动用各种隐蔽关系才布置好的这一手,竟然换来这么一个结果,犹如一拳打出,结果被对方用太极拳的借力打力反击到了自己身上。

  ***************************************************************************************************************************

  “事实上我们的初衷很简单,就是解决两个问题,第一是国有企业经营效率,经营效率指两方面,一是资金的使用效率,财政投入这么多,结果换来的却是亏损,这不符合财政投入的原则,二是企业经营效率,没有理由私营企业干得风风火火,国有企业就只能冷锅冷灶偃旗息鼓;第二是国企职工的生存生活,作为企业主人翁,长期处于只拿基本生活费这种较低生活水平的状况下,政府有责任义务来帮助他们提高生活水平,工人阶级本身就是领导阶级嘛,领导阶级都吃不起饭了,那政府压力就大了,甚至可以说执政基础就不稳了,……”

  陆为民的小玩笑赢得了在座调研组同志的一片笑声,但是笑过之后,大家又觉得这里边又很深层次的含义。

  “从解决这两个问题出发,我们觉得其他要素都不重要了,一万多人的吃饭生活问题,压倒一切,那么让集体企业兼并重组国营企业是否可行,能否成功,这是一个摸索过程,同时也要从法律层面上解决可行性,所以才有我们的市人大出台的相关法规,……”

  “事实证明,要杜绝国有资产流失,仅仅是纪检监督部门的介入是不够的,最好的解决办法,还是公开透明,让一切决策在公开透明的状态下进行,国家的法规政策,市里的想法意图,职工的利益诉求,都可以拿到明面上来摊开谈,改革么,本身就涉及利益调整,肯定有冲突矛盾,不可能面面俱到,但是我们希望做到最大程度维护绝大多数人利益,少数人利益可以用法律层面来保护调整,……”

  看着陆为民气定神闲的在调研组的一帮人面前介绍着整个宋州纺织企业的改制情况,这个事实上的操盘手的年龄和表现让调研组的同志们都很吃惊,刘斌是很早就见识过陆为民的口才,这几年的接触也让他对陆为民的实际操作能力有了更深的了解,但是这几天从企业上走访了解得来的情况让他对陆为民的表现更为直观细致,不能不说这个家伙如鱼得水是有其底气的。

  难怪曹朗说每一次和他这个同学见面,都觉得这个同学在飞速成长,不仅仅是官职地位的变化成长,而是这个人思想意识在飞速变化,变化得让坐镇中宣部眼高于顶的小舅子都吃惊,今天他算是再度领教了。

  “在我们宋州市委市政府看来,国企改革是一条漫长之路,也没有一条现成的捷径可走,每一个企业都有自身特点,都需要因地制宜的制定方案,我们在这个过程中还会遇到很多问题和难题,但是我们解决问题的原则不会变,决心不会变,解决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问题,最大限度的保障职工利益问题,只要本着解决这两条的原则,其他都是矛盾的次要方面,……”

  陆为民的结束语显得很潇洒淡然,没有什么轰轰烈烈气吞山河的雄心壮志,但恰恰是这样反而给调研组的同志留下一个更真实客观的现状,刘斌觉得此行不虚,对陆为民,对自己,皆是如此。

  三更了,虽然是补更,但还是求几张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