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二十六节 相逢,憎恶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二十六节 相逢,憎恶

  黄文旭也听说眼前这位据说很有可能要升任副书记,组织部长陈昌俊在和他打擂台,前段时间相当激烈,不过近期似乎有安静了下来,但是安静背后却是暗流涌动。

  从内心来说,黄文旭是相当认同陆为民的,但是他却觉得陆为民在这一次博弈中胜算不大,无他,陈昌俊资历比陆为民深厚得多,而更为重要的是市委书记尚权智的全力支持。

  陆为民的确很受尚权智和童云松看重,和魏行侠的关系也比较密切,但是恰恰是他这种和各方关系都不错,但是却又无法得到任何一方的全力支持,这是一个巨大的也是致命的软肋。

  如果夏力行还在昌江省委担任领导职务,黄文旭相信陆为民可以稳操胜券,但是很遗憾的是夏力行是在豫省担任省委副书记,而跨省的影响力,黄文旭相信夏力行还达不到这么强,至少现在还不行。

  虽然他也觉得陆为民此次胜算不大,但是黄文旭却还是很看好陆为民,一方面是两人许多观念上的一致,另一方面却是黄文旭很清楚陆为民现在的年龄优势有多么巨大,三十岁的副厅,四十岁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最起码也是正厅级干部,也就是说如果不出什么大的意外,陆为民晋级副省级干部不在话下,如果真的机遇好的话,弄个正部级干部也是情理之中。

  看人要看长远,还有句俗话,欺老莫欺少,陆为民的前景无可限量,想想自己三十岁的时候还在学校里为当一名优秀青年教师而奋斗,人家都已经是常务副市长了,就凭这一点黄文旭觉得自己和对方之间的差距就足以说明一切。

  “陆市长,我们希望市里边能不能和几家城市信用社说一说。让它们和我们在这方面也进行一些合作,毕竟只有民生银行和我们区里的农村信用社,还是显得单薄了一些,您知道今年我们区里私营企业发展速度很快,它们规模不大,但是覆盖各个产业领域,数量也比较大,所以如果有城市信用社加入,可以很大程度缓解我们区内私营经济发展的资金困境。”

  这才是黄文旭和郁波的根本想法。

  民生银行是远水解不了近渴,等到民生银行落户宋州真正开展业务时。估计至少也是明年中了,但是麓溪这边却等不到那个时候。

  今年麓溪发展势头太好了,尤其是轻纺、服装鞋帽、箱包、户外用具、体育用品等行业几乎是一夜之间就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以体育用品生产企业为例,去年下半年区里也还只有两家企业,但是到今年六月,从在工商部门注册的生产企业就已经有五家了,截止今年十月底已经达到八家生产企业。

  这些企业虽然规模都不算很大,但是成长性很好。生产范围也覆盖体育运动器材、专用设备生产和安装、运动服装等,而且也开始出现初步的专业分工,像有一家注册的企业就是专门生产保龄球设备的,这在全省也是第一家。

  这些企业的发展也对融资带来更高的要求。现有的农村信用社根本满足不了企业发展需求,而四大行和城市信用社在放贷条件上仍然秉持以前的政策条件,效率低下不说,而且很多企业都无法达到它们的放贷条件。所以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这些企业的进一步壮大。

  黄文旭提及城市信用社也让陆为民回忆起了前世城市信用社的归宿。

  他记不清各地市的城市信用社变革情况了,但是他知道城市信用社的经营状况各地不一。

  宋州的城市信用社情况不是很好,进行整合向城市商业银行蜕变是一个大趋势。现在宋州这边还没有啥动静,成天喊整顿清理,但是却没有具体动作,而且明年翻年之后就涉及到全国性的农村合作基金会的清理,这又会给各级政府尤其是市县这两级政府平添相当大的负担。

  四大行逐渐向商业银行转变,与地方政府保持距离,所以在这个任务上并不愿牵扯太深,最终还得由农村信用社和城市信用社来接手,当然最大的单还是政府来买。

  城市信用社的股东部分是财政投入,部分是一些国营或者集体企业的入股,也有部分事业单位入股,成分比较复杂,规模也不大,很容易受到市场波动冲击,抗风险能力也不强,

  “文旭,老郁,城市信用社规模太小,资产结构也不合理,抗风险能力很差,甚至比农村信用社还不如,下一步的整顿将会进入实质性阶段,你们不要对城市信用社抱有太大希望,不过我可以和几家信用社说一说,下一步城市信用社向城市商业银行转轨,而城市商业银行定性的服务对象就将是以中小企业为主,只有当城市商业银行建立起来之后,我们市里针对私营中小型企业的融资环境才会有一个较大的突破。”

  陆为民的话没有得到黄文旭和郁波的认可,郁波摇摇头:“陆市长,我不是泼冷水,就算是城市商业银行建立起来,趋利本性不会变,中小企业融资风险大,收益不稳定,估计他们也会像四大行一样趋利避害,也许会有所改观,但是不能抱希望太大。”

  陆为民也是无奈的耸耸肩,“的确是这样,我也说只能说相对改观,不能指望太高,但如果区里在诚信体系建设上推进更快做得更好的话,那么我觉得至少麓溪相对其他区县,其他地市,在这方面会更占优势。”

  史德生已经把公爵王开了过来,静静的停在区委区政府大楼的门厅台阶下等候着,三个人却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继续在门厅外讨论着。

  来往的工作人员见区里两位大佬陪着这个年轻得吓人的男子说话,都下意识的要把目光望过来,一来想要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二来也想引起两位主要领导的关注。

  当然自觉有点儿脸面或者身份的人会在靠近时招呼一下书记区长,黄文旭和郁波也只是点点头。

  麓溪区委区府大楼是一栋建区之后才新建的大楼,属于一栋大楼加一栋三层小楼附楼的组合结构,但是大楼楼层并不高,只有五层,也谈不上有多么豪华,只是相对来说比较新而已,区委、人大在三层小楼办公,区府、政协在五层大楼里办公,除了几个重要局行在外办公之外,其他一些人数不多局行都集中在这幢大楼里。

  ***************************************************************************************************************************

  季永强跟随着余检、商检两位院领导以及科长和一位同事一起从政法委出来时,远远就看见了大楼门厅那里站着几个人在那里说话。

  区委小楼在区政府大楼侧翼,要出大门都要绕行到区政府大楼正面,区政府大楼门厅正对大门,算是区里的门脸,一般人都不会在门厅外过多停留,只有接送客人才会在门厅处。

  原本走向停车场两位院领导似乎踌躇了一下,改变了方向,沿着门廊机动车斜坡道向门厅走去,他有些莫名其妙,不是要到停车场去乘车么?

  今天是到政法委研究一个疑难案件几名犯罪嫌疑人的逮捕问题,因为公检法三家在这个问题上分歧很大,所以才有政法委组织的这个协调会。

  季永强作为区检察院批捕科的主要业务骨干,也和科长以及科里另外一位同事参加了这个协调会。

  看见前面两位检察长步伐骤然加快,季永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跟随着科长,小声问道:“曾科,还要去哪儿?”

  “黄书记和郁区长都在那边,还有市里陆市长,余检和商检肯定要过去打个招呼。”曾科小声道,“走吧,咱们跟在后边就行了。”

  听得曾科提到陆市长,季永强心中猛然一震,抬起目光望过去,看见余检和商检都已经走到了门厅处,正在眉开眼笑的和那个年轻人握着手,打着招呼,区里的黄书记和郁区长也在陪着说话。

  果真是他!

  对于陆为民到宋州来任职这一年多,季永强之前一直不知道,即便是在陆为民已经担任了市委政法委书记之后,他也一样不知道。

  虽然他知道市里政法委书记换了,新来的书记姓陆,还兼着宣传部长,后来又变成常务副市长兼政法委书记,但是他从来没有把这个叫陆为民的家伙与那一晚在华廊饭店里与自己姐姐相关的那个青年男子联系在一起。

  无他,他是下意识的想要把那个男人想要从自己记忆里抹去,或者说不愿意把这个男子和自己姐姐联系在一起,而前妻齐蓓蓓的在调入市里就离他而去更加深了他对这个人的憎恶感。

  第一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