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二十八节 你想多了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二十八节 你想多了

  虽然陆为民说是他的个人意见,但是却不能不让余长松引起足够重视,事实上他对这一类案件提交到政法委来研究也不是很感冒,政法委有些人总想展示自己手中的权力来平衡各方关系,但是在余长松看来,其实这就是一种变相的破坏法治,影响公检法独立办案的手法。

  只是这种话也只能在心里想一想,像陆为民这样作为政法委书记,却直言不讳的提出政法委不要干预个案的侦查审讯和诉讼,余长松还是第一次遇上。

  见余长松默不作声,眼底深处却有些认真思考的表情,陆为民也知道这一位余检还是有些本事的,否则也难以入唐啸的眼,只是遂安县人民检察院的一把手水平也不差,所以现在还属于双雄对峙不下的情形。

  对于政法系统内部干部的酝酿和推荐,陆为民已经基本上不怎么过问了,在他看来沈君怀是非常合格的政法委书记,自己当这个政法委书记有点儿站着茅坑不拉屎的味道,尤其是沈君怀的个人品德更让陆为民十分推崇,他相信沈君怀能够从工作角度来综合平衡考量,当然那也还需要和组织部门那边进行协商。

  “好了,文旭,老郁,长松,这也是我个人意见,并不代表要削弱党委对政法工作的领导,我的意思是政法委对政法部门政法工作的领导应该更宏观更前瞻,而不应当纠结于具体个案,那不但容易削弱政法委的领导能力,而且也容易滋生**。”陆为民表述了自己的意见,“麓溪区虽然是新建区,但是正因为是新建区,在很多工作上都是一张白纸作画,所以一定要从开始就把工作干好,并保持下去,……”

  话说得差不多,陆为民正准备离开。目光却落到了余长松和商国勇二人背后几米远的几个人处,虽然只与季永强见过一面,但是那一晚季永强还是给陆为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加上季永强后来和齐蓓蓓的种种,季婉茹谈及她弟弟时的纠结,都让陆为民对这个性格有些崖岸孤高的年轻人很有点儿好奇,齐蓓蓓这等见风使舵如鱼得水的角色,当初怎么就会和这样一个不通世事自命清高的大学生走到一块儿?

  看见陆为民的目光突然落在自己背后,余长松下意识的侧首看了一眼,从陆为民的目光中他感觉到陆为民似乎认识其中某个人。而且还不仅止于认识。似乎还有些其他因素在其中。所以他马上笑着招呼三人过来,然后替陆为民介绍。

  曾利国格外兴奋,他只见过陆为民一面,没想到陆为民居然好像认识自己。见到余检介绍,也是兴奋得躬身弯腰,双手和陆为民握了握手,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陆为民就把脸转向了旁边的季永强,“永强,工作还好吧?”

  季永强感觉到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自己身上,尤其是余检和商检两位院领导的目光中更是充满了惊讶疑惑和不敢置信,商检甚至想要说什么。嘴唇动了动,但是却没有说出来。

  “陆市长您好。”季永强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很想让自己笑一笑,但是却做不到,心中那股子说不出的复杂滋味。让他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格外古怪,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能用一句干巴巴的问候,然后就再无言语。

  “呵呵,有几年没见了吧?我来宋州快两年了,也没见你来我办公室看一看我?”陆为民觉察到了周围人的目光,随意的笑了笑,“小季我还没来宋州工作时就认识了,是我一个朋友的弟弟,只不过小季是个很有个性的人,是不是怕觉得来了我这里有点儿拍马屁的嫌疑啊?”

  一句话引得周围人都笑了起来,气氛似乎也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几个人有随意聊了几句,陆为民才离开,离开时也招呼季永强有空到他那里去坐一坐。

  从区政府回检察院的路途中季永强就觉得了似乎整个气氛都有些变化,他当然知道气氛不同的原因源于什么,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很简单的偶遇,居然也会带来如此大的影响,他当然不知道这可能还会给他日后的生活带来什么多么大的改变。

  ***************************************************************************************************************************

  季永强一直到回到家里都还有些懵懵懂懂。

  商检若有深意的话和余检望向他有些不一样的神色,都让他意识到自己似乎从今天开始就有些不一样了。

  曾利国那复杂的神色,即便是背对对方,季永强也能感受到对方内心的那种嫉妒和不解,大概是疑惑自己既然有这么大一个靠山,为什么之前却不知道用起来么?

  白珂对自己的态度虽然看不出什么变化,但是季永强感觉得到,对方对自己似乎也有了一种隐隐的亲近和期盼,季永强不愿意承认,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孩子就像一剂疗伤圣药,不但治愈了自己因为齐蓓蓓离开带来的伤痛,而且还让自己原本有些枯萎的心重新焕发了生机。

  “永强回来了?”季婉茹注意到弟弟的神色似乎有些恍惚,替对方拿来妥协。

  这是她新买的房,如陆为民所说,现在房价应该还处于最低谷期,今后几年的房间将会呈现出一个火箭式的上窜速度,哪怕是买来不住投资,都绝对胜过诸如存银行、炒股这一类的投资方式,所以季婉茹便一咬牙,在这沙洲区沙河边上边上号称临河第一景的滨河景苑买了一套一百二十五平米的住宅。

  季永强在麓溪检察院的单身宿舍的确有些简陋,刚刚装修完的季婉茹便让季永强干脆到自己这里来住,三室两厅的格局在九十年代末的宋州绝对算是比较牛气的“豪宅”了,

  这也是季婉茹在处理了在丰州那边的所有资产之后回来准备正式在宋州定居之后的结果。

  丰州那边事实上季婉茹早就不愿意做了,一方面是觉得一个女人要支撑起这么一个摊子,尤其是这种复杂场所,实在太辛苦,还会招来很多风言风语,交给别人又不太放心,二来她也觉得这不是长久之计,所以在陆为民离开阜头到宋州之后,季婉茹就在考虑退出。

  一直到四月份才算是和接盘者达成协议,几年净赚了六七十万也让季婉茹比较满意了,所以回到宋州,为了给自己安个窝儿,季婉茹也是一咬牙就花了十五万拿下了这样一套无论是地段位置还是楼层方位都最佳的一套房,平米均价达到了骇人听闻的一千二,加上装修和购买各种电器,几乎花了季婉茹二十万,这对于季婉茹来说算是一个伤筋动骨的花费了,不过想想这也许就是自己以后一辈子的窝儿,季婉茹也就心安理得了。

  “怎么了,永强?”季婉茹见弟弟神色有些怔忡,没有应答自己,而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呆呆的发愣,好奇的问道:“身体不舒服?”

  季永强摇摇头,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姐姐一眼,似乎是在犹豫,低垂下头好一阵后才幽幽的道:“姐,我今天碰见陆为民了。”

  “你碰见他了?在哪儿?”季婉茹心中微微一颤,手掌水杯的水都微微晃了出来,她努力的平复了一下自己情绪,竭力恢复平静道:“碰见他也正常吧,他是副市长,好像还是政法委书记。”

  “姐,你和他究竟是什么关系?”这个问题已经憋在季永强心里很久了,帮自己解决婚宴问题,后来又举重若轻的替齐蓓蓓解决了调动,这还是陆为民没有到宋州工作的时候,现在他更是成了宋州的常务副市长,而姐姐又突然回到了宋州,虽然季永强也早就希望姐姐不要再在丰州搞那个酒店,但是现在回到宋州,总让季永强心里觉得有些什么。

  “我和他什么关系?”季婉茹脸色微微一变,坐在了季永强斜对面的沙发里,有些冷淡的道:“我和他能有什么关系?一个偶然场合下认识的朋友吧,你觉得我和他是什么关系?我是他的情人情妇?”

  季永强脸色一阵暗红,狠狠的盯了自己姐姐一眼,却没有吭声。

  “永强,是不是觉得我在撒谎?我说的是实话,至少现在我和他就是一普通朋友关系,他帮过我,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我也跟感恩,甚至可以说我也很想高攀,和他变成更亲密的朋友,甚至也可以说是你心目中想象的那一种,但是至少到现在不是。”季婉茹有些自我解嘲的道:“我觉得你没有必要去想太多,你姐是成年人了,也算是在社会上打拼了这么多年,知道怎么处理自己的感情和生活了。”

  求月票!

  高速首发官道无疆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