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二十九节 折腰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二十九节 折腰

  季婉茹的话挤压得季永强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但是他却莫名的有一种轻松,虽然姐姐说很想和陆为民发展成为更亲密的关系,但是至少目前还不是,哪怕这只是一种掩耳盗铃式的自我安慰,但是季永强还是愿意听。

  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僵滞起来,季婉茹不想说,季永强想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姐,对不起,我……”良久,季永强才呼哧呼哧的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来。

  季婉茹看着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弟弟。

  从小到大,家里有什么都是偏向弟弟,好的东西都是先考虑弟弟,他是季家的根,也是季家的希望,甚至在自己考上大学的时候,因为家里的经济条件有些困难,差一点就想牺牲自己,让自己别去读大学,好攒点儿钱留给弟弟,如果不是姑姑把父亲骂了一顿,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也许自己就一辈子都只能呆在麓城那个小镇上了,或许能够凭借几分姿色在找个工作,要不就是嫁个好人家了事。

  即便是自己在读大学期间,回家来也一样要帮着干家务活儿,弟弟哪怕是躺在床上看电视,也不会帮自己哪怕提一下水壶,搬一块蜂窝煤,但季婉茹还是很喜欢自己这个弟弟,毕竟都留着同样的血脉,而且季永强也的确很争气,从高中到大学,成绩一直是全年级前茅,毕业后家里当时也希望他能分到市里的机关单位,但没有关系,只能回到县里,也幸好新成立麓溪区,各种机缘巧合才又分家分到了麓溪。

  从本质上来说永强还是好的,虽然他也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对这个世界的看法过于天真和简单,但季婉茹觉得也许正是季永强这份单纯,才更让他显得可爱。或许这只是一种姐姐对弟弟的盲目宠爱。

  季婉茹摇摇头,目光沉静,注视着季永强,“永强,是不是姐姐的存在让你感到不舒服了?”

  季永强抬起目光,似乎想要否认,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好一阵后,才呐呐道:“姐,我不知道。也许我真得不太适应。今天我回院里。商检就来问我和陆市长什么关系,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说认识,但是商检觉得我是在敷衍他。告诉我,余检对我很看重,认为我业务能力很精,正在考虑选拔下一批干部,我不知道这是真话还是假话,以前我一直觉得我的业务很强,但是却没有人认可,现在却因为我和陆市长认识,他们就一下子认可我的能力了。我不知道他们是究竟认可我的业务能力,还是因为我认识陆市长?”

  季婉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她怕伤害弟弟的自尊心,想了一想之后才道:“永强,我觉得这应该这样来看待。你觉得你们余检和商检是那种庸庸碌碌或者说全靠拍马屁裙带关系爬起来的庸官么?”

  季永强愣了一愣,才摇摇头,“余检我知道,在沙洲区检察院那边就是管业务的,业务上没的说,人品也不错,商检这个人太油滑了,但是她也是搞业务出身的,案子上这些事儿蒙不住他,……”

  “嗯,正如你所说,你们余检和商检在行业能力上都不是那种外行二百五,能当到他们这个位置,光靠业务能力强肯定不行,可能他们会有些趋炎附势,也难免有卖卖人情走走后门这一类的情形,但这就是现实社会,就像你说你们那个曾科长,也不是全无能力,只是你觉得不让你罢了,但也只是业务能力不让你,但你有没有觉得你在为人处世上不如对方圆滑呢?可能你会觉得这些有点儿庸俗,但能够更好的和同事相处,哪怕是庸俗了一点,我觉得这恐怕也是可以接受的。”

  季永强哑然无语。

  “你对你们院里上次提拔了别人而没有提拔你耿耿于怀,对你们院里领导有看法,现在你们院里领导态度有些变化,你又觉得太露骨,对方是看到陆市长的面子上才如此,那我问一句,如果永强你真的在能力上不行,就算是提拔起来工作也拿不起来,你觉得他们会因为你认识陆市长就提拔你么?我觉得不会。也就是说你只有具备了一定的能力基础,那么人脉关系也好,个人感情亲疏也好,可能就会成为其中一个重要因素,你能够接受本来自己完全可以胜任的职位,却因为有其他因素参与才促成这种情况么?”

  季婉茹的话让季永强再度沉思,他扪心自问,自己能么?自己真的是那种必须要靠自己能力一点一滴水到渠成才接受的人么?自己对曾利国因为有当市政府法制办主任叔叔这个原因而获得提拔在憎恨之余不也是有一些羡慕么?如果陆为民是自己的亲属,自己是不是也一样会安之若素的接受这份爱屋及乌,而只是因为他和姐姐之间这种在他看来有些见不得光的关系才感到愤怒呢?

  ***************************************************************************************************************************

  季婉茹还是第一次到陆为民办公室。

  虽然陆为民到宋州已经一年多了,但是季婉茹却从未到过陆为民办公室来见陆为民,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因为陆为民到宋州之后一下子疏淡了不少,连带着虞莱也对季婉茹有了一份歉疚心理,觉得自己似乎占了姐妹的什么东西。

  “你把那边都处理了,是准备回宋州来发展?”陆为民把茶泡好递给季婉茹,他没有让顾子铭来泡茶,而是吩咐顾子铭有客人来暂时挡驾。

  “发展?发展什么?”季婉茹拂弄了一下鬓边的秀发,嫣然一笑,“在丰州搞这么几年,我是真的累了,再也不想搞那一行了,现在回宋州来,就是想好好休息一下。”

  “休息一下也好,女孩子么,太累会显老的。”陆为民笑了笑,“钱挣不完,够用就行。”

  “你说得倒容易,够用就行,多少才够用?”季婉茹捧起茶盅,撇了撇嘴,“我听你的建议,在滨河景苑买了一套,差点儿花掉我所有资产的三分之一,这坐吃山空,水电气费,电话费,还得吃饭吧,有时候还得要和同学朋友见见面喝喝茶咖啡吧,辛辛苦苦挣这点儿钱,能支撑多久?”

  陆为民笑了起来,“婉茹,你这么好的条件,丽质天生,高学历,还有几十万存款,这不是典型白富美?想要追求你的男孩子怕是如过江之鲫吧?害怕以后生活没着落?”

  “我怎么听着有些不是味道呢?是不是怕我缠上你,到时候甩不掉啊?”季婉茹目光幽幽,似笑非笑的道。

  陆为民有些尴尬的嘿嘿笑了笑,说内心话,他还真有点儿这个意思,虽然眼前这个女孩子绝对称得上是个尤物,换了两年前,自己恐怕是真的无法抵御这样对自己很有好感的女孩子投怀送抱,但是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陆为民发现自己某些方面的胆量,正如一个说法一样,男人偷情是越偷越胆小,女人偷情是越偷越胆大,陆为民觉得自己因为感情上太多纠结,也是越来越胆小,是真不想在牵缠其他感情债了。

  见陆为民只是嘿嘿笑,却不反驳,季婉茹心中黯然,目光也变得有些哀怨自怜起来。

  “对了,婉茹,前两天我在麓溪碰见你弟弟永强了。”陆为民岔开话题,他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

  “嗯,他回来和我说了。”季婉茹打起精神,她知道在这种场合下也的确不是谈论其他事情的好时机。

  “哦?他和你说了?”陆为民有些惊讶,他是听说过季婉茹这个弟弟的脾性的,“我感觉他好像还是有些不太情愿似的。”

  “碰壁碰的太多,受了那么多教训,怎么可能一点儿改变都没有?他只是没有找到改变自己的机会罢了。”

  季婉茹叹了一口气,当她也以为自己弟弟真的是不愿意为五斗米折腰也保持自己所谓的自尊时,没想到今天早上永强居然呐呐的问起自己好不好帮他问一问,因为他听说院里似乎真的又要调整一批干部,有几个空缺位置出来,其中也有一个他自认为能够胜任的位置——公诉科副科长。

  陆为民也叹了一口气,“我问过老余,其实永强的业务能力的确不差,差的是缺乏灵活性和为人处世的经验,余长松在我面前不会说假话,他介绍了永强的情况,说永强如果一直这样,恐怕顶多也就是当个副科长,我说先给他一个机会,也许在副科长这个位置上感觉不一样,会有所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