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三十节 示威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三十节 示威

  听得陆为民已经和永强他们检察院的领导谈过弟弟的前程,季婉茹禁不住有些激动。

  来之前她还一直在考虑怎么开这个口,但是没想到没等自己把话挑明,陆为民已经直截了当的把事情办了,一时间她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人真的具有了决定一个人命运的能力。

  如果说以前把齐蓓蓓从麓城县里调到市里的小学的感受还没有那么直接的话,现在她就是真的感受至深了。

  毕竟齐蓓蓓调到红旗路小学没多久就和弟弟闹起了别扭,然后就是离婚,弄得一家人也是哀怨不已,但是这不可能去怪陆为民,如果不是一家人押着自己去找陆为民,季婉茹也不会去欠这么大一个人情,而现在在自己还没有开口的情况下,陆为民就已经不动声色的把自己内心所想的事情给办妥了。

  永强能够抹下面子来找自己来说项已经很难得了,没想到这边却早已经在几句话里就敲定了。

  见季婉茹脸上既有些不敢置信,又有些忐忑不安的神情,陆为民淡淡的笑了笑:“其实那天碰见永强我和他打招呼也就是一个暗示,余长松这样精明老练的人哪能不懂,第二天他主动到我这里来汇报工作,其实也就是有这个意思,……”

  “会不会有什么……?”季婉茹脸颊有些微微泛红,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对这种事情她不是不知晓,但是知晓也只是道听途说,真正发生在自己身边,她还是有点儿觉得不太稳妥。

  “唔,婉茹,你也这么在乎这个?”陆为民显得很诚挚,“余长松是个很理性的角色,他很客观的介绍了永强的情况,正如他所说,就目前永强的成熟度。只能当个副科长,科长都不合格,他敢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也足以说明很多了,婉茹,你觉得你弟弟能够胜任么?或者他做好这个心理准备了么?”

  季婉茹一时间没有明白陆为民话语中的含义,愣怔了一下,才道:“永强业务能力应该绝对没有问题,他只是在考虑有些问题上太过于理想化了一些,……”

  “哦。婉茹也知道你弟弟的缺点?”陆为民微微一笑。“他自己意识到了么?”

  “嗯。也许意识到了,我感觉他还是很想承担更重的担子。”季婉茹有些吞吞吐吐。

  “哦,你怎么知道?”陆为民正色问道。

  “永强早上和我提起过,嗯。他希望你能帮他一把,……”季婉茹最终还是说了出来,说出来之后自己心里压力也减轻了许多。

  “永强提出来的?真的?”陆为民扬起眉毛。

  季婉茹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陆为民,还是点了点头,“嗯,他的确和我说了,不过请你相信,他不是那种……”

  “好了好了,婉茹。我知道你想解释什么,不用。”陆为民笑了起来,“不瞒你说,这年头想要跑官要官的人太多了,变着法子寻着路子都要来跑动。包括我也不例外,但是我的理解寻求上进很正常,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体制内的人,仕途上的进步是对自己工作的最大肯定,关键是你自身是否具备了胜任某个职位的能力,以及你想要寻求进步的目的是什么?口头上说什么不重要,关键在于行动。”

  “如果说其他人在我面前来找路子,我可能需要认真分析考虑,但是永强么?我想我到宋州也有两年了,他既然从未在你面前提到过,到现在也还是在我的提醒下才有这么一出,我觉得他不是那种对权力有不良*的人,你觉得呢?相反,如果这只是你自己的一厢情愿而不是季永强自己的冤枉,我倒是反而要考虑一下了,一个没有做好这方面思想准备,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这个上进*而是被赶鸭子上架推上某个职位的人,是难以在这个位置上做好工作的,无论这个位置高低,我是这样理解的。”

  季婉茹努力的理解着陆为民话语中的含义,一时间她也对陆为民这种有些反其道而行之的见解有些不懂,不过这并不影响她对陆为民最终意见的理解,最起码她明白了一点,陆为民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帮忙。

  “那……”季婉茹犹豫了一下,就被陆为民挥手制止了:“好了,这件事情就不说了,好不好?谈点儿其他的事情好不好?”

  ***************************************************************************************************************************

  季婉茹从陆为民办公室离开时,正碰上了齐蓓蓓从楼梯上上来。

  “婉茹姐!”齐蓓蓓没想到在这里遇上季婉茹,有些猝不及防,脸色也变得有点儿不太自然。

  从和季永强离婚之后,她就和季家家人再无往来,在离婚前,季婉茹和她长谈过两次,希望她能回心转意,但是每一次谈话齐蓓蓓都是用自己的言辞让季婉茹无言以对,最终两人是不欢而散。

  但是齐蓓蓓一直对季婉茹是心存感激和愧疚,如果不是季婉茹认识陆为民,自己也不可能从麓城调到城里,也不可能有后来自己的这份机会,而最终自己却和季永强分道扬镳,对季永强齐蓓蓓并无多少愧疚,在她看来,一个不知道适应这个社会的人迟早是被社会抛弃成为失败者的命运,她也做了努力,但是未能改变季永强,她不愿意把自己的命运与失败者捆绑在一起,所以离开对方也是必然。

  “咦?你?你来这里干什么?”季婉茹也有些讶然,她听季永强提到过齐蓓蓓似乎调到了招商局,但是齐蓓蓓怎么调到招商局的她却不清楚,季永强也没有说。

  “婉茹姐,我来这里汇报工作。”齐蓓蓓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境,微笑着道:“你来找陆市长?”

  季婉茹微微色变,“你也找他?”

  “陆市长分管我们招商局工作,他对招商工作很重视,我们很多具体项目的招商工作都是要向他直接汇报的。”齐蓓蓓抿了抿涂抹了淡淡唇彩的嘴唇,傲然道。

  虽然对季婉茹心存感激,但是季婉茹有些居高临下的气势还是让齐蓓蓓有些不舒服,不就是仗着以前和陆市长有点瓜葛么?自己也不比你差,一样差一点就攻陷了那座堡垒,而现在自己有更多的机会和优势。

  “你向他直接汇报?”季婉茹嘴角浮起一抹讥讽的微笑,在她看来这纯粹是笑话,一个招商局的普通工作人员也可以直接向常务副市长汇报,那还要着招商局这些局长副局长们干什么?保不准就是这个女人想要寻找机会施展她的狐媚子手段。

  想到这里季婉茹心里也是悚然一惊,还别说,齐蓓蓓这个小狐媚子还真有点儿勾人的本事,现在她离了婚,更没有那么多顾忌,而且这女人也是满门心思想要找棵大树好乘凉的角色,没准儿就真的要想把陆为民攀上。

  齐蓓蓓也听出了季婉茹问话里的讥诮之意,但她也不在意,从常理来说自己的确没有资格直接向陆市长汇报,但是有些事情却不足为外人道,正式这种不足为外人道的隐秘才更让人得意。

  见齐蓓蓓只是微笑却不回答,季婉茹顿感气闷,想要拂袖而去,却又有些不服气,但要多说两句,却又找不到合适的话头。

  “婉茹姐好久都没见了,还在丰州那边么?”幸好齐蓓蓓的问话打开了僵局,季婉茹停住脚步,淡淡的道:“没有了,我回宋州了。”

  “啊,婉茹姐回宋州了?那太好了,有时候一起出来喝杯咖啡,坐一坐。”齐蓓蓓心里也是一怔,她没想到季婉茹居然回宋州了,这是跟着陆市长到宋州的脚步么?

  季婉茹心中冷笑,脸上却不动声色:“是啊,回宋州之后时间就多了,可以多和朋友一起聚一聚了,我刚才也和陆市长说,没事儿可以一起坐一坐,喝杯咖啡。”

  齐蓓蓓听出了季婉茹言语中的示威之意,似笑非笑,“那敢情好,改天我请陆市长和婉茹姐一块儿喝咖啡,好不好?”

  “那看时间吧。”季婉茹实在有些不忿齐蓓蓓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忍不住道:“正好晚上我请陆市长吃饭,我也把永强叫上了,吃完晚饭怎么样?”

  齐蓓蓓脸色微微一僵,但是马上恢复了正常,目光落在季婉茹脸上,平静的道:“怎么,婉茹姐,永强开窍了?还是你一厢情愿的替他……”

  季婉茹银牙咬唇,瞪了齐蓓蓓一眼,“蓓蓓,永强好歹也和你有过夫妻之情,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就这么希望永强一辈子出不了头?”

  “婉茹姐,你误会了,看来是永强开窍了,我的意思是永强早就开窍了。”齐蓓蓓连忙摇头,表示不是那个意思。

  季婉茹凝神注视对方,“蓓蓓,你的意思是如果……”

  “不,不,婉茹姐,我和永强已经是过去式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衷心祝福永强能有一个好发展,我和他是有缘无分。”齐蓓蓓一怔之后笑了起来,“今天你要请陆市长,我就不参加了,改天我请了陆市长,再联系婉茹姐。”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