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三十八节 地方债务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三十八节 地方债务

  陆为民其实还知道宋振邦在西梁搞的那一套其实和自己现在在宋州这边搞的这一套大同小异,都是利用政府组建平台公司,然后平台公司来大肆贷款融资,再来大搞交通基建,利用基建来拉动经济,可以说西梁还走到了前面,算是师傅。

  只不过西梁城市经济这一块远不能和宋州相比,宋州搞城建发司和交建发司作为平台,主要是以宋州城区内的大片土地尤其是几大国企改制后余留出来的土地作为资本,而西梁城区本来就狭窄,而且城市人口才区区十来万,与宋州百万城市人口相比只有六分之一,土地价格更是无法与宋州这边相提并论。

  所以实际上西梁地区行署下边那个平台公司——西梁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早就负债累累,如果不是财政在那里扛着,只怕几大银行早就告上门来,但几家城市信用社和农村信用社却是被拖累不轻,可以说广利城市信用社和利民城市信用社之所以因为几笔贷款出问题就弄得这样狼狈,也是和西梁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占用了大笔贷款有很大关系。

  地方融资债务问题一直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可以有力地的促进地方经济发展,起到先行一步的效果,用得不好,那就会成为地方发展的巨大包袱,前世中陆为民也在网上经常看到有关于地方债务的探讨,其中很多都是对地方债务膨胀持否定态度,但只有当你坐上这个位置,你才会发现,如果你不用这种手段来获取自己启动发展,那就是寸步难行。

  适当的通过债务融资来加快地方经济发展,培育良好投资环境,促进经济快速增长和税收的增加,你也才有能力填好这个深坑。

  陆为民不认同地方债务就是一个巨坑,这要看地方债务的举债时机和幅度,还要看你是否有必要大幅举债。

  像前世中2008年后的四万亿出炉。再加上激荡起各地地方上自己的巨额投资出炉,那就明显是头脑发热,没有深刻认识到经济发展形势,没有意识到这种情况下是否需要这么大的投资刺激,同时也因为本身经济结构就存在诸多痼疾,而这些投资因为一时间无法用出去,导致在投向上出现了不少偏差,才会导致诸多问题的出现。

  宋振邦在西梁的大幅举债搞基础设施建设,这个问题即便是在省里边也有不少非议,只不过它给西梁带来的变化是巨大的。也是实实在在的。最终省里边认可了他的举措。

  昌西钨业之所以能够如此顺利的组建启动。和西梁地区各县建成了较为完善的二级公路网络有很大关系,否则一个在道路都无法通达的地区,再有丰富的资源,你也得考虑怎么把开采出来的矿产品运出来。

  陆为民和花幼兰聊起过西梁的投资拉动方略。他认为宋振邦的眼光是有的,初衷也是好的,但是在短短三年间一下子举债十多个亿来启动基础设施建设,而且在当时的情况下,西梁也的确很难吸引到更多的外来资本进入,所以也可以理解。

  但是可以理解并不代表他这种做法就完全正确,这样巨大的债务一下子就让西梁财政绷紧,陷入债务泥潭中,每年为筹措本息的支付都是煞费苦心。也使得西梁地方上在后期的圆转余地大为缩小,才有后来的挤兑事件爆发。

  不过不能不说宋振邦选对了时机,从98年之后国内经济将会迎来一个快速发展时期,这是中国最美好的十年黄金增长期的第一阶段,所以即便是背负了这么大债务。但是基础设施得到全面改善的西梁拥有丰富的资源,只要在招商引资和培育产业上得法,熬过这一段时间,西梁就可以真正凤凰涅槃,获得重生。

  事实上在前世中,西梁在99年的挤兑事件中损失惨重,但是后来省里介入之后最终还是让西梁熬过了这一难关,最后西梁在2001年之后迅速发展起来,陆为民记忆中西梁在2012年时已经成为昌江省重要的工业城市,仅次于昌州、昆湖和青溪,超过了另外一个重要工业城市桂平,当然西梁的工业污染和因为矿山开采带来环境破坏问题也一直伴随着西梁的发展而遭到猛烈攻讦,这也成为西梁历届党委政府的隐痛。

  宋振邦已经躲过了这一劫,他现在不再是西梁地委书记而是昆湖市委书记,所以西梁出什么问题,板子打不到他身上,但是作为省里的大佬们都不傻,自然也清楚这里边的前因后果,当然主要责任还得要你现任的地委行署来承担。

  陆为民的担心也并非没有道理,西梁这边现在和自己争吵得厉害,但是真正到了注资成立的时候,西梁地区行署能不能拿得出来这笔款项也还是一个未知数。按照目前商定注册资本十亿元,远东发展出资七亿元,占股百分之七十,宋州市政府下边的宋州市投资公司出资一点五亿元占股百分之十五,省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出资一亿元占股百分之十,西梁地区行署下边的西梁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出资五千万占股百分之五。

  争论焦点也就是西梁方面希望出资八千万占股百分之十,主要就是认为西梁在这条公路建设上在拆迁协调上可能会付出更多,这也引起了宋州方面的不满。

  事实上陆为民很想质问一句五千万你们能不能拿出来,如果他们能马上拿出来,他愿意去说服远东发展做出一些让步,当然现在他不能把这话给撂出来,那太伤人了,但是陆为民有很大可能到时候西梁地区会要求延缓出资,到时候又免不了一回争吵,那时候就不是自己来打主力了,而是远东发展和省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那边不答应了。

  且行且看吧,也许西梁能够熬过这一关。

  ***************************************************************************************************************************

  十一月一晃而过,不出陆为民所料,在12月18日的江南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成立时,西梁地区无力缴纳8000万元股本金,甚至5000万元也无力拿出来,只能凑出2000万元,陆为民知道这大概也是西梁方面的最大限度了。

  经过紧急磋商,公司股份构成还是按最早商定的比例,不过考虑到西梁地区的具体困难,西梁出资额度降到4000万元,其中2000万元暂由远东发展代为出资,待到西梁方面财务窘境缓解时才还给远东发展,而远东发展出资则升至七亿壹仟万元。

  事实是在公司成立之前西宋高速前期准备工作就已经全面铺开,尤其是在征地拆迁上,宋州和西梁方面都表现出了相当高的效率,事实上西宋高速在宋州境内的路况并不复杂,主要还是平原地形为主,但是在西梁境内却比较麻烦,深丘浅丘地形为主,公路造价也会大幅攀升,这也是西梁方面急欲建设这条打通他们通向外部的道路的主要原因。

  “陆市长,马总已经来了,在会客室等您。”顾子铭推开门,小声道。

  “不用了,请他到我办公室来吧。”陆为民揉了揉太阳穴,忍不住想要苦笑。

  倒不是对马俊成有什么看法,这种官宦子弟至少比像汪晓涛和苟延生这种纨绔不知道好多少倍,甭管他有没有借助父亲的影响力来干什么,最起码人家知道按照规矩来,不会跨越底线,这一点大概也是这些官宦子弟经商如鱼得水的原因,真要肆无忌惮的践踏原则,这种生意只怕也就是一回就要就此打住,甚至可能一回就做不下去。

  只是这边江南高速组建,马俊成就联系自己,当然这也是宋州城市建设也开始拉开了序幕的原因。

  “陆哥。”马俊成满面春风,跟着他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眼睛男和一个二十来岁的娇俏女孩,一进门见到陆为民,就笑吟吟的疾步上前来握手。

  “呵呵,俊成,坐吧,你也难得来我们宋州一回啊。”陆为民示意顾子铭也坐下,办公室服务人员把茶送了进来。

  “嘿嘿,陆哥,您是大忙人,我哪儿能经常叨扰您,上个月来了两回,这个月来了一回,先前都和顾秘书联系过,一次您到西梁去了,还有两次您都在下边,也不知道您啥时候回来,所以也只能作罢了。”马俊成很有风度的含笑点头,“我来替您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公司的业务总监安子林先生,这一位是我们公司公关部主任佟林小姐。”

  求月票!今晚十二点再来冲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