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三十九节 政治资源是稀缺资源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一百三十九节 政治资源是稀缺资源

  陆为民很和蔼的和其他两人握了握手,示意三人入座,“俊成,其他我都不多说了,宋州城市建设很欢迎各方企业参与,我们也很欢迎有实力的企业到我们宋州投资兴业,你们公司资料我看过,你们有自己的设计公司,也有自己的园林基地,我觉得这很好,所以也把你们资料也传给了市城建发司,具体合作一方面要看我们市里的城市总体规划方案进度,一方面也要看市城建发司这边的建设方案,嗯,我让小顾带你们去市城建发司那边,具体你们和崔总他们先见个面,聊一聊,看看怎么来合作,你看怎么样?”

  马俊成很高兴,他来宋州时也还是有些忐忑的,公司成立之后在昌州那边也算是找了几个活儿,但都是小打小闹,尤其是在收购了园林基地之后,这压力就大了,公司有了自己的林木基地,固然可以在采购成本上下降许多,但是也带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得有不断的工程入手作为保障,否则偌大一个林木基地,砸进去的都是钱,看不见进账回来,他自己心里都发慌。

  他问过自己父亲,不过父亲没有明确表态,只说江南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已经组建成功,西宋高速的前期准备工作也很顺利,西梁方面和宋州方面前期有些争执,但是都协商下来了,至于说宋州那边的事情,只有自己去跑。

  父亲没有态度,也就是一个态度,马俊成也就壮起胆子来了。

  但来了几趟,都没见着陆为民,他心里有些发虚,弄不准究竟是陆为民不想见他躲着,还是真的很忙。

  不过从对方秘书的态度和两次电话通话情况来看,又好像不是故意在躲自己。

  事实上对方也不需要躲自己。真要对付自己,一个拖字诀也能把自己个推得毫无脾气。

  但从今天对方的态度来看,还行,尤其是对方要秘书专门带自己过去,也说明很多,这让马俊成心里也踏实许多。

  “谢谢陆哥了,来宋州给陆哥添麻烦了,……”马俊成很懂事,站起身来,他也隐约从自己父亲那里了解到现在陆为民地位很微妙。据说在和他们市里另外一位领导竞争副书记位置,手里边事情很多,而且也有些避讳,所以父亲才没有明确表态,但是今天对方的态度很鲜明,所以才会让他很感激。

  “没事儿,俊成,我和你就不绕圈子了,其他我不多说。招投标按照程序走,我看过你们的资料情况,应该有竞争力,在价格上。既然你们有自己的园林基地,我相信你们更有价格优势,但更重要的是你们要结合我们市里边总体规划提出的一些构想,这一点上……”

  送走了马俊成一行。陆为民也有些疲倦,他知道有些事情是免不了的,虽然他也很不喜欢这样。像马俊成这样的还算是比较靠谱的了,至少有正规的公司,而且在此之前人家还专门在西塔收购了一家规模不小的林木基地,也算是落足宋州的企业吧,拿出来的这些设计方案和构想,也不算是离谱,陆为民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他给崔阳夫也谈过,原则以内尽量考虑,他也相信马俊成是个懂规矩的人,这样大家也都能抹得过去。

  其实这种事情哪里都避免不了,陆为民很清楚,就算是自己打太极,马俊成前脚出去,后脚就有可能去找童云松,事实上童云松也曾“随意”的问过自己,所以在这些事情上,大家都是心照不宣,唯一需要坚持的一点就是不能过线。

  马俊成如此,同洲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那边亦是如此,不过在这个问题上陆为民显得更气壮一些,因为同洲方面的观点理念的确更适合自己的胃口,尤其是把九宫湖、八里湖和螺子岭用一个相当生态的架构包揽进来,再把蠡泽湖作为宋州日后发展的巨大屏障,这样的构思真的很让陆为民满意。

  同样是还情,在宋州城市总体规划设计上,陆为民态度就要鲜明得多,而且在说服了尚权智和童云松之后,他也更心安理得。

  晚饭时候陆为民接到陆志华电话。

  陆志华的话让陆为民吃了一惊,省金融办召开会议,讨论化解全省金融系统性风险,主要是研究全省城市信用社整顿工作,陆志华作为民生银行副董事长应邀参加了会议。

  鉴于省内多个地市的城市信用社都出现了问题,尤其是西梁、曲阳和黎阳三个地市的城市信用社问题最多,这也引起了省里的高度重视,尤其是考虑到明年可能要启动的对农村合作基金会的清理整顿,省里希望在启动农村合作基金会清理整顿工作之前先把城信社的清理整顿问题解决了,避免在清理整顿合金会时引发城信社的问题,产生叠加效应,那就真的有可能成为多米诺骨牌了。

  陆志华在电话里告诉陆为民,会议结束后,省长荣道声和省委副书记高晋把她留了下来,同时通知了另外几位省内国企和民企的负责人,谈了话,问他们是否有意考虑参股省内几座城市的城市商业银行的组建。

  陆志华暂时没有表态,只说需要时间来考虑这个问题。

  按照荣道声和高晋谈话中流露出来的意思,由于西梁和曲阳两地的城市信用社问题较为突出,形势比较严峻,属于省里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而西梁和曲阳两地的财政状况都不容乐观,西梁经济发展虽然比较快,但是负债太重,而曲阳则是因为连续两届班子都出了问题,这几年经济连续下滑,已经滑落到了仅比昌西州略好的情形,所以这两地的城市信用社清理下来都很棘手。

  省里的想法是利用这个契机,吸引国有和私人资本参股来重组改造西梁和曲阳两地的城市信用社,组建城市商业银行,但是谁来参与也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一来如果都以省内国企入股,达不到想要的效果,而且都是国企参观很容易形成关联贷款,达不到制约效果,二来引入私人资本,有利于提升效率,相互制约,也有利于政府的监管,所以省里边目标对准了省内最负盛名的华民集团,理由就是华民集团已经成为民生银行第一大股东,陆志华更是民生银行副董事长。

  陆为民知道,对于荣道声和高晋来说,自己和陆志华之间的关系不是秘密,从他们这个角度来说,他们也清楚自己不可能在其中发挥什么作用,陆志华肯定会以华民公司和她自身利益角度来分析判断入股这两家城市商业银行的利弊得失,自己顶多也就是提个建议作为参考罢了。

  陆为民问陆志华什么想法。

  陆志华说暂时没啥想法,因为不清楚这两地城信社的状况。

  陆为民告诉陆志华,情况应该是大同小异,负债率高,不liáng资产多,准确的说都价值不大,但关键在于这块牌子,城市商业银行这块牌子不是谁都能拿到的,尤其是对私人资本来说,如果没有特定的背景,或者说没有特别的机缘,要想掺和进去,那是想都别想。

  华民集团入主民生银行是机缘巧合,遇上了别人辛辛苦苦积攒结果发现无法主导所以退出的牛人,所以才有这样一个机会,至于说后边华民集团成为大股东那是因为有了这个由头,再凭借真金白银的实力积淀起来的,加之陆志华名在企业界气虽大,但是在民生银行中表现却异常的低调,作为副董事长基本上不怎么参与对民生银行内部事务的运作,远不及其他几个董事折腾得那么厉害。

  这都是陆为民给陆志华的建议,毕竟民生银行虽然是号称民资银行,但是没有工商联这座连接民资和政府桥梁,你这些民资还是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真要以为自己是大股东就可以翻身当家做主了,那就是脑残加秀逗了。

  当然对于关联贷款方面的态度涉及到自身利益,华民集团不开腔不行,但那也是有理有据。

  陆志华说已经参股民生银行,那么像西梁或者曲阳这样的城市商业银行意义究竟还有多大?

  陆为民对此也有些犹豫,如果从单纯的投资求回报角度来说,民生银行现在目前无疑是最合适的,城市商业银行也就是一块牌子,真正资产情况不佳,接手还得要有专门的经营班子来改造,即便这样没有三五年,状况要想好起来也是痴心妄想,而前世中城市商业银行最佳去处莫过于上市,但像西梁和曲阳这样的城商行有上市的希望么?悬。

  但从促进一地经济发展来说,城市商业银行也的确是可以发挥重要作用的,而且拥有金融资本做后盾,华民公司不管日后如何发展也会有更坚实的底气。

  陆为民向陆志华谈了自己的意见,另外也提到了省领导这么看重华民集团,这也是一个契机,政治资源同样对华民集团非常有意义,在国内,政治资源永远都是稀缺资源,比金融资源更稀缺。

  还有,保底月票请准备砸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