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五节 如是想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五节 如是想

  秦宝华当然也知道这一点,大感兴趣,连忙追问:“为民,这要帮助这些失业者培训驾驶技能恐怕不那么简单吧?”

  “当然,这肯定没那么简单,话说回来也就是市财政要拿出一部分前来补贴。”陆为民笑笑,“我的想法是由市公安局交jing支队出面办一个驾校,只收培训的成本费用,用来解决这些下岗职工的培训,只要下岗职工愿意来,都可以学会一门驾驶技术,另外再就业培训中也可以考虑扩大汽车和摩托车修理这一类的初级技术,随着汽车和摩托车ri益普及,对摩托车和汽车的修理业需要也会大量增加,学会这个技能也能够自己创业,或者谋得一门生存技能。”

  陆为民的建议让秦宝华非常高兴,“为民,开办驾校这是一个好路子,只收成本费,而成本费则由市财政来进行补贴,只要在再就业中心取得了下岗证明的职工都可以享受到这一优惠政策,我相信这一条肯定能够得到广大下岗职工们的极大欢迎。”

  陆为民心里嘀咕,当然会大受欢迎,这相当于节约了好几千块钱呢,在宋州要办理一个c照,现在在普通驾校里市价起码也是近两千,如果是**照,那就超过两千,对于这些下岗职工们来说,无论这个技能能不能让他们找到工作,都是实惠的。

  “宝华书记,其实对于下岗职工来说,解决他们就业困难的最好办法还是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和加强他们的就业技能培训双管齐下,而前者是基础是关键,只有不断的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让下岗职工们有更多的选择余地,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出路,而作为zhèngfu,要做的不是自己去创造就业岗位,而是要创造和培育一个最佳的投资创业环境,吸引更多的外来企业和资本来落户兴业,鼓励我们本地的人才和资本大胆创业,只要把软硬环境培育好了,那么咱们宋州就会像一个块磁石,吸引本地和外地的项目资本源源不断的涌来。”

  秦宝华对陆为民的观点点头认可,虽然她对经济工作不是很擅长,但是见微知著,很清楚其中的道理。

  “为民,我先前也听到了你和童书记、魏市长探讨经济工作,这一段时间我也跑了咱们市里的几个区县,感觉咱们市里边的经济发展很不平衡,苏谯、遂安和麓溪这些区县发展很快,但是像泽口、西塔和梓城这些县份却一直不见起sè,我也和这些区县的干部们座谈探讨过,原因固然很多,但是我却总感觉这里边的缘由恐怕不完全是客观条件的缘故,你觉得这里边有没有我们领导干部尤其是班子成员在理念和能力上有所欠缺的原因呢?”

  秦宝华这番话可谓问得有些尖刻犀利了,让陆为民一时间也觉得有些不好回答,好一阵后,陆为民才缓缓道:“宝华书记,这个问题怎么说呢?应该说一半一半吧。我只能从我分管的工作这个角度来谈一些看法,的确西塔、梓城和泽口这些县份条件不太好,经济基础也逊sè于像苏谯和遂安这些县份,本身底子就薄,如果还要墨守陈规,按部就班,那么你永远只能跟着别人走,而且会被越甩越远,因为人家本身就有优势,而一步领先也就可能步步领先,你永远无法赶上别人。倒不是说这些班子的领导就比其他人差了,但是你要想赶上别人,那么你就得比别人更优秀!这是我的观点。”

  见秦宝华若有所思,陆为民知道自己的话对对方有些触动,这个女人来宋州看样子也是想要做些实事的,所以陆为民也就不想掩饰什么。

  “事实上,不仅仅是西塔、梓城和泽口表现不佳,像宋城和沙洲的表现一样不尽人意,甚至还不如那几个县,只不过它们是市区,经济总量摆在那里,一时间看不出来罢了,但是你对比一下它们的经济基础和区域位置,再看看它们的经济增速,就知道我们全市第一季度经济增速为什么会在苏谯、遂安和麓溪这些县份增速都突破了百分之九十的情况下,却只有百分之六十不到!这两个区的经济总量97年占到全市经济总量的三成半,但是98年这两个区经济总量就只占到了二成多一点儿,几乎下降了一成半,两个区从97年全市排名的一二名滑落到了第五名和第六名,被苏谯、遂安、麓城以及麓溪超过,正因为宋城和沙洲两个区的经济增长乏力,才会使得我们宋州全市经济增速无法更上一层楼。”

  秦宝华蹙起眉头,“为民,你的意思是,宋城和沙洲比西塔、梓城的情况更不好?”

  “也许是我的期望太高吧,宋城和沙洲的条件摆在那里,还有经开区,如果这三个区块真正启动起来,应该说是没苏谯和遂安的戏,但现在我觉得宋城和沙洲已经经开区似乎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和路径,有点儿迷茫。”陆为民笑了笑。

  秦宝华也莞尔一笑,她隐约听说陆为民对经开区和宋城区的发展最为不满,宋城区去年经济增速只有百分之四点二,虽然说有洪灾的影响,但是仍然无法完全说得过去,而经开区也一样,虽然经开区经济增速也有百分之十二点六,但是这是经开区,按照陆为民的说法,经开区在没有其他行政工作的羁绊下,经济增速低于百分之三十就是失败的,这话虽然有点儿偏激,但是也并非没有道理,没有其他区县的各种行政事务,所有的jing力就是放在招商引资和发展经济上,如果你还要和其他区县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比拼,的确有点儿说不过去。

  宋城区委书记艾文崖秦宝华也接触过,但是说不出什么,一个相当平和的角sè,但是按照陆为民的说法,平和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就意味着平庸,而对于宋州首区来说,平庸显然是难以支撑起宋城扛旗地位的。

  和陆为民的观点不太一样,朱小平对艾文崖的评价还是相当不错的,这一点秦宝华在和朱小平的意见交换中已经了解到了,看样子陆为民这个新任副书记和朱小平这个新任组织部长在很多问题上看法还有较大差异,这也是秦宝华需要综合平衡的。

  在自己这个分管党群副书记和组织部长都是新来的情况下,秦宝华更需要了解童云松和魏行侠的看法观点,陆为民的态度已经从某些方面上露出了端倪来,但她还不确定陆为民的观点是否就代表了童魏二人的意见,还是只代表了某一人的想法,自己还需要进一步落实,为下一步宋州干部调整做准备,秦宝华如是想。

  ***************************************************************************************************************************

  “陆书记,您可真是给我们出了一个难题啊,我们市局刚刚想要办这一个驾校,本意是想要寻找一个解决市局基建资金不足的渠道,你这么一来,我们还有啥想法?我怕我回去之后要被戳脊梁骨啊!”沈君怀叫苦不迭,头摇得给拨浪鼓一样。

  “得了,少给我在那里叫苦,市公安局那点底细我还不清楚?我不是说了么?办驾校市里支持,也不是说让你们做亏本生意,成本费用市财政给,你们交jing支队可以把驾校的规模搞大一些嘛,又不是让你们驾校只接受下岗工人当学员,其他人也可以一样收嘛,怎么,就这点替市里分忧解难的工作都做不下来?”陆为民不耐烦的摆摆手,“这事儿我已经替你们市公安局和宝华书记说了,**都拍了,你不是打算让我在宝华书记面前食言而肥吧?”

  沈君怀苦笑着咧咧嘴,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们市局党委那边你觉得不好交代,就推到我头上,就说是我姓陆的表的态,让他们要骂就骂我。”陆为民气哼哼的道:“谁有意见来找我提,我洗耳恭听。”

  “得,陆书记,您这是以势压人,谁敢来提啊?”站在一旁的周素全笑他妈的道:“沈局,我觉得这事儿也可以答应,不过我们市局修刑侦大楼和干jing宿舍,市财政那边可得要支持一把,其他不说,土地划拨上总得给咱们一点儿优惠吧?”

  “瞧瞧,君怀,你这个当局长的还没有老周这个给你当副手的脑瓜子灵,老周多会考虑,立马就把主意打到市里边来了,老周,我看你当这个副局长屈才了啊,你该去财政局当局长才对。”陆为民没好气的道。

  “嘿嘿,也不是不可以,陆书记,老黄现在是市长助理,财政局长迟早也要卸任,老周完全没有问题,不过我可舍不得,……”沈君怀波澜不惊的道。

  求几张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