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二十二节 这就是水平!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二十二节 这就是水平!

  “欧阳,怎么,你们交建发司还准备走多元化发展道路?”陆为民笑了起来,“可别忘了你们的本职工作和主业啊。”

  “嘿嘿,陆书记,您都说了,既然是一个独立法人公司,那么就要追求企业利益最大化,九建司预制厂那块地从长远来说可能会增值,但是现在却不值钱,既然鼎新集团想要这块地,他们也想在宋州找一个有实力的合作伙伴,交建发司是市政府下边的融资平台,他们当然清楚这里边的含义,否则他们也不会那么痛快的同意我们入股,我相信这个合作对双方都是双赢的局面。”欧阳华山很自信的道。

  陆为民眼中闪过一抹欣赏的神色,欧阳华山的眼光的确够狠准,鼎新集团背景是昌江大学和昌大附中,记忆中鼎新集团应该是先在昌州设立了一家鼎新国际学校,然后才转战宋州的,但是现在历史似乎在拐弯,没听说鼎新国际在昌州有发展,却是首先来宋州搞起了合作,估摸着应该是鼎新集团受到宋州城市建设大规模改建的影响来寻找机会,不知道怎么就和交建发司一拍即合了。

  前世中鼎新集团在十年后上市,上市初日就缔造了暴涨神话,据说一口气就创造了五名亿万富翁,现在历史发生了偏移,交建发司入股鼎新集团,如果不出意外,宋州市政府也会为这笔入股投资赚得钵满盆肥。

  “华山,市政府不会干涉你们和鼎新集团的合作,不过你们需要按程序向市里相关部门报备,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我也很看好你们的这次合作。”陆为民微微笑道。

  “啊?!”欧阳华山又惊又喜,虽然交建发司已经确定了要和鼎新集团合作,但是欧阳华山内心还是有些惴惴不安,深怕市里边批评他不务正业,他还琢磨着怎么来说服市里边这些领导,还琢磨着如果领导不同意又该怎么办。没想到自己尚未开口,居然就赢得了在市里极具分量的陆为民的支持。“陆书记,您支持我们和鼎新集团合作?不会怪我们不务正业吧?”

  “怪什么?不务正业的前提是你不把本职活儿干好,你们交建发司只要把市里边交给你们的任务完成好,至于说你们与谁合作,这是你们交建发司自身经营的权力,市里不会过多干涉。”陆为民笑了起来,“鼎新集团有昌江大学的背景,昌大附中在全国都赫赫有名,现在他们也看好我们宋州的教育资源和发展氛围。这是一个好现象。我估计现在市里边那几家中学可能会有紧迫感了。我得找时间与庆福市长和魏如超谈谈,宋州自身教育资源也该充分发挥出来,别都被别人挖走利用起来,到时候才是自己养大的儿子被别人抱走了。”

  宋州几所中学都在全省排名前列。丝毫不逊色昌州的几所中学,但是鼎新集团却抢先一步发力宋州,他们在宋州搞这个鼎新宋州国际学校,固然会从自家那边抽一部分资源,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宋州几所中学肯定要面临对方的挖角,这对宋州几所中学来说无疑敲响了“狼来了”的警钟,加上鼎新集团又是和市政府旗下融资平台的市交建发司合作,这就更增加了家长们对他们的说服力和信任度。可以预见,宋州教育市场上会很快迎来烽烟四起。

  “是啊,我和鼎新方面谈起过,他们的野心很大,明确提出要打造全省第一流的高标准学习教育社区。这个提法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其实就是贵族学校,我听他们的口气,他们面向的还不仅仅是咱们昌江省,甚至要面向鄂皖两省,据说一旦开始招生,就要直接到鄂皖那边也要启动宣传,……”

  欧阳华山的话更映证了陆为民的猜测,鼎新还是那个鼎新,只不过现在把主战场放在了宋州,这样也好,也可以加快宋州这边的教育资源充分整合利用,给魏如超他们的一些压力和刺激。

  教育资源一直是宋州的强项,无论是高等教育还是初高中教育,高等教育资源宋州在全省仅次于昌江,而初高中教育资源宋州并不逊色昌江,所以这一块也是陆为民力图要凸显竞争力优势的,这也是发展宋州综合竞争力的一大底气。

  ***************************************************************************************************************************

  陆为民他们到了麓溪白塔湖边上时,黄文旭和郁波已经先到了。

  按照规划,明珠大道会从这里沿着湖畔横贯而过。

  白塔湖名义上是一个湖,实际上面积很小,只有不到两平方公里的水面,有一条浅浅的水道与稍远一些的龙女湖相连,规划中的明珠大道就要跨越这条有二十来米宽的水道。

  白塔湖和龙女湖都是宋州城郊一连串如珠链一般的小湖沼,而明珠大道之所以得名明珠大道,就是因为这条大道要横穿好几个这样的小湖泊,这一片区域都是浅丘和平原混杂的地形,从土建拆迁量上来说不算很大,但也不小。

  “文旭,老郁,来得挺快啊。”陆为民下了车,黄文旭和郁波一拨人都迎了上来。

  “嘿嘿,陆书记您召唤,我们敢不跑快点儿?”郁波笑眯眯的道。

  “怕是闻到香味儿才这么来劲儿吧?老郁,真看不出,才多久啊,你们就鼓捣出这么大个动静来,阳夫不和我说,我还不知道你们把工作都做到这一步了。”陆为民摇摇头,“你们怕是早就打好主意要挖市里墙角了吧?”

  “陆书记,您这可是冤枉我和老郁了,我记得去年初我就向您汇报过,我们区里准备要把商贸物流业作为区里重点产业来培育,你当时还很支持我们,也帮我们出了不少点子,实际上我们也借鉴了您在丰州双峰工作时的一些思路,昌南药材交易市场现在已经是全昌江最大的中药材交易市场,洼崮镇现在号称昌南第一镇,经济总量和财政收入都称雄一时,排进了全省百强乡镇第十八位,是丰州地区唯一一个进了前二十强的,而支撑洼崮镇的一个关键就是昌南中药材交易市场,我们就在想,洼崮这样一个穷乡镇为什么能搞成?”

  一边陪着陆为民他们几个往路边上的山坡上走,黄文旭一边很坦然的插上话来。

  “除了洼崮是传统中药材生产基地外,两条省道交汇使得这里的交通方便,而且它地处曲阳、洛门和丰州三个地市交界处,辐射三地市,我们认为我们宋州或者说麓溪事实上和当时的洼崮镇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中药材交易市场主要是交易中药材,洼崮是中药材基地,对于麓溪来说,在这里建市场,我们麓溪的服装鞋帽袜和纺织品、体育用品、小饰品产业在整个昌北地区也是无人能出其右;洼崮交通便利,我们麓溪也一样;洼崮地处三地市交界,我们宋州地处三省交界,可以说极其相似。”

  “所以你们就觉得你们可以复制洼崮的成功?洼崮当时是背水一战,没有选择,就算是失败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而且规模也不像现在看到的那样,麓溪……”陆为民皱着眉头,这个家伙倒是挺会说话,居然把洼崮的范例拿到这里来说事儿,这家伙倒是下了一番心思啊。

  “陆书记,干任何工作都会有一定风险,尤其是处于这个时代,如果我们不能抱定背水一战的决心和勇气,那做什么都怕难以成功吧?您当初在洼崮搞那个中药材交易市场恐怕也不是百分之百的肯定自己就能成功吧?但你还是鼓起勇气去干了,那现在我们麓溪区委区府一样有这个勇气来博这一把!我们这不是一时头脑发热冲动,更不是赌博押宝,而是建立在充分的调查研究基础之上的决定!”站在山坡上俯瞰着前方的黄文旭毫不客气的把话跟上,态度相当坚决,“这个决定也汇聚了我们区委区府的全体智慧,我们坚信这能够为我们麓溪区的发展带来一个强大的发动机!”

  一番话说得字正腔圆,让陆为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来评价,尤其是那对自己的一番恭维式的语言,连陆为民心里既舒坦又得意。

  李翃和崔阳夫、欧阳华山心中都是暗赞,瞧瞧这就是水平,甭管怎么,就凭人家能把陆书记以前的发迹事例用到这上边来,不但更具有说服力,同样也狠狠的拍了陆书记的马屁,这份水平,自己几个人看来是望尘莫及,难怪都说黄文旭很得陆书记的欣赏,这水平,不欣赏信任不行啊。

  欠得有点儿多了,不解释了,一定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