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二十五节 阴阳双刀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二十五节 阴阳双刀

  ()这三个区的班子主要领导,除了经开区党工委书记孙承利因为是市委常委,属于省里确定的人选,宋城区委书记艾文崖、沙州区委书记岳唯斌都是尚权智时代留下来的政治遗产。

  艾文崖在叶河担任县委书记期间就表现平庸,但是此人很会讨巧,加之外表一表人才,风度翩翩,一副儒雅雍容的模样,极有风范,所以颇受尚权智的欣赏,当初陆为民就对艾文崖出任宋城区委书记有些异议,但是那种情况下他知道自己纵然是百般反对除了引发矛盾外,毫无意义,所以也就没有多吭声。

  岳唯斌情况相似,在陆为民看来也就顶多算是中上之资,好在岳唯斌为人处世还算是相当活泛灵性,对于沙洲局面还能控制得比较好,和卢楠两人关系还算处得不错,只是光是关系处得好却不能再工作上打开新局面,也是让人头疼。卢楠的一些想法观点在区里边不能形成主流意见,所以也是很无奈,卢楠为此也向陆为民汇报过几次,甚至流露出宁肯到其他条件差一些的区县去工作的意思。

  在陆为民看来,宋城和沙洲都似乎陷入了迷局,两个区的区委区政府都一直没有找到自身的定位,究竟该怎么来发展,发展的思路也是飘忽不定,一会儿提出要大力发展电子信息产业,一会儿提出要以汽车零配件产业为主导,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产业零散,难以形成气候,加上区委区政府内部也是观点迥异,形不成合力,内耗严重,所以陆为民在尚权智尚未离开时就很隐晦的向童云松和魏行侠提过,也获得了童魏二人的认同。只不过当时童魏二人尚未正式就位,所以也只能暂时隐忍。

  现在魏行侠虽然还是代市长,但是童魏二人的架构已经基本稳固,加上两人观点想法都趋于一致,都一门心思要在各自的位置上做一番事业出来,所以也就对有些现象难以再忍耐下去。

  尤其是秦宝华来了宋州之后,别看是个女人,其观点更为激进,认为只要是不符合市委定位,难以胜任市委交付的任务。无论是哪个区县班子,无论是书记还是区县长,还是其他班子成员,该调整要坚决果断的调整,不能拖延。

  这个意见也得到了魏行侠的支持,只是童云松觉得现在时机还不是很成熟,一直未下决心。

  见魏行侠一时间没有吭声,陆为民也知道这个问题只怕早就在魏行侠脑子里转悠了,但是怎么来调整。也是一个问题,艾文崖和岳唯斌担任书记时间都不长,如果真要调整,总得有一个名目。最起码也要把这两人搁在合适的位置上,才能说得过去,这也是一个需要考验平衡技巧的。

  “为民,宝华的意思也是要早下决心。我也给童书记建议过,童书记也初步认可,只是要选择合适时机。我觉得现在也该考虑这个问题了。我们不能当好好先生,得过且过,不愿意得罪人,结果就是耽误了宋州的发展,我们就要变成宋州的罪人。”魏行侠语气变得森冷起来,“有些人心思不用在工作上,成天寻摸领导心思,我就不明白了,这用得着寻摸琢磨吗?就是一个词儿,发展!你不谋发展,那你就不合格!”

  看魏行侠是真有点儿怒了,陆为民也默然,魏行侠指的是艾文崖。

  艾文崖这家伙的确还是有些人缘,虽然尚权智走了,但是这家伙迅速和朱小平那里有把关系密切起来,和童云松那里关系也不算差,所以要动艾文崖,还得要考虑替他安排哪个合适的位置。

  “魏市长,市里的确是该下决心了。”陆为民沉吟了一阵,才道:“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如果不把握住,错过了发展最佳机会,就可能要付出更多的努力,经开区的问题也一样,老孙的分管工作我建议也可以考虑挪动一下,我听老孙的意思,他自己也想要动一动,这不正好?”

  “嗯,的确该通盘考虑一下。”魏行侠犹豫了一下,似乎是在考虑什么,“为民,前段时间,汪书记和贺部长来调研,也谈到省里可能在考虑市级领导班子成员的交流问题,后来我去省里组织部,方部长也征求了我的意见,估计也已经征求了童书记的意见,大概是要动一动我们市里班子,市委班子刚确定下来,估计暂时不会考虑,也就是说可能要考虑交流我们政府班子成员,你的意思呢?”

  “市政府这边?”陆为民也听到了这个风声,但是却没想到已经明确到了市政府班子这边了,既然魏行侠这样问自己,当然不会是自己,“已经定下来了?”

  “嗯,差不多吧,现在主要是考虑谁更合适交流出去,崇荣和灿坤因为年龄原因,不适合交流了,现在就是华胜、庆福、久齐,还有鑫林他们三个,鑫林的副市长问题还没有解决,也不太合适,……”魏行侠眉头深锁。

  “华胜市长、庆福市长和久齐市长?”陆为民沉吟了一下,这个时候他不想态度模糊,立即回答道:“我觉得庆福市长目前分管这一摊工作还算顺手,华胜呢,怎么说呢?我觉得市里农业这一块还是要一个比较熟悉一点儿人来管,暂时不太合适动,久齐好像因为尚书记走了之后有点儿不在状态,是不是换一个环境对他的成长更有利?”

  魏行侠点点头,他原来考虑过毕华胜,毕竟毕华胜是梅黄时代遗留下的角色,但是毕华胜在暴风骤雨中幸存下来,而且现在工作也可圈可点,尤其是农业这一块,魏行侠接手市政府工作这么久,感觉还不错,“我也是这个意见,久齐一直在宋州工作,交流出去锻炼锻炼,也有助于他全面成长。”

  “这是好事,对老叶来说也是一个机会。”陆为民淡淡的道,他知道这基本上也就决定了叶久齐的去向,“估计去哪里?”

  “这个现在肯定不确定,既然是交流,估计哪里都有可能。”魏行侠咂了咂嘴,“另外,省委组织部那边也提到了可能近期还会有一些考虑,文旭在省委组织部那边印象非常好,汪书记、方部长和贺部长都对他十分满意,我听部里边有些风声,是不是有意要让文旭动一动的意思,……”

  “要动文旭?”这个消息陆为民还是第一次听到,略感惊讶,“调文旭到部里?”

  如果要调黄文旭到部里,安排一个处长算是平调,但是其分量却不一般,下一回如果下放出来,起码也是市委常委这个级别,这也是天大的好事。

  “我也以为是这个意思,但后来听方部长的意思也不一定,估计是部里边意见还没有统一,好像是他们部里的干部也要准备交流,就像朱小平那样,所以现在具体怎么样,还不确定吧。”魏行侠摇摇头,“但我估计文旭在咱们宋州可能不会呆太长了,我倒是有些担心文旭走了,这麓溪的工作会不会受影响。”

  “问题不大,文旭和郁波的配合很默契,郁波对麓溪的工作也是轻车熟路,实际上麓溪的工作能够有如此大的起色,也有赖于文旭和郁波的齐心协力,郁波能力并不比文旭弱多少,很多具体工作也是郁波在具体推动,这一点魏市长倒是不用太担心。”陆为民在这个问题态度很肯定。

  魏行侠点点头,“为民,别看宝华是个女同志,我看她干劲儿十足,而且性格也有点儿硬,不过她对我们宋州的情况还不是很熟悉,所以你可以多和她交流交流,我看她对你的意见也很重视,这很好。”

  陆为民苦笑,秦宝华的确对他的意见很重视,但是这女人也有她自己的观点,而且很自信,甚至可以说有点儿固执,一旦印象形成,很难改变,魏行侠的意思很清楚,就是要自己去和秦宝华沟通,关于包括经开区在内的干部调整,拿出一个比较可行的方案来。

  ***************************************************************************************************************************

  “怎么了,久齐?”陈昌俊笑着端起酒杯,“至于么,交流未必就是坏事,你在宋州赖着干啥?童玉松是个老好人,魏行侠那是强横惯了的角色,原来担任副书记还收敛着一点儿,现在当了市长,那就要峥嵘毕露了,在他手底下干活儿,不好过,至于陆为民,那更是一个阴阳两手都会玩刀的高手,阳的一面逼得你气都喘不过来,阴的一面捅得你痛彻骨髓,和这种人在一起,你睡觉都不安生,走了是好事儿!”

  叶久齐眼珠子有些发红,重重的把酒杯子搁在桌上,“我不是对交流有啥看法,问题是凭什么就是我?连毕华胜这种大家都以为肯定是他被交流,结果却是我?我就像一条夹着尾巴的狗,被赶出了家门,我咽不下这口气!”

  求月票,今天也太稀少了,泪奔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