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二十八节 谁是敌人?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二十八节 谁是敌人?

  皮志鹏走了,屋里只剩下陆为民一个人,甄婕咬着嘴唇出来,悄声坐在沙发上,看着皱着眉头思考的陆为民。

  会是谁?如果是半年前,陆为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指向陈昌俊,但是现在似乎有点儿不像,陈昌俊现在已经和自己没有直接利益冲突了,官场上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没人会做,除非是真的心理有些扭曲了。

  但来自黎阳的昌k车牌又让陆为民觉得有点儿说不清楚。

  陈昌俊就是黎阳人,起家也在黎阳,在黎阳那边也有相当深的背景,要在黎阳找几个人来查自己也是很简单的事情,只是这有必要么?自己和他也就是位置之争,但是现在早已经烟消云散,就算是把自己搞臭搞垮,也轮不到他陈昌俊来当这个宋州市委副书记,而他现在担任昌西州委副书记也不比自己现在担任的宋州市委副书记差,所以陆为民真的不认为这是陈昌俊干的,如果真是陈昌俊干的,那只能说明陈昌俊脑子里有毛病了。

  如果不是陈昌俊,那又会是谁?

  叶久齐?不太可能,就算是叶久齐因为这一次交流的事情对自己有些疑心或者不满,但是这么短时间里叶久齐就要搞出这一手来,陆为民觉得叶久齐怕是做不到。

  陶泽锋?似乎也有点儿不像,自己和甄婕的事情,陶泽锋并不知道,甄妮去了乌克兰,每年回来的时间屈指可数,而岳霜婷,陶泽锋也早就放弃了,事实上自打晏永淑出了事之后,陶泽锋对岳霜婷大概也就是只存有一点*上的征服*,并没有其他想法,所以即便是岳霜婷拒绝了,对陶泽锋来说也没有太大伤害,那家伙只是有些不忿于怎么岳霜婷对自己怎么就那么亲善,而对他就视如贼寇罢了。

  当然。并不是说如果有机会陶泽锋也会放弃机会来踩自己一脚了,但是如果要让陶泽锋专门煞费苦心来寻摸自己的短板软肋,陆为民觉得这种可能性也比较小。

  那还有谁有这种可能?陆为民细细的梳理着,出现这种情况并不可怕,关键在于你得要弄清楚危险来自何方。

  姚家?陆为民心中在掂量着,姚放不会,不论他是不是因为那一次和自己化干戈为玉帛,以昆湖市委副书记的身份要玩这一套,似乎也有点儿夸张了,至少不应该是这个时候。何况姚放到昆湖工作时间也不长。原来一直在团委系统工作。应该很难和这一类人搭上界;姚安,也不太可能,矛盾没达到那个程度,利益也没有纠葛。像姚安这种人不太可能花费这么大代价冒这么大风险来玩这一出;那就只有姚平了,但姚平消失在自己视野中已经多久了?这个时候突兀的跳出来针对自己,可能性有多大?

  陆为民在心中为姚家三兄弟画了一个叉,可能性不大。

  还会有谁?恽廷国?一个人名字从心中猛然跳出来,陆为民吸了一口气,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二人从无瓜葛,但是陆为民却知道无论是恽廷国本人还是自己,自从那一晚在季婉茹家楼下的相逢之后,只怕都会是相互之间心中的一根难以拔除的刺。

  季婉茹。张静宜,沈子烈,几个人纷繁复杂的瓜葛关系,似乎就像是天生的宿命一般笼罩在自己和他之间,让人无从摆脱。也不知道这会带来什么。

  如果是以前,恽廷国和自己虽然心中藏刺,但是也许还能勉力压制,但是现在恽廷国也是昌州市的常务副市长了,而自己是宋州的常务副市长,宋州今年的经济发展势头远胜于昌州,虽说宋州与昌州之间的差距还很远,但是毕竟两个市在昔日号称昌江双核,宋州这样爆发式的突飞猛进,估计也给昌州带来了不小的压力的才对,只怕恽廷国对自己的态度就未必还能像以前那样相安无事了。

  陆为民细细琢磨着,如果是恽廷国,那么用得着这么大动干戈还要找警察伪装来?这有些不合情理,他要掌握自己的行踪,只怕不需要用这种手段,至于说他还想要更进一步了解一些什么,那又另当别论。

  思前想后,陆为民把列出来的几个可能都一一排除,这让她有点儿郁闷,敌人来自何方居然没有头绪,那也就意味着要防范的范围太大,只能加倍小心警惕,自己倒无所谓,回这里的时间不多,但是甄婕在这里就比较麻烦,陆为民更为担心的是如果威胁不是针对自己,而是要针对甄婕,那就麻烦了,需要找一个办法来消弭这个威胁。

  见陆为民神色渐渐开朗,甄婕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为民,是谁……?”

  “现在还不清楚,但是肯定是有人对你我感兴趣了。”陆为民显得很轻松,淡淡的笑着:“真没想到这些人心思居然这么细腻,连我在昌州的落脚点都不放过,非要刨根究底,这是要干啥啊。”

  陆为民轻松的表情并没有让甄婕感到轻松,“他们想要干什么?”

  “谁知道?也许是想要拿住我的一些把柄,以便于日后真要有什么利益冲突,他们好拿捏我;又或者是要搞清楚我金屋藏娇的底细,准备给我来一招一击毙命,……”陆为民有点儿调侃的言语让甄婕脸颊也发红,嗔怒道:“我说正经事儿,……”

  “我也说正经事儿,我现在还真不确定对方是谁,怎么知道他们的意图?”陆为民耸耸肩,“我的敌人遍天下,这也许是我的荣耀。”

  被陆为民有点儿脑残的话语噎得无话可说,甄婕也不知道陆为民都已经是如此身份了,怎么还会偶尔时不时的冒一些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话语,事实上陆为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时候为什么就下意识的要冒这样一些没头没脑的话语,这或许是一种排解他这种两世为人给自己心绪带来的巨大压力的最佳方式。

  不过一天之后,皮志鹏险些将半夜潜入小区的一个家伙抓住,让陆为民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原因无他,皮志鹏从对方翻出院墙德时身上抓下了一个微型相机,这显然不是偷鸡摸狗的蟊贼随身携带的,而如果不出意外,蟊贼翻进院墙时,也正是自己骑在甄婕身上纵横驰骋的时候,而如果不是皮志鹏他们的巡逻与对方相撞,陆为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要知道他们住的是一楼,而卧房的窗户因为天气还不算太热,他也并没有关严实。

  这一回陆为民是真有些感激皮志鹏了,若不是此人的敬业,自己还真有可能沾上一些麻烦。

  翻进来的人有三个,但是准备工作做得很足,甚至摆放了一个梯子进来,所以当皮志鹏他们发现的时候,对方也迅速撤离,甚至还在墙头上争斗了一番,这才扯掉了对方挂着的这个微型摄像机。

  这年头还不是十年后,微型摄像机并不多见,能够搞到这东西,足见对方是真的有谋而来,是存心要让自己玩完儿呢,只可惜皮志鹏他们没有能抓获对方,否则陆为民倒是要好好“雕琢”一下对方,看看究竟是谁会这么对自己“上心”。

  陆为民知道必须要正视这件事儿了,不管对方是针对谁而来,这里都不适合再住下去了。萧劲风早已经搬走了,这里虽然也承载了不少美好的记忆,但是也该是搬离这里的时候了,其实也不算是搬离,空置,而为甄婕安置一处更合适的住所,或者是以自己名义购买,让甄婕临时住一住。

  ***************************************************************************************************************************

  “有这种事情?”听得陆为民这一说,刚才还懒洋洋的萧劲风一个鹞子翻身就从沙发上翻了起来,“怎么不早点儿告诉我?”

  “告诉你又能怎么样,对方被这一惊,估计也是吓破了胆,短时间内不会来了,可惜了。”陆为民也有些可惜,四处打量了一下,“劲风,你自个儿现在都在做房产,怎么没考虑弄一套好点儿的房子?”

  “嗨,我现在哪有心思琢磨这个,凑合着住就行了,就像你说的,现在正是黄金时期,还不抓紧把公司弄起来,错过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昌州这边房间有些波动,但是变化还不大,你说这取消福利分房之后,就会迎来一波房价上涨,怎么不见动静啊?”

  萧劲风现在的心思已经全部转移到房地产这一块上来了,三姝连锁酒店有限公司那边的担子基本上都交给了朱杏儿、范莲和隋立媛三人。

  有时候连陆为民自己都觉得不可想象,朱杏儿、范莲和隋立媛这三个女人居然也能支撑起这样大一个摊子,而且竟然还能干得有声有色,三人小组中朱杏儿负责市场开拓发展,隋立媛负责日常业务工作,而范莲则负责人事培训和采购,而另外一个游离于三人之外的卓尔已经全部接手了三株客栈的经营,成为三姝连锁酒店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子品牌。

  第三更求月票!补前几天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