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二十九节 该解决的时候了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二十九节 该解决的时候了

  你得承认有些人平时你觉得不行不可能,但是真正逼到那个份儿上,赶鸭子上架,自然而然也就行了。

  隋立媛也好,朱杏儿和范莲也好,陆为民都是一步一步看着走出来的,一个也就是经营小饭庄的小寡妇,另外两个干脆就是在歌厅里陪唱的小姐,就算是在世面上经历过一些,但层次也就那样,但是当你真正给她们这个机会时,她们把握住了,而且真正把这一切当成了自己的事业来做,肯学肯钻,那么就一切皆有可能了。

  三姝酒店的前期市场是萧劲风打开的,但是朱杏儿和范莲也帮了不少忙,使得这两个女孩子都成长起来,而隋立媛是真正被逼到了那份儿上,萧劲风、朱杏儿和范莲都不在的情况下,只能是她,这年头还没有职业经理人这一说,至少创业初期的三姝还没有到这份儿上,隋立媛咬着牙关一边学一边摸索,也就这么熬过来了。

  陆为民早就和萧劲风探讨过,未来十年,房地产行业会是一个难以想象的黄金发展周期,萧劲风对此深信不疑,所以很果断的放手了三姝连锁酒店,重新把精力放在了一度让他郁闷头疼无比的房地产市场,初次试水,就在房地产行业上栽了筋斗,除了小的那个盘子勉强售完外,紧邻着195厂不远的那块地,萧劲风索性就直接搁在那里了,当然前期的一些拆迁本来是完全可以把工作做下来的,但是考虑到规避风险,萧劲风也有意拖了下来,这样可以把责任更好的推卸到政府那一边。

  现在就是启动这个项目的最好时机了,但是萧劲风依然觉得有些拿不稳,至少从目前来看,昌州的房地产市场并没有想象的那样火爆起来。

  陆为民把先行一步和预热的道理和萧劲风交流了一番,萧劲风对陆为民的判断还是相当信服的,房地产市场究竟会在哪个时间段火热起来,也需要根据不同地域有不同的反应。陆为民记忆中昌州的房地产市场要在2000年后才开始逐渐升温,而现在还处于黎明前的黑暗,尚需等待。

  但是等待并不是就无所作为,陆为民给萧劲风的意见就是先行拿地,尽可能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跑马圈地,当然这有一个限度,得有多大消化能力吃多少食儿,别消化不良,但是仅仅是195厂边上那一块已经开始鼓捣起来的地肯定不够。

  在前世中一家想要有所作为的房地产公司没几块像样的地囤着,那只能说明要么这家房地产公司不求上进得过且过。要么就是等待结束生意关门。所以萧劲风还得要在合适地段拿下几块地才行。哪怕一时半刻开发不了、

  两个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加交流,萧劲风也是最喜欢这样同学两小无猜般的翻嘴皮子,啥都能说,啥都不忌。

  “隋姐那儿你也好久不去了?是不是打算放手了?”

  “滚!”

  “嘿嘿。我滚不滚无所谓,但你再不去,隋姐没准儿就和别人滚床单了。”滚床单是萧劲风从陆为民那里雪来的语言,而陆为民对前世网络语言中最深刻的一句大概也是这滚床单,他觉得他过于深刻而直观。

  “什么?!”陆为民宋然一惊,差点要从沙发上翻身起来。

  “呵呵,我的意思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要吸土。这女人如狼似虎的年龄,你既然把隋姐那里当成自个儿的领地,不去经常翻弄翻弄犁一犁,没准儿隋姐憋不住,就有其他人乐意效劳了。”萧劲风咧这嘴巴一边笑。一边胡言乱语。

  “滚!”陆为民重新躺下,“那你们家朱杏儿在外边儿跑,有时候还不得半个月不回来,你不怕……”

  “我说的是实话,杏儿那性子,借她俩胆她也不敢,哪一次回来哥不把她给折腾得欲仙欲死第二天起不了床?”萧劲风开始冒泡打屁,“咱就耕好自家包产田,谁像你,自家田里草还没锄干净,就忙乎着跑马圈地,你圈下来,犁得了么?耕种得了么?”

  “我的事儿轮得到你来管?你敢说你就清白无辜?”陆为民翻着眼皮子撇嘴,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放松自由的荤素不忌的妄言了,唯有萧劲风才能如此,齐镇东太正直了,只谈工作,吴健,关系还没到那一步,魏德勇倒是一个好谈伴,只可惜这家伙去了沪上之后就忙得脚不沾地,就是电话上也是几句话说完就挂,让陆为民很有些寂寥,现在好在萧劲风不像前两年那样四处奔波了,留昌州的时候多一些,能见面放松放松了。

  “没错,我有时候也要放松,不过我和人家都是只谈快乐,不谈感情,我和杏儿感情很稳定,不存在任何问题,怎么着?羡慕嫉妒恨了,还是觉得自个儿踏入了几个泥潭里爬不出来了?放手吧,又觉得别人要是又去睡了你睡过的女人,心里不得劲儿了,不放手吧,自个儿也没有三头六臂,嗯,那玩意儿也只有一个,撑不住啊,可该怎么办呐!”

  萧劲风悠悠的腔调让陆为民听得啼笑皆非,不能不说这家伙还真是说中了自己的部分心思,男人的那份心思都属共有,自己用过的,哪怕闲着搁着,也不能让别人染指,这份独占心态也是在自认为自己有这份资格的人身上,显得更为突出,自己大概就属这一类。

  “什么怎么办,凉拌!”陆为民也不在意,神思恍惚。

  “我说真的,为民,你该考虑这事儿了,如果你不是在你们那个门道里混,像我一样,我半句话都不说,爱怎么怎么,不就多当了几回流氓么?换了百年前,这叫风流而不下流,你情我愿,就是现在,只要你不是那里边,也一样没人管你,可你现在的身份,就真的要考虑考虑了。”萧劲风正色道。

  “我也想,可又怕这一入牢笼深似海,……”陆为民寡淡的道。

  “从此萧娘是路人?嘿嘿,这得要看你自个儿怎么想了,我不认为你入了围城,就能浪子回头了。”萧劲风沉吟了一阵,“你该选个合适的,这方面能够包容的人,当然,这种人几乎没有。”

  “不说这事儿了,”陆为民有些心烦,“我自个儿的事情,我自己有决断。”

  “行,你自个儿看着办,我还是那句话,你既然下不了决心,有些该放手就得要放手,别占着霸着,自个儿也难受。”萧劲风也知道这种事情谁也帮不了,还得要他自己来拿主意。

  ***************************************************************************************************************************

  从隋立媛家里出来时,陆为民就知道自己是甩不掉这个女人了,不是自己甩不掉,而是自己真的舍不得,太留恋那份味道了。

  那份温柔缠绵,那份体贴入微,那份毫无怨言,他能放手么?不能,陆为民从心里给了一个答案,所以他就不得不认真考虑自己的婚姻问题了。

  事实上也没有什么选择,一个穆檀,虽然他们之间的联系屈指可数,但是陆为民从曹朗那里也知道穆檀面临着家庭的压力,或许她也并不排斥一个互不干涉的婚姻,尤其是在知晓陆为民外边有女人的情况下,穆檀也能如此表态,不能不让陆为民感到意外;另外一个是岳霜婷,岳霜婷性子温婉,甚至在*上都不是那么热络,这一点陆为民很清楚,如果和岳霜婷结婚,日后哪怕是真有点儿什么,岳霜婷只怕也会包容。

  前世中陆为民和岳霜婷离婚并非因为陆为民在感情上有什么问题,而是双方都认为似乎这段感情已经燃烧成为了灰烬,陆为民当时就在想如果自己和岳霜婷保持一段距离,也许两个人的感情还能继续维持下去。

  苏燕青的问题陆为民已经基本上放弃了,苏燕青性格太强势,而且在感情上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如果和她结婚,只怕带来的问题会更多,在感情问题上如果不能拿出决裂的勇气,陆为民不愿意去选择让双方都遍体鳞伤。

  默默地思考着问题,陆为民仰着头靠在椅背上,电话响起来,他都不想接,好一阵后,陆为民才懒洋洋的拿起电话,居然是曹朗来的电话,这可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曹朗在电话里问了陆为民情况,表示他近期会出差到昌江,陆为民也很高兴,曹朗能来昌江那是再好不过,也能让陆为民尽一尽地主之谊,这么几年曹朗还从来没有来过昌江,都是他去燕京,现在曹朗也是重新回到中宣部里踏踏实实工作,在部办公厅里已经是正处级干部,也就是在等待机会,看有没有下放的可能,那样在提拔上可以更快。

  第一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