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三十节 曹朗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三十节 曹朗

  曹朗来得很快,他是陪一位部领导来华东地区调研工作,要走皖、昌、苏、浙、沪五省市,先走的皖省,然后再到的昌州。

  他们一行人在昌江只能呆三天,然后就要飞杭州,然后到沪上,最后到南京,从南京回京。

  中宣部一行人来的很低调,基本上没有引起多少人关注,他们要到昌州和桂平两地调研,然后最后一天与省委有关领导交换意见。

  陆为民到昌州时给曹朗打了电话,曹朗在电话里告诉了陆为民他的房间号。

  曹朗他们住的是昌东宾馆,昌东宾馆因为是省委第二招待所改制后重建,但是更多的还是承担省委政府的接待,八十年代以前不对外接待,但是进入九十年代以后,昌东宾馆也开始对外开放,除了两栋主楼外,还有八栋别墅以及面积相当大的园林,号称昌江国宾馆,园林式宾馆,这里也是省里**代表的主要住宿地之一。

  凡是来昌江视察考察的中央领导以及重要外宾基本上都是下榻这里,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九十年代中期之后才随着昌州五星级宾馆日渐增多,才有所改善,但是重要领导来昌江,基本上还是会选择在昌东宾馆住宿。

  陆为民在停车场停好车后就直接上了电梯,一直到五楼。

  门打开,曹朗还在刮胡子,看见陆为民进来,连忙抹了两把脸,狠狠的擂了陆为民一拳,“我还以为你要待会儿呢,这么快?”

  “还好没堵车,宋州到昌州挺方便,昌宋公路路况很好,市里边堵一点,但是这会儿不是高峰期,还行。”陆为民随口道:“你还是第一次来昌江吧?可真是贵足难踏啊,工作就那么忙?”

  “瞎忙,你知道办公厅里边儿,就是打杂,啥都要干,写写画画,看看说说,哪里缺人哪里就抓你,哪里有事儿,哪儿就安排你顶上,我都麻木了。”曹朗替陆为民倒了一杯水,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对方,“现在是副书记还兼着常务副市长,我了解过,咱们这一届里,你最牛!”

  “什么叫最牛?”陆为民笑了起来,“我不就运气好一点儿,碰上几回好事儿罢了,换了谁,都一样。”

  “得,在我面前还要矫情,就过了啊。”曹朗大笑了起来,“你也别得意,我琢磨着这两年也找个机会下去挂职锻炼一下,一样副厅级。”

  “呵呵,那是好事儿啊,老在部里边呆着,没意思,下边来多看看多多听民间疾苦,了解一下百姓心声,绝对有好处,尤其是面对面对的接触一下下边基层的实际工作,你会受益良多的。”陆为民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循循善诱。

  “够了,甭给我一副诲人不倦的德行,我也想下来,可有机会么?”曹朗白里透红的面孔里和大学时代基本上没啥改变,随手拿起空调遥控板,把温度调高一点,“部里边一直在酝酿年轻干部下去挂职锻炼,但这得要轮班。”

  陆为民也知道部委里边的规矩,背景深也好,底子厚也好,都得要将资历,都知道下挂锻炼是提拔的前兆,这年头越来越讲求有基层工作经验,你没在下边干过,拿领导的话来说,你就是根基不牢,地动山摇,上边对这个要求越来越严格,所以大家都挖空心思削尖脑袋想下来,所以这种情形下,你就得要等机会了。

  “早点儿排上队,我还是那句话,到下边,尤其是像县一级,最次地市一级打磨一下自己,对自己一辈子都是一个磨砺。”陆为民字正腔圆的道。

  “我知道,为民,你别光说我,你也一晃在下边十年了,基层工作经验当然重要,但是如果能够更高层次的去开开眼界,一样会让你也受益匪浅,现在各省市区也在实行对上交流挂职,我觉得你也该考虑到上边去锻炼锻炼了,对你开阔眼界拓展思维一样有好处,这年头组织上最看重的就能上能下的干部,下边干得欢,上边玩得转,各省的组织部门好像也有这个计划,你完全可以去争取一下,……”

  曹朗的话让陆为民也有些触动,说实话,他一直在下边工作,全靠前世记忆带来的一些先见之明,但是在更高层面来说,有个这样一份挂职的经历,绝对是要加分的。

  上挂和下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都是提拔的一种先兆,尤其是在年龄上比较合适的时候,当然也不排除组织在没有合适位置安排的情况下,把你给支出去搁一搁,等待合适时机,不过对于像曹朗和陆为民这个年龄的角色来说,无论是下挂还是上挂绝对都是好事,既然是好事,那就得要等待机会。

  “争取?曹朗,这东西能去争取么?组织部门心明如镜,你这去争取,不是就着相了?”陆为民笑着道。

  “嘿嘿,心明如镜才好啊,光明正大的去争取锻炼磨砺的机会,难道这也有错?我们只是争取,并没有决定权,决定权还是在他们手里,他们会很有成就感的,同样也会对我们这种孜孜不倦追求成长的年轻干部有更好的观感啊,要不他们老是那样论资排辈的排排坐吃果果,谁熬得起啊?”曹朗话语里也充满了自我调侃,也只有在老同学面前,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发泄。“对了,咱们班上长杜玉琦,前段时间来京里办事,她现在在蓝岛市委宣传部,当处长了,和我说起,说咱们毕业十年,也应该好好开一个同学会了,她在邀约呢。”

  “同学会?”陆为民皱了皱眉,说实话,对于同学会这种形式,他不是很感兴趣,混得不好的不想来,混得好的却觉得这是一个展示自我证明自我的机会,没准儿还有一些心思要在以前曾经拒绝过自己的同学面前报复性的炫耀一番,所以他一直对这种同学会兴趣乏乏,无论是初高中还是大学的同学会,在他看来,同学也好,朋友也好,不在于多,真正已经固定了的情谊,不会因为时间流逝而褪色,只要你善于维护,而原来感情关系就不牢靠,现在却要重新来维护加固,那就更是笑话了。

  不过杜玉琦陆为民印象还是非常深的,第一是班长,第二是女神,第三是学霸,和陆为民一样,杜玉琦也是在学校里就入了党,各科成绩出类拔萃不说,而且组织能力强,口才好,是再加上蓝岛那一方水土养育人,一米七四的个头,身材火爆,容颜姣好,一头长发飘飘,很有点儿前世中世姐张梓琳的范儿,称岭南大学历史系的第一女神,也是校学生会文娱部的副部长,同样也是陆为民他们这个寝室里心目中的偶像。

  虽然只是学生时代的一个过客,但是毫无疑问杜玉琦在当时是给所有男生们留下了一个极为深刻的印象,即便是陆为民这种两世为人的角色也一样刻骨铭心。

  “别把杜玉琦想得那么俗,人家杜玉琦是好心好意,邀请大家到蓝岛一聚,蓝岛风光举世闻名,而且杜玉琦也说不勉强,只是小范围的邀请,不刻意要求,有时间的,愿意去的,都可以去。”曹朗猜到了陆为民的一些想法,笑着摇头。

  “曹朗,你还别说,我真不喜欢这种同学会,你说如果说真的关系好的几个人,大家约一约,一起就像度个假一样,找个地方轻松一下,没啥,可是这样大规模造势,还要搞什么流程似的,把老师同学都邀约到一起,弄得沸沸扬扬,我觉得就失去了那个味道了。”陆为民苦笑着道。

  “你说的味道那是另一种味道,同学会是给大家一个回味学生时代生涯的一个平台罢了,你想得太复杂了。”曹朗不以为然。

  两个人又闲聊了一阵昔日大学时候的往事,约定明年看情况,七月份如果都有时间,那么就都去。

  “好了,闲话说完,说正事儿吧,你和穆檀究竟怎么样?”曹朗苦着脸,叹了一口气问道:“这事儿我倒是成了罪人了,怎么就会相信穆檀能入你的眼,你也能入穆檀的眼呢?你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可现在家里边成天在催问,我每次问穆檀,她都是说很好,好的不能再好,再问你们有几时在一起,就支支吾吾,你们是怎么一回事儿,真不行,早点儿给家里一个回信,也好早点儿了断,别让我在里边几头受气。”

  陆为民也是苦笑,“曹朗,我和你之间还能有什么不能说的,我和穆檀还真没怎样,我估摸着她是想找个挡箭牌,内心是不想结婚,大概是想当个独身主义者吧,至于我,说实话,虽然我不是独身主义者,但是我个人感情方面和择偶观有点儿问题,所以也是犹豫不决,才拖成这样。”

  “那你和穆檀究竟打算怎么办?”曹朗也有些疑惑,“莫非你就打算一直这样拖下去,穆檀那丫头家里边都知道,在日本读大学时就说她不想结婚,要独身,被家里骂得不行,还是不改初衷,你呢?你不能陪着她耗吧?还是你自己也有啥想法?”

  补昨天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