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三十三节 非动不可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三十三节 非动不可

  见陆为民皱眉不语,秦宝华也不多言,只是静静的拿捏着手中的签字笔,玩弄着,办公室里呈现出一种奇异的安静。

  “宝华书记,童书记可能有他的考虑,但是我觉得他可能考虑太多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其他人有不同看法,让他有些顾虑。”陆为民思考良久才缓缓道:“我和魏市长谈过这方面的情况,我倾向于你的意见,如果可以不调整的,尽量不调整,但是无法回避的,就要坚决果断调整,宋州耽搁不起。”

  秦宝华黑眸一亮,她没想到陆为民态度如此鲜明,先前陆为民一直不怎么明确态度,让她也有些压力,没想到他也早就把这个态度向魏行侠阐明了,而且是如此旗帜鲜明。

  “魏市长怎么说?”秦宝华咬着嘴唇沉声问道。

  “他没有明确表态,但我感觉他是赞同我的观点的,当然他可能还要考虑童书记的态度,所以我建议你可以和魏市长谈一谈,坚定魏市长的态度,而且魏市长和童书记交流起来也要更容易一些。”陆为民进一步道:“我准备抽时间和小平部长谈一谈,交换一下意见。”

  秦宝华心中也是暗叹,都说陆为民人年轻,纯粹是靠搞经济起家,其他方面还稚嫩,但仅从今天的他的表现来看,哪一点都足以证明这家伙老练成精了,思维之慎密周到,态度之坚韧果决,岂是一般人能具备的?

  “你要和小平沟通?那童书记那里你就不去谈一谈?”秦宝华觉得如果有陆为民出面和童云松交流,也许效果会更好。

  “呵呵,宝华书记,魏市长比我们考虑更全面,他的出发点也许更切合童书记的一些想法,你就放心吧,只要你能向魏市长表明态度,我想魏市长知道该怎么去说服童书记。”陆为民笑了起来,“至于小平部长那里,我想他也有他的想法。但他应该从我们宋州全局乃至全省角度来考虑,这一点我想我比他的感受会更深一些,我会把我的这些想法和他好好交流一番。”

  见陆为民语气里充满了沉着自信,秦宝华觉得自己原本有些沉重烦闷的心境似乎也一下子轻松了许多,这个家伙带给人的那种信心气势,让人下意识的就愿意相信。

  “小平那里,我不知道他在顾虑些什么,我和他谈过两回,他都是瞻前顾后,你和他谈谈也好。看看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秦宝华提起朱小平。就有一种压抑不住的反感。语气都有些变化。

  陆为民心中轻轻一笑,这还能有什么顾虑?还不就是利益之争。

  朱小平别看来的时间短,但是组织部门出来的,与基层干部关系打成一片却是做得相当好。岳唯斌和艾文崖都和来往密切,而裘海波也是每次来市里边,必定要去朱小平那里,而他又和孙承利“系出同脉”,都和汪正熹有很深的渊源,而且又颇得童云松的认同,一个新晋的组织部长,来宋州时日如此之短,就能玩得如此风车斗转。所以不怎么买秦宝华的帐也在情理之中。

  陆为民有一个感觉,只怕要说服童云松大动干戈难度不小,就算是说动了魏行侠,书记碰头会上只怕都未必能真正让童云松让步,弄不好就要提到市委常委会上来研究。这就更麻烦,弄不好就像秦宝华所说的那样,一拖一搁,99年就过去了。

  ***************************************************************************************************************************

  看见陆为民有些难看的脸色,半个屁股靠在书桌上的沈子烈忍不住笑了起来,“怎么,在老朱那里吃了瘪?”

  陆为民轻轻地哼了一声,没有答话,他早就料到朱小平没有那么容易说服,秦宝华口才不弱,而且还勉强算得上是朱小平的上司,结果呢,根本就不买秦宝华的帐,这个组织部出来的老油子,意志坚韧,态度滑溜,你想要说服这种人难度极高,对这种人,也许唯一的办法就是实力。

  “为民,朱小平这是什么人我清楚,我还在省委宣传部时就知道这家伙是个软硬不吃的角色,除了顶头上司,其他帐通不卖,但这家伙也精明,孰轻孰重分得清,你现在去找他说,他肯定不会轻易就范,而且你也知道,你的想法是要触及到他的利益的。”沈子烈语气里充满了讥讽,“这种人都是很现实的,也没你想象的那么讲大局,……”

  “童书记态度很含糊,弄得下边人都有些捉摸不定,也许大家都觉得现在宋州发展的局面挺好吧。”陆为民冷冷的道:“说来也的确不错,五月份经济增速都达到了百分之八十六,这个月估计也不会低于这个速度,今年宋州排名全省第一没啥悬念,大家都觉得差不多了吧,还能怎么样?但是你再看看市里这些区县之间的差别,好的增速一百多,低的也就是十几,甚至百分之几,如此不平衡,大家也都没有紧迫感,也能坐得住?”

  沈子烈嘴唇动了一动,却没有说话,他现在身份有些尴尬,童云松和他关系很一般,而作为市委秘书长,你和市委书记关系很一般,就有点儿说不出的味道来了,虽然现在还看不出什么来,但是沈子烈是很清楚自己不可能在这个位置上继续呆太长,童云松迟早要安排一个他更信任的人来接任自己的位置,前些时间有人说可能孙承利会来接任自己,又有说可能会让陈庆福来担任秘书长,众说纷纭。

  “为民,关键还是在童书记的态度上,朱小平连秦宝华的帐都不买,仗着什么,不就是童云松的认同么?”沈子烈淡淡的道:“魏行侠和童云松关系不是很好么?让魏行侠去说服童云松,童云松这个人态度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坚定,他固然有求稳怕变的心态,但是那是担心影响到宋州的发展,只要你们几个都能给他打这个包票,我想他会考虑清楚的,他这个市委书记才当一年不到,难道说就不像做出一番更大的成绩来?省里边对宋州的定位很高,期待很大,可不只是想让宋州在二流位置上徘徊的,他很清楚这一点。”

  陆为民点点头,沈子烈说得没错,童云松现在有点儿患得患失了。

  事实上童云松清楚宋州目前的情况全靠苏谯、遂安、麓溪和麓城这几个区县的高速增长撑着,像叶河这些县份也有起色,但是同样另一半表现糟糕,但是他大概觉得自己在宋州的局面还不是很稳固,所以更希望能够保持一段时间现在的势头。

  可是像苏谯、遂安这些县份的高速增长还能保持多久?

  现在的高速增长那是因为华达钢铁和风云通讯带来的巨大释放相对于去年还处于建设期才会呈现出这种情形,到了明年这个时候,如果能够有现在的一半就阿弥陀佛了,而一旦这几个区县经济增速落下来,另外一半却又没有改善,宋州经济增速在全省也许还是能居于高位,但是宋州要想追赶昆湖、青溪这个目标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更不用说想要实现和昌州比肩这样的的奢望了。

  但陆为民有些想不通的是童云松即便是有这样那样的顾虑,怕像秦宝华那样的全面大动作导致宋州局面不稳定受到影响,但最起码也可以选择性的动一些必须要动的来动作,这样拖着才是最耗心神士气的。

  “沈哥,不说这事儿了,尽人事听天命,我相信魏市长和秦书记会做通童书记的工作的,童书记也不似那种听不进劝谏的。”陆为民摇摇头,“您呢,您有什么打算?”

  陆为民的突然转换话题让沈子烈一愣,自我解嘲的笑了笑,“为民,你说呢,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陆为民也觉得这个话题不好回答,沈子烈现在的处境很尴尬,尚权智的离开,使得他和曹振海两人现在虽然位列市委常委班子,但是都一下子似乎失去了主心骨,曹振海还好一点,毕竟宣传部长,第一还是有些具体工作可做,第二稍显冷门一点,只要安分守己,主要领导也不会刻意为难,但是市委秘书长这个位置实在太敏感了,沈子烈不可能一直在这个位置上呆下去,那么寻找一个合适出路就是必然的。

  “能不能找一找魏市长?”陆为民话一出口就觉得自己这话说的有点儿有失水准,摇摇头。

  沈子烈愣了一下子,立马明白了陆为民的想法,笑了起来,“为民,说这话可有点儿没谱了,你以为这是啥,可以私相授受?别说魏行侠只是一个市长,就算他是省长,只怕也不能一言而决吧?我知道你什么意思,魏行侠是邵书记秘书不假,可我和你的关系,你这个常务副市长卸任交给我,谁能放心?只怕所有人都不放心吧?”

  继续补,求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