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三十七节 在路上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三十七节 在路上

  西岭夜谈也让陆为民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无论童云松性格上有什么弱点,但是作为市委书记,牢牢的把局面掌握在他自己手中这一点不会错,既便是魏行侠和秦宝华甚至自己已经表明了态度,也同样不能让他屈服。

  当然童云松性格中的另一面也体现了出来,那就是善于妥协,这一点上童云松做得相当到位,不轻不重,不急不缓,陆为民甚至可以断定,童云松早就料到了自己会找上他有这么一出,就等待着自己上门,所以才会把魏行侠和秦宝华的意见压下去,只有让自己主动提出用“适度调整”的方案来解决,才能让魏行侠和秦宝华更好的接受,而这后续工作却需要自己去做了。

  想到这里陆为民也不禁微微苦笑,这能坐到这个位置上都不简单,一个想法就能在脑中千回百转,选择出最符合他自己意图的。

  自己想尽一切手段来打动对方,但实际上对方早就料到了这一点,很有点儿守株待兔的意思,可笑自己先前还琢磨那么多,都是多余。

  这个方案童云松让自己去和朱小平商谈,实际上也就有点儿把魏行侠和秦宝华排除在外的意思,让自己和朱小平把这个方案定下来,然后再来上书记碰头会,这样一来童云松的余地就要大得多。

  不过陆为民对这一点并不排斥,童云松有这样的考虑并不意外,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相当艺术的操作手法,可以最大限度的避免矛盾激化。

  ***************************************************************************************************************************

  从宋州经怀宁到庐州,不过三百一十公里,汽车也就是四个小时就可以抵达,国道的路况还算不错,陆为民和沈子烈是星期五吃了午饭后动身的,史德生开车送两人。

  过了江,穿越苏谯向东南,就进入皖省的怀宁境内。怀宁是皖西南重要城市,怀宁和宋州相距也不过一百九十多公里,汽车两个多小时可到,经怀宁一个多小时后就可以抵达庐州。

  沈子烈知道史德生是陆为民从丰州那边带过来的老司机,能够跟着老板跨地区而来,其关系可想而知,所以说花也就没有那么多忌讳。

  “童书记要求通知星期三召开市委常委会,研究方案,怎么,你们那边已经差不多了?”沈子烈仰靠在椅座上。悠悠的道。

  “估计差不多了吧。”陆为民解开t恤领口的一颗纽扣。语气里充满了揶揄。“朱小平还真是够坚忍不拔啊,锱铢必较,我和他磨牙齿足足磨了三天,这也不合适。那也不能动,我不知道他这个组织部长是怎么当的,当得如此护犊,甚至失去了原则,看上去是保护干部,但是实际上却对工作有很多不利的影响。”

  汽车驶过长江,进入苏谯境内,车流量明显增长,尤其是从长江桥头就开一看见东面长江下游一段的沿江公路车来车往。尤其是重型货车络绎不绝,矗立在桥头一端上的巨大宣传广告牌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苏谯钢铁产业园欢迎您”几个大字显得格外雄壮有力。

  陆为民示意史德生把车停一停,反正时间也还早,只要能赶在晚饭前到庐州就行。陆为民和沈子烈都下了车,找了一处阴凉的树下遥望东面。

  桥头的地势要比东面高不少,陆为民和沈子烈都可以看见国道105以东那一片看不到尽头的厂房。许多厂房都正处于建设中,也有相当一部分已经正式竣工投产,巨大的烟囱矗立在天际,以蓝天白云为背景,呈现出一片类似于工业革命的蓬勃生机。

  苏谯经济从今年一开始就呈现出了爆发的趋势。

  华达钢铁项目带来的巨大拉动能力开始呈现出来,随着苏谯港区基础设施建设列为港务局优先项目建设,苏谯港区迅速成为整个宋州港设施最完备也是最繁忙的港区,整个码头从早到晚几乎都笼罩在繁忙之中,而列成队的货车从码头一直要排到港区行政办公楼门前,而宋州港务局也在追加建设预算,进一步提升苏谯港区的吞吐能力,尤其是港口深水泊位的不断增加,使得港口岸吊、龙门吊、起重机、抓斗、牵引机显得越发紧张,这都需要投入巨资进行增添,也让宋州港务局面临巨大压力。

  苏谯港区和宋州编组站给苏谯带来的竞争力是无以伦比的,再加上有华达钢铁的带动,整个苏谯钢铁产业园就像是一个永不停息的工地,不断的咆哮着,吞噬着,吐出着,不断的把货物吞进吐出,一条条规划建设好的园区公路成为支撑起整个工业园的血脉,让人和车能够进入到每一个细胞肌体中去。

  “雷志虎去年还早和我抱怨,说工业园区建得太偏了,说市里规划有些失策,一味往东,增加了园区道路基础设施建设成本,而且道路建设标准要求太高,太苛刻,现在他不吭声了,如此多的重型货车来往,质量稍微弱一点的路,一年下来就得要被碾坏,而钢铁产业园带来的各种污染也会逐渐显现出来,而且还会随着产业园的进一步发展越来越明显。”陆为民看着天际浮起一抹烟尘,叹了一口气。

  谁都知道钢铁产业带来的污染是不可避免,废气、废水和噪音,但是宋州市里谁都半句不提,大家似乎都选择性的忘记了这一点,倒是陆为民这个始作俑者,经常要在会上谈到这个问题,甚至要求环保局把苏谯钢铁产业园列入环保重点监控对象,他不能说做到让苏谯钢铁产业园完全都按照环保标准来执行,但是最起码要让这些企业不能越过他和环保部门心照不宣约定的红线。

  这条红线是陆为民和环保部门经过几番探讨形成的,既没有以文件形式出现,甚至都没有上过会议研究,完全是个人之间的一些默契,超越了红线,那么环保部门就要毫不犹豫的进行查处整改,无论是哪一个企业,哪怕是华大钢铁本身。

  这其实也是一个不得已之下的变通,在发展的冲动之下,谁想要去挡在路上,无论是出于何种理由,都会被毫不犹豫的搬开,即便是陆为民这个始作俑者也如此,有着前世记忆的陆为民很清楚这一点,苏谯钢铁产业园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利益群体,它给整个宋州带来的巨大效益足以让任何一个人在它面前为之让步,当然前提是不超越底线。

  在此之前陆为民就知道这一点,所以他选择了在一开始就把工作做到前面,有些工作先做比后作的效果要强十倍,而如果能首先把华达钢铁本身的工作做下来,那么对于规范后面进入钢铁产业园的企业来说,又要轻松许多。

  在这个问题上,陆为民也没少和华达方面其龃龉,虽然不至于影响到陆为民和雷达、何铿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是和华达钢铁具体操作方面的管理层可没少起争执,告到当时的尚权智和童云松面前的次数也不少,每一次市环保局和华达钢铁之间的争吵对峙往往都不得不以陆为民和雷达、何铿他们两人的对话来来解决,这也成为宋州历史上最让人侧目的一个谈判现象。

  沈子烈是很清楚这里边的情况的,这也让他对陆为民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华达钢铁是陆为民一手牵线引进的,给苏谯乃至宋州经济带来的巨大拉动效应全市上下都有目共睹,但是就是陆为民这个始作俑者却是屡屡在环保问题向华达钢铁发难,支持市环保局在苏谯钢铁产业园的执法,弄得华达钢铁和苏谯县委县府在这个问题上狂怒不已,也让本来和陆为民关系相当密切的雷志虎与陆为民也有了一些心结,同样也让陆为民力荐到苏谯担任县长的令狐道明格外尴尬。

  据说华达钢铁一位高管曾在私下里说陆为民心理有毛病,挖空心思引进了华达钢铁,却又反过来对华达钢铁刻意刁难,钢铁企业没有污染还能叫钢铁企业?全中国又有哪家钢铁企业没有污染?

  就连沈子烈都觉得陆为民在这方面好像有点儿吹毛求疵了,但话又说回来,整个宋州大概也只有陆为民才敢在这个问题上向华达钢铁这个已经越来越成长为庞然大物的家伙毫不客气的发难,其他人无论是魏行侠还是卢灿坤都需要考虑更多。

  “为民,钢铁产业的污染是痼疾,哪个地方都无法避免,我们只能尽可能的减轻到最低,使之符合标准,我觉得我们宋州已经做得相当好了,无论是昌钢还是我们旁边的马钢,我了解过,在这方面都远不如我们做得好。”沈子烈抬起手遮在额下眺望远方。

  前两天有事儿耽搁了,抱歉,今天恢复正常,并力争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