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四十节 前缘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四十节 前缘

  “缘分啊,燕市长,我也觉得这是,看来我的多来几趟庐州了。”陆为民浅笑淡然,“不过庐州的确值得多来,我相信庐州在尚省长和燕市长治下,肯定会越发让人期盼。”

  燕和平点点头,这小子年轻,但是口气不小,而且不是那种肆无忌惮的骄狂,而是那种有的放矢的点到为止,这让他对陆为民的兴趣更浓了几分,不过也只是浓了几分,不过倒是可以通过卢莹了解一下这家伙底细,也顺便了解一下尚权智的工作风格。

  虽然燕和平和尚权智就目前相处情况来说还算融洽,但是以前那只是副市长对副省长,而现在不一样了,尚权智出任市委书记,他是常务副市长,这里边的相处方式就得要重新琢磨,了解一下以前尚权智的工作方式和风格,非常重要。

  卢莹也非常惊讶,说实话曹朗前几天和他提到陆为民时,她还真有些回忆不起了,不是一个班甚至不是一个系的男生,又和自己没啥纠葛,她当然不可能有多少印象,岭南大学那一届优秀的学子太多了,卢莹自认为自己属于其中佼佼者,当然曹朗也是,只不过曹朗善于隐藏,大学四年,愣是没暴露过他居然是一个官宦子弟,而且来头颇大。

  她没想到自己这一届里,毕业不过八年时间,居然就有人在体制内混到了副厅级!而且不是在中央部委,还是在地方上!她自认为自己能够在这个年龄走到副处级干部已经殊为不易了,市县里边打拼,不付出一番努力根本不可能,自己有学历文凭,有背景,有能力。能吃苦,八年时间,从一个普通科员开始。副科级,科级。副处级,几乎是两年一升,在外人眼中已经是火箭式干部了,这个陆为民怎么就能做到副厅级干部,这委实让卢莹无法接受。

  今日一见面她就看到了陆为民,只是觉得有些面熟,但是却实在想不起在哪里见过。直到沈子烈介绍时,她才猛然间打开了记忆的闸门,这不就是在大学里那个曾经给自己献过玫瑰花向自己表白过的男生么?只不过当初追求自己向自己表白的男生实在太多,卢莹不太看得起那个时候的男同学。没有出入社会,他们根本不知道进入社会之后的复杂艰难,根本不够成熟,她也压根儿没想过在大学里处对象,所以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

  只是她真的没想到在自己拒绝那么多的男生中。居然有这样一个优秀者,八年多时间,居然就爬到了副厅级干部的高位,而且是市委副书记兼常务副市长,而自己现在还在为想成为联系常务副市长的副秘书长而苦苦奋斗。今天也是因为联系燕和平的副秘书长出差公干,临时把自己叫了来,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陆为民。

  “陆书记,庐州有很多值得期盼的东西,包括小卢你这个校友在这里,也是我们市里非常优秀的干部,你也可以多来交流嘛。”燕和平也是一个相当大方的人,小小的开了一个玩笑,“好了,陆书记,沈秘书长,不打扰你们拜访尚省长,改日有暇,我们在一起聚一聚,小卢,你来负责联系,邀请陆书记他们一行到我们庐州来作客,我来做东。”

  卢莹赶紧答应下来,她举了举自己电话,表示自己有陆为民的电话,陆为民也含笑点头,一行人才离开。

  “为民,行啊,没想到你在这里还有校友,嗯,你这个校友给人有点儿惊艳的感觉啊,等闲难得一见,……”沈子烈一边走一边打趣陆为民,“我看她对你很感兴趣啊。”

  能让沈子烈这种古板之人说等闲难得一见的,自然不是凡品,陆为民心中也说的确如此,几年光阴的磨砺,不但没有让卢莹的风姿销蚀,反而更让卢莹多了几分白领女性的干练洒脱,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少妇风情更让成熟男性怦然心动,三十岁的女人正是气场最足的时候,难怪她一个市府办副主任也能悄然成为中心。

  “沈哥,卢莹是我们那一届男生里边的梦中女神,仰慕追求她的男生大概能从教室排到校门,我也不例外,都曾经年轻过啊。”陆为民颇为感慨的叹息了一声,似乎在追忆往昔的青春。

  “哦?”沈子烈大感兴趣,看了陆为民一眼,摇摇头,“青春年少,正好轻狂,理解。”

  *************************************************************************************************************************

  对沈子烈和陆为民两人的到来,尚权智很高兴,陆为民看得出来对方是真的高兴,一顿饭吃下来,尚权智也喝了不少酒,拿他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他到皖省工作后三次喝得最多的一次,至于前两次,他没说,但是估计也都是昔日朋友部下来看望他时喝多的。

  吃完饭后,按照惯例也就是小坐,陆为民知道沈子烈和尚权智肯定有话要说,所以打算早一点回房休息,来庐州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结自己一个心愿,自己虽然不是尚权智的嫡系,但是不容否认尚权智在自己从宣传部长到常务副市长位置上还是帮了自己大忙的,这一步非常关键,如果自己没有到常务副市长这一步,要和陈昌俊争夺这个副书记位置,显然就是痴心妄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尚权智自己终结了他想让陈昌俊担任宋州市委副书记的梦想。

  所以这个情,陆为民必须要记下。

  电话响起来,刚走到走廊上的陆为民拿起电话看了看,一个陌生的电话,而且是外地手机,直觉告诉他,这个电话是谁来的。

  按下接听键,里边传来的悦耳声音,陆为民深深吸了一口气,“艳遇”来得这么快?当然这只是一个幻想,不过陆为民还是很愿意幻想一下,因为幻想总是美好的。

  “为民,听出我的声音了么?”

  一句为民让陆为民似乎觉得自己真的和对方是多年的老交情了,陆为民咧了咧嘴,“卢莹吧?梦中女神的声音,哪怕二十年后也能听得出来啊。”

  “哟呵,为民,讨打啊,老同学了,都还敢挖苦我?”卢莹也相当豪放,“在哪里?”

  “还能在哪儿?迎宾馆啊,困了,正准备回房睡觉呢。”陆为民随口道。

  “我问你现在在哪儿?”电话里卢莹没有多少客套。

  “哦,听涛楼上。”陆为民知道对方多半是要过来,听涛楼就是庐堡迎宾馆的茶楼,当然这不完全是一座中式茶楼,咖啡、西式下午茶、中式茶均可。

  “嗯,那我马上过来,你等等我。”

  五分钟后,卢莹已经出现在了陆为民面前。

  和下午的正装相比,此时的卢莹显得更为飘逸秀雅,一股子出尘脱俗的气息即便是隔了十年依然不减,一袭紫罗兰碎花长裙,腰间一条橘黄色的皮带,金属扣熠熠生辉,尤其是下午本来用发网包起来坠在脑后的长发现在披散下来,垂落在肩颈下,很有点儿《倩女幽魂》里王祖贤的味道。

  看见陆为民眼光里满是迷惘回忆,卢莹忍不住笑了起来,“怎么,我和十年前变化很大么?”

  “不,正因为没什么变化,所以才感到迷惘怅然啊,难道女神真的不老?这让我们这些人情何以堪啊。”陆为民的迷惘也只是一瞬间,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知道卢莹今晚来肯定不会只是简单的叙叙旧那么简单,就算是回忆起自己是曾经追求过她的傻小子,也不足以让她这般大动干戈,昔日的青春无羁早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消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各自都有了各自的生活和圈子。

  “能没有变化么?我都是三十了,女人一过三十,就不能再凭青春本色来维系了,就不得不用化妆品、发式、衣着来包装自己,这是亘古不变的原则。”卢莹面上浮起一抹浅浅的落寞,“人都是不断的追求一些东西,然后丢失掉一些东西。”

  “你就是不追求一些东西,也一样会失去一些东西。”陆为民没有停滞的接上话,“这就是现实。”

  “所以我们就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卢莹晶眸中光芒一闪即逝,端起侍者送来的咖啡抿了一口。

  “嗯,应该这样说,你心中想要追求什么,就该去干什么,不要瞻前顾后,因为不管你干不干,时间都会毫不停息的流逝,而最终你什么都没有干,那么你也许就会后悔。”陆为民露齿一笑。

  卢莹也笑了起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你知道我今晚来的目的?”

  “当然不会是和我重续前缘吧?时间是不是太早了一点?”陆为民假模假样的抬手看了看表,笑眯眯的道。

  不好意思,这两天家里有事儿耽搁了,争取补上吧,这话都不敢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