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四十四节 搅动一池春水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四十四节 搅动一池春水

  “黄文旭到丰州工作固然有我们这两年宋州整体发展形势有一定关系,但是更主要的还是黄文旭本人的成长以及麓溪区社会经济事业发展的原因。”陆为民沉吟了一下才缓缓道:“从今年上半年麓溪的发展势头就可以看出来,麓溪在没有大项目落户的情况下,依然保持着超高速的增长,几大产业的集体起飞,充分说明了麓溪党政班子一班人齐心协力共谋发展上展示出来的集体智慧,这当然也是黄文旭的成功,所以省委对黄文旭高看一眼也很正常。”

  “陆书记,我不同意您这个观点,我觉得您刚才说的因素应该颠倒秩序,应该是黄书记能升任丰州地委组织部长,除了他本人的卓越表现外,一个非常重要因素就是整个宋州市份量在昌江全省格局中地位的上升,宋州经济的快速发展是在宋州市委市府及其所属的区县党委政府领导下共同努力实现的,那么在我们宋州表现突出的,自然就会更受到省里的青睐。”顾子铭态度鲜明的不赞同陆为民的观点,“如果像以往一样我们宋州的发展仍然滞后,那么麓溪的发展也顶多就是矮子里边充高个,不值一提,也不会受到太大看重,但是现在,我们宋州经济增速高居榜首,而且经济总量也接连超越前面地市,当然引起了省里的给关注,那么麓溪的成绩和黄书记的表现当然就会引人瞩目了,我觉得这才是主因,而非次因。”

  陆为民没想到顾子铭的观点如此激烈,不过他也知道对方所说的有其道理,至于说哪一方面更重要,一时间难以掂量,但就宋州目前只有黄文旭一个人有所突破,陆为民还是觉得黄文旭个人和麓溪自身发展占的份量更重一些,当然如果下一步陆续有宋州的干部被提拔起来,那么就说明顾子铭的观点也会渐渐变成主流了。

  但无论如何。黄文旭的升迁对于宋州上下来说都是一个莫大的士气提振,这说明省里开始注意到了宋州这两年的发展变化,打破了以往省里对宋州干部的有色眼镜。

  这种变化是多种因素促成,既与童云松、魏行侠、秦宝华、陆为民、朱小平这一批外地干部大举进入宋州有关,也与宋州这两年社会经济事业快速发展有很大关系,同时也的确有一批区县基层干部在这一轮经济发展中成长起来的原因,

  看见顾子铭颇为认真的脸,陆为民心中也有些微动。

  刚才郭怀章也打来电话询问黄文旭的情况了,这很罕见。

  他来宋州之后,郭怀章和他的联系就很比较少了。也就是每年逢年过节有那么一两个电话问候。但从今天郭怀章打电话来的表现来看。郭怀章“成熟”得很快,电话里语气张弛有度,很有范儿,很随意自然的邀请陆为民回丰州一聚。

  早不邀请晚不邀请。这个时候邀请,理由是暑假快到了,邀请陆为民到骑龙岭风景区的鲛湖避暑,顺带玩玩潜水,鲛湖那一处湖底古城遗迹已经被证实了,的确是公元九世纪时一场地震导致地面下沉,水面上升,湮没了湖畔的一座小镇,现在这一发现在全国都引起了轰动。也吸引了很多专业考古单位前来考古,而潜水考古也应运而生。

  对于双峰来说,考古发现带来的巨大效应当然是好事,而随之而来的旅游潜水项目也成为了热门项目,当然由于水温很低。一般说来只能在六七八三个月能玩一玩这个项目,六月以前和进入九月之后,水温太低,一般人身体都受不了。

  郭怀章被潘小方拉去了古庆,出任县委常委、组织部长,而黄文旭这一去却是担任丰州地委组织部长,也就是郭怀章的直接对口顶头上司了,算一算郭怀章在古庆也是一干就两年多三年了。

  年初丰州地委行署班子也迎来了大变化,除了萧明瞻走了外,焦正喜到了地区政协工委担任主任,王自荣接替焦正喜出任常务副专员,魏宜康卸任行署副专员,担任地委委员、丰州市委书记,陈鹏举也终于回长风厂了,潘小方和曹刚同时升任副专员。

  都在成长变化,郭怀章大概也是有些想法了。

  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郭怀章起步也比较早,但是这两年却有些慢了。

  说慢了这话并不准确,郭怀章在副处级干部位置上也只呆了五年,但很多人都更喜欢把他和自己来比较,尤其是前任地委副书记苟治良是他岳父,而他还给现任地区行署常务副专员王自荣长期担任秘书,那么几年来一直还在一个位置上原地踏步,感觉起来似乎就有点儿不进则退的味道了。

  能让郭怀章这样颇有“傲骨”的人给自己打电话来说事儿,真的不容易,连陆为民接到电话时都有点儿吃惊,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他的岳父苟治良的点拨,虽然王自荣现在是常务副专员,但是孙震对苟治良的成见很深,所以这也对他的仕途发展有些影响,否则郭怀章也许进步速度会更快一些。

  陆为民算一算郭怀章比自己要大两三岁,都应该是三十三三十四的人了,要说这个年龄担任县委常委、组织部长绝对是年轻俊彦,但谁让他和自己是同学呢,谁遇上他都会下意识把他与自己相比,这大概也是怀章最大的苦恼吧。

  黄文旭这一去丰州,自己只怕也不得不被动的卷入一些事情。

  事实上陆为民觉得自己和丰州的联系还是很密切的,孙震那里,每年过年他都要去一趟,吃顿饭,或者坐一坐,哪怕只有那么半个时辰一个小时,带点儿宋州这边的土特产,不值钱,但是陆为民心意总是到了的,加上夏力行的渊源,陆为民和孙震之间的关系一直维系得很不错。

  宋大成和关恒反倒是没有打电话来,徐晓春也没有打电话来,只有蒲燕打来电话,宋关徐三人没打电话很正常,他们知道不需要打这个电话,蒲燕毕竟还是个女人,打这个电话来探听一下虚实也很正常。

  不过蒲燕在电话里也透露出了一些消息,省委组织部第二批考察干部也在进行,其中就有宋大成,这个消息陆为民也早已知道,但是贺锦舟那边说得比较含糊,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宋大成担任县长和县委书记太短,都只有两年,不过阜头的发展局面丝毫不比麓溪逊色,所以宋大成纳入省委组织部考察范围也很正常。

  除了蒲燕,在阜头那边,田卫东、冯西辉都主动给陆为民打来了电话,已经调到丰州地委组织部担任副部长的赵立柱也打来电话,希望陆为民帮他安排一下,提前和黄文旭见见面,先熟悉一下。

  陆为民发现自己居然成为了丰州那边干部和黄文旭的一座桥梁,这既是好事儿也是坏事儿,关键在于怎么来艺术性的处理好。

  *************************************************************************************************************************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陆为民的手指还在女人嫩滑的*上逡巡,把连紧贴在女人的颈后,贪婪的嗅着,呼吸着,享受着这具身体给他带来的愉悦,“我不给你打电话,只怕你还要矫情到什么时候?”

  “谁矫情了?我需要么?”女人有点儿娇羞的扭动了一下身体,似乎又发现自己这一动刺激到了身后的男人,男人的某一部位又有点儿勃勃欲动,赶紧探手下去制止,娇嗔道:“你还不够?你不结婚,难道身边就没有一个女人?”

  “主要是你的魅力太强。”陆为民捏了捏那柔软的*,“好,好,你不是矫情,是我矫情,是我自作多情好了吧?”

  “哼!”女人没有吭声,只是把身体蜷缩在对方怀中,就像一只袋熊,“我听说你和黄部长关系真的很密切?”

  “嗯,算比较密切吧,应该说是我们在工作中很多观点想法比较一致,嗯,同志吧。”陆为民深吸了一口气,“他这个人原则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尺度把握得很好,在我们这边担任区委书记期间,驾驭局面的水平很高,麓溪发展势头这么好,和他的领导艺术有很大关系。”

  “原则性和灵活性尺度把握很好?”江冰绫咀嚼了一番陆为民透露出来的意思,有些担心的道:“你真打算把我介绍给他认识?”

  陆为民又捏了一把对方,咬牙切齿的道:“我只是从工作角度把你推荐给他,不是私人意义上的介绍认识,把含义分清楚,人家有家有室,你是我的。”

  江冰绫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又扭动了一下身体,似乎是在故意挑逗,“哦,我理解错了,我以为黄部长是单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