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四十七节 该入局了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四十七节 该入局了

  郁波也有些尴尬。

  市委出人意料的先行任命了他担任区委书记,但是却没有明确谁来接任区长,现在他就是以区委书记兼区长的身份主持麓溪区的党政工作,这种现象并不多见。

  按照惯例,书记区长一般是不兼任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任命一个代区长,可是这一次市委去没有明确。

  这只能说明,在区长人选上市委内部还没有形成共识,这也让麓溪区委里边两位候选人的心思都活泛起来。

  无论他们怎么想,首先考虑的是不犯错误,这个时候工作做多做少一般说来没有哪位领导会来注意,但是一旦工作没做好,那却很容易授人以柄,做得越多出差错的几率也就越大,尤其是在小商品场建设上,本身市里边内部也还是有些不同意见的情况下。

  赵大恒和吴淼的心思让陆为民猜测了个大概,对此他有些不太满意,当然他也无法说对方不对。

  没有谁能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尤其是在关乎自身前程的问题上,谁都想尽可能的少出差错,这可以理解,那种影视剧里为了工作而把自身利益置之度外的干部在现实上实在太罕见了。

  压了压心中的火气,陆为民一时间夜没有吭声。

  他也能理解郁波,毕竟在黄文旭的阴影下才站起来,郁波一时间也还没有完全适应现在的角色,赵大恒和吴淼在黄文旭面前规规矩矩令行禁止,但是在他面前就未必那么俯首帖耳了,威信的养成也非一朝一夕之功。

  “老郁,大恒,老吴,在这里我不想多说其他。我只说一点,不管日后怎么样,我希望大家记住一点。在岗一小时,尽职六十分。在其位谋其政,既然在这个岗位上,那就要把自己工作干好。”陆为民没有停步,只是把步伐放慢了一些,“麓溪这两年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为什么能取得这样的成绩?不是他黄文旭一个人本事大,而是依靠大家群策群力携手共进。大家的努力市委也看得到,现在麓溪的发展正处于一个关键节点,市里从麓溪发展出发,会对麓溪班子有一个调整。在调整没有出来之前,我希望大家能够拿出符合自身素质能力的责任心来完成自己的工作,而不是瞻前顾后,畏首畏尾,深怕出点差错影响了自己的前途。如果你有这种心态,那么我觉得市委恐怕就真的需要考虑你的胸襟魄力是否能够承担得起更重的担子了。”

  陆为民的话一时间没有人搭话,几个人都在掂量陆为民话语中的份量和针对性。

  这一轮市里的人事调整大家都心里有数,黄文旭的离开只是一个开始,只是大家都没有料到郁波会兼任区委书记却没有卸任区长。所以也才会激起无数想法。

  现在陆为民一瓢冷水泼下来,让郁波身后两人乃至郁波本人都有了一番不一样的心思。

  陆为民不一般,市里边几位大佬,貌似他不偏不倚,但是这家伙心明如镜,正如他所说,无论日后怎样,在此人心目中落下一个不佳印象,没准就真的会在关键时刻失分了,不划算。

  郁波心思更不一样,他自认为并不比黄文旭逊色多少,虽然和黄文旭配合也算默契,但是二人私交并不深,甚至可以说很平淡,泛泛之交,可黄文旭就凭着书记之尊硬生生压了他几年,现在更是一个极其优雅靓丽的姿态高走丰州,这里边的奥妙,郁波也很认真的分析过多次。

  他甚至知晓陆为民在黄文旭的升迁上帮了多大的忙,使了多大的劲儿,方国纲和贺锦舟,尤其是后者,郁波知道陆为民最起码为黄文旭撮合了几次见面。

  没有陆为民这般煞费苦心的为黄文旭奔波,黄文旭纵然能上,按照郁波的判断,也就是某个地市的副专员副市长的份儿,连进常委的可能性都很小,而像现在这样直接担任组织部长,可以说是让无数人的眼镜碎了一地。

  哪怕丰州地区不算什么好去处,但那是组织部长啊,哪怕是昌西州的组织部长,那也与你一般地市的副市长副专员之间有莫大一个坎儿的差距,否则陈昌俊也不会以宋州市委组织部长之尊心满意足的去了昌西州的副书记,对于上升到这个层面来说,地区之间的差距已经远不如副市长副专员与常委之间或者常委与副书记之间的差别那么够分量了。

  郁波知道陆为民对自己的印象也是相当不错的,他也觉得自己当得起陆为民的看重,麓溪的发展固然离不开黄文旭的布局规划和推动,同样也少不了他郁波的精心构思和强力执行,可以说黄文旭与他两人不可或缺,而且郁波也对自己能够在担任区长期间摆正位置很是自豪,自认为不凡的领导很多,但是能够在自傲的同时清楚自己的位置和份量,这就不容易了。

  他做到了,所以他觉得自己今天有资格坐区委书记这个位置,而且他认为自己日后也有资格走上更重要的岗位。

  陆为民丢下这几句话之后也就没有再说,自顾自往上走,响鼓不用重锤,有些话点到为止反而能有更好的作用,赵大恒和吴淼都是久经历练之辈,也无需自己多提醒,至于郁波,他更清楚他自己现在肩头上担子的份量。

  “小商品城项目是今年麓溪,同样也是市里边的重点推进项目,明珠大道为此专门调整路段的建设方向,优先考虑这一段的建设,区里边应该也有所侧重,商贸物流业作为区里的重点扶持产业,要发挥龙头企业的作用,这个小商品城就是龙头,怎么来把这个龙头的作用发挥出来,区里要好好研究,……”

  不再提其他事情,话题回到了正事儿上,大家气氛都顿时轻松了许多,各人的思路也就活泛起来。

  “陆书记,我们的想法还是要引入外部的知名企业来开发和经营,我们麓溪现在有的只是产业基础,作为一级政府,主要职责还是在政策上引导和扶持,不宜过度参与,而且小商品城从建设到经营,其中专业性极强,区里边的打算是当一个不干预经营的股东,必要的时候甚至放弃股东身份都可以,我们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要让这个小商品城建成并真正经营良好,发挥作用,尤其是对我们区里其他产业的助推作用,……”

  *************************************************************************************************************************

  “你这样躲,能躲到什么时候?”郭跃斌笑着拍了一掌陆为民的肩头,“大家都凝神静气等你发招呢。”

  “我发招?”陆为民苦笑着,伸手把汽车启动,“你觉得我有发招的资格么?他们两位都拿不定主意,我能帮他们拿主意?”

  “话不能那么说,僵局总要有人来打破,秦宝华和朱小平像竖起羽毛的公鸡一样互不相让,童书记和魏市长也觉得坐蜡啊,他们俩这个时候都不敢轻易表态,否则就得被人视为示弱了,总得有人来拉拉架给个台阶下啊。”郭跃斌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把空调开大一点儿,这天气快要闷死人了。”

  “至于么?童书记和魏市长之间的交情,有些人未免把这些事情想得太复杂了。”陆为民轻轻哼了一声,有点儿不以为然。

  “为民,你是在糊弄我呢,还是真的装傻?”郭跃斌把车座位调整好,舒服的躺好,摆明是要用陆为民当司机了,“现在是什么情况了?你以为还是童云松当市长魏行侠当副书记的时候么?那时候有尚权智掌舵,当然不一样,现在不同了,童云松和魏行侠他们的观点分歧已经很明显了,虽然可能他们都是为了工作,也可能是他们都认为自己的想法是最符合目前宋州实际情况的,但是现实是各方的对立情绪越来越浓,而他们俩现在还不好入局,唯一能入局发挥作用的,也就是你了。你小子,还在那里矫情拿捏,是不是待价而沽啊?”

  陆为民心知肚明,郭跃斌眼睛狠毒,嗅觉更灵,早已经琢磨出这里边的味道来了,现在还不是最合适的时机,要实现自己的目的,就要等到双方都把自己的底线慢慢显露出来之后,那才能让自己有更多的圆转余地。

  “斌哥,快了,我相信大家都不希望这种局面持续太久,童书记和魏市长都不是不顾大局的人,宝华书记和小平部长那里,他们固然有自己原则,但是我想他们也应该清楚,有时候善于妥协必坚持原则更重要。”陆为民笑了笑,“我想哪怕是达不到皆大欢喜,但是最起码可以让大家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