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四十九节 腌臜事儿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四十九节 腌臜事儿

  陆为民的直线距离与萧樱和魏晓勤很近,也就是三四米远,但是卧室内灯光是熄了的,所以里边一片漆黑,外边光亮着,从外边看里边是没法看清楚的,但是从里边看外边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包括魏晓勤的表情变化,陆为民都能看的仔细分明,从一开始魏晓勤面部的尴尬难堪到后来的决然,陆为民都瞅了个正着。

  倒不是说魏晓勤在欺骗萧樱,不过陆为民相信这里边多少是有些猫腻的。

  一直到魏晓勤把情况断断续续的说了个大概,萧樱固然是义愤填膺,陆为民也觉得如果真是那样,宋城区这帮人的确有些腌臜龌龊了,当然魏晓勤的丈夫就更是一个垃圾程度非常高的角色了。

  这种人居然也还要想当文体局的副局长,哪怕这种位置在现在的陆为民心目中不值一提,但是也绝不能让这种人给玷污了。

  陆为民相信魏晓勤也不至于在这种事情上去给自己丈夫泼脏水,如果不是实在忍无可忍,只怕这魏晓勤也不肯在人前把这样的事情抖落出来。

  徐铁成居然让自己的妻子去陪酒,这里边免不了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作陪的对象是宋城区的区长梁一芒和副区长曲春山。

  曲春山是分管文卫这一块的副区长,梁一芒就不说了,看样子徐铁成是想当官想疯了,竟然能干出这种事情来。

  “萧樱姐,我不去,他就发脾气,说去陪陪酒又不会少一块肉,有什么大不了?我真是不想去,那个梁区长手脚不规矩,我就不明白了。铁成怎么变成这种人了?居然让我去做这种事情,我是他老婆啊,哪个男人能容忍这种事情?人家避都避不及。他怎么就能做得出来?”

  魏晓勤抽泣着,萧樱已经把她的睡裤拉起来。又把她的背心也整理好,咬牙切齿的道:“徐铁成想干什么?想当文体局副局长?这个副局长就那么诱人?连自己老婆都愿意卖给别人,他就不怕头上戴绿帽子?”

  哽咽着的魏晓勤无言以对。

  “晓勤,我支持你!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萧樱咬着牙关道。

  “我不知道,我想离婚,但他打死不愿意,……”魏晓勤忍不住又哭了起来。“我实在受不了……”

  “他不愿意离,你可以向法院起诉,这是你的权利!”萧樱心里叹了一口气,想起自己的婚姻何尝不是如此。有时候一段失败的婚姻反而能让人看明白很多事情,悟出许多道理来。

  “可是他在外边很有关系,说法院那边他有哥们儿在里边,如果不遂他愿,拖也要拖我几年。”魏晓勤耸动着肩头抽泣着。一对翘乳在灯光下微微颤动,两点乳蒂如豆,映入黑暗中陆为民眼帘中,居然让陆为民也有些反应了。

  “哼,你别听他在说大话吓唬人。法院是他家开的?他有哥们儿在里边又怎么样?难道说还能一手遮天?笑话!”

  萧樱气得脸色由红转白。

  这个徐铁成太无耻了,魏晓勤那句“如果不遂他愿”的言外之意很清楚,那就是要让自己老婆舍却色相去勾引梁一芒,然后来为他自己谋个文体局的副局长官帽子。

  陆为民也没有想到宋城区里还有这样一档子腌臜事儿。

  应该说之前梁一芒给他的印象还算是比较正面的,虽然也有些负面因素,但总体来说,陆为民还是比较认可的。

  此人性格粗犷豪放,很有些江湖气息,不过陆为民对这种江湖气息并不反感。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这种江湖气息的干部往往也就意味着在基层工作中的能力比较强,这也是陆为民的经验之谈。

  在双峰在阜头,那种文质彬彬或者书卷气浓的干部往往在基层打不开局面,而那种有些野性或者蛮劲儿的干部却恰恰能干成事情,所以陆为民对这种干部并不排斥,相反还比较欣赏。

  宋城区两任区长,上一任的沙阳春和这一任的梁一芒都属于这一类,只不过这种野路子的干部虽然在工作方法路子多,执行力上很强,但是往往私心杂念比较重,任人唯亲,而且在接受新思路新理念上也不如学院派的干部,所以说也是有利有弊。

  但陆为民觉得只要用在刀刃上,也能够起到因材施教的作用。

  梁一芒也是一直在宋城工作,从乡广播员干起走,一步一步走上领导岗位。

  92年洪水,梁一芒刚担任江洲镇党委书记一年,身先士卒,带领干部群众抗洪抢险,冒着生命危险救出了70多名被困孤岛的群众,被破格提拔为宋城区副区长兼江洲镇党委书记。

  两年后,也就是94年,担任宋城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96年任宋城区委副书记,98年接替沙阳春担任区长。

  可以说梁一芒在宋城的影响力盘根错节,艾文崖在宋城束手束脚打不开局面,也多少与梁一芒有很大的关系。

  不过陆为民觉得艾文崖在宋城无所作为主因不在梁一芒。

  你一个区委书记一年多时间居然都没有能驾驭住局面,甚至还隐隐有点儿被抬空的味道,除了你自身能力问题外,你还真不能怨其他。

  艾文崖在叶河干得还算顺利,也主要与叶河的风气比较好有很大关系,但是换了到宋城这种地方,他就有点儿玩不转了。

  秦宝华对梁一芒印象很不好,和朱小平在这个人选上有些争议。

  陆为民内心深处原本是比较倾向于梁一芒的,虽然他和秦宝华的关系要比他与朱小平的关系密切得多,但是从工作角度来说,他还是倾向于让梁一芒主掌一方。

  当然,不是宋城,他的想法原本是让梁一芒到烈山担任县委书记,治一治如烈山这种穷山恶水出刁民的地方。

  但今天遇上这种事情,让他的胃口有些败了。

  或许梁一芒有些能力,如果只是一些小节上的问题,陆为民觉得都可以容忍。

  就像自己也不是圣人,现在不也一样藏身于萧樱的香闺中?但是如果所缺乏底线原则,像这种有点儿淫人妻女的感觉,就是陆为民无法接受的了,尤其是还有徐铁成这种奇葩男在里边搅合,就更让陆为民觉得乌七八糟不堪入目了。

  还没等陆为民回过味来,楼道里又想起了一阵脚步声。

  “晓勤,晓勤!”

  敲门声“嘭嘭”的想了起来,“萧局长,我们家晓勤是不是跑到你家里来了?”

  声音很好听,很有点儿浑厚男中音的感觉,不过陆为民这会儿听着却很腻味。

  萧樱看了一眼魏晓勤,魏晓勤脸色灰白,忍不住抓住萧樱的胳膊。

  拍了拍魏晓勤的手,萧樱示意对方不要怕,清了清嗓子,“谁?”

  “萧局长,真是不是好意思,我是徐铁成,小徐啊,我家晓勤和我吵了嘴,跑您这里来了吧?真是不好意思,我来接她回去,……”

  声音很悦耳,语气挺谦恭,态度很端正。

  “吵嘴?徐铁成,你和魏晓勤只是吵嘴?这话你说的不亏心?!”萧樱拉开门,冷冷的道。

  “嘿嘿,萧局长,我和晓勤是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没事儿,劳您费心了,晓勤,走,回去,别打扰萧局长,……”

  陆为民还是第一次见到徐铁成,不得不说这家伙有具好皮囊,英伟俊朗这个词儿用在他身上不为过。

  照理说,他当过宣传部长,对下边区县宣传口的干部还是有些印象,但是他担任宣传部长时间太短,十多个区县,他也只能走马观花跑一遍,除了宣传部走到之外,像宣传口的局行单位,他就没时间一一走到了。

  所以他对这个如果是平时遇上绝对值得瞩目的英伟男子没有印象。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大概就是形容这种人,不能不说真是可惜这具好皮囊了。

  徐铁成表面上对萧樱很尊敬,但是骨子里并没有把萧樱太看重。

  区文体局属于区政府部门,市文化局只是业务指导,没有人事权,也就是说,区文体局干部任命,无需征求市文化局意见,所以,徐铁成可以尊重对方,但是并不畏惧对方,哪怕对方表现得很愤怒。

  见徐铁成口头说得很好听,但是行动却没有理睬自己,伸手就要来拉魏晓勤,萧樱勃然大怒,“徐铁成,你给我滚出去!”

  “怎么了,萧局长,我拉我自己媳妇儿回家错了么?这深更半夜你把她留在这里干啥?出了事儿算谁的?”徐铁成语气温和,但是骨子里却是咄咄逼人,甚至有点儿调戏的味道,“我们两口子的事儿您也要插一脚?我这会儿要和她回去上床办事儿,您不能阻挠我们吧?”

  萧樱气得全身发抖,魏晓勤却不知道哪里突然来了勇气,“我不回去,我要和你离婚!明天我就要到法院去起诉!”

  “行啊,但今晚你得给我回去!”徐铁成脸上露出一抹狰狞,“回去我会好好和你说说离婚的事儿!”

  吼一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