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五十节 偶然中的必然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五十节 偶然中的必然

  萧樱是真怒了。

  眼前这个徐铁成太放肆了,别看语言说得挺花巧,但实质上是真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到宋州这几年,即便是刚到宋州那会儿,市文化局里边有背景的人颇多,但当时萧樱是托杨达金面子调进来的,局里局外的人多少也得要给市委办主任三分薄面,至于后来她担任文遗保护处处长,局长处理,副局长,就更没有人如此嚣张狂妄的不把她当回事儿的时候了。

  “徐铁成,我告诉你,你和魏晓勤是夫妻,但魏晓勤是成年人,你没有这个权力干涉她的行动,她愿意呆哪里,这是她的自由!”萧樱一字一句,“她愿意呆我家,只要我同意,她就可以一直呆下去,现在你给我滚出去!”

  徐铁成喷出一口酒气,有些发红的眼珠子瞪视着萧樱,舔了一下嘴唇,阴阴的道:“萧局长,做事儿别做绝了,我和晓勤的事情和您没关系,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您说是不是?您掺和进来对您有什么好处?”

  “哼,你居然有脸说这个?!”萧樱目光中多了几分鄙夷和轻蔑,“你还算是男人么?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我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心理变态么?让自己女人去陪别的男人,你怎么还有脸站在这里?”

  被萧樱的话给刺激得脸色一连几变,徐铁成大概也没有想到魏晓勤会把这种事情告诉给萧樱。

  酒意混合着胸中涌荡着的憋屈和怒气,徐铁成脸色变得铁青,好一阵后突然狂笑了起来,似乎要把眼泪都要笑出来。

  “陪别的男人?萧局长,你问问她,她是真的没有陪过别的男人么?她这么纯洁无暇?这种事儿她以前没做过?”

  萧樱狂怒,正欲怒斥,却见魏晓勤脸色苍白,身体摇摇欲倒,连忙扶住魏晓勤。深恶痛绝的瞪视着对方,“徐铁成,你记住,说这种话你不觉得无耻么?”

  “我无耻?你怎么不问问她呢?究竟谁无耻?”徐铁成脸色变得阴郁无比,目光却有些飘忽,“做这种事儿很难么?魏晓勤,你怎么转的正拿到事业编制的?嗯,萧局长,你怎么不问问她呢?我让她去陪陪喝喝酒跳跳舞怎么了?那她干这种事儿少了么?怕是还没有更香艳刺激没皮没脸的事情她也做过吧?”

  徐铁成犀利如刀的言语瞬间划破了魏晓勤外表的甲胄,看见魏晓勤惊恐、羞愧、绝望的表情。徐铁成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发泄出来的快感。

  积郁多年。憋屈在心中这种痛苦向谁人说?今朝终于得以喷发出来。

  就像一个男人在女人上奋勇前进多时。终于得以一泻千里,连他自己都难以自控,那种快感,真是不足为外人道。

  萧樱愤怒欲狂。却见魏晓勤身体摇晃,几欲晕倒,连忙扶住对方,虽然不知道徐铁成这话针对谁,但是很显然这番话击中了魏晓勤的要害。

  她在文化局里边,虽然也隐约听说过文宣系统里边的一些腌臜事儿,但是毕竟没有谁会有意在她面前说这些,而她本人也是下意识要回避这些东西,所以对这一类的事儿也是有所闻但是却不清楚内情。今天徐铁成的话似乎掀开了这里边的一些黑幕。

  “徐铁成,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萧樱下意识的反驳。

  “萧局长,我血口喷人?你问问魏晓勤自个儿吧?在我面前装,萧局长,你们市里边那些破事儿难道就没人知道了?”徐铁成大概是觉得撕破了脸。或者是酒意和怒火已经烧昏了他的头,语气变得更加放肆。

  “你们宋州歌舞团团长朱江娥怎么当上团长的,她不是搭上了梅九龄,就以她的水平能当团长?不是梅九龄喜欢她的大*肥屁股,能有她的戏?朱江娥的妹妹不是给徐忠志当情妇,连儿子都生了两个,现在不一样挂着你们文化馆里吃空饷,也没见人过问过?徐忠志还垮台了呢,没垮台的呢?”

  徐铁成没敢再往下说,虽然怒火和酒精刺激下让他有些口不择言,但是基本的分寸还是有的,再说就要说到现任领导了,那就是自己找死了,拿梅九龄和徐忠志这些已经永世不得翻身的角色来说说事儿没关系,但是要牵扯到现任领导,他还没有那个胆量。

  被徐铁成肆无忌惮的言语刺激得脸色通红,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反击,萧樱全身哆嗦,只能指着对方,嘶声叫对方滚出去。

  徐铁成似乎发泄过后也清醒了一些,萧樱再怎么也是市局的副局长,就算是排位末尾,对区里没啥影响力,但是谁又能说得清楚这些漂亮女人背后有什么背景关系?

  丢下几句话之后,徐铁成终于气冲冲的走了,屋里只留下萧樱和魏晓勤两人,嗯,还有卧室柜子里的陆为民。

  看见魏晓勤身体发软,已经站不稳,萧樱只能让对方先坐下,但是今晚给萧樱的刺激实在太大,而徐铁成那些话显然不完全是空穴来风。

  朱江娥的那些风流事儿萧樱其实也是有所耳闻的。

  朱江娥本来是歌舞团的一名普通职工,但是生得一对大*和屁股,不知道怎么就被时任市委书记的梅九龄看上了。

  她本来就是一个不甘寂寞的女人,很快就和丈夫离了婚,搭上梅九龄之后很快就青云之上,在竞争相当激烈的歌舞团里迅速脱颖而出,几年之内就爬到了歌舞团团长位置上。

  如果不是梅九龄离开宋州,据说朱江娥很有可能就要到宣传部当副部长,最起码也要到文化局当副局长。

  当然,这一切随着梅九龄的离开都成了过去式,不过现在的朱江娥好像也混的不赖,至少和宣传部长曹振海的关系还不错,魏如超对朱江娥也没有什么成见。

  缩在衣柜里的陆为民能够清楚的看见萧樱脸色的变化,估摸着徐铁成的话给她刺激很大,而魏晓勤的表现似乎也证明了很多东西。

  两个人在客厅里又嘀嘀咕咕了一会儿,就在陆为民忍不住想要找机会出来时,萧樱终于和魏晓勤出门了,大概是要送魏晓勤回魏晓勤娘家,虽然这里是市区,但是魏晓勤显然有些害怕,萧樱只能壮着胆子当“护花使者”了。

  看见萧樱出门,陆为民这才悄悄推开柜门,钻了出啦,这窝在里边味道太难受了,重新回到床上,陆为民忍不住舒展了一下身体。

  欢愉之后的疲惫感很快就让陆为民睡着了,一直到一具身体重新回到他身畔。

  感觉到萧樱背对自己情绪很不好,陆为民本来还睡衣浓浓,此时也不敢再睡了。

  攀住对方肩头,把萧樱揽入怀中,陆为民轻轻吻了吻萧樱的脸颊,问道:“怎么了?”

  “你们这些男人为什么就这么无耻下流龌龊卑鄙呢?”萧樱找不到更激烈的言语来形容。

  “你是指徐铁成,还是梁一芒和曲春山?”陆为民知道这一回只怕自己也得躺着中枪了。

  “都一样!”萧樱猛然翻过身来,“徐铁成这种男人,居然还想往上爬,连起码的人格尊严都没有的人,简直无法相信!而梁一芒和曲春山也一样,早就听说梁一芒不是好东西,今天如果不是魏晓勤,我还真不知道这些事情就发生在我们身边。”

  “魏晓勤怕也不是什么清白无辜吧?”陆为民虽然也赞同萧樱的看法,但是还是忍不住反刺了对方一句。

  萧樱沉默了下来,好一阵后才问道:“你早就知道?难怪,你当过宣传部长,是不是早就知道这里边的烂污事儿?是不是自己也还亲身体会过?”

  感觉到萧樱的身体有些发僵,陆为民赶紧抱紧对方,“别瞎说,我可是正人君子,而且我也只当了几个月的宣传部长,地皮还没趟热呢。不过朱江娥的事儿我知道,说实话,女人处在那种情形下,要拒绝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如果那个女人本身就爱好虚荣,只怕就更难了。至于魏晓勤,我真不知道,不过从徐铁成所说那些,我估摸着也是马德明当部长时候的事情吧?”

  萧樱把脸靠在陆为民怀中,不做声,好一阵时间,连陆为民都怀疑对方是不是睡着了时,才幽幽的道:“晓勤在路上和我说了,她那时候也是没办法,她是临时工,想要转正拿到编制,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没有编制就只能一直当临时工,等到哪一天被人踢出去,她也是没办法。”

  萧樱没有再详细说,但是陆为民也大概知道,不是马德明就是当时的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王宗义。

  陆为民估计应该是王宗义,因为当时他接手宣传部的时候,也从别的渠道获知一些消息,马德明在文宣系统里边的确有两个情人,但是没有魏晓勤,而王宗义也是一个不省心的角色,估摸着魏晓勤那时候也就是跟了王宗义。

  “这些人渣!晓勤说梁一芒要当宋城区委书记,所以徐铁成和曲春山才这么起劲儿的折腾,是真的么?你们市委是怎么在选干部的?这种人居然也要列为提拔对象?是不是你们都觉得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萧樱突然又怒气勃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