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第五十三节 踩空,一步之遥

第十三卷 第五十三节 踩空,一步之遥

  梁一芒?陈庆福微感吃惊,对于宋城区人事调整一直未有定论,朱小平力推梁一芒担任区委书记,而秦宝华则坚决反对,认为梁一芒甚至连当区长都不合格,两人观点尖锐对立也让宋城人事调整搁置。

  但这一轮人事调整已经拖了这么久,陈庆福也估计无法在搁置下去,始终要有一个说法,如果是外调干部来担任宋城区委书记,那么梁一芒肯定不合适再继续担任区长,如果是梁一芒担任区委书记,选择谁来担任区长也是一个麻烦事儿。

  朱小平的观点很清晰,就是认为梁一芒作风强势,威信高,执行力强,现在宋城局面打不开,很大程度是区委的威信不高和执行力贯彻不下去,选择其他人来担任宋城区委书记,又需要适应一段时间,这会耽搁宋城的发展时机。

  至于说梁一芒的作风问题,朱小平也承认,但是朱小平认为梁一芒作风有些独,有些霸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弊端,但是在宋城这种情形就需要有魄力有担当的干部来打开局面,梁一芒是最合适人选。

  秦宝华对朱小平的观点嗤之以鼻,认为梁一芒的问题不完全是作风霸道刚愎,而是梁一芒私心杂念重,权欲强,有点儿把宋城当作了家天下的味道,这种心态很不正常,而他从工作一直在宋城,身边簇拥了一群人,任人唯亲的现象相当明显,这对于宋城的工作局面打开未必是好事。

  这个时候陆为民突然问起梁一芒,也让陈庆福有点儿意外,难道说陆为民对梁一芒也有了看法?

  据他所知陆为民对梁一芒似乎观感还过得去,虽然没有多少交道,陆为民从担任常务副市长开始主要精力并没有放在城区,而是摆在了郊县。所以与梁一芒没什么纠葛才对。

  “陆书记,你说的梁一芒这个作风是指哪方面的?”陈庆福缓缓问道。

  “各方面的。”陆为民接口道。

  陈庆福点点头,示意明白了陆为民的意思。沉吟着道:“怎么说呢?梁一芒这个人性格比较复杂,事实上宋城似乎很有点儿这方面的历史渊源。沙阳春如此,梁一芒也如此,都是这一类野性比较强,或者说比较有个性,强势,霸道,不怎么听得进不同意见类型的干部。如果说你的本事能力能让他服气,还能镇得住,如果说能力上稍微差一点,或者说性格上软一点。他们就得要把你给扛住,……”

  陆为民笑了起来,陈庆福的介绍倒是有点儿切中要害,“也就是说,梁一芒和沙阳春属于同一类干部。都是属于那种桀骜不驯但还有点儿本事的那种类型?”

  “可以说这么说吧,梁一芒和沙阳春风格相近,现在的沙阳春更老练深沉一些,而梁一芒更毛糙粗犷一些,魄力、能力和手腕都不缺。脾气也相近,当时一个是区长,一个是副书记,也有点儿针尖对麦芒的感觉,不过总算没出啥大问题。”陈庆福回忆起当初自己也是好不容易才把这两个地头龙拿捏顺,主要精力都放在这上边去了,宋城经济发展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陆为民默默的点点头,陈庆福的评价还是比较客观中肯的,而且他在提到沙阳春时也加了一个定语,“现在的”,也就是说原来的沙阳春估计还是比较毛躁,但是经历了这两年的打磨,应该成熟了不少。

  “梁一芒工作作风如此,其他呢?”陆为民进一步问道。

  陈庆福顿了一顿,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背后论人是非是要受人诟病的,不过陆为民作为市委副书记希望听到他对梁一芒的评价,肯定也有其原因,多半也是陆为民听到了一些什么,对梁一芒有了成见,所以才会来从自己这里了解客观真实的一面。

  “怎么,老陈,不好评价?”陆为民见陈庆福微微皱起眉头,含笑问道。

  “不是不好评价,而是我在想陆书记你想了解什么?梁一芒离过两次婚,现在的老婆好像也和他关系不太好,这方面的风评比较差,这是事实。在男女关系问题上,梁一芒也是吃过不少亏,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陈庆福苦笑着道:“这男女之事,大多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不好说,反应也不少,估计市纪委那边也接到过吧,但大多都是捕风捉影,或者就是事出有因查无实据。”

  “这恐怕也与他长期在宋城工作,有一大帮人为虎作伥的缘故吧?”陆为民语气变得有点儿冷厉起来。

  陈庆福心中微微一凛,看样子陆为民似乎对梁一芒的观感有很大变化,只是这方面的问题如果没有真凭实据,好像以前也没有人就把这个当作一回事儿。

  他想了想才道:“陆书记,我觉得呢,这个问题可能要一分为二来看,梁一芒在这方面的确不是很检点,作风问题上需要敲打,但是要说上升到什么高度,……”

  陆为民冷冷的打断:“欺男霸女的行为有没有?”

  陈庆福吓了一大跳,陆为民是政法委书记出身,再一联想到苏谯前任县委书记杜双余不就是栽在他手上么?一个县委书记居然以强奸罪被逮捕起诉,当然也还有其他问题,但这也足以惊世骇俗了。

  要说一句难听的话,当到那个份儿上,难道还缺女人?用强奸这种手段,实在是太下作,败坏名声,难道说陆为民也觉得梁一芒有这种情形?

  想了一想,陈庆福才咂了咂嘴道:“陆书记,这种情况至少我在担任区委书记期间绝对没有接到过这类反映,我也不认为以梁一芒的脑袋瓜子会愚蠢到做这种事情,前车之鉴后事之师,杜双余还在大牢里蹲着呢,前两个月市纪委不是还组织了全市副处级以上干部去上了一课么?你说梁一芒有没有生活作风问题,我不好说,或者说可能有,但没证据,但是要说他要做那种事情,我觉得不太可能,他还不是那种色令智昏的蠢人。”

  听得陈庆福这么一说,陆为民一时间没有吭声。

  他也没有其他证据,甚至他也问了问郭跃斌那边有没有梁一芒这方面的反应。

  郭跃斌那边的消息过来说反应梁一芒的问题不少,但是更多的是工作上的问题,大多都和他的工作作风有关,其他也有,但根据调查反映,应该都属于牵强附会捕风捉影这一类的东西。

  而且郭跃斌也说,事实上像这一类的反应各县区都不少,比如苏谯,反映雷志虎作风专横以权谋私的检举信也不少,又比如反映遂安杨达金在桐柏镇征地拆迁上侵害拆迁户利益的问题,和风云通讯有不正当利益关系的问题,又比如谭伟峰在叶河征地拆迁上利益输送的问题。

  很多问题都是涉及到了个人利益或者群体受损,所以才会有所针对的检举控告,但实际上查下来却并没有多少值得一说的东西。

  “陆书记,是不是反应梁一芒的声音比较大?”

  “唔,是有些反映,有些我还比较了解。”陆为民淡淡的道,“干工作肯定会得罪人,也就会有一些反映,也正常,但如果说自身修养有问题,不思自我反省,而是自我放纵恣意妄为,那就真的需要考虑了。”

  陈庆福从陆为民这一句话就听出梁一芒没戏了,至少在宋城区委书记这个位置上没戏了,哪怕朱小平再为他摇旗呐喊,也是白搭了,陆为民这个态度就已经表明了,陈庆福心里也为梁一芒暗自摇头。

  *************************************************************************************************************************

  “老沙,自己掂量吧,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不多说了,消息基本准确,看你自己了。”电话里最后一句话让沙阳春心潮澎湃。

  梁一芒要到市交通局担任局长?那也就意味着宋城区委书记这一职位的最热门人选一脚踩空了。

  沙阳春觉得不太可能,梁一芒和朱小平的关系热乎得要穿一条裤子了,连秦宝华那么强烈的反对,朱小平依然不依不饶,据说已经说通了童书记,前一段时间他就得到消息,说梁一芒接任区委书记是铁板钉钉了,怎么可能这个时候却传出这种消息?

  搁下电话,沙阳春忍不住搓起手来,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

  虽然说在市农业局里干得也算顺手,但是沙阳春还是更喜欢到下边去工作,宋城是他最熟悉的地方,也正是因为最熟悉,当初尚权智为了给艾文崖腾位置,帮艾文崖站稳脚跟,才把自己调出来,结果还是被梁一芒给挤兑得站不住脚,如果刚才消息是真的,看来梁一芒也没有在其中落得好下场了。

  第一更,求月票,俺们榜上无名,心中有票!悲愤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