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第五十四节 这一类招呼

第十三卷 第五十四节 这一类招呼

  关于宋城区的班子调整一直是近段时期市里边上上下下干部们探讨的焦点,梁一芒是个争议比较大的人物,但是也是最热门人选,沙阳春清楚梁一芒的优劣势,就像知道自己的优劣势一样。

  头角峥嵘锋芒毕露在有些领导心目中是优点是能力出众的表现,但在有些领导心目中则可能是桀骜不驯刚愎自用的特征,这种矛盾对立统一,只能是见仁见智。

  沙阳春自己就吃过这种亏,否则也不会被调到市农业局来打磨,当初沙阳春对尚权智的这一手有很大的怨气,但是这一年多下来,沙阳春内心虽然还是有些情绪,但是却也要承认,在农业局这一年多,他自己在修养品性上还是有所得的。

  在市农业局工作期间,沙阳春自认为也没有被磨掉棱角,适当的自我洗礼剖析当然有必要,但是如果因此而失去了自己的锐气个性,那就没有意义了,这是沙阳春的观点。

  当然沙阳春也意识到自己原来在宋城工作期间的一些毛病和缺陷,在市农业局工作这期间,他也是好好的把自己的一些问题雕琢打磨了一番,自认为还是有所收获的。

  现在梁一芒似乎也走上了和自己之前的一样的路子,而这似乎对自己来说就是一个难得的机遇了。

  但沙阳春也清楚,并不是说梁一芒一脚踩空离宋城区委书记这个炙手可热的位置远去,这个馅饼就会砸在自己头上了,诚然,自己有优势,但是优势要转化为胜势,却不那么容易。

  最为关键的是他与市里几位大佬的关系都很一般。

  沙阳春是被尚权智撸下来的,说是撸下来。也不完全准确,当时尚权智要为艾文崖上位扫清障碍,所以让沙阳春走人也很正常。把沙阳春调整到市农业局局长位置上也不算太亏待,毕竟沙阳春当时只是区长。

  如果他沙阳春和尚权智关系密切。自然不会撸了他,撸了他也会给他安排一个更好的位置,而童魏二人当时他沙阳春也没有太多交道,在他看来童云松性子太阴太软,不太合他胃口,而魏行侠没什么交道,这种情形下现在是童魏二人掌舵。他沙阳春就显得有些单薄了。

  秦宝华调研农业局时对农业局工作印象不错,但是这还不足以让秦宝华为他沙阳春使大劲儿,尤其是梁一芒与他沙阳春个性风格相仿,秦宝华费尽心思要把梁一芒给拿下来。却又推荐一个差不离的沙阳春,这好像也有点儿打自己耳光的感觉,朱小平就不能答应。

  很多时候能力固然重要,但是机遇却更关键。

  机遇一说往往是诸多因素凑成,比如领导的欣赏。又比如位置空缺,再比如资历正好,诸多因素集合在一起,就是机遇。

  位置空缺和资历正好沙阳春觉得自己是太符合不过了,但是自己恰恰差在了领导欣赏上。

  童云松和魏行侠对自己的观感是比较模糊的。很难让他们短时间内有所改变,秦宝华对自己印象还行,但是却又有其他因素制约,朱小平当然不会对自己有好感,梁一芒合他的胃口不是因为梁一芒的风格,而是其他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

  现在能够真正起作用而且也有希望说动对方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陆为民。

  在宋城工作时,沙阳春和陆为民接触不算多,陆为民心思也没有放在宋城,而是在麓城和麓溪,这让当时的沙阳春也有些不屑,但是后来麓城和麓溪的巨大变化让他刮目相看,而当时他已经被调整到了农业局。

  在农业局工作时,沙阳春和陆为民接触要多一些,但是沙阳春知道自己始终还没有进入到陆为民最亲近的那个圈子中,也就是说他和陆为民之间的关系还仅只停留与工作上联系较为多一点的普通工作关系。

  陆为民前期的工作思路是放在工业这一块上,对农业没有太多关注,但是今年以来陆为民似乎有所变化,对农业这一块的工作过问得多一些了,但也只是多一些而已,还远达不到沙阳春期望的那种密切度。

  但现在他没有太多时间了,时不我待,他得要主动出击。

  他不可能这样冒冒失失的跑到陆为民面前去毛遂自荐,如果有一个能够在陆为民面前说得上话的人为之搭线,那就好办得多。

  这个人选不好找,但是沙阳春有。

  *************************************************************************************************************************接到王舟山的电话,陆为民颇为诧异。

  他和王舟山一直有往来,除了在丰州地委时王舟山对他的欣赏和看顾,王舟山豪爽大气的性格也很让陆为民觉得投缘。

  有时候就是一个投缘,就能结下一辈子的情谊。

  平时两个人也没有太多联系,但是陆为民却一直视王舟山为尊长。

  王舟山依然是洛门地区行署专员,今年洛门地区要撤地建市,王舟山应该要担任首任市长,现在正是忙碌的时候,这个时候打来电话,倒是让陆为民有些意外。

  “为民,长话短说,我也不绕圈子,你们市委好像在对下边进行人事调整?”

  王舟山真没绕圈子,直接步入主题,这让陆为民也有点儿措手不及,记忆中王舟山是对这种跑官要官运作关系有些反感的,当然人都在变化,也不能一概而定。

  “舟山专员,怎么,有优秀的人选向我们宋州市委推荐?”陆为民笑着问了一句,也在琢磨着这事儿该怎么办。

  他一样很反感这种推荐,尤其是你一个外地领导来推荐本地干部,你比宋州本地的组织部门和相关领导更了解?究竟是了解私人感情还是工作?只是王舟山他一直很尊重,不好这么说。

  “呵呵,为民,心里边是不是有点儿腻味?”王舟山在电话里大笑,“换了我,一样腻味,甚至要冒火,你就比我们还更了解,需要你来推荐?我们是瞎子聋子傻子?看不到谁优秀谁平庸?”

  王舟山的话让陆为民有点儿小尴尬,但是更多的是高兴,“舟山专员,您能理解最好。”

  “唔,我当然能理解,在你我这种位置上,免不了要碰上这种事儿,心里再不舒服也得隐忍。”王舟山叹息了一声,然后重新步入正题,“我给你打这个电话,是受人之托,准确的说是我舅子之托,的确不好推,你知道我这人妻管严,老婆只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小舅子的战友,一直有联系,我只说一句,如果这个人选在你们市委考察范围之内,那你们肯定有你们的想法,我不插言,如果不在你们考查范围之内,估摸着这家伙也没戏,我一样不插言,嘿嘿,就是一句话,我把话带到,表示我心意到了。说实话,我连这个家伙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凭什么推荐?”

  王舟山话语里充满了戏谑的味道,大概也是被小舅子的纠缠弄得很不耐烦,才想出这样一个招数来,言外之意很明确,就是说他是尽了力的,把话带到了,但是你陆为民完全没有必要因为他带了话就影响自己观感和意见。

  这种情形很常见,很多领导迫于各方面因素的影响,都不得不打这种招呼,但是其内心对这种招呼也是很厌恶的,而被打招呼一方你要真没按照对方意图去办,他也不会介意,当然也有一部分招呼那是真的有为而来,要区分这种招呼其实很容易,尤其是像和王舟山这样关系比较亲近熟悉的人,就更容易辨识出来。

  王舟山不会在自己面前为这类事情玩什么心思,所以陆为民知道王舟山这话是真话。

  “舟山专员,我明白了,您先说说是谁吧?没准儿还真就是我们市委确定的调整人选呢,您那位小舅子没准儿还真是慧眼识才呢?”陆为民也乐了起来。

  “呵呵,他要真有这本事,那也是一大幸事啊。”王舟山也不介意,随口道:“叫沙阳春,说是你们市农业局的局长,大概是想下区县去工作吧。”

  “沙阳春?”陆为民略感吃惊。

  “怎么了?”电话里王舟山声音很随意,“别真成了你们市委确定的人选吧?”

  “舟山专员,您还真别说,还真有这回事儿。”陆为民有些无奈的道。

  “哦?为民,你可别为了讨好我这么搞啊,我说了,我就一带话,你不要理解错误,……”

  “真没,沙阳春是纳入了市委视线,也是人选之一,……”

  “行了,为民,不解释了,我知道了,既然他已经进入你们市委视线,那就成了,我小舅子那里,他也该知足了。”王舟山很果断的断了话头,“这事儿你就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办,就当我没说过话,改天你来洛门,我们在好好坐一坐。”

  补上昨晚的,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