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五十七节 生态产业,产业生态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五十七节 生态产业,产业生态

  西塔小有名气,名义来源于西塔和西湖。

  西塔是位于西湖边上的一座唐代宝塔,而西湖也不是杭州那个西湖,没有断桥也没有三潭映月,而是位于西塔县城郊的一座湖泊,比起杭州西湖,西塔县这个西湖面积要大几倍,十八平方公里,西塔位于湖西的虎山下,山环水绕,钟灵独秀,禅韵悠悠,别有一番风韵。

  因西塔而成的西塔寺也有一千多年历史了,但是西塔寺规模并不大,香火比起省内其他著名寺庙来说也不算旺盛,但是地处西湖岸边,山林葱茏,水碧峰青,其环境幽雅程度远胜于人潮涌动的杭州西湖。

  而西湖除了十多平方公里湖面外,紧挨着互动还有接近十平方公里的沼泽湿地,阳春时节,草长莺飞,端的是个好去处。

  陆为民就曾经给当时的西塔县委县政府提出来过,可以考虑打造西沼湿地公园,一方面利用国家专项资金来建设维护这块难得的湿地,一方面也可以借助湿地公园的建设,来提升西塔县打造生态县的名声,不过裘海波和覃泽东都没有太大兴趣,甚至认为陆为民是故意冷落西塔。

  你常务副市长来我们西塔调研建议,不谈项目,不谈招商引资,不说如何发展工业,却给我们上课要搞什么生态建县,还嫌我们西他不够穷不够落后么?建个湿地公园就能当饭吃当钱花?

  对此看法陆为民也是无言以对。

  前世中西塔日渐发展成为昌州市的后花园,西塔距离宋州市区八十一公里,但是距离昌州市区仅有二十三公里,只不过横亘在西塔和昌州鱼峰县之间西峰山让两地交通隔绝。

  倒不是说西峰山有多么险峻,事实上西峰山只是江南丘陵地形中再普通不过的丘陵山峦了,但是鱼峰和西塔本身就没有多少往来。

  鱼峰历史上就属于昌州经济区域,而西塔则是宋州这边的一个农业县,经济交往很少。

  西峰山虽然绵延数十公里,但是山势绵长却并不厚实险峻,而真正西塔县城到鱼峰县城直线距离也不过就是十四五公里。而鱼峰县城到昌州市区不过区区九公里,据说鱼峰已经被纳入昌州县改区的规划中,如果不是鱼峰经济较为落后,恐怕鱼峰县改区也早就启动了。

  前世中鱼峰县改区也是拖到了2006年以后,主要原因还是鱼峰经济一直处于昌州的末尾几位,到后来也是昌州城区不断膨胀扩张,鱼峰较为充裕的土地资源使得鱼峰成为昌州市区扩张主要方向,这才真正把鱼峰纳入进来。

  而鱼峰一经被纳入昌州市区之后,与鱼峰只有一匹西峰山之隔的西塔就成了热土,规模相当宏大的西峰大道破山而出。使得两地联系骤然拉紧。

  短短三四年间。西塔就成为昌州房地产资本最为青睐的地方。西湖边上的九桂花园、揽山苑、塔湖领地成为昌州最为著名的别墅集中区域,成为昌州新富们的首选,而后昌州的三环线更是直接从西峰山麓经过,让西塔真正成为了昌州后花园。

  西塔全县三分平地。一分湖沼,六分丘区,而丘区呈现出一个半环状分布在南部和西部,将西塔包裹护卫着,也使得西塔成为宋州西南一隅的突出领地。

  三分平地和一分湖沼都主要集中在被西峰山环绕的这个区域内,所以山环水绕,发展农业的条件还是相当适宜的。

  “奇伟,我觉得陆书记的一个观点很符合我们西塔现实,那就是我们不能以己之短去比兄弟地市的长处强项。还是要扬长避短。”李幼君梳理了自己的思路,“我们的长处优势我认真分析过,只有两点,第一,位置优势。距离昌州近,虽然有西峰山相隔,但是要打破这个瓶颈,不是不可能的,只是这可能需要在初期投入较大,但我觉得必须要走这一步。”

  苗奇伟认同李幼君的这一点,西塔偏处一隅,既不在昌宋公路上,也不濒临国道,只有一条省道。

  向西向南都是被西峰山包围,只有向北通往宋州,向东到遂安,但是一旦向南突破西峰山的瓶颈,那么地理位置的优势就一下子凸显出来了。

  只是这突破西峰山的瓶颈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从西塔到鱼峰直线距离不远,但需要穿越西峰山区,从工程量和施工难度上来说,也不是很大,但是这里边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鱼峰县这边的积极性问题。

  鱼峰和西塔这边经济上往来很少,也没有什么联系,要修这条路,虽然只有那么十多公里,但是因为是山区公路,估计每公里的造价起码也是一两百万,这还只是按照普通二级公路来计算。

  如果要按照更高标准,比如陆为民提及的六车道造价,起码还要翻一番有多,也就是说这十多公里道路造价可能就要五六千万。

  就算搞一个折衷,先建四车道外加隔离带,路两边预留两车道,估计没五千万也下不来。

  五千万,对于西塔财政来说不是小数目,就算是有市里补贴,西塔也吃不消,而要让鱼峰出钱,估计对方根本就没有兴趣。

  西塔一方出钱,估计很多人心里都难以接受,凭什么鱼峰到西塔的公路就该西塔一方出资?要知道路一旦修通,受惠的却是两县。

  陆为民给李幼君和苗奇伟提及过这个问题,这条公路的受益优势要等到房地产行业进入兴盛阶段,尤其是昌州房地产行业进入*期,才能真正体现出来,而现在还不明显,很多人也还意识不到。

  事实上包括李幼君和苗奇伟他们两人也没有意识到,他们也不可能想到今后十年中,中国房地产行业会以那样一种高高昂起的姿态纵马狂奔,连带着土地、房产一切都如泡沫一般迅速膨胀起来。

  要解决道路瓶颈问题,尤其是南下通道的建设问题,还有一个过程。

  “第二,就是我们西塔的生态环境优势。”李幼君提及这一点时,语气并不像说第一点时那么肯定,而是带有探索性的味道,“我们西塔没有工业,也没有污染,县城规模小,城市人口少,县里绝大部分区域处于原生态的环境下,我们全县湖沼河流水域面积占到全县百分之十强,而森林覆盖更是占到了百分之六十八点七,可以说入目之处,尽皆葱茏,生态环境上的优势无与伦比。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老百姓对生活环境的质量需求会越来越高,而我们西塔缺乏工业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也带来一大优势,没有工业污染的生态环境,对于渴望贴近绿色自然生活的人们来说,往往格外具有吸引力,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可以大做文章。”

  “李书记,我明白你的意图,上次我们也探讨过,现代生态农业、观光农业、休闲文化产业、运动旅游产业,这些定位还比较模糊的产业应该是我们西塔日后重点培育发展的方向,但这可能要求我们放弃对工业这一块的发展,或者说至少让我们在选择工业发展上受到很大限制,基本上排除了绝大部分传统工业,这可是一个不容易做出的决定啊,也许会让我们几年之内都难以看到收获成果,市委市府那边……?”

  在这个问题上,李幼君实际上和苗奇伟已经进行过几次商谈,但是都没有像这一次谈得这样直白透彻,而今天李幼君这样提出来,也就意味着李幼君可能有所抉择了。

  “奇伟,不仅仅你说的这么简单,放弃传统工业这是一方面,短时间内看不到收益是一方面,而要发展我刚才所说的那些产业,还需要我们在基础设施上进行大规模的投入,这更是一个难题。”李幼君叹了一口气,摇摇头,“但是我们有选择么?如果我们也和苏谯、遂安那样做一样的选择,我们能竞争胜出么?我看没有多少胜算。我们如果按照它们选择的路径来角逐,就算拉到一些投资,培育起一些产业,那可能也是它们挑肥拣瘦剩下的,没准儿就是高污染这一类的,对于我们西塔的环境优势来说,必然带来巨大压力,这反而会损害我们长远持久的竞争力,所以我不认为那是一条值得我们去冒险的路径。”

  李幼君说这番话时也是充满了矛盾心情,新产业的培育和发展不是光口头说两句话喊喊口号就行的,像现代生态农业、观光农业、休闲文化产业运动旅游产业这些都是要讲环境氛围、讲市场需求的,西塔现在的情况适合么?

  要打造成这样的氛围环境需要多长时间,需要哪些条件,西塔能行么?

  陆为民和他谈过两回,包括陆为民本人在内也对这个构想抱有一些担心,认为这的确有一些风险,这可相当罕见。

  要知道陆为民目前在宋州经济工作中的影响力甚至超越了童云松和魏行侠,宋州该怎么发展,如何发展,他是拥有相当发言权的。

  第一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