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五十九节 争锋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五十九节 争锋

  会议室里参会人员陆陆续续到了。

  今天是第二季度经济运行情况通报分析会的日子,按照惯例,每一个季度结束的下一个月下旬召开上个季度的经济运行情况通报,分析总结,提出意见。

  这一次的经济运行通报情况分析会时间延后了将近半个月,主要就是受到这一轮人事调整的影响,一直到各区县各局行部委人事调整全部到位,才召开这个会议。

  季度经济运行情况通报分析会是从省里沿袭而来,而丰州那边是最先效仿的,逐渐蔓延到了全省。

  这个会议的重要性一年比一年提升,逐渐成为各地市经济工作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分析总结提高,提出下一步工作规划,对于每一个区县主要领导来说,都是一个大考,前三甲和末尾三位,都要就这一季度经济工作的经验和问题做交流发言,这滋味儿不好受,当然是对末尾三位。

  前三甲也未必愿意,因为这一轮你是前三,没准儿下一季度就该你来说问题了,这种对比,拿市委有关领导的话来说,叫催人奋进,

  这催人奋进的方式实在太过残酷,比拿着鞭子在背后抽还难受,每一个做“交流发言”的领导都得要殚精竭虑的找寻存在问题,提出解决方案,如果连续三个季度你都位列末尾,也就意味着你可能会进入市里诫勉谈话的范围了。

  对于何种情况下进入市委诫勉谈话,并没有定数,但是约定俗成,或者说某位领导无意间透露出来的标准就是连续三个季度位列末尾三位,这让很多人都不寒而栗。

  除了各区县外,各局行部委也一样要纳入考核评比范畴,对局行部委考核评比标准则是全年综合指标分解后的数据,其中对经济工作的相关细化指标也加入了各局行部委工作中,当然不会一概而论,但是对于像税务、工商、财政、计发、交通、农业、水利这些与经济工作息息相关的部委是跑不掉的。而和经济工作关系不大的则取平均值。

  这种考核方式极大的强化了经济工作在各局行部委工作中的份量,也引起了不少非议,但是童云松和魏行侠在这一问题上态度很坚定。

  ***************************************************************************************************************************

  按照惯例各区县主要领导坐会议室中间,局行部委领导则坐两侧,铭牌早已经摆好,各自对号入座就行了。

  会议前的五到十分钟是最热闹的,不管是会议室内还是室外的走廊上,都站满了人,大家三五成群凑在一块儿,香烟成为最好拉近距离的方式。本身大家都基本上认识。但是个人关系仍然有亲疏之别。

  像沙阳春和赵然与现任农业局长在一起说话。而郁波和赵大恒则是与吴淼站在了一起,至于雷志虎和令狐道明则和魏如超、何靖谈得很闹热,而后李幼君和苗奇伟也加入了进来。

  随着陆为民、魏行侠和童云松三人陆续出现,大家也都相当默契的熄灭烟头。各自归位。

  第二季度的经济数据早就出来了,各县区的领导也早早就拿到了这些数据,谁先谁后早已经明了,现在大家关心的只是如何在这场会上过关的问题。

  第二季度经济增速前三依然是苏谯、麓溪和遂安,基本上这一年时间来,经济增速前三甲一直是由这三个区县把持,无论麓城如何努力,始终只能在第四位徘徊,可以说前四地位基本固定。其他八个区县都只能为第五名而拼杀。

  财政收入增速前三也差不多,只不过是顺序稍稍发生了变化,遂安、苏谯和麓溪分列一二三,受益于风云通讯带动的手机出货量持续增长,整个遂安通讯电子产也呈现出一种爆炸式增长。导致电子产业园的投资也快速增加,按照遂安县委县政府的判断,下半年遂安还会迎来一波投资热潮。

  经验介绍显得波澜不惊,事实上在座的众人对于苏谯、遂安以及麓溪的经验介绍早已经耳熟目详了,这几个季度都是这三个区县轮流在作介绍,而很多经验事实上无法复制,这些情况包括童云松他们都清楚,一切共性的经验也翻来覆去拿出来分析,事实上也缺乏多少新鲜感了,倒是末尾三位对自身存在问题不足和下一步工作打算的介绍时还稍许有些新意。

  这末尾三位却和前三位不一样,一直没有一个较为固定的名单,泽口、西塔、梓城、经开区、烈山、宋城、沙洲都曾经入选,除了叶河一直游离在前三和后三之外的中游状态外,这几个区县都曾进入后三的序列,只不过是次数多少的问题。

  像泽口、西塔和梓城进入后三的次数就比较多,而宋城和经开区也不少,烈山和沙洲也都只有一次进入过。

  从去年第四季度到今年一二季度,西塔已经连续三次进入后三,只不过前任班子均已调整,这个板子该打到谁身上,就不好说了。

  “我们西塔的情况比较具体也比较特殊,除了我们缺乏必要的工业基础外,我们在交通地理位置上的偏处一隅和基础设施的落后,也严重的制约了本地经济的发展,同时财政收入的瘠薄反过来也对我们自身改善投资环境的努力受到很大制约,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单靠我们县里自身的努力来解决,比较困难,所以我们也有一些想法,也正好通过这个会议来做一次汇报,……”

  苗奇伟和李幼君在来开会之前就早已尽商量好了,这一次就要把话说透,而且就是要当着所有人把话说透,不要遮遮掩掩,要不到后来反而要吃大亏。

  所以从一开始,苗奇伟就开诚布公,坦言目前西塔的困境。

  “……,西峰山现在就成为我们西塔改善投资环境提升竞争力的一个最大瓶颈,……,县里经过多番研究评估,现在也聘请了一个专业团队来进行研究分析,我们西塔现在的情况摆在这里,东有遂安,北有麓溪和沙洲,这些区县的基础设施远强于我们,而且产业也形成了一定规模基础,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认为西塔和友邻县区的竞争上有什么优势,尤其是在传统工业的投资竞争上,我们没有竞争力,……”

  ……

  “我们的客观条件限制了我们和周邻区县的竞争能力,所以我们县委县府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我们西塔该如何发展,向什么方向发展?!说要发展产业,思路想法可以说出一大堆来,但是怎么才是切合了西塔实际条件的,如何能够让我们西塔老百姓满意,这一点上,县里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研了解,我们认为我们西塔不适宜大规模的引入传统工业投资,事实上在周邻的遂安和麓溪等地,更合适,那我们西塔怎么干?靠什么来发展改善我们西塔目前的困境,……”

  会议室里异常安静,先前都还有些心不在焉的人们都开始被苗奇伟的想法吸引了过来,这是第一个敢于提出要否定大规模引入工业产业投资的领导,其勇气可嘉。

  但话又说回来,西塔的情况大家都很清楚,现在再来从头开始打基础,显然已经不适合了,遂安和麓溪表现出来的产业竞争力已经极大的挤压了西塔,西塔必须要另寻出路。

  “我们县委县府几番探讨过,认为我们西塔的优势有两条,其中第一条就是我们的区位优势,而现在区位优势被西峰山所制约隔开,要搬开这个屏障,就必须要由市里的鼎力支持,……”

  苗奇伟有备而来,加之口才本来也不错,很快就把西塔的一些想法透露出来了,其中主打生态牌是一个关键,如何在确保西塔自然生态环境保持目前这种较为原始自然的状态,同时又要实现西塔经济发展,这中间的平衡度非常关键。

  一连串与生态环境相关的现代农业、休闲旅游业、生态观光业、运动文化产业等等相当新潮时髦的语言出来,让在座的众人都被忽悠得一愣一愣的,魏行侠打断了苗奇伟的介绍,直截了当的问题:“老苗,我和大家都听到了你们西塔的一些想法,我们也承认西塔在面对周边区县的竞争上不占优,但你提到了这些产业发展,据我所知在我们国内都还处于一个摸索阶段,你们如何做到让这些尚属于摸索和培育阶段的新兴产业在西塔落户并发展起来?市委市政府需要的是具体的方略,需要的是在半年或者一年后能够实实在在看到的东西,而不是只是卖弄一下这些新鲜词语和理念,换句话说,市委市府需要看到你们在发展西塔的构想上更为具体实在的东西,包括一个预测,这一点上,有些遗憾,我没有看到!”

  第三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