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六十七节 铺开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六十七节 铺开

  “鑫林,《宋州时政》这个刊物办得不怎么好,都是些老生常谈照本宣科的东西,没什么看点,你新任秘书长,这个刊物如何办成让大家喜闻乐见的东西,我觉得可以下一下工夫,我们宋州今年各条战线都蓬勃发展,可以评点可以分析可以探究的东西很多啊,既有经济发展方面的东西,也有文化教育社会时政方面的东西,我就不明白市委办这些人就怎么找不到写的内容?是眼光狭窄浅薄还是缺乏胆魄锐气,你得好好清理清理,别都成了养老院了,大家都一天混吃等死,宋州养不起!”

  陆为民对《宋州时政》这份和《丰州社情》相似的刊物不太满意,只是《宋州时政》不属于他的工作范畴,应该是秦宝华和沈子烈过问的事情,所以他也没有多过问,现在黄鑫林接手,他提醒一下黄鑫林,当市委秘书长除了要协调好各方外,也需要拿出一点自己的亮点来,要不平平庸庸,就很难服众了。

  现在《宋州时政》都成了各单位部门压箱底的垃圾货,送去就被扔在一边,只等到第二年卖废品或者送纸厂化浆。

  就连陆为民自己都没法看下去,晚上睡觉前想从里边挑一两篇值得一看的东西都没法挑出来,让人无语。

  《宋州时政》和当初陆为民在丰州搞的《丰州社情》还是有些区别,《丰州社情》更像是一份内部刊物,很多涉及内容不宜公开,主要是供副处级以上干部阅读,而《宋州时政》则不一样,覆盖范围要大的多。副科级以上干部都在其中,更多的是一种是介绍宋州近期社会经济事业发展状况,对宋州各方面工作的一些探索以及高层的一些风向吹风。

  照理说,这一份刊物很容易办成一份受干部们喜欢的东西,但是就这样也被宋州市委办那帮人办得凄凄惨惨,而陆为民看过几期也觉得的确是食之无味味同嚼蜡。

  现在宋州社会经济发展已经走上正轨,但是还有一些区县的发展不尽人意,而这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干部思想观念和理念意识没有跟上。在这一点上陆为民认为《宋州时政》是可以发挥一些作用的,所以他才会提醒黄鑫林这个新任秘书长要抓一抓这个。

  他当初在丰州地委时把《丰州社情》搞出了声势,赢得了领导的认可,甚至连省委办那边都曾经来取过经,现在黄鑫林新官上任,要想拿出点儿像样的成绩来。这一个问题上也是可以做做文章的。

  “陆书记,我觉得市委办在承办这个刊物上还是有点儿力有未逮,我觉得如果能够和宣传部那边联合起来办这个刊物。也许效果要好得多,毕竟他们那边在人力资源要雄厚得多,而我们这边在题材选材上更有优势,我的想法是把《宋州时政》几个组编人员单独列出来,然后与宣传部那边进行合作,月刊可以改成半月刊,但是份量每一期不定,贴近实效性,同时也在栏目上进行一些改革,比如高层吹风、域外潮流等这一类干部们比较感兴趣的栏目上多花些心思笔墨。另外也在具体部门的一些工作经验做法上开辟一个新栏目介绍,……”

  陆为民眉毛微扬。他没想到黄鑫林似乎在这方面早就有一些想法了,这显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有过一番深思熟虑的,看样子黄鑫林也是打算在这个位置上要大展拳脚了,他点点头:“鑫林,该怎么干。你自己琢磨,我只是提醒你,得干出点儿新意来,干出点儿实绩来,拿给大家看看。”

  黄鑫林明白陆为民话语中的意思,市里边也还是有不少人心里不太服气,比如陈庆福,又比如毕华胜和叶久齐,这几位都是副市长,而自己只是市长助理,却一步跨过,直接到了秘书长位置上,这不能不让人羡慕嫉妒恨。

  “陆书记,别人怎么看是一回事儿,我也无法让每个人满意,我只能按照我自己的想法去把手里边工作做好。”

  黄鑫林语气很平和,但是骨子里流露出来的自信还是让陆为民有些意外,看样子这位新任秘书长也是压抑已久,需要找一个机会来证明自己的意思,这也不是坏事儿,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行不行,是非自有公论。

  ***************************************************************************************************************************

  “大哥,还在跑你们那个煤制甲醇项目?”雷志虎看着消瘦了不少的兄长,忍不住道:“你们是不是太急于求成了?二十万吨我觉得已经相当可观了,一下子上到五十万吨,投资规模和市场预期你们公司有把握么?”

  “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把握?”雷志龙没有理睬对方,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光是这个可行性调研报告,我们就花了五十万,请专门的公司进行分析评估,你以为搞企业像你们招商引资那么简单?二十万吨现在看起来的确像是那么一回事儿,但是谁都知道煤化工产业,规模越大,成本就越低,利润率就越高,关键在于市场。”

  雷志虎赶紧举手投降,“大哥,算我没说行不?不过据我所知,甲醇市场情形并不太好,现在价格比起前几年可差远了,我记得你们前几年也就想搞煤制甲醇项目吧,那时候价格多高?国内市场两千好几一顿吧?”

  “二千四到三千之间,不等,有波动。”雷志龙冷冷的插上话。

  “对,现在呢?一千二三一吨,只有前两年的一半,哥,你还有这么大信心?”雷志虎盯着自己兄长。

  “你懂什么?你以为市场就是追高杀低不成?去年和前年一直到今年的确甲醇市场的确不景气,但是市场本来就是这样,有起有伏,有波峰也有波谷,我判断这两年甲醇市场已经到了一个低谷,未来几年里,甲醇价格会有一个较大升幅,这个时候启动建设是最合适的时机,无论是设备还是技术解决方案,在价格上都是最划算的。”雷志龙态度异常肯定。

  “哥,你真这么有把握?”雷志虎还是忍不住要劝对方。

  现在华廊集团进过改制,已经不完全是国有独资企业,而是改制为股份制企业。

  市政府、烈山县政府以及华廊集团全体职工和管理层均持股,其中市政府和烈山县政府持股百分之五十,而以雷志龙为首的管理层通过出资和股权激励方式取得了百分之十的股权,而其余百分之四十股权,有百分之二十八由华廊集团职工工会获得,百分之十二由外部投资者持股,这也是当时市政府为了解决财政困难,采取对外出售股权的方式稀释的股权。

  “废话,你哥在这上边搞了一辈子,没有把握我敢去冒这么大风险,就像你说的,我还有百分之三的股权呢,搞砸了,不是把我自己的钞票去打水漂?这还不说,集团公司职工见了我还不得戳我脊梁骨?”雷志龙撇撇嘴,“壳牌解决方案也是五十万吨最合适,我们研究过多次,虽然五十万吨规模现在看上去有些大,但是等到真正建成投产,估计这个规模也就是正好合适了,二十万吨规模现在觉得行,建成之后也就有点儿小了,与其那个时候来后悔,不如现在一步到位。”

  “哥,我对这个市场不太了解,……”

  “你不太了解?据我所知你们苏谯当时不是也想搞一个化工产业园,是不是也有意要搞煤制甲醇啊?不是市里边把你们那个化工产业园给否了,你们怕已经跃跃欲试了吧?”雷志龙毫不客气的戳穿了自己二弟的假面。

  “嘿嘿,哥,你也知道了?”雷志虎的不尴尬也就是一瞬间,在自己兄长面前他也没什么不好意思,“陆书记一直在批评我们苏谯产业太过单一,我们县里也想搞几条腿走路,何况我们想把化工园区搞到钢铁产业园以东的下风下水地方,本来是一件好事儿,但是却被陆书记给否了,真是搞不明白陆书记是怎么想的。”

  “我听陆书记说过,是担心你们县里在环保上过不了关,濒临长江,如果出了状况,那市县两级这个责任就太大了,何况你们苏谯本来也还有更多的余地,不一定非要吊死在化工这棵树上,再说你们苏谯也没有原料,原煤全靠外运,就算是有深水码头之利,总是要占用运力,成本也要提高。”雷志龙摇摇头,语气笃定,“我们烈山就不一样,一切都是现成的,正好可以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不但解决更多的劳动力就业,我们公司在烈山那边需要就业的子弟也不少,正好可以解决,而且也可以创造更高的附加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