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七十一节 天下无不散宴席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七十一节 天下无不散宴席

  花幼兰被陆为民的话震得不,三年?而且是算上今年的!

  花幼兰知道今年宋州势头很盛,但是你宋州和昌州差距也是明显的。

  就算你宋州几大产业发展起来了,但是昌州的底气也还在,而且昌州的增速也不算慢,只是相对宋州来差了。

  人家的总量在那里摆着,哪怕只是你的一半甚至三分之一的增速,那在增量上也和你差不多了。

  诚然,宋州一直保持这样的增速,昌州肯定不在话下,但是这种不正常的超高速很显然不可能持续太久,今年或许行,明年呢?后年呢?是逐步递减,还是猛然陡降?这些都有可能,可这陆为民就有这么大的把握和信心?

  “为民,小心风大了闪了舌头,你凭什么有这么大把握敢说三年内赶超昌州?”花幼兰脸上浮起一层薄怒,淡淡的道。

  她对陆为民寄予了厚望,也知道陆为民的本事能耐,但是却不希望陆为民是个张狂跋扈的性子。

  在她看来宋州如果能够保持一个比较良性的发展势头,五年后或许有可能赶上昌州,而且是要不算今年,如果发展不太顺的话,十年赶上都还得要有些难度,毕竟昌州也在发展,而且她也看过昌州的一些产业发展规划,也是有一些看点,关键在于能否落实执行下去并取得意料中的效果。

  陆为民的话太狂了一些,简直把昌州视为无物。虽然花幼兰也对昌州市委的一些做法不太感冒,但是并不代表可以无视人家的实力。

  “花省长,我并不是在无的放矢,也不是信口开河,我没那个习惯。”陆为民能感受到花幼兰的不悦,解释道:“我的信心来源于我们宋州的底蕴,事实上你看看十年前,我们宋州和昌州的差距微乎其微。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那时候就是号称的昌江双核,昌州和宋州的地位是平等的,在各方面条件上大家也是各有千秋,昌州在社会资源上略胜一筹,但是宋州在区位和交通优势上又要略胜昌州,省会城市对于昌州既是优势也是劣势,只能说正负相抵,具体情况您也清楚。”

  “我们宋州和其他新兴地市不一样。有产业基础,纺织、机械、设备制造、仪表、船舶、化工产业都有很好的基础,现在我们补上了钢铁和电子这一块短板。轻纺工业的衍生产业比如服装、户外和体育用品、制鞋等产业迅速兴起。商贸物流业也在蓬勃发展,可以说作为一座综合性的工业城市雏形已经初现,而且随着西宋高速和宋宜高速、宋秋高速的开工建设,还有宋州港区的全面扩建,宋州的区位优势和交通优势日益凸显,可以说宋州有着不输于昌州的条件。而我们面临的局面也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好的时机,反观昌州,昌州在确立自己优势主导产业上一直方向模糊,除了在汽车零部件产业上略有小成外,纺织产业凋零。空有航空、机械、电子和钢铁产业上的优势,却囿于央企和地方上的藩篱。未能抓住这几年的有利时机培育起相关产业,可以说最大失误,在招商引资上也未能取得较大突破,这一增一减,我们宋州的优势就更为明显了,假以时日,宋州赶上昌州并非虚言。”

  陆为民的话让花幼兰时而皱眉,时而舒展,等到陆为民说完之后,她才浅浅的道:“我知道宋州有追赶昌州的潜力,我是说你说的三年之内赶上昌州,仗恃为何?”

  “花省长,仗恃为何,我想就是我们宋州市委市政府的近期规划吧。上半年的数据都早已经出来了,一至六月我们完成国内生产总值110亿,昌州是210亿,七月我们宋州继续保持高增长势头,完成国内生产总值24.58亿,再创历史新高,昌州只完成了36.29亿,虽然也有增幅,但是并不明显,八月还未结束,但是据我所知我们宋州去年开工建设的多个项目在七月底八月初都已经正式竣工投产,苏谯、遂安和麓溪三区县的增势还会进一步显现出来,我估计还会在七月的基础上再进一个台阶,极有可能达到28亿,也就是说,今年我们宋州的国内生产总值将会有一个惊人的增幅,翻番非难事。”

  陆为民显得气定神闲,除了苏谯、遂安和麓溪表现出来的强势外,南城新区建设的高强度投入,也使得建筑业和相关产业呈现出爆发式的增长,再加上烈山煤矿和焦化厂的而且改造均已完成,今年烈山的地区生产总值必定会有一个大的飞跃,叶河的产业调整培育也有了一些改观,效果也会在下半年开始显现出来,也正是有这些因素的底气,陆为民才会有如此自信。

  “28亿?为民,能做到么?”花幼兰吃了一惊,如果说宋州八月的国内生产总值达到28亿,这可真就是一个不简单的数字了,这也就意味着宋州下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就有可能达到170亿,加上上半年的110亿,全年国内生产总值完成了280亿,这就可能把青溪都甩在身后,要和昆湖争夺全省老二的位置了。

  昆湖今年上半年增速达到百分之十五,预计全年增速也能保持这个增速,目标也是实现gdp280亿,现在宋州的目标也是280亿,这就太恐怖了,从去年的第八位一跃攀升五六位进入前三,坐三望二,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做不做得到,也总要去做,我们宋州在上半年数据出来之后,就确定了一个最低目标,那就是进入前四,但是在七月数据出来之后,我觉得我们还是保守了一些,起码应该是坐三望二,当然这还只是我个人的一些想法,没敢和童书记与魏市长沟通,但我觉得我们应该有这个勇气和信心。”陆为民显得很淡然,但言语中流露出来的自信却不容置疑。

  花幼兰轻轻的涂了一口气,似乎有些纠结,又有些怅惘,好一阵后才摇摇头,似乎有些什么事情一度让她难以抉择,而现在却做了决定。

  “为民,宋州有这样的好势头,的确可喜可贺,不过你们也需谨言慎行,低调一些不是坏事,把实实在在的成绩拿出来,人家才得心服口服。”花幼兰静静的点点头,“你们现在还有什么难处,早些提出来。”

  陆为民目光沉静,他听出了花幼兰话语中的一些意思,“花省长,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花幼兰沉吟了一下,似乎是在斟酌言辞,“为民,恐怕你也知道了,我的工作近期可能会有一些变动。”

  陆为民心中微动,看样子曹朗和他说的事情是成真了,虽然花幼兰的工作有调整这个消息已经在省里高层有传言,但是究竟走哪里却还是一个未知数,很多人估计花幼兰会去中央部委,毕竟花幼兰一直在地方上工作,到中央部委工作也有利于她的成长。

  “花省长,我听说了,不过不管花省长到哪里工作,您始终是我的领导,我最尊敬的领导之一。”陆为民目光凝注,言辞恳切。

  “嗯,我也有些感触,在昌江工作这么多年,突然要离开,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去工作,很舍不得。”花幼兰悠悠的道:“这里是我成长的地方,我的家庭、朋友、同学和同事都在这里,说内心话,一个人到这个年龄,要经历这样大的变动,真的有点不适应。”

  “花省长,其实这很正常,每个人就是在不断的变化中适应调整自我,这才能让自己变得更成熟,原来您不也是到桂平去工作了多年,恐怕也是这种感受,相信您在新的岗位上会很快就适应的,何况到一个新环境,可以结识一些新的朋友和同事,以您的性格和作风,我相信您会很快融入到他们之中去的。”

  陆为民的话让花幼兰很感安慰,虽然知道去新的岗位是对自己的一个巨大的机遇和考验,她也自信可以在新岗位上做得更好,但是毕竟她还是一个女性,对于陌生环境的那种恐惧感也是存在的,在陆为民面前,陆为民眼中那种沉静让她很感心安。

  “知道我去哪里么?”花幼兰笑了笑,明知道问这个话不太合适,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想问一下。

  陆为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大概知道。”

  “哦?”花幼兰有些吃惊,不太相信,“真的?”

  现在省里边只怕也没有人敢敲定自己会去那里,也许只有荣道声大略知道一点,就连邵泾川也只知道自己可能要去某个中央部委担任重要职务,陆为民居然知道。

  “嗯,不知道花省长是不是要去团中央?”陆为民微微一笑道。

  花幼兰心中一惊,“为民,你这个消息从哪里获知的?”

  “我有个同学在中宣部,他有个发小在中组部,获得了一些消息,上一次我同学来,和我提起过,不过那个时候还不确定。”陆为民没有隐瞒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