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七十五节 分化瓦解,制造矛盾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七十五节 分化瓦解,制造矛盾

  陆为民是让岳霜婷帮自己对鱼峰县两个主要领导做过了解的。

  正如花幼兰提醒自己的一样,昌州已经感受到了来自宋州的压力,但是这种压力也还要对人对事。

  从县一级层面来说,他们不会考虑太多,西塔的gdp也就是几个亿,即便是与鱼峰相比也相差甚远,从现实来说,根本够不上威胁一说,也谈不上什么竞争对手。

  从市这一级层面来说,陆为民还不清楚恽廷国是如何考虑的,如果是私人情绪在里边,那倒没啥,只能说明恽廷国这个人心胸太狭隘,反而容易找到击破的办法。

  但如果恽廷国觉得这条公路一建可能对西塔乃至宋州的经济发展起到重要助推作用,再夹杂有私人恩怨在里边,那于公于私这家伙恐怕都要把这个项目给拖住了,那倒真有些不好办,毕竟鱼西公路就目前来说还不是鱼峰和昌州方面最需要考虑的事情。

  不过岳霜婷还是给自己提供了一些其他有价值的消息,值得琢磨。

  那就是高峻是莫计成的绝对嫡系,但是和恽廷国的关系却只能算是一般,不像蒋道全那样和恽廷国关系密切,也对恽廷国的指示是令行禁止,而且高峻新去鱼峰,莫计成是把他作为下一届的市委市府班子成员在培养,他当然也是想要在鱼峰做一番事业出来,也替莫计成长长脸。

  目前鱼峰在全力打造昌州北面的交通枢纽,北二环和灵山大道的架子已经搭起来了。但这都是前一届领导的功绩,而且还是市里主导的工程,鱼西公路不一样,市里边不太感兴趣,往低里说,只是鱼峰和西塔两县的县道,往高里说,也可以说是连接昌州和宋州之间的另一条通道。现在市里不感兴趣,如果县里把这件事情推动起来建成了,那无疑就是县里的功绩了,而他高峻自然就是第一功臣。

  从人心人性这个角度来说,高峻不应该对这个项目不感兴趣,只是可能碍于其他一些因素而暂时不便表态。

  其他因素,陆为民判断应该就是恽廷国的态度。

  高峻可能会忌讳恽廷国的态度,但是绝不会完全听从于你恽廷国的意见,尤其是这个意见明显对他高峻树立自己的政绩不利。

  他可以搁一搁。看一看你恽廷国怎么来处理,但是绝不会一直拖下去不闻不问,尤其是在西塔方面已经开出了很优厚的条件情况下。以高峻作为莫计成嫡系心腹这一身份。以高峻想要在鱼峰做一番成绩的心态,他不会一直这样放任不问。

  如果现在宋州方面再能给予鱼峰方面一些促动的话,那么高峻就有可能坐不住了。

  陆为民的目光重新回到地图上,“幼君,奇伟,如果我们不考虑修鱼西公路。西塔要破解交通瓶颈,还能走哪边?”

  李幼君和苗奇伟一愣,苗奇伟反应快一些,“陆书记,如果不走鱼峰。要进昌州,还有一个方向。就是向西南走西峰山北段和麴岭交界处出去,和昌州的麴县接壤,但是那里至少要多绕十多公里,这是一方面,另外那边因为靠近麴岭,地势还要险峻一些,当然那一片主要属于麴县,从麴县到昌州市区还有二十多公里,太不划算。”

  “麴县方面倒是早有意要修这条路,因为麴县盛产石材,这两年我们宋州城市建设力度很大,他们一直希望他们的大理石、花岗石材能销往我们宋州,绕道昌州要远不少,而且这条路要穿越西峰山脉北段,麴县目前不少石材矿区都开发得差不多了,他们更想开发麴岭山区的石材以及云母石矿,所以修这条路对他们来说当然是利益很大,但对我们来说却如同鸡肋了。”

  李幼君也赶紧补上话,如果要修麴西公路那就真的意义不大了,对于西塔来说,麴西公路只是一个石材外运的中间站,西塔也没有太多和麴县方面的经济往来,这个时候投入巨资去修麴西公路,不符合目前西塔的利益。

  陆为民目光在地图上凝注不动,汗滴滑下来,滴落在地图上,他也没有管。

  前世中麴西公路的确是要在2008年四万亿刺激时才开建,2010年底才建成,这条道路建成后却的确对麴县的助益巨大,大批石材通过这条路走西塔到泽口南边的蠡泽湖枢纽上船,尤其是夏秋丰水季节,这里成为麴县石材外运的重要内河港口。

  “这样,幼君,奇伟,我看我们先把前期工作做起来,从你们西塔县城向南到古楼镇,再走就进入山区,鱼西公路大部分路段在我们辖区,要做的工作很多,我可以保证一点,这条公路肯定要建,但是怎么来建,还要看昌州方面如何表态,我们把前期工作做起来,也就是给他们一个压力,高峻既然是才来当鱼峰县委书记,我想也不是尸位素餐的人,昌州市和鱼峰县的利益也未必完全一致,所以这方面我们我们可以分化瓦解。”

  陆为民嘴角的笑容让李幼君和苗奇伟都颇为心安,只要陆书记有这个表情,那么就肯定有把握。

  “麴西公路从长远来看,也是要建的,麴县的石材全省闻名,同时麴岭山区矿藏也相当丰富,也就是因为交通瓶颈所困,麴县既然有这个心思,我们也不能不配合,哪怕是做做戏,当然也不能完全说是做戏,只是有个先后缓急罢了,鱼西公路对于我们来说更为迫切更为关键,麴西公路几年后也许一样要提上议事日程,如果麴县方面真的十分迫切,提前也不是不可以,我们宋州不像他们昌州那边那么不来气,只要是有益于双方发展的,我们都愿意尽最大努力来促成。”陆为民笑了起来。

  “那是那是,……”李幼君和苗奇伟都是笑意盈面。

  ***************************************************************************************************************************

  高峻背负双手,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好一阵后,才问道:“你说的消息是从哪里来的?”

  “是从市政府办那边得来的,听说铁市长也对麴县方面的想法很支持,麴县目前石材开发力度很大,一直希望着重开发麴岭山区的矿藏和石材,他们认为这条路从麴岭与西峰山脉北部尾端修过去,既可以减少工程量,又可以有效开发麴岭山区的矿藏,所以积极性很高。”县委秘书长小心翼翼的道。

  “麴西公路工程量要比鱼西公路的工程量大多了吧?”高峻冷冷的道:“西塔方面不是一直希望修鱼西公路么?怎么突然要改弦易辙了?”

  “也不是改弦易辙吧,鱼西公路是西塔感兴趣的,而麴西公路是麴县更感兴趣,而西塔不感兴趣,不过麴县方面一直在积极联络西塔方面,前两年就有这个意图,也不是现在才有的,我不知道是不是西塔方面想修鱼西公路刺激了麴县方面,他们才会要和我们来竞争。”

  一边观察高峻的脸色,黑框眼镜的中年男子一边斟酌着言辞。

  高峻从鼻孔里轻轻哼了一声,他当然知道西塔方面对麴西公路并不太感兴趣,但是并不太感兴趣并不意味着就不可能修这条路,如果麴县方面态度太过积极,而开出的条件又够好,加之西塔方面又觉得鱼西公路短时间内没戏,那也就说不清楚西塔方面心思会不会发生变化,尤其是如果省里再从政策和资金上促成的话,那就真不好说了,铁林可是和省交通厅那帮人关系不一般。

  来回踱了好几圈,高峻有些烦躁的把短袖衬衣上边的纽扣又解开一颗,仰起头想了想,“你再去市府办那边了解一下,问一问市里边对鱼西公路的态度,嗯,可以通过张市长那边问问,也这么久了,市里边究竟是什么意思,是搁置呢,还是在准备研究呢,还是觉得现在不合适,问一问,注意方式方法,市府办那帮人都是人精,稍不注意他们就能嗅出味儿来,给你四处乱传,……”

  中年黑框眼镜男心领神会,“高书记您放心,市府办里我有熟人,我知道怎么做。”

  “你先去吧,我一个人静一静。”高峻摆摆手,男子立即知趣的离开。

  坐回沙发上,高峻脸色越发不好看,他搞不懂恽廷国和蒋道全在搞什么鬼。

  蒋道全也就罢了,那是唯恽廷国马首是瞻的,可是恽廷国是什么意思?

  高峻承认这条路对于鱼峰来说不算是最急迫的,但是不算最急迫并不代表就没有价值意义,西塔方面开出了这么好的条件,鱼峰没有理由不接受,这一点高峻也和县里其他几个常委取得了共识,除了蒋道全。

  他不想拂逆恽廷国的意思,但是恽廷国你也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把这么大一桩事儿就给我按着不吱声吧?那你把我高峻当成什么人了?

  第三更求几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