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七十六节 借力打力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七十六节 借力打力

  高峻越想越窝火。

  他知道恽廷国和莫老板关系不一般,但他高峻也是跟莫老板多年的人了,他尊重恽廷国,但并不像其他人那样怵恽廷国。

  自己尊重他,但他也不能把自己视为无物,这样大一件事情,说丢在一边儿就丢在一边儿了,麴县那边折腾那么起劲儿,万一真的把铁市长和省里说通了,真的要给予这条路以大力支持,西塔动心了,事成定局了,那西塔方面纵然有兴趣修鱼西公路,但他们一时半刻还能拿得出那么多资金来修么?显然不可能。

  西塔的财力高峻很清楚,就算是宋州市里边支持,但麴西公路要开工建设了,那短期内就绝对不可能再上鱼西公路,那对鱼峰来说,这是不能接受的。

  不管麴西公路的可能性有多大,高峻也不愿意去冒这个风险,因为鱼西公路对于鱼峰来说只有好处,当然,对西塔也有好处,但是对西塔有好处又怎么了?双赢之局对自己也有好处,又非损人才能利己,难道说西塔还能和鱼峰竞争不成?

  这样荒谬的看法是高峻无法认可的,可如果不是这个原因,那恽廷国把这个事情压着干什么?

  如果不是上边的原因,那就只能是恽廷国在针对自己喽?

  高峻琢磨着这种可能性,也觉得有点不太可能,恽廷国现在可是莫老板的红人,用得着和自己过意不去?自己就算是深得莫老板的看重,那也不至于能夺去恽廷国的光彩才对。他用得着这么来打压自己?这似乎也说不过去。

  高峻有点儿头疼,但是恽廷国这么做毫无疑问的是损害了自己的利益,在这个问题上高峻已经等待了这么久,他一直以为恽廷国只是想要冷一冷宋州方面的心思,求得更好的合作条件,但是现在看起来还想不是那么一回事儿,恽廷国是真准备把这事儿给搁下来,这就是高峻不能接受的了。

  这有点儿过了。

  仰起头看着天花板。高峻又好好的把这件事情想了一遍,他不想得罪恽廷国,但是也不能由着恽廷国的性子折腾,鱼峰县委书记是自己,不是他恽廷国,最大的利益关键点在自己而不在他,这一点要搞清楚,蒋道全要跟着恽廷国亦步亦趋,他高峻却没有这个义务。

  应该说西塔方面还是很有诚意的。据说他们那边的前期工作已经开始作了起来,可见他们是真心实意要修这条路,这条路建成将和灵山大道会和。再加上北二环。形成一个十字交会,鱼峰的交通枢纽地位更加凸显,尤其是从宋州西部的泽口、西塔过来的车辆日后要进昌州都可能不再走昌宋公路,而昌州很多物资北上宋州也一样可以不再走遂安那边,这对于鱼峰来说也是一个机遇。

  也许自己真需要好好再和宋州方面联系一下,那个陆为民不是也和自己联系。希望见过面吃顿饭么?

  “小沈,小沈!”想到这里,高峻沉声喊道。

  “高书记!”秘书从隔壁房间迅速过来。

  “你帮我联系一下宋州陆书记那边,看看明天他是否方便,我正好有空。大家可以在一起坐一坐。”高峻点点头,陆为民给自己打了电话。是通过市里分管交通建设的张市长联系的,态度十分坦率友善,高峻虽然性子高傲,但是也非不通人情世故的人,对对方的善意也还是愿意给予回应。

  “好,我马上去联系。”秘书一只手拿着笔,一只手持着笔记本,迅速记下。

  ***************************************************************************************************************************

  恽廷国走进莫计成办公室里时看见铁林恽廷国办公室里相谈甚欢的时候,心里就咯噔一声,下意识的觉得恐怕两人是在谈那件事儿,或者说是谈过了那件事儿。

  连恽廷国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自己怎么就对一条无足轻重的鱼西公路这么上心了,值得么?有意义么?他也说不上来,这鱼西公路也就是起到了助推鱼峰交通枢纽地位确立,同时也帮宋州一个穷县或者说宋州的西部的两个穷县开通了另外一条进入昌州的通道罢了,又能怎么着?

  他了解过西塔和泽口这两个宋州西部的穷县,西塔98年gdp不过区区三个多亿,今年就算有所增长也不过四五亿,而泽口情况也差不多,两个县加起来也还不如鱼峰这个在昌州全市拖后腿的落后县份,值得自己这么关注么?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那就是自己心里某种阴暗的心思在发酵了,姓陆的是宋州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鱼西公路据说也是他极力主张建设的,自己就是潜意识的想要膈应一下对方,故意要压住这条公路?

  恽廷国很不想承认,但是却不能不承认,自己内心多少是有些这方面的意气在其中的,他就是想要看到对方吃瘪恼怒,如果能够在自己面前来下矮桩赔笑脸,那就再好不过了,但是他也知道那不现实。

  季婉茹这个女人已经成了自己身心深处的一根刺,虽然表面上伤口早已经愈合,但是那根刺却始终深深扎在最深处,稍不注意,就要碰到,让自己难受,恽廷国知道自己还没有办法彻底放下,尤其是有时候想到季婉茹在那个男人身下婉转承欢的情形,他就彻夜难眠,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也算是阅人不少了,怎么还就成了一个懵懂少年般放不下了呢?

  但如果说完全是因为这层原因自己才死死压住鱼西公路项目,似乎也不完全是。

  恽廷国总觉得这条路一旦建成,只怕既要让宋州西部这一片彻底解放开来,从泽口经西塔可以直入昌州,同样昌州西部一些区县也可以通过即将建成的二环线从鱼峰进入宋州西部甚至直达宋州,这要说本来对双方都是一件好事,但是恽廷国知道实质上宋州受益更大,甚至可能本身落后的宋州西部迎来一个发展契机,但是自己能因为是宋州受益更大就反对这个项目么?

  宋州方面开出的条件可不算差,鱼峰方面他知道高峻对此很不满意,蒋道全也来自己这里谈起过,高峻已经或明或暗的要求他抓紧时间和张耀联系,促成这条路尽早立项开建,可能是现在传言的麴西公路也对高峻有不小的刺激。

  恽廷国一时间觉得自己有些无力,作为一个昌州市的常务副市长,正厅级干部,居然无法阻挡宋州那个家伙咄咄逼人的攻势,这让他不由得生出一种沮丧感。

  “廷国,来坐,正好我和老铁在说事儿呢。”

  莫计成对铁林一直是保持着一种纯粹的同事关系,他知道铁林有他自己的背景和门道,也有他自己的思想看法,要想让铁林彻底服从于他,不现实,所以恽廷国成为他一颗非常重要的棋子,从把恽廷国从经开区提到市政府里边来,也让莫计成还是花费了一番心思。

  “莫书记,铁市长,能让你们两位商量的事儿,肯定是大事。”恽廷国淡淡的道。

  “老恽,我正向莫书记汇报呢,马知文找到张耀和我说,省里对打通昌州四出通道很支持,麴县县委和县政府对建设麴西公路兴趣很高,也说通了省交通厅给予一定补贴,市里边如果可以在再补一部分,那么他们的信心就更足了。”铁林显得很平和随意,似乎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麴西公路?”恽廷国心一紧,麴县一直希望修麴西公路,因为麴县是全省著名石材产出大县,大理石、花岗岩制成为主的建材产业是麴县的支柱产业,而麴岭是麴县的主要矿产区,云母石、石灰岩等丰富,近期还发现了储量丰富的锂云母矿,其储量仅次于宜山。

  “是啊,马知文也找了莫书记,莫书记就是在和我商量这事儿,麴县交通不便,麴岭山区的开发一直滞后,麴县县委县政府一直希望能够加大力度开发麴岭,而麴西公路不但可以加快麴岭山区的开发,而且可以打通麴县西出通道,对于麴县西部落后山区有很大益处,我觉得市里边应该要考虑。”铁林似乎是没有在意恽廷国的脸色变化,自顾自的道。

  恽廷国听到铁林听到麴西公路时,就明白鱼西公路势在必行了。

  高峻肯定是听到了麴西公路有可能上马的事儿,再也坐不住了,麴西公路一旦上马,西塔方面势必没有这份财力同时开工两条公路,只有暂时搁置鱼西公路,高峻忍了这么久一直没有吭声,现在肯定无法再忍下去了,不用说是肯定在莫书记面前奏了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