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七十七节 左顺右堵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七十七节 左顺右堵

  三个人讨论了麴西公路和鱼西公路的可行性,铁林先行离开,也许有事,也许是刻意先走,办公室里只剩下莫计成和恽廷国两个人。

  “廷国,你对麴西公路和鱼西公路这两条路怎么看?”虽然铁林说得很轻描淡写,但是莫计成却不这么看。

  这两条路都是打通昌州北部通道的路径,但是价值意义各不相同。

  麴西公路对麴县的意义很大,尤其是在麴岭山区发现了大型云母石矿,而且还有储量颇大的锂云母矿之后,麴县方面对开发麴岭山区的意愿就更强烈了,麴西公路刚好可以弥补这一缺陷,而鱼西公路则是确立鱼峰交通枢纽的一个重要举措,但从现实价值来说,对宋州方面更具重要意义。

  马知文和高峻都找到自己这里,尤其是高峻颇有微词,认为市政府在鱼西公路上态度暧昧,拖延耽搁,让县里反响强烈,虽然没有明指恽廷国,但是莫计成却知道这条路铁林是持首肯态度的,而未能尽快敲定落实,肯定不是出在分管交通的副市长张耀身上,而是恽廷国的原因,他需要听一听恽廷国的理由。

  “麴西公路现实价值更大,但是鱼西公路对于鱼峰提升自身战略地位和影响力更长远。”恽廷国稍一思索就简明扼要的回答。

  “哦?那你觉得哪条路应该优先考虑呢?”莫计成眉头微皱,随即问道。

  “鱼西公路。”恽廷国平静的回答。

  “理由呢?”莫计成不动声色的道。

  “宋州方面在鱼西公路上所做的工作已经铺开。准备更充分,可以大大缩短工期,而且这条道路在投资额度上也要比麴西公路小得多,同时宋州方面提出的条件,也对我们更有利。”

  恽廷国清楚既然无法阻挡,那么就只能顺势而为,他不想因为这个事情和高峻闹得太僵,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但是如果在市里今年交通基础建设有余力的情况下。也可以考虑先把麴西公路的前期工作做起来,这条公路情况可能会倒转来,宋州方面不会感兴趣,我们在一些条件上就要做出让步。”

  莫计成低垂下眼睑,一时间没有说话,思考了好一阵后,才抬起目光道:“廷国,省里和市里的关系还是考虑维系好,省交通厅难得对涉及我们昌州的公路交通建设给予支持。我们也不能辜负人家的好意,我个人意见,鱼西公路还是要考虑尽快立项上马。这对于鱼峰的发展也有很大促进作用。只有麴西公路,可以先进行前期准备工作,省交通厅那边让市交通局积极联系协调,先把相关的资金补助和政策明确下来,力争早日立项,……”

  恽廷国默默点头。宋州方面这一次是把关系用足了,连莫老板都动了心。

  毫无疑问铁林也是省里边给他打了招呼,否则就算是铁林对这两条路感兴趣,也不至于这么急切的来和莫老板沟通了,不过他内心还是有些奇怪。陆为民对西塔的交通建设如此感兴趣究竟是出于何种原因,是他树立的典型。还是他真的觉得西塔这样一个穷县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

  这一段时间陆为民都在忙碌两件事情,一是鱼西公路,一是烈山煤制甲醇项目。

  鱼西公路这个事情上,他完成了几手隐秘的布局之后,就只能坐待花开花落了,而烈山五十万吨煤制甲醇项目却没有那么简单。

  即便是花幼兰答应会尽全力支持烈山五十万吨项目甲醇项目上马,但是这个项目依然遭到了很大的阻力。

  陆为民原本以为烈山煤制甲醇项目最大的阻力可能会是环保部门,所以也要求华廊集团在设计方案时务必要把环保标准以最严格的要求来设计,务必让外界无话可说,宁肯在投资上多投入一些。

  毕竟五十万吨煤制甲醇项目目前在国内还很少见,可以说还没有这么大的已经投入运行的先例,所以很多东西还得要摸着石头过河,就只能按照最严格的标准来。

  没想到环保那边倒是没有问题,反而是省发计委那边被卡住了。

  陆为民有些不明白,花幼兰都首肯了的项目,省发计委那边却被卡住了,那除了荣道声也就只有邵泾川在作祟了。

  邵泾川显然不可能,这个项目也是童云松和魏行侠力推的,对于改变烈山十分单一的煤化产业链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建成煤制甲醇项目,也就意味着一百万吨的原煤可以就地转化,而且大大的提高了附加值,同时还解决了一大批烈山煤矿和烈山焦化职工子弟的就业问题。

  更为重要的是五十万吨甲醇生产出来,不但可以直接面向华东长三角地区的消费市场销售,而且甲醇是一种重要化工原料,还可以进一步延伸产业链,也就是说日后完全可以利用稳定的甲醇生产,进一步拓展如甲醛、mtbe、醋酸等下游产品的产业链,在这一点上童云松和魏行侠的观点是一致的。

  不是邵泾川,那就只有荣道声了。

  问题是荣道声是出于什么理由卡住了这个项目呢?

  省发计委那边卡壳让陆为民很是着急,但是花幼兰现在要离开昌江已经不是秘密了,这一段时间花幼兰也不可能在参与太多的具体事项,陆为民也不可能在为此事去麻烦花幼兰,能够自己解决的事情就自己解决。

  ***************************************************************************************************************************

  从省发计委出来,陆为民迎头碰上了苏燕青。

  自从那一天在俱乐部见面之后,陆为民就再也没有给穆檀和苏燕青打过电话。

  他觉得也许那一次见面,可以彻底终结自己和二女的关系,双方都需要评估一下这种关系还有无维系下去的可能,那么一段时间的冷静很有必要。

  没想到这才十天时间不到,就又碰头了。

  陆为民有些尴尬,挠了挠头。

  苏燕青一只手拿着文件夹,另一只手横放在胸腹间,站住脚步,冷冷的注视着陆为民。

  陆为民觉得自己有点儿手足无措的感觉,就这么装着没看见离开,似乎有些做不出来,可要打招呼,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搓了搓手,陆为民四处张望,很想找一个熟人来解开僵局,却听见苏燕青清冽的声音响起:“你就这么怕见我?”

  “嘿嘿,燕青,怎么说话呢?我怕啥?”陆为民抹了一把脸,似乎有点儿汗意。

  “那你这幅德行干啥?怕我纠缠你不放,还是觉得心里有愧?”苏燕青嘴角微撇,目光直视陆为民的眼睛。

  “燕青,别这么说,我……”陆为民只觉得自己额头上真有点儿冒汗的感觉,“穆檀走了?”

  “你没给穆檀打电话?”苏燕青略感惊讶,自打那一日之后,她和穆檀都陷入了一种说不出的困境中,不知道如何来解开各方的心结,所以暂时回避也是最好的方式,但她没想到陆为民居然连穆檀离开都不知道。

  “没联系,不好意思。”陆为民耸耸肩,渐渐恢复了正常,四下环顾,“找个地方坐一坐?”

  “好。”苏燕青犹豫了一下,像这样两个人单独相处,陆为民一直在刻意回避,这一次主动提出来,更让她有些伤感,也许对方是真的觉得该结束这段感情了?

  陆为民和苏燕青出了省发计委大楼,史德生很快把车开过来,顾子铭一眼看见了和陆为民一起出来的苏燕青。

  顾子铭见过苏燕青两次,但是都是远远的见过一面,陆为民也没有替他介绍,他知道这个女子和老板关系不一般,但是却又感觉不出来这个女子究竟和老板是什么关系,如果说是情人关系,也不像,老板似乎有点儿躲着这个女人的感觉。

  “陆书记?……”顾子铭跳下了车,陆为民摆摆手,“上车吧,往前走。”

  汽车开出了一公里多路,苏燕青指了指窗外,陆为民看到了雅顿咖啡的招牌,点点头,两人下车。

  给顾子铭打了招呼,陆为民和苏燕青就上了楼。

  这家咖啡馆很有点儿老上海滩的风格,从装修到音乐,都笼罩着一层三十年代上海滩的气息,陆为民不知道这是不是苏燕青喜欢这里的原因。

  “是不是烈山五十万吨煤制甲醇项目在发计委卡住了?”苏燕青摇动着咖啡勺,淡淡问道。

  “你也知道了?”陆为民不在意的随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