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七十八节 你想改造我?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七十八节 你想改造我?

  “能不知道么?全省关心这方面事儿而又不知道的,没几个吧?”苏燕青靠在沙发里,有些慵懒的道。

  “这么夸张?”陆为民吃了一惊,他没想到烈山这个项目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华廊集团资产规模相比青煤集团和普煤集团都还逊色不少,虽说改了制,也扩产了,但是现在还显现不出来,而且青煤集团和普煤集团都是全资国有资产,……”苏燕青看着陆为民,“恐怕你还不知道一个情况吧?”

  “怎么?”陆为民看着苏燕青的表情,意识到恐怕有些不妙。

  “青煤集团向省里提出了建设大煤化的想法,其中涉及到煤制合成氨项目,和你们华廊集团的项目有些近似。”苏燕青脸色平静,“他们动作很快,目前已经拿出了方案,准备上马四十万吨合成氨、六十五万吨尿素的项目,另外也在考虑同时上马煤制甲醇项目。”

  陆为民脸色骤变,拳头都紧握起来,“燕青,你从哪里获得这个消息?”

  “还能哪里?当然是省里,你在动,人家也在动。”苏燕青也是刚得知这个消息,她本来也是打算到省发计委来核实这个情况,再告知陆为民的,但是这会儿正好遇上了陆为民,所以也就说了。

  陆为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毫无疑问,这是针对华廊集团而来,难怪青煤集团态度一直含糊不清,只说需要考虑。没想到这一拖下来,居然还拖出这么大一个事儿来。

  “这是多久的事情?”陆为民镇定了一下情绪,缓缓问道。既然自己都还不知道,花幼兰也没有通知自己,这个情况应该就是最近这几天才冒出来的。

  “我是昨天知道的。”苏燕青想了想,“我估计不会超过一周,省发计委那边估计也是才收到文件,青煤集团老总王耀天可不是一个简单人物。他下决心要做的事情,没有人能挡得住。”

  “呵呵,所以省里边就想要上青煤集团的项目,把华廊集团的项目压下来?”陆为民脸上微微抽搐了一下,“这恐怕有些说不过去吧?他们上马合成氨,我们上马煤制甲醇,不冲突啊。”

  “人家还想一起上马煤制甲醇呢。”苏燕青摇摇头,“据我所知,青煤集团可能还联合了普煤集团。你们不是也希望普煤集团入股你们烈山化工么?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拆台,青煤集团这个项目投资也要在十五亿到二十亿之间,青煤集团虽然家底厚实。但是这么大一个项目。他们也希望有一个有实力的合作伙伴,大概也把主意打到了普煤集团身上吧,毕竟都是省属企业。”

  陆为民心中一抖,青煤集团和普煤集团都是省属国有独资企业,自己好不容易通过安德健联络上普煤集团,眼看着说得差不多入港了。现在青煤集团这跳出来横插一杠子,普煤集团那两个亿的投资估计就有点儿悬了。

  投资都还在其次,陆为民自信没有普煤集团,这两个亿的投资他也能想得到办法,关键在于省发计委的态度。

  现在还不清楚青煤集团是只上煤制合成氨项目还是要连带煤制甲醇项目一起上。如果要连带煤制甲醇一起上,只怕省里从市场角度来考虑。也许就不会同意华廊这边的项目了。

  “燕青,你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青煤集团的计划,到底是煤制合成氨一个项目,还是要连带煤制甲醇项目?这两者差别很大,如果他们两个项目都要上,最起码投资也是在三十多个亿,青煤集团拿得出来?加上普煤集团也不行吧?”陆为民定了定神道。

  “我可以帮你问一问,但是你恐怕也要做好各方面的准备,花省长马上就走了,你也不好再去麻烦别人,不过这事儿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童云松和魏行侠凭什么不出面?让他们去找邵书记问问情况,这不过分吧?”苏燕青有些不高兴,“怎么什么事儿只要沾了经济工作就都成了你的事儿了呢?那书记市长拿来干什么?就坐在办公室里拍板决策?”

  陆为民苦笑,童云松和魏行侠当然会出面,但是现在还不到刺刀见红的时候,人家青煤集团上马的是煤制合成氨,就算是人家也要上煤制甲醇,也和你不相干,你要上什么项目,该怎么呈报按照你自己的手续程序走就行了,发计委批不批,也说不上人家青煤集团什么事儿。

  不过陆为民可以肯定,青煤集团突然要上马这么一个煤制合成氨项目肯定是和华廊集团这边上马烈山煤制甲醇项目有关系,不管青煤集团原来有没有这个考虑,但绝对是受了烈山煤制甲醇项目的刺激,一个省里的二流煤矿,居然要抢青煤集团这个全省最大煤炭集团的风头,这如何能让王耀天这种人受得了?

  见苏燕青脸上浮起担心的神色,陆为民端起咖啡杯,呷了一口,摇摇头,“燕青,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该到他们两位出马的时候,他们也肯定要出马,现在还是该我冲锋陷阵的时候。我只是有些不明白,青煤集团怎么就突然要搞这么大动作了,我们烈山这个项目和他们青煤集团的项目冲突不冲突?就算是大家都要搞煤制甲醇项目,总也得要有一个先来后到吧?或者大家各搞各的,我们烈山的煤制甲醇项目产品也没打算销往省内,主要还是面对长三角地区,照理说和谁也不冲突,我就怕有些人心里想太多,……”

  苏燕青思索了一下,“多半是有些关系的,但是省里边估计对这个情况也有些始料不及,所以还得要综合平衡,不过你们烈山这个项目不占优,青煤集团如果和普煤集团结盟了,你们就危险了,这两家都是省属独资国企,顶梁扛柱的,省里边的长子,肯定要优先保证它们,华廊集团是你们宋州市属企业,而且还是改制过的,国资只占其中一部分股权,这就是差别。”

  “话不能这么说,如果要以企业性质来做文章,那私营企业就最好别干了,那十五大里关于私营经济的论述还有何意义?”陆为民摇头,“这事儿我们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那你打算怎么办?”苏燕青关心的问道。

  “现在还没有想好,需要和童魏他们两人商量。”陆为民依然摇头。

  苏燕青一时间有些恼怒,“在我面前,你除了摇头,还会干什么?你是不是就只会这样敷衍我?”

  陆为民讶然,不知道苏燕青怎么突然间情绪爆发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苏燕青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失控了,话一出口,就下意识的以手捂眼,微微摇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怎么了,燕青?是不是……”陆为民刚想说是不是心情不好,但突然想到这心情不好的原因多半就是自己造成的,所以赶紧又把话头打住。

  苏燕青放下手,让自己的脸色变得平静下来,“没什么,偶尔失控。”

  陆为民低垂下目光,“对不起,燕青,有些事情……”

  “不用说了,感情没有什么对不起,能说对不起的,就不是感情了。”苏燕青目光望向窗外,“不过为民,你真的就打算一直这样下去么?你应该知道这不可能,我不是想要提醒你什么,更不是……”

  “我明白你的意思,燕青,我说一句实话,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在这方面我该如何选择,有些时候因为害怕所以逃避,有时候因为疼爱所以放弃,我不想给我珍爱的人造成伤害,我因为我自己无法做出保证。”陆为民把身体向后仰靠,自我解嘲般的道:“自诩无所不能,但是却恰恰这上边发现自己就像一个弱智,连我自己都无法分辨自己,又或者我是在潜意识的为自己的放纵找借口?”

  苏燕青目光定定的看着陆为民,她想看清楚陆为民真实的一面,但是她看到的是陆为民眼眸中的迷惘、纠结和怔忡,还有一些无奈,这也许就是陆为民真实的一面。

  “你到底在想什么?”苏燕青双手撑在咖啡桌上,静静的看着对方。

  “不知道,也许想得到的东西太多,结果却是一无所获,贪婪造就一切,也会毁了一切。”陆为民幽幽的道:“未来的事情,谁知道呢?”

  苏燕青看着对方惫懒的模样,忍不住咬牙切齿,“你都三十一岁了,还没有长醒么?连自己的目标还没有找到?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没有分辨力么?”

  “有,但是有的时候却情难自禁。”陆为民耸耸肩,这个时候,他觉得一切实话实说更好。

  “你这是在为你自己滥情纵欲找借口么?”苏燕青恨恨的道,自己把话都说得这么明显了,他还装傻。

  “我是那种人么?我从来都是实话实说。”陆为民迎着苏燕青的目光,“这就是我真实的一面,我不想遮掩,或者像猫一样偷腥之后还要刻意去掩盖。”

  “你不能改变自己?”苏燕青觉得自己牙根都在发痒。

  “你想改造我?”陆为民仰起头,似乎在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