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九十七节 激辩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九十七节 激辩

  “陆书记,话不能这么说。”孙承利也有些恼羞成怒,抗声辩道:“这还只是一个草签协议,前期谈判我们要体现我们的诚意,过分注重于一些细节,会让对方怀疑我们的诚意,尤其是在昌州方面还在虎视眈眈的情况下,至于说你说的那些,都应该不是问题,土地价格现在没有明确下来,童书记的意见也是要拿回来大家具体研究,像投资力度和产值要求,这个我们觉得应该看长远,软件企业有一个成长期,……”

  听着孙承利这些话,陆为民内心就鄙夷不止,这个时候就怂了,不敢说硬气话了,这家伙典型就是一个投机者,当政客倒是很有潜质。

  “好了,承利,既然你这么说,我想这其实也很简单,关键点还是土地价格,一千五百亩土地,按照协议所说,一千二百亩都在宋城区范围内,据我所知那一千二百亩都是紧邻独山湖,人烟稠密,需要搬迁的户数人数不少吧?拆迁费用相当高,临湖一段土地价格本身就比较高,加之紧邻城区,这个成本不小,就算是按照成本价给拓扑集团,拓扑集团承受得起?”

  陆为民设置了一个陷阱。

  成本价,除开拆迁成本,还有土地成本和三通一平的成本,独山湖边上那些土地仅仅是这三样成本每亩不会低于十万元,一千五百亩就是一点五个亿,这是最基本的价值,如果稍稍抛一抛就是两个亿,如果换成其他项目。哪怕是工业用地也不会低于十二万,当然这一部分因为自身地理位置,毗邻独山湖一般也不允许用于有一定污染的工业项目,而商业用地至少在每亩二十五万以上。

  孙承利脸涨得通红。陆为民把成本价这个问题提出来让他很难受。

  在座的常委们都是修炼成精的,即便是像亲宝华这种对经济工作不是很熟悉的也很清楚像经开区和宋城区这些区域的土地价格,按照成本价拓扑集团也得要交上亿的土地款,拓扑集团怎么可能答应?

  “童书记,魏市长,土地价格是关键问题。但是我觉得我们要看到软件园对于我们全市经济结构的改变和经济总体的拉动,所以我们不能单纯的只盯着土地出让价格来看问题,对于具有良好发展前景和成长性,日后可能迅速成长起来成为主导产业,能够给全市整体经济带来巨大推动的产业,市里边当然要予以全力支持,不争一时一地之利,而要着眼于长远。”朱小平抿了一口茶,淡淡的插言道。

  话说得挺顺溜,陆为民内心笑了笑。朱小平平时开会时是很少插言非他工作范围内的事务的,但是今天却主动挑起了战争,看样子朱江娥和她前夫那一案对他刺激不小,大概是觉得自己是主动挑衅开战了,今天也打算借这个机会还以颜色了,也可以借以显示他的存在吧。

  对这一点陆为民并不太在意。

  朱江娥和她前夫的案子。陆为民早就和沈君怀说过,一切严格按照法律程序走,杜绝任何外界影响的干预,要求法院坚决独立办案,既不要受自己的影响,一样也不要受外界其他人影响,该朱江娥败,就朱江娥败,该朱江娥胜,就朱江娥胜。他不会在对这件事情发表任何看法和意见。

  至于说朱小平他要怎么想,陆为民管不着,他也不想过问,由他去。

  不过朱小平若是想要在软件园这件事情上来撒撒气,觉得可以落井下石踩自己一脚。那他可能真要失算了,他不想特别的去打谁的脸,但是真要把脸凑上来,那他也不介意狠狠的抽两下练练手。

  “小平部长的意思是因为拓扑集团这个软件园项目会给市里带来巨大的潜在效益,也会在今后带来巨大的收益,可这很难界定,不过这个产业本身效益却是可期的,如果能够给我们宋州带来比较丰厚的税收回报,我觉得市里就算是损失一些土地出让金,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如果结果不是那么美妙,我们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怎么来规避这份损失呢?”陆为民轻轻笑道。

  他本来是等孙承利来接这个话茬,然后再来把套子的绳子拉紧,没想到朱小平这个家伙会迫不及待的跳出来,那不好意思,也就只有将就用了。

  “为民,你什么意思?”魏行侠皱了皱眉问道。

  “很简单,土地可以交给拓扑集团,基础设施我们也可以搞,价格也可以优惠,但是土地证可以暂缓办理,我们可以划定一个时间限制,在软件园建成之后,比如一年之内拓扑集团和其招商引资进来的企业达到多少家,投资额度达到多少,我们可以将一部分土地的土地证交给他们,如果第二年的投资和产值能够达到一定标准,我们可以再把另一部分土地的土地证交给他们,第三年能够达到一定标准,再交一部分,这样既可以满足拓扑方面的需要,另一方面也可以有效的维护我们宋州的权益。”

  陆为民话音刚落,孙承利差一点跳起来,“那怎么可能?当初拓扑集团方面就说好了,土地必须要办证,他们来宋州投资,如果连这点优惠都没有,他们凭什么选择宋州?要招商引资连土地使用权证都没有,怎么吸引软件企业来落户?这绝对不行!”

  “可如果拓扑集团把土地证一办,转手抵押给银行,或者直接转让给其他企业,而软件园又没有达到我们期待的效果,那怎么办?”陆为民淡淡的问道。

  “那怎么可能?拓达集团怎么可能是那种企业?人家是全国知名重点企业,软件行业的领军者,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陆书记,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一点?”孙承利嘴角挂起一抹讥讽的笑容。

  又是一句那怎么可能,听得陆为民简直有点想走过去,狠狠抽孙承利两个嘴巴。

  你他妈就会说这个,什么不可能,一切皆有可能,为了money,杀人放火都有人干,现在你们这帮傻逼拱手要把一千五百亩土地送人,人家还能不顺带笑纳?几个光环和帽子就把你们给忽悠了,商场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为捞钱的事儿你们懂么?你还真以为拓达集团是善人不成?没有一点约束,没有一点保证,你不是存心让人心起歹意么?

  “也许是我想得太多了一点,但是我总觉得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么不加一点约束的条件交给他们,始终不太稳妥。”陆为民平静的道。

  “陆书记,咱们政府什么事情都要依法,只要拓扑集团按照协议交了土地款,我们政府是不是就有责任把土地证交给人家?人家交了款,我们却不肯把土地证办给人家,这是我们政府在违法,在不讲诚信啊。陆书记,您可是言必称诚信,咱们市里也在大力打造诚信社会,尤其是公民和企业诚信机制也是陆书记您在牵头搞,我们要那样做,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么?”

  朱小平脸上似笑非笑,半真半假的道。

  陆为民心中也在叫精彩,没想到朱小平还有这本事,居然会拿起自己的工作来反将自己一军,以前倒真是小瞧了这家伙了。

  “小平部长说得有道理,但是我说的是需要在和拓扑集团签署协议时明确注明这些条款,并非言之不预,有言在先,这大概不算不讲诚信吧?”陆为民耸耸肩,“当然我们要不在协议上注明,那就没有办法了。”

  “拓扑集团不会接受这样的条款,这也是对拓扑集团的一种不尊重和轻慢,这样会让我们这个软件园项目失败,谁能承担得起这个责任?这是不负责任的表现!”孙承利气急败坏的道。

  看见一干人舌剑唇枪在会场上交锋,童云松和魏行侠脸色都不太好看,虽然早就料到这一次会议不会那么平静,但是也没想到这一上场就陷入了激辩状态,而且是互不相让,甚至连朱小平也都卷进去了。

  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色,知道这样争执下去,只会让局面越来越乱,也不会有任何结果,魏行侠沉声道:“好了,既然大家对这个项目问题都还有自己的看法,我觉得各抒己见畅所欲言也是好事,为民、小平,还有承利,你们的意见大家都清楚了,还有其他几位同志也谈一谈你们的看法。”

  魏行侠声音提高了几度,会场上安静下来,其余几个常委都在斟酌着。

  曹振海很圆滑,说了软件园项目很重要,务必要成功拿下,但是也说了陆为民的担心也有道理,希望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郭跃斌和沈君怀也都阐明了自己的观点,就是对软件园项目采取这种方式可能存在的风险表示担心,认为应当要考虑这个因素。

  这三个人的表态让童云松和魏行侠都有些吃惊,郭跃斌和沈君怀也就罢了,素来和陆为民走得比较近,但是曹振海居然也敢说这种模棱两可的话,倒是有点儿意外,也让两人心里有了一些其他想法。

  第二更送到,求推荐票,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