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九十九节 驻京办主任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九十九节 驻京办主任

  常委会的风风雨雨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市委市府,这一轮风波在市里边也引起了不小的波澜。

  陆为民从来都是其中的主要角色,而这一次居然充当了反面和被否决的一方,不能不让很多人都为之讶然。

  虽然普通人对于华东软件园的了解还停留在一鳞半爪的情况下,但是市委市府既然要把这个项目当成主导项目来推进,也说明这个项目日后也就会是发展成为像苏谯的钢铁和遂安的电子产业那样红红火火的,为什么陆为民却要反对这个项目这个产业,也是引来很大的非议。

  不过陆为民本人倒是很快就把这件事情抛在脑后了,既然无力阻止,他也不想过多去掺和,不过在商谈拓扑集团这一千五百亩土地地价时,还是让他肝火大盛。

  孙承利居然和拓扑集团将这一片土地谈成了每亩一点八万元的超低价,让陆为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可是经开区和宋城区的精华地段,哪怕是要给对方一个大优惠,哪怕就是工业用地,在陆为民心目中最低也不能低于每亩五万元吧,但是孙承利这个崽卖爷田不心疼的家伙居然敢以一点八万元每亩的价格转让给拓扑集团。

  这可是涉及到数百户的拆迁,仅仅是拆迁补偿费用估计至少都在五千万以上,也就是说光是拆迁补偿,就远远超过了卖地款,这还不说最终还要投入数千万进行基础设施投资。

  陆为民随即在第二次常委会上提出了异议,认为地价过于便宜。提出起码也应该在确保拆迁费用市里边不贴的基础上,也就是说地价不能低于五万元每亩,但是这个要求却没有获得通过,陆为民估计应该是市里边已经和拓扑集团敲定了这个地价。再高,宋州方面又会担心这个项目夭折了。

  地价问题再度引爆了常委会上的争论,这一次陆为民、郭跃斌和沈君怀以及曹振海都认为地价太过便宜,不过常委会还是以六比四的票数通过了这个协议方案。童云松他们认为只要拓扑集团能够按照预设的放慢投资和招商,那么三年内软件园的税收就可以完全收回在土地上的让步,这份盲目自信让陆为民也是相当无语。

  走到这一步,局势已经很明朗了,童魏二人是下定决心要把这个项目推进到底了,谁也无法阻挡,陆为民自此之后也就不再多言,只是提醒童魏二人在拆迁问题上不要急于求成,要注意方式方法。先搞好宣传。然后再来整体推进。

  ***************************************************************************************************************************

  获得了从省里来的消息之后。陆为民就带着顾子铭和市委副秘书长尤函之、市委综合处副处长晋国峰以及市发计委副主任元保一行人赶到了昌州。

  消息是从国家发计委那边传过来的,国家发计委已经初审通过了烈山五十万吨煤制甲醇项目,现在就等主任会议研究。但是要通过主任会议没有那么容易,很多项目往往几轮都未必能过主任会议。甚至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胎死腹中,所以省里的意思是要跑部进京,去攻攻关,运作运作。

  陆为民当然知道省发计委那边传来的消息是什么意思,是该全力以赴的时候了。

  时间也拖不起,现在还得趁着青煤集团和普煤集团的合作项目还没正式提交到省里时,抢先运作,把这个项目彻底敲定,到时候谁也没有话说。

  好在省里边对这个项目也还算十分重视,毕竟也是投资十来个亿的大项目,对于宋州经济的助推力量不可小觑。

  陆为民从苏燕青也获知了一些情况,虽然荣道声起初还有点儿打压的意思,但是这倒不是说他内心对陆为民或者宋州有什么歧视,而是单纯想要扶青煤集团和普煤集团这两家省属国企做大做强。

  王耀天也给省里施加了不小的压力,但是最终青煤集团还是没有敢同时上煤制合成氨和煤制甲醇项目,原因也有多方面,既有资金投入太大,也有省里担心同时上马两个项目青煤集团贪多嚼不烂吃不消的缘故,而普煤集团恰巧这个时候因为一位副总涉嫌挪用公款的事情爆发,正在被检察院调查,内部不靖,所以也没有心思上项目,能够附和青煤集团投资也算尽力了。

  所以烈山这个项目也算是从中取了一些巧,否则真还难说鹿死谁手,尤其是普煤集团那边,失去了这样一个机会,日后怕也是追悔莫及。

  到省里和副省长尹明吉一汇合,省里也有几人加入,一行人就迅速飞往燕京。

  对于尹明吉陆为民不算很熟,但是也有交道,毕竟是分管工业的副省长,虽然招商引资不是他负责,但是一旦项目敲定,后期建设和推进都市尹明吉在负责,所以陆为民对尹明吉还是比较尊重。

  烈山五十万吨煤制甲醇项目对于振兴昌江的化工产业也是举足轻重,从总体来说,昌江化工产业还处于较为低端的层次,尤其是以中小型化工企业为主,也没有形成像样的产业集群,相当分散,污染问题也很严重,所以这一次华廊集团迈出的一步很有意义,尤其是还刺激到了青煤集团也迈出了上马煤制合成氨的项目,可以说对全省煤化工产业都是一个巨大带动作用。

  从昌州龙台国际机场起飞到燕京,也就是两个小时就到了。

  省驻京办和宋州驻京办都来接了机。

  一台雪佛兰子弹头是省驻京办的,一台略显老旧的丰田大霸王是宋州驻京办的,还来了一台崭新的桑塔纳2000型,这是宋州市驻京办新配的。

  对于宋州驻京办,陆为民打交道也不多,他独来独往燕京时,是基本上不与驻京办联系的,宁肯自己坐机场大巴或者打的,也懒得让驻京办来接,嫌麻烦。

  但后来他发现很多工作还得要靠驻京办那边来帮忙做,尤其是年前的一些工作。

  比如段子君、夏力行、曹朗这些在京关系,现在还要添一个花幼兰,逢年过节了,一些土特产需要及时送上,人不到,心意却需要到,所以驻京办也需要一个可以不太熟悉,但是却需要可靠的人,他估计这种事情只怕驻京办主任要早就轻车熟路,但是市里边自己要拜会的关系是一回事儿,代表个人的又是一回事儿,再加上这驻京办迎来送往,所以驻京办主任这个担子也不轻,既要头脑灵性,又要能吃得苦。

  宋州驻京办主任常岚就是这样一个角色。

  看见陆为民一行人出来,常岚早已经带着人站在了出口处候着了。

  省市两拨人,几乎是各有各的接待,泾渭分明,让人也有些唏嘘。

  省驻京办的人围绕着尹明吉,尹明吉显然是经常来京,和省驻京办那边相当熟悉,而陆为民却对宋州驻京办不太熟悉,不过也算是接触过几次,常岚给他的印象也还不错。

  “为民,咱们就各走各,先休息休息,我这人不睡午觉就没精神,下午再来碰头商量一下,怎么样?”尹明吉是个很讲求生活品味的人,省驻京办那边都知道,陆为民也很清楚,到京是非五星级酒店不住,陆为民却不想去凑那个趣,当尹明吉那边问起时,就说宋州驻京办早已经安排好了为由推了,尹明吉也不勉强。

  “行啊,尹省长您安排就行。”陆为民微笑着点头回应。

  “那就下午三点,你们到我们这边来,一起碰个头,我让驻京办这边借了一个小会议室,可以作为咱们在京期间工作用,国家发计委那边的情况我也安排人在搜集了,嗯,我也有几个熟人在里边,到时要联系联系,对了,为民,你也别藏着掖着,到京里了,咱们就是土鳖,没谁会把咱们打上眼,所以有什么门道背景都得要用上来,越快越早越好,……”

  尹明吉的话让陆为民乐了,“尹省长,您都是土鳖,咱们就是虾米了,我们听您的安排。”

  “行了,你小子,少给我来这一套,我告诉你,这可是你们自己的项目,你别给我打马虎眼,大家都得用劲儿,皇帝不急太监急,拖下去,那是你们吃亏啊。”尹明吉笑骂道。

  说笑了几句,省驻京办的人和省里来人就簇拥着尹明吉一行人走了。

  常岚一直微笑着站在一旁,这个时候才盈盈走来,“陆书记,车替您备好了。”

  陆为民转过身来,打量了一眼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人。

  十月对于燕京来说,正好是金秋季节,女人在这个时候可以尽情展示自己的魅力,铁灰色的小西服和包裙,一条看得出来价格不菲的彩色小丝巾系在了温润如玉的颈项上,顿时让原本有些稳重的格调鲜艳活泼起来,整个人都像是增添了一份精气,让那张珠圆玉润的脸盘子都变得更加俏丽活泛。

  昨天家里有事儿耽搁了,今天补上,补第一更,求兄弟们的推荐票给力一些,我还是想上榜,不知道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