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零五节 邻家兄弟初长成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零五节 邻家兄弟初长成

  对于陆为民来说事实上这个副市长意义已经不大了。

  在担任常务副市长的后期之后,他的主要精力就放在了开源问题上,也就是如何提振全市经济,尤其是工业板块这一块,在兼任市委副书记之后,对市政府这边的工作他就过问更少,以至于魏行侠都曾经半开玩笑的说他市政府这个常务副市长是挂名。

  作为常务副市长最中心的两块工作一块是发计委,一块是财政,也就是一个是管项目,一个是管钱袋子。

  他的心思都扑在了项目上,而对于钱袋子反而撒手了,除了每个星期专门抽出时间来例行签字外,而签字把关他又都委托给了还兼任着财政局长的黄鑫林,所以他在市政府这边活得很潇洒。

  当然在黄鑫林出任市委秘书长不再兼任财政局长之后,这种偷懒活儿没法持续下去了,但这段时间还不长,他也能应付得了。

  孙承利想要接任常务副市长的心思他早就知道,实事求是地说,一个平庸的常务副市长所需要的按部就班性工作也许还真适合孙承利,至少比担任经开区党工委书记需要扛起一地的大旗的活儿更适合孙承利本人,当然你要说指望孙承利创造性的开展工作,那也别想。

  和孙承利之间的工作交接很简单,就是市政府那边一个办公室,当然免不了把原来分管的那些部门单位叫到一起,有个说法,就算是交接完成。

  谁也没见过这么洒脱的交接。包括那些个部门单位的领导,但是陆为民就这么干了,甚至连交接宴会都是一并办了,拿陆为民的话来说。免得扯扯绊绊,一次就了断。

  常务副市长和市委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之间有一个不成文的划分,那就是市委副书记不再具体分管某个部门,而只是指分管某个领域的工作。而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则要分管哪些具体部门单位,这其实就是一个宏观和微观的区别。

  当然在具体到某项比较重大的工作上时,你就很难说这究竟算是宏观还是围观,比如鱼西公路,又比如烈山五十万吨煤制甲醇项目,再比如说与省体育局联合打造户外运动基地这样的规划。

  孙承利还是相当聪明的,他清楚陆为民关心哪些工作,所以对陆为民关注关心的,他就放手不闻不问。就算是牵扯到政府具体哪个部门。也是直接告诉对方这项工作由陆书记具体负责。让他们直接向陆为民汇报。

  这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也成为了陆为民和孙承利“和睦相处”的基础。

  ***************************************************************************************************************************

  卸任常务副市长之后,陆为民顿时觉得自己时间就宽裕了不少。

  以前不管怎么,哪怕是自己再是放手。但是很多具体工作总是要来汇报,最起码电话上是要汇报一声。有些文件材料你也要签批,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很多具体琐碎的工作丢开了,只需要专注自己看重的工作,而这几项大的工作也不需要每天盯着过问,一个星期了解一下进展进度也就很合适了。

  甚至可以说到了周末,哪怕提前个半天走,也没有太大关系,和童云松与黄鑫林打一个招呼,就可以潇洒离开。

  浸泡在温泉里,陆为民舒服的伸展了一下身体,让自己充分享受着。

  青云涧温泉已经全面开发出来,生意爆好,尤其是到周末,基本上是要提前一个星期预订,才能免得白跑路。

  尤其是阜双公路全面竣工之后,从昌州、昆湖、黎阳甚至青溪那边来的客人就多了,而那边古柯公路通车之后,来自浙西那边的客人也不少,让这个昔日清静幽深的山坳中多了几番热闹。

  其实喝了酒之后是不太适宜泡温泉的,不过今天兴致好,陆为民也喝了几杯。

  “大成,当了副专员,你这个县委书记还要兼下去?”陆为民眯缝着眼睛,把后脑枕在浅水中,他很享受这种状态。

  “孙书记和我谈过,我提出来能不能卸任不再担任县委书记让老关接任,他没有明确表态,但是听他的意思恐怕是要等到年后再来考虑。”宋大成蹲坐在水中,披着一条大浴巾,“但我估计地委肯定要给老关一个交代。”

  孙震已经担任丰州地委书记有些年成了,而且丰州地区这几年的发展状况也相当不错,连续三年的经济增速都位居全省前三。

  可以说西梁、昆湖都轮流在前三徘徊,但是唯独丰州很稳定在第三名位置上呆着,当然丰州也从未当过头名状元,而西梁、昆湖、青溪乃至普明这些地市都是轮流闯入前三,却并不稳定,只有丰州相当稳健。

  这种情形下,照理说孙震是应该要有一个比较满意的去处才对,更何况孙震也还有一定的年龄优势在。

  陆为民清楚孙震也是有些人脉背景的,前世中给孙震当秘书他就知道这一点,今世中很多东西变了,但是有些东西却不会变。

  关键是时机问题,陆为民觉得孙震也许就在等待着时机。

  “大成,孙书记没准儿要走呢?”陆为民随口一句话让宋大成吃了一惊,连忙问道:“陆书记,您这是从哪儿听来的消息?怎么我们一点都没有听到?”

  “别紧张,我只是随便这么一说,孙书记在你们丰州呆了这么久,丰州这几年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省里不会看不见,总得给孙书记一个交代吧?怎么,你们似乎都不希望你们孙书记有更好的前程?”陆为民见宋大成和关恒都非常关注这个问题,忍不住笑道。

  一个排名仅高于昌西州的穷地区,比起前面兄弟地市差距太远,而且建地区时间也短,但是现在经过几年的艰苦努力,现在丰州地区不但赶上来,而且去年的gdp已经超越了曲阳和黎阳,经济排位稳稳的前进了两位,位居全省的第十位。

  或许在很多人眼中全省第十也值得拿出来炫耀?但是你要知道丰州是一个完全没有工业基础的地区,当初从黎阳地区划分出来时,除了古庆稍微有点儿底子外,其他几个县市都是完完全全的农业县,不但是农业县,而且还是农业人口大县穷县,这种情形下,现在通过几年的努力能够压过老东家黎阳一头,也超越了近几年萎靡不振的曲阳,这很不简单了。

  “呵呵,陆书记,我们当然希望孙书记有更好的前途,只是我们觉得您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让我们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罢了。”关恒也有些尴尬的一笑。

  对于宋大成和关恒来说,他们当然都不希望孙震走,至少目前是这样。

  宋大成刚担任副专员,这里边孙震起的作用很大,力压几个其他老资格县委书记,的确让宋大成相当感激,现在宋大成刚担任副专员,他希望能够有一段时间让自己在丰州地区行署站稳脚跟,这刚进行署,孙震就走,对于资历尚浅的宋大成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

  对于关恒来说,他同样也不希望孙震走,尤其是在目前他自己妾身未明的时候。

  宋大成升任副专员了,但是却未卸任县委书记,这种情形并不多见,关恒也不清楚地委行署对这个问题是怎么考虑的。

  虽然从宋大成那边获得的消息是地委有统一的考虑,但这还是让关恒心里有些不安。

  有很大一种可能就是他自己可能会升任书记,但是却不是在阜头,所以才会有这种局面,最大可能就是让自己出任其他县的县委书记,而另外新来或者提拔一名县长起来,所以才会让宋大成暂时不卸任县委书记,帮助稳一段时间的局面,避免两个主要领导同时调整对阜头局面冲击影响太大。

  关恒不想离开阜头,但是他知道这恐怕由不得自己,自己担任阜头县委书记当时就引起了很大争议,不少人就认为自己资历太浅,履历单薄,也是陆为民当时作了大量工作才说通了孙震,现在孙震要把自己位置挪一挪,到其他县担任县委书记,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也是升迁,也说得过去。

  而阜头这个当下丰州地区经济排头兵自然要安排孙震最看好最信任的角色来接手。

  这不能说是摘桃子,但是起码是一个用来暖身镀金的好地方。

  关恒没指望自己能继任阜头县委书记,能到其他县担任县委书记他当然也很高兴,但是就是这个想法也得要建立在孙震不走的前提上,如果孙震走了,这一切变数就太大了,一切都会变得有可能。

  不单章了,但是俺还是要怒吼一声,第三更送到,我要求票,月票,推荐票,一个不能少,周推榜,我要上榜!月票榜,我要进前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