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零八节 我心已尽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零八节 我心已尽

  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笑意盈面的陆为民伸出手指点了点沙阳春:“老沙,你说话注意一点,什么叫逼良为娼?老孙干啥招你惹你了?”

  既然出口了,沙阳春也就没多少顾忌了,满脸不爽,“陆书记,你知道的,华东软件园一千二百亩地在我们宋州,经开区那三百亩地早就是现成的,当然没事儿了,我们这边不一样啊,现在童书记和魏市长都把板子打在我们宋城头上,一千二百亩地,那可是人烟稠密拆迁量极大难度极高的地区,这要求三个月内就要完成拆迁,你这不是要把人逼出问题么?我和孙市长反映了一下问题,他却不耐烦,说这是市委市政府决定的,是全市第一号工程,必须要服从大局,我说过我不服从大局了么?可也得理解我们下边的难处吧?”

  “老沙,那边属于柴门镇吧,我记得你就是柴门镇的人吧?”陆为民盯了沙阳春一眼,淡淡笑道。

  沙阳春吃了一惊,他没想到陆为民居然知道他是柴门镇的人,点点头,“陆书记,我是柴门人,我知道你是啥意思,我承认我在柴门那边是有些影响力,可是这涉及到几百户人的切身利益,我去吆五喝六的说几句,人家就能听我的了?这年头,再大的面子也不及毛爷爷的面子大,拿出人民币来才是最现实的!”

  “有没有让你光是凭嘴皮子去忽悠老百姓,市里不是拨了款项给你们宋城?说好日后那一片的老百姓就统征统转,该补偿的一步补偿到位么?”陆为民沉声道。

  “陆书记,什么时候市里边对区里这么大方过了?”沙阳春不屑一顾,“到现在市里还一分钱没拨下来。我找过孙市长两次了,都说先让区里垫付,有这样做事儿的么?宋城财政状况如何,谁不清楚?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天下有这么好的事儿么?日后统征统转,政策呢。文件呢,拿出来啊,嘴皮子翻一句话,日后,那才真是成了日后,日了女人后!”

  情绪有些激动的沙阳春开始冒野话了,“统征统转那是要有政策条件的,必须要人均口粮田不足到一定底线才行,不是哪个嘴巴一张说行就行!这会儿你可以为了推进拆迁进度随便忽悠老百姓。日后我怎么去面对那些乡里乡亲?这是存心让我被戳脊梁骨啊,这也就罢了,我老沙的面子不值钱,大不了日后我不回老家罢了,他们在背后骂我也听不见,但是党委政府的信誉还要不要?日后老百姓还会相信你党委政府的话?你以后还想不想在柴门镇开展工作。你这是把基层政府推到老百姓的对立面!”

  陆为民不太清楚当下市里边和宋城区是准备采取什么办法来征用宋城区那一千二百亩地,但是他知道那一千二百亩地都是上等良田,而且住户也多。要想让这些住户拆迁,做通思想很重要,而这需要大量耐心细致的工作,粗暴简单的工作行不通,反而很容易激化矛盾,在短短三个月时间内要想完成拆迁,这其中还有一段是春节,这无异于难比登天。

  沙阳春看样子是找过了童云松,而且没有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所以才这般怨气满腹。

  对于这个问题陆为民却不好置喙。童云松和魏行侠有意不让自己参与这个项目,他也乐得清闲,懒得多问。但是就在这宋州城里,各种消息难免要传进耳朵里来,你想要避也避不开,早知道沙阳春现在是遇上这种棘手事儿,陆为民就头一缩装作没看见,大家擦肩而过了,现在沙阳春在自己面前把话挑出来,倒是给陆为民出了一个难题。

  “老沙,别胡咧咧!有事儿说事儿!”陆为民正色道:“你是区委书记,像什么话!在我面前发两句牢骚可以,出门儿给我把嘴巴关紧一点儿!”

  沙阳春喘了一口粗气,把身体靠在沙发里,头也向后靠,“陆书记,不是我嘴巴臭,而是这一次真的要出乱子!陆书记,你来宋州也有快三年了,我老沙的为人你也清楚,是不是遇到难事儿就耷拉肩膀的人?宋城是我老窝子,情况我熟悉,我也知道市委把我放回宋城的意图,可是这一次太离谱了!我知道软件园对全市发展的重要性,也知道拓扑集团是个金主儿,但你也得要给基层政府和老百姓活路不是?”

  “我知道市里也难,可区里财政更难,宋城这么几年不景气,那年过年不是拉账欠债才过得了?现在又把这担子压下来,我们真心承受不起了!这也就罢了,可是这拆迁时间又逼得这么紧,老百姓也是有思想有感情的,你以为你叉着腰人模狗样的去吆喝一阵人家就听你的了,你还以为这是封建时代灭门令尹能把人吓住不成?我和童书记魏市长说能不能不要那么急于求成,缓一缓,多点时间来做工作,把时间放宽到五月份之前来,嘿嘿……”

  沙阳春没有再往下去说,陆为民知道肯定是没得到好话,弄不好还得挨一顿尅,不讲大局不讲政治这帽子得把你给压死。

  对于这件事情,陆为民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市里边和拓扑集团已经签了约,时间已经限制死了,没得改,要改就得要求得拓扑集团方面的谅解,可市里边现在会去找拓扑集团么?只怕童云松和魏行侠不会,他们能做的也就是盯紧下边。

  “老沙,这事儿如果市里已经决定了,那么恐怕你就只能多辛苦一下你们宋城区的干部了,至于说资金方面,我可以去和魏市长说一说,请他多考虑一下宋城的难处,但是拆迁这边儿,就只有你们宋城干部抓紧辛苦一些了,春节既是传统佳节,也是做工作的好时机,你们宋城干部就只能加加班了。”陆为民能做到的也只能这一步。

  “陆书记,资金拨付问题不是最大的,大不了我老沙有厚着脸皮出去借吧,可拆迁这事儿才是最难的,一方面涉及到政策问题,我们不敢随便乱表态,可是老百姓也不傻,现在你催得这么紧,肯定要和你讨价还价,你得给他们一个准信儿,统征统转这话有些领导图嘴快,嘴巴一张把话放出去了,老百姓听在耳里记在心里,日后麻烦多着呢!另外,你想要效率,要快速推进,那么在很多具体细节上,比如房屋丈量、新旧陈色以及一些田边地脚的认定上就只能睁一睁眼闭一只眼,这都是不能见到明面上的,这钱谁来出?我们都是从最下边干上来的,镇村一级下边干工作我们都清楚,不好做,都要相互理解,……”

  沙阳春说得有些感触,连连摇头。

  “老沙,情绪别那么消沉,宋城这个摊子摆在这里,你能行!”陆为民也没别的更好的办法,只能给对方打气道。

  “呵呵,陆书记,我知道这事儿上你也不好多说,谢了,现在我唯一求神拜佛的就是指望这软件园能真如孙市长所说的那么火得一塌糊涂,我可是和孙市长放了话,现在软件园主要都在我们宋城区,这不能算是经开区的企业,最起码在财税分成上要给宋城区一个交代,别干活儿挨骂都是我们宋城区,吃肉分钱就只有他们经开区了,那不行!”沙阳春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这个主,陆书记你也得帮我们吆喝呐喊一下!”

  陆为民心中打了一个突,这大家都对软件园前景如此看好,如果软件园……,那该如何是好?

  ***************************************************************************************************************************

  日子照样要过,但是沙阳春那下午的话却给陆为民留下了一个非常不佳的预兆。

  宋城的干部做群众工作还是不错的,柴门镇就在城区结合部,应该说也对这些工作还是轻车熟路的,但是如此短时间内,算一算也就是年后三月底就要完成拆迁,而宋城区这两年干部的精神状态都不是很好,沙阳春能耐再大,短时间也不可能让干部们脱胎换骨,这份工作有得做。

  这么多户人,只是提供安置拆迁过渡费,可这过渡费够不够租房是一回事,而让老百姓住得太远,肯定也会有一些矛盾,这都需要慢慢来疏导解决,陆为民不认同这种所谓效率,而如果急于事功,弄不好就要搞出乱子来。

  他再次专门去和魏行侠交换了意见,谈到了自己的担心,他倒没有提沙阳春的怨气,只说自己通过其他一些渠道了解到这项工程的难度不小,但是魏行侠没有像上一次那么热情,只是不置可否表示知道了,话说到这份儿上,陆为民也只有告辞离开。

  求推荐,求月票!我心已尽,看兄弟们的票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