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一十节 面对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一十节 面对

  华民集团要插手健力宝倒是让陆为民颇觉得有意思,前世中健力宝的辉煌和没落堪称一部国企改革中遭遇的困境和问题的经典教材,而这个教材最终还是健力宝的几番起伏最终变得黯淡无光而让人扼腕不已,在这个教材中,很难用一句话或者肯定和否定来评价当地政府和健力宝经营团队以及一些个人的得失对错,只能说时也,命也。

  现在陆志华率领的华民集团想要加入进去,也就意味着这个昔日中国民族饮料品牌中的扛旗者的历史可能会被改写,是逆转历史变得更好,还是无法改变历史,现在还很难说,但是陆为民相信绝对不会变得更糟糕。

  陆为民还在陆志华说着话,萧劲风就到了。

  现在陆志华的这幢别墅似乎也成了大家每年年前聚会的一个固定场所,这是以华民集团为核心的华民系核心人物的聚会,萧劲风两口子、齐镇东两口子、魏德勇这一次齐刷刷的都到了,而华民公司这边的杜启立、崔磊等人也都陆陆续到来。

  齐镇东也结婚了,谁也没想到齐镇东居然找了比自己高一级的一个学姐,一个很不起眼的眼镜学姐,也是成都电子科大的,之前二人并无纠葛,甚至也不认识,反倒是工作多年后,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遇上谈起,这才有了联系,一来二往,这对男女就一起滚了床单,然后就顺理成章的结了婚。

  倒是魏德勇在沪上依然是孤家寡人,说孤家寡人显然不准确,这家伙俨然以时尚界大咖自居,香风鬓影间乐不思蜀,《潮流》文娱时尚版在时尚界虽然还不及《时尚》那么火。但是《潮流》的政经版已经打开了局面,魏德勇甚至还夸口在不久的将来他还会把《潮流》的旅体版做起来,这让陆为民也不得不佩服魏德勇的精力。

  陆为民也没想到当时支持魏德勇的一个无心之举搞起了《潮流》这份刊物,却能够演变到今天这一步,尤其是《潮流》的政经版已经摆脱了最初期的那份找不准定位的迷乱,变得严肃性和权威性日重,同时又不乏轻松愉悦的软文风格。魏德勇很好的把握到了其中尺度,加上前期华民集团在各方面资源上的鼎力支持,可以说现在的《潮流》已经逐渐走上了正轨,虽然还不敢说要反哺,但是已经不再需要华民集团的支持了。

  去年9月美国《财富》杂志的财富年会在沪上举行,杜启立和魏德勇也参加了这一盛会,杜启立是代表华民集团,而魏德勇则是以潮流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潮流》杂志的总编身份出席,也足以说明魏德勇的成功了。

  当陆拥军两口子最后到来之后。主人客人也就到得差不多了,饭局也正式开局。

  陆志华专门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邀请了一个小厨师团队来为今天的饭局做准备,之所以不愿意选择到酒店,还是觉得在家里更有私密性,也更具亲和气息,有助于大家拉近距离。

  这一顿饭吃得大家都有些酒意。尤其是几个男人,一年难得这么一次放松,大家都放得很开。至少陆为民是如此。

  当陆为民第二天从睡梦中醒过来时,甚至花了好些时间才把昨晚的情况回忆起来。

  陆拥军的标准汽配发展速度也很快,现在已经成为昌州经开区的一根顶梁柱了,而以标准汽配为龙头的一批汽配企业也陆续落户昌州经开区,使得昌州经开区的汽配产业呈现出一派火爆气象,1999年昌州经开区的汽配生产企业达到了四十四家,整个汽配产业完成产值十八个亿,预计到2000年汽配产业产值可以突破二十五个亿。

  不过陆拥军的标准汽配和齐镇东的风云通讯相比又逊色不少了,1999年算是风云通讯历史性飞跃的一年,其全年手机出货量达到了创纪录的八十万部。大大超过了起初的预想,实现产值十五个亿,带动了遂安全县gdp增长接近二十个百分点的增长。使得遂安1999年的gdp一举突破了三十三亿。

  应该说昨晚是大家总结成功的一晚,所有人都很骄傲自豪的交出了一份答卷来,或许最为失落的反而是华民集团本身,拿杜启立的话来说,如果华民集团没有自己的核心产业,而是变成了以金融投资作为主业,那才真是华民的悲哀了。

  这个想法大概也是华民集团想要插手健力宝的一个重要因素。

  不过在陆为民看来,华民要从事什么产业为主业,并不重要,关键在于要做强,风云通讯是华民控股,但是风云通讯目前的势头相当好,按照齐镇东的想法,三年内风云通讯要做成全国手机行业的前八强,同时也要想办法尽可能推进风云通讯的上市,只有这样风云通讯才能真正脱胎换骨,完成一个正规大型电子通讯企业的定位转换。

  萧劲风同样不满足,三姝连锁酒店他基本上是彻底脱手了,交给了那帮娘子军,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房地产这一块上来,现在根植于昌州,希望在昌州打开局面,他坚信自己可以做到。

  都很自傲,都有野心,华民集团不甘心,而同样无论是陆拥军还是齐镇东,萧劲风和魏德勇,他们都不甘于目前的现状,都在朝着自己的奋斗目标大步前进,并为之付出辛勤努力和汗水,而自己呢?

  陆为民意识到自己身边的人都没有安于现状,那么自己呢?是不是有点儿懈怠了满足了,像现在这样闲适的生活自己似乎很满意,甚至还有点窃喜偷闲的感觉,长期被压制着甚至以为已经消失的某种惰性也从身体深处冒了出来。

  躺在床上的陆为民陷入了沉思,他当然不想这样,但是宋州的局面如此,自己又该怎么来破局?

  ***************************************************************************************************************************

  夏力行很低调,他回昌州是春节前一周,而且只逗留两天,是老家的一个叔父过世所以专门请假回来。

  春节前本来就是最忙碌的时候,所以请两天假安排得也很紧凑,陆为民和苏燕青去拜访也得要见缝插针。

  陆为民和苏燕青去拜访时,正巧遇上了茅道庵离开,茅道庵很热情的拉着陆为民聊了两句,只不过见到陆为民和苏燕青走到一块儿,也有些纳闷。

  苏燕青他是认识的,在省政府办公厅里也是小有名气的才女美女,当然也是剩女,而陆为民和苏燕青并肩而行,看样子关系不一般,不过茅道庵这些人都是老于世故,陆为民没介绍之前,也就很含蓄的只是微笑却不多问。

  最后还是陆为民主动介绍,算是第一次正式在人前挑明了两人的关系。

  茅道庵也是颇为惊讶,当然也是笑着道贺,然后叮嘱陆为民抽时间来在春节期间坐一坐,这才离开。

  夏力行住的是锦丰酒店,和他一起回来的只有妻子白圃,也就是苏燕青的小姨。

  本来是打算一家人在一起吃顿饭,但是夏力行好歹也是昌江出去的干部,因为头天下午夏力行回了老家,而晚上就要乘飞机返回豫省,所以今天中午这一顿是省里边有关领导要设宴邀请夏力行夫妇,所以陆为民和茅道临这些老部下就只能找时间来坐一坐了。

  陆为民和苏燕青一进门,白圃就笑着迎上来,拉着苏燕青嘘寒问暖,又瞪了一眼陆为民,问陆为民是什么时候把苏燕青给骗上手的,弄得陆为民也只能厚着脸皮不吭声。

  夏力行见陆为民来了,也不多废话,示意陆为民和自己到里间说话,他时间不多,能留给陆为民的也就是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后又会有别人来。

  “你和燕青的事儿定了?”

  “算是定了吧。”陆为民坦然道:“也该结婚了。”

  夏力行注视着陆为民,“我早就知道你和燕青的事情,但是我并不看好你们,所以我也从来没有在你面前提起过这件事情,不过既然你们已经做了决定,我就不发表意见了,希望你们能好好过下去。”

  陆为民脊背上一阵恶寒,“夏书记,您不看好我们,那您还……”

  “我不看好,并不代表你们就不会幸福,感情和婚姻是最难以预料的事情,要说我和你白姨,人家都说性格完全不搭调,可是我们却过了几十年,起码我自我感觉很幸福,你和燕青要从外部看是天造地设的一双佳侣,但越是这样,往往就意味着一些问题被掩饰起来了,而当日久平淡的生活把一切美好都磨蚀掉时,很多矛盾就会冒出来,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做到正视且解决好这些问题。”

  夏力行的话很理性客观,不带半点感*彩。

  继续坚定不移的求票,月票,推荐票,一切票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