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一十一节 袁绍杀田丰的故事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一十一节 袁绍杀田丰的故事

  陆为民吞了一口唾沫,他真的没想到夏力行居然如此不看好他和苏燕青的结合,这让他心里更是发虚。

  “夏书记,我……”陆为民刚来得及张嘴,夏力行就摆手制止了他,“我无意干涉你们的事儿,这种事情本身就只有你们当事人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我只是希望,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和燕青走不下去了,那么请不要让燕青伤害太深。”

  相处这么久,夏力行第一次在陆为民面前用了“请”这个词儿,这让陆为民气短心虚,惊骇莫名,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和解释,他只能呐呐的道:“夏书记,我不知道该怎么来回答您这个问题,可是……”

  “行了,为民,我知道你这会儿大概也觉得我有些莫名其妙,这边才刚把事儿定下来,我现在就来敲破锣,哪有这样的长辈?我只是喜欢把事情最糟糕的一面考虑到,并无恶意。”夏力行笑了笑,“好了,这事儿就丢到一边儿吧,说说你现在的情况。”

  陆为民努力让自己恢复平静,介绍了一下现在宋州的情况已经自己目前在宋州的处境,他倒也没有掩饰什么,实事求是的把情况作了一个汇报。

  夏力行很好奇,“为民,我知道你在经济风向上的嗅觉向来灵敏,但是我觉得像拓扑集团这样的高科技企业应该是各地都非常欢迎的才对,就算是我们豫省也对拓扑集团很感兴趣,但我从你的描述中感觉到你似乎对拓扑集团很警惕,甚至有些排斥和反对,这是什么原因?”

  在夏力行面前,陆为民觉得有些不好回答。他不能说拓扑集团已经从高科技公司沦为了资本玩家,因为资本运营更能捞钱,当华民集团正在努力摆脱资本运作这一华丽躯壳重新向实业进军时,拓扑集团则是在迫不及待的从高科技实业转向资本市场,这才是最危险的,现在是谁入彀谁遭殃。

  “夏书记,我只能说。我通过各方面的观察了解,注意到目前拓扑集团的主要心思已经不在搞软件产业上了,而更大的兴趣是在玩高科技概念,以方便他们在股市上折腾,我不认为一个不能心无旁骛专注自身核心产业的企业随随便便就能点石成金划地成城,而且宋州也不具备支撑起软件信息业这样对专业人才要求相当高的产业,起码现在不具备,就算是有拓扑集团牵头,我也不看好。”

  陆为民的话让夏力行思索了一下。“你的意思是并非不看好信息软件产业,而是对拓扑集团和宋州自身基础条件不看好?”

  “可以说这么说吧,昌州发展信息软件业要比宋州优越太多,昌大、昌江工大、昌江财大、昌江科大、昌江邮电学院、昌江农大这些大学都有专门的信息专业,他们拥有一大批科研人才,而宋州呢?除了昌江轻工业学院有一些机除外。其他就乏善可陈了,加上拓扑现在把摊子到处铺,一副财大气粗的模样。本身就三心二意,完全就是跑马圈地的架势,我真不看好哪怕是落户昌州我都不看好。”陆为民很肯定的回答。

  夏力行陷入了深思,据他所知,拓扑集团也和豫省这边有些地市在接触,而且争抢所谓中原软件园这个噱头也十分激烈,郑、洛等地十分感兴趣,现在陆为民却给了他这样一个判断,不能不让他深思。

  虽然他不分管经济工作,但是现在经济工作是党委政府的中心工作。一切工作都要围绕经济发展服务,像中原软件园这样项目,肯定会上升到省一级层面上来考虑。他当然也要关注。

  “为民,你这个分析判断还是有些软,说服力不够啊。”良久,夏力行才道。

  “夏书记,其实这很简单,你只需要把关把严一些,拓扑现在就是有点儿要跑马圈地的架势,土地价格也好,产业集聚也好,这都不是问题,关键是你要把土地证所有权拿捏住,如果你不能给地方上带来产业和税收,我们凭什么白白的以如此低廉的价格把土地转让给你?从现在的形势来看房地产行业会具有相当成长性,也就是说土地作为不可再生资源会越来越稀缺,尤其是好地段的土地,其增值空间很大,如果被对方以花哨的噱头把土地套走,那损失的是政府,所以把握住一点,你不能带来产业和税收,对不起,土地所有权证我不会轻易给你,你也休想拿着土地权证就算去抵押贷款或者变成你企业的一大资本。”

  陆为民的话很合夏力行的心意,“对,不见兔子不撒鹰,土地可以拿给你用,甚至土地款项都可以暂时不付,但是我们要看到产业和税收,做不到这一点,只能说明你有猫腻,你们宋州难道不是这样的么?”

  陆为民苦笑着摇摇头,介绍了宋州目前的做法,夏力行也不赞同,这样太激进冒险了,和对方已经不站在平等地位上,你当然会矮人一头,而一旦有失,损失那就大了,不过这都不是他的权责范围之内了,他也只能摇摇头。

  “为民,你这样公开和市委意见唱反调,恐怕童云松和魏行侠会很不高兴吧?对了,你说高晋也很支持这个项目?”夏力行知道陆为民和魏行侠私人关系不错,但这种事儿还是很膈应人。

  “夏书记,恐怕除了我一个人不看好,大家都很看好华东软件园,其实看好也没啥,关键是咱们心里得有一杆秤,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咱们得想办法立于不败之地,你不能光是想着光鲜美好的一面,而忽略了存在的风险,哪怕这份风险看起来很小,小心无大碍。”陆为民摊摊手,“我们有些人却总是喜欢把事情想得太美妙。”

  夏力行沉吟了一下,“那你在宋州可就有点儿成了全民公敌的味道了,这滋味可不好受,你打算怎么做?”

  “童魏他们两位不想让我去掺和软件园的事儿,我也乐得撒手不管,本来手里也还有一些事情,像鱼西公路和烈山五十万吨煤制甲醇项目的推进,还有西塔户外运动基地打造,这些都还有很多具体工作要盯着,……”

  陆为民的话被夏力行打断,“我不是说这个,而是你下一步打算怎么来处理你和童魏他们俩之间的关系!按照你所说,童魏两人和你在这件事情上起了纷争,而华东软件园现在又是你们宋州现在的一号工程,你这个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居然置身事外,外边会怎么来看待?还有如你所说,在涉及征地拆迁上肯定要出问题,那么你这个当初唱反调的人所处的位置就更尴尬了,如果说这事儿顺顺利利推进,还好说,你这个市委副书记也许还能继续干下去,如果软件园出了问题,那么你就不好处了。”

  陆为民立即明白了夏力行的意思,那就像当初袁绍杀田丰一样,如果打败曹操,田丰还能活,但是袁绍败了,那么当初反对征曹的田丰就势必不能活了,自己也一样,如果软件园项目一切顺利,童云松和魏行侠或许就会觉得自己是看走了眼,大人大量的不介意,但是如果这个项目栽了筋斗出了状况,那么自己这个当初颇有“先见之明”的智者,就不适合在宋州了,除非他们俩同时离开宋州,而这显然不现实。

  陆为民低垂下头,对于这种情况他先前还真没意识到,但是夏力行这么一提醒,倒是让他觉得的确如此。

  “夏书记,现在我还真没想好怎么办,而这恐怕也不是我能解决的问题吧?”陆为民有些苦恼。

  夏力行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陆为民陷入了困局中,虽然宋州的发展势头很好,但是你只是市委副书记,哪怕你在劳苦功高,那也是领导用人有方,最大的成绩还是算在书记市长头上,可以说现在童魏二人在省里边的印象非常好,这个时候出这么一个事儿,你陆为民就难受了。

  看见陆为民满脸郁闷,夏力行笑着摇摇头:“为民,也不用这么苦恼,事情也许还没有到那么糟糕的地步,还是那句老话,车到山前必有路,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儿,何况现在这个坎儿还看不见呢。”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陆为民也打起精神问了问夏力行在豫省那边的工作情况,现在夏力行是分管党群的副书记,实打实第三把手,豫省又是全国第一人口大省,面临着的经济发展压力很大,如何来找到适合豫省发展的路径,也是摆在豫省省委面前的一大难题。

  陆为民清楚夏力行颇受中央看重,尤其是还有年龄上的优势,这次中央把夏力行放在豫省也是颇有深意,豫省号称中原之地,人口大省,农业大省,同时也是工业化的重地,可以说它的发展牵动中央高层神经,中央让夏力行到豫省,很有可能有更长远的打算。

  呐喊一声,求月票,我很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