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一十三节 冷灶艺术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一十三节 冷灶艺术

  苏燕青并没有被陆为民的托词所迷惑,很显然这个男人是在寻找托词或者说在撒谎。

  她能理解一个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的男人所面临的种种困惑和不适,这需要一些时间来慢慢适应,甚至这段时间会很长,持续很久。

  她很清楚有些事*速则不达,无论是陆为民以前的感情纠葛,还是陆为民家庭背景蕴藏着的种种秘密,她想她都有的是时间来慢慢了解,并想出应对之策,不急,慢慢来。

  征服一个男人不容易,而要征服一个野性难驯而又在某些方面相当成功的男人,那就更不容易,文攻武斗,百炼金刚也要化为绕指柔,她有的是时间,有的是手段,她就不信还斗不过那些外边女人,降伏不了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越是撒谎越是寻找托词,那么他对自己的歉疚心理就会越深,而在今后的时日里,这种歉疚逐渐积累下来,就会演变成另外一种感情,这对于巩固两个人的感情有利有弊,但是苏燕青相信她可以做到趋利避害。

  来日方长。

  ***************************************************************************************************************************

  常岚的到来让陆为民微微吃了一惊。

  事实上只有三天就过年了,作为市委副书记,他可以很忙,也可以很闲。

  年前各种会议、邀请和饭局是少不了的,不过作为市委副书记。他可以推掉不少自己不太想去的,也可以选择自己愿意去的,不过他可以肯定,现在市委市政府这边就属他最闲。

  而以往到了这段时间,市委市府领导基本上每天在办公室停留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小时,绝大部分时间都在会场上、车上,还有就是饭局上。

  这种感觉很复杂。他有一种自己变得可有可无的感觉,这种感觉往深层次说,就是自己有点儿被边缘化了,这很少见,对于陆为民来说,这甚至可以说是第一次。

  哪怕是以前他在双峰时和曹刚不对路,但是作为县长,作为县委书记的曹刚想要边缘化自己,估计曹刚自己都没有想过这码事儿。顶多也就是尽可能避免自己的影响力太强,甚至让曹刚有点担心他自己被架空才对。

  没想到在宋州,在自己一路顺风走高的时候,会出现这种情况。

  无论陆为民承认不承认,这种滋味都让人很不舒服。

  当然不能说陆为民在办公室里就是门可罗雀了,只是现在无论是谁都在各忙各的。当他不想去凑某些热闹时,相对之下,他就显得有些闲了。

  常岚就是这个时候出现在陆为民办公室门口的。虽然现在市委领导甚至中层领导在办公室里的并不多,也就是一些小鱼小虾在,但是陆为民相信常岚到自己办公室里这个消息还是会很快传递到一些人耳朵里的。

  院大是非多。

  市委市府都是一个大院,大院就像是一个江湖,江湖从来都是充满风雨的。

  陆为民觉得在市委市府里边,童云松和魏行侠就像是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里边的少林和武当,少林根底深厚,低调而不张扬,武当家学渊源,方兴未艾。更会被未来的明朝封为国教的气势,自己呢?也许算是明教吧,曾经是朱元璋起家的顶梁柱。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现在却沦为了眼中钉,这样说也许有些过了,但是毫无疑问,自己现在不受待见了。

  虽说不至于干部们看见自己绕道走,但是谁这个时候都不太愿意和自己表现得太过于亲近,除了那些对此并不在意的。

  对此不在意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实力到了那一步,完全不需要为此而担心的,比如郭跃斌、沈君怀,当然也还有秦宝华。

  一种是有一定实力,同样也有一定的关系,知道就算是表现得亲近一些,也不至于影响到他们在领导心目中的地位,而如果表现太疏远,反而会被人视为人品有问题。

  比如雷志虎和杨达金,又或者郁波、令狐道明、魏如超、何靖这一些人,他们和自己关系固然不错的,但是走到这一步,单单靠自己肯定是不可能的,他们也有他们自己的门径,即便是陆为民也不清楚他们和童魏甚至更高层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或许以前他们不一定有,但是你要相信当到县委书记县长这个层次,绝对不会只是你表面看到那么简单,就像自己当县委书记的时候,谁又能知道自己和花幼兰、贺锦舟他们能迅速走近,谁又能清楚自己也可以走到高晋、方国纲这样的门路?

  年边上,各人手里都有一摊子事儿,雷志虎也好,杨达金也好,他们都是最忙碌的时候,自然不会这个时候大模大样走市委里边来,而有心想来的,也许就因为这种特定情势下而变得不那么合适了。

  可以说一些无足轻重的小鱼小虾来自己都怕受到池鱼之灾,更不用说那些处于中间层面最容易受到这方面因素影响的角色了。

  所以陆为民完全没想到常岚会在这个时候到自己办公室里来。

  她完全可以在其他时间选择更合适的方式来拜会自己,可这个女人没有这么作。

  不管这个女人内心有什么打算,就凭这个女人这种情形下来自己办公室了,陆为民都得要记这份情。

  不能不说这个女人有些魄力,有些特立独行了,但陆为民知道也许她会为此付出代价,他不清楚对方是否清楚这一点,如果不清楚,那只能说明这个女人头脑不清醒,但这种可能性很小,如果对方清楚这一点,还敢如此做,那陆为民就真有点儿佩服了。

  常岚也意识到自己的到来让陆为民有些意外和惊讶,而且她还感觉得出来陆为民的意外和惊讶中还有一些说不出其他味道来,嗯,怎么来描述那种味道呢?应该是满意和得意的混合,但是味道很淡,因为陆为民在极短时间内就恢复了正常,快得几乎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但是感觉敏锐的常岚却捕捉到了。

  她知道这一次她来对了。

  谁都知道这个时候来陆为民这里是要冒风险的,尤其是像她这种不红不黑的偏门儿副处级干部,市委市府里边随手一拨拉就是一大串儿,无足轻重。

  可是谁都知道这种到痛不痒的副处级干部,提拔时候也许没有人记得起你作了什么成绩,但是你做了某些惹眼岔眼的事儿,却绝对有人能铭记在心的,即便领导记不住,也会有人提醒领导,比如今天自己来陆为民办公室这种事情。

  驻京办不是陆为民分管的部门,甚至根本搭不上什么边儿,这个时候自己突兀的出现在这里,这很让人意外,说不定还会被有些人视为是一种挑衅和示威。

  不过常岚无所谓。

  因为她已经得到可靠消息,市里边已经准备任命谢朝阳为驻京办主任了,这个消息很确定。

  不管谢朝阳走了什么门道,或者哪一点获得了主要领导的看重,抑或是组织部门看上了他的哪方面才能,总之谢朝阳在和自己的竞争中胜出了。

  也就是说一定时期内自己要上正处级没戏了,而且她得到的消息,自己还将在这个驻京办副主任位置上继续呆下去,继续给谢朝阳当副手。

  无欲则刚,既然没有了羁绊,常岚也就没有太多的顾忌了,她甚至是有意选择这个时候这个场所来见陆为民,既然丢开了一切,那么烧烧冷灶也无妨。

  陆为民也很清楚自己这个时候来见他的后果,而常岚要的就是要让陆为民清楚这一点这个结果。

  烧冷灶就是要烧在最冷的时候,烧到恰到好处,那比你日后锦上添花的效果要强多少倍,常岚觉得,既然没什么可以失去,那么为何不把冷灶烧得最精彩一些呢?

  自己今年才三十九,还耗得起,常岚认定陆为民非池中物,这个冷灶值得烧,而且是值得大烧特烧,但是冷灶一旦变成热灶,那就不一般了。

  “常岚,来坐,什么时候回来的?”既然人家敢来,陆为民也不想说什么俏皮话,只是很沉稳的点点头,示意对方入座。

  “陆书记,本来我是可以早两天回来的,可是您安排的工作不少,要求又细,我不敢疏忽,担心下边人出差错,所以所有事儿都是我亲自一家一家去跑的,所以昨天上午才算忙完,昨晚上就回来了。”常岚抹了抹额际的发丝,笑吟吟的道。

  明知道这个女人是有意在自己面前表功,但是陆为民内心还是很感谢,随着需要联络维系的关系越来越多,他的确需要一个可靠的人在京里,而对于他来说,只有常岚最合适,很多事儿也只能交给常岚才放心。

  还有,兄弟们等着!我要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