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一十七节 威武不能屈的特质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一十七节 威武不能屈的特质

  安德健和陆为民专门请贺锦舟,安排在锦绣山庄,显得有些隆重。

  照理说贺锦舟和安德健也就一样都是正厅级干部,而贺锦舟事实上也对安德健这样的正厅级干部起不到多大作用了,安德健把架势摆得这么足,也是很给贺锦舟颜面了。

  其实不然。

  诚然,作为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对于像地市这一级的党政主要领导已经起不到决定性作用了,甚至连建议权都更多的收归到了组织部长手中,常务副部长能做的也就是在组织部内部的部务会议上给出建议,但是能不能提交到了书记碰头会或者常委会上,那还要看组织部长的态度。

  所以对于正厅级干部,尤其是地市一级的党政一把手来说,常务副部长没有太大的话语权。

  但是常务副部长却有一个至关重要的职能,或者说权力,那就是对全省副厅级干部的选拔任用调整工作具有很强的指导性和影响力。

  而像各地市的党政一把手们要想把副职们如臂指使,要想在班子里边树立威信,要想在工作中打开局面,怎么干?一个相当重要的策略,或者说手段,要么是用听自己话的人,要么用自己提拔的干部,要做到这两点,一个关键因素,那就是你得对他们的职位变迁具有足够的影响力。

  你一个市委书记市长,在省委组织部里的话语权甚至还不如副职,你怎么让对方俯首帖耳,你怎么让对方言听计从?

  你动不了人,你就做不了事儿,你没能力动人,你也就没能力做事儿,这是官场上亘古不变的铁律。

  现在领导们都喜欢说一句话,不换思想就换人,这话没错,作为市里。这话你向下边区县领导喊一喊,管用,但是对于市里边的副厅级干部们来说,管用么?那就要看你各自的本事了。

  一句话,副厅级干部们的帽子不在你市委书记市长手里,你就是再不待见谁,你也得要通过程序走省委组织部才能实现你自己的意图,如果人家道行深,关系硬扎,没准你的努力就是白费蜡了。这是体制决定了如此。

  就像宋州市政府这一帮人。一样。卢灿坤也好,叶崇荣也好,叶久齐也好,毕华胜也好。童云松和魏行侠只怕也未必不像尽早把这些人挪一挪位置,但是行么?或许行,但是可能就会费很大劲儿,甚至可能得不偿失,还不如稍安勿躁,等到卢灿坤和叶崇荣自然规律到来,自然也就要给他们腾出位置,到时候推荐权在手,他们就要好操作许多。而决定权依然不在他们手中。

  安德健和陆为民各叫了一个陪客。

  只有安德健和陆为民两人,显得太过冷清,饭局上气氛也不容易起来,选两个合适的陪客就很重要了。

  不是谁都能充当陪客的,所以在选择陪客上也很有讲究。

  陪客层次不能太低。否则插不上话,那就有点儿尴尬;陪客层次也不宜太高,否则就有点儿喧宾夺主的感觉;而且陪客还要和主宾比较熟悉,甚至有一些交情,这样才能找到更合适的话题,当然选的陪客如果是有一定目的性,那另当别论。

  所以安德健和陆为民各自选了一个客人,安德健选了徐晓春,这在陆为民预料之中,安德健无疑是要想让徐晓春多与贺锦舟接触,甚至在推波助澜一把,徐晓春已经是县委书记,要想在上一步,贺锦舟是能起到关键作用的。

  而陆为民居然叫了黄文旭,这却有些出乎安德健的意外,但是也更让安德健对陆为民刮目相看了。

  自己这个门生的道行是越来越深了,深得连自己都有些看不透了。

  他知道陆为民和黄文旭关系很密切,但是黄文旭现在已经是丰州地委委员、组织部长,能够被陆为民叫来,这就很不简单了。

  当然黄文旭来也说得过去,他是组织部长,正是贺锦舟直接工作对接的下属,也许陆为民是存着这个想法,但是无论怎么说,能把黄文旭叫来,本身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饭局的气氛很轻松,至少徐晓春和黄文旭相互看到时都是一愣,但是随即都很心领神会的一笑。

  贺锦舟兴致很好,席间也是谈笑风生,妙语如珠,这对于性格相对比价内向的他来说,很少见,只有心情特别好的时候,才会有如此表现,所以安德健和陆为民也很高兴。

  贺锦舟也谈到中央正在对原来的《党政干部选拔任用暂行条例》的实施进行调研,估计是要对这个条例的一些条文进行修改,为条例的正式本做准备。

  他也谈到了中组部来人到昌江调研时和省委组织部交换意见,提出了干部选拔任用上要注重的一些新东西,让安德健他们都非常感兴趣。

  一个是更强调基层经验,尤其是地市主要领导的选拔任用上要更倾向于在县处级干部中做出有卓越表现的干部中选拔,特别是在区县这一级担任过主要领导并作出突出成绩的,这一点非常重要,也要求日后在厅一级重要领导岗位乃至省部级干部的选拔上都要注重基层工作经验,特指在区县一级工作过的经历。

  一个是强调要推进干部年轻化、要求各省要注重培养中青年干部,要大胆把中青年干部放在重要岗位上去锻炼磨砺,要有意识的让干部队伍形成梯次结构,老中青相结合,以中青年干部为主,防止在年龄层次上断层,给工作带来被动。

  贺锦舟讲得很细,安德健和陆为民他们也听得很入神,这其实也就是今后干部选拔任用上的一个风向标,德能勤绩这些要素都是死的框框,是必备要素,但是具体到每个干部身上就不一样了,同样优秀的干部,进入候选人名单,那么如何抉择既要结合实际,同时也需要适应上边的精神,这对于地方上的领导们在筛选人选时也就有了更多的可操作性和针对性。

  饭局结束之后,锦绣山庄的风景不错,而坐在阳台上喝茶品茗,晒晒太阳,更是难得的享受。

  这个时候,就是自由交流的时候,贺锦舟也不是那种食古不化的人,既然接受了安德健和陆为民的邀请,当然会找机会个别交流。

  这既是感情拉近的一种方式,同时也是切入更具体工作的一种手段。

  ***************************************************************************************************************************

  “为民,你自己怎么考虑的?”贺锦舟端起茶杯走到阳台的一端,陆为民也端起茶跟在他身后。

  “贺部,说实话,我还真没考虑过,至少没有认真考虑过,因为我觉得我似乎没做什么,就算我对市里某项工作有些不同意见,但这也很正常吧,不至于如此吧。”陆为民苦笑着挠挠头,“我觉得童书记和魏市长可能也没有这么想过,可下边人都要这么想,弄得我就有点儿尴尬了。”

  贺锦舟点点头,他是老组工了,对这些东西见得多了,“嗯,有些时候一种局面就是被一些外在因素和情绪裹挟成的,本来当事人自己都没什么,但是在外部因素推波助澜下,似乎就不受控制了,其结果就变成大家都不想看到的,反而弄得当事人很难堪。”

  “是啊,所以我现在就很迷茫,我该怎么做才好?”陆为民摊摊手,一脸无辜的模样。

  “行了,为民,你就别在我面前装了,是不是心里早就有想法了?”贺锦舟似笑非笑,“花省长都和我提起过,说你很优秀,认为有机会应该让你到更高的平台上去增长见识扩展眼界,是不是动心了?”

  陆为民汗颜,花幼兰在尚未到团中央上任之前,的确是有这方面的考虑,但是后来在综合考虑之后又放弃了,估计这话也是在花幼兰未去之前露过这方面的风声。

  “贺部。您面前我不矫情,去中央部委我也许有机会,但是我觉得目前还不成熟,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更愿意在地方上多干一些实实在在的工作,做出一些扎扎实实的成绩出来,我觉得这样对我自己的锻炼和成长更好,至于说开眼界长见识也好,以后机会更多,等到基础打牢靠之后也不迟。”

  陆为民语气中自信和坦然溢于言表,贺锦舟非常满意,他很欣赏陆为民的这种坦率和自信,在他看来,这是一个人是否具有担当的关键特质,而这个特质往往就是能否担任更重要岗位尤其是指主要领导岗位的一个重要气质因素。

  这么些年来,他几乎是一直看着陆为民的成长,而陆为民的表现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即便是现在出的一些小状况,在贺锦舟看来,那反而是这种不盲从有担当的体现,如果上升到一定高度,那就是威武不能屈,这尤为难得。

  第二更送到,还有,兄弟们你们的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