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一十八节 挤压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一十八节 挤压

  锦绣春色被誉为昌州新八景之一,层峦叠嶂的葱茏绿影间掩映着数幢小型别墅式的宴会厅,这是锦绣山庄最引以为傲的所在。

  二层式建筑贡献了一个巨大的阳台,尤其是在春日天气好的情况下,这更是喝茶品茗的最佳所在。

  坐在阳台上可以对满目秀色一览无余,微风徐来,那份惬意感,唯有身临其境方能体味。

  安德健和黄文旭也不陌生,毕竟他在宋州也干了一段时间,只不过那时候黄文旭还默默无闻,麓溪当时的表现也很一般,没想到却在陆为民手上迅速成长起来,一跃接任了丰州地委组织部长,那可是自己原来曾经担任过的职务,这也让二人颇有共同语言,而徐晓春和黄文旭之间的关系就更不用说,一个是地委组织部长,一个是县委书记,自然也有很多工作上的共同话题。

  五个人分成两块,各自占了阳台一端谈着话。

  “为民,你想法很好,不过现在却时机不巧,童云松和魏行侠现在一门心思要把华东软件园打造起来,你这和他们唱了反调,他们心里肯定是有些嫌隙的,你能放得开,他们也可以不在意,但是就像你说的,周边人未必这样想。”

  贺锦舟摇摇头,他和汪正熹关系很密切,孙承利和汪书记走得很近他自然清楚,这一次孙承利成功上位担任常务副市长,实际上有很大程度还是童云松和魏行侠起了作用,倒不是说这就打压了陆为民,但是分权的态势却很明显。

  现在宋州的局面就变得很微妙起来,陆为民要想突出重围,就得要寻找机遇。

  “贺部长教我。”陆为民文绉绉的来了一句。

  “等等看吧。”贺锦舟仰起头想了一想,“年后,省委党校有一个经济工作能力提升进修班要开班,我觉得你可以去,你好像晋升副厅级干部以后还没有系统性的到党校进修吧?”

  到党校进修?陆为民愣了一愣,又去进修?之前他在担任双峰县长的时候去进修过。那都是五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再去进修,似乎有些不是滋味儿,外边会怎么看怎么想?

  看见陆为民脸色有些复杂古怪,贺锦舟当然明白陆为民的意思,笑了起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脑袋长在别人身上,你还能别人说别人想?”

  陆为民也笑了起来。“贺部。我还是心胸不够宽啊。这点小心思都被您瞧出来了。”

  “这事儿也还不一定,我只是觉得有这么一种可能,你去党校学习三个月,这样可以回避或者缓解一下。有些事情其实等一等也就过去了,事后来看觉得很可笑,可在骨节眼儿上,大家就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当然这也是一个缓冲期,你也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好好想一想,路不止一条,留下来也好,走也好,都可以考虑更清楚。”

  贺锦舟搞了这么多年组织工作。对人性人心了解很透彻,他觉得有些事情就是那样,你越是想要马上解决,结果效果反而不好,但是搁一搁。冷下来,大家都心平气和了,说不定就一笑置之了。

  陆为民知道贺锦舟肯定是为自己好,老组工提出来的建议肯定有其道理,何况贺锦舟也说了现在这只是一种可能,也就是说还存在其他一些可能。

  虽然贺锦舟没有把话说透,但是他能感觉得到省里边不仅仅是贺锦舟知道了自己和童魏二人关系的微妙变化,恐怕一些省领导甚至可能是主要领导也知道了这个情况。

  宋州这两年来的变化日新月异,省里边想不关注都不行,尤其是这一年来童魏二人搭档,秦宝华和自己两人辅助,新的核心班子组成,应该说这个稳定的四角结构成功的支撑起了宋州的工作,不但社会政治大局稳定,成功消除了去年洪水灾害、今年初的合金会清理以及东南亚金融危机带来的负面影响,宋州经济发展进入高速通道,而且势头正猛,丝毫没有放缓迹象,这让省里边颇为高兴。

  谁也不愿意这个局面才持续一年就出现状况,但是他们也都知道蜜月期过后肯定会有摩擦期,如何最大限度的消除不稳定因素,解决摩擦可能给经济发展带来的阻力,就是他们必须要考虑的问题了。

  童魏二人是主轴,当然不可能有变化,秦宝华是粘合剂和润滑剂,也很重要,而且她也不是阻力所在,算来算去就是自己了,自己怎么就一下子变成了不受欢迎的人了呢?

  陆为民也有些想不通。

  也许真是自己太强势太独,忽略了别人的感受?带给别人太大压力了?

  这能怪自己么?萎靡多年的宋州就这局面,而且又面临着左邻右舍的贴身紧逼式竞争,你不强硬一些,不大胆一些,不坚决一些,手快有,手慢无,你能竞争得赢么?你不伤害一些人的利益,怎么为绝大部分人谋利益?不牺牲眼前利益,怎么能赢得长久利益?

  在自己一帆风顺的时候不觉得,这一旦形势逆转,似乎什么杂音都冒了出来。

  郭跃斌年前两天还和他通了电话,说有人向省里反映,说在建设明珠大道时自己刚愎自用,为了私心,搁置了先修东一段东二段的计划,而首先修了西三段,也就是麓溪区境内那一段,和小商品城配套,和商人有利益输送的嫌疑。

  不过这个反映显然不合时宜,因为小商品城建设是拿到了市委常委会和市政府常务会议上研究过的,先修西三段来促进小商品城建设也是获得了童魏二人首肯,在市长办公会上也是以会议纪要形式形成了决议记录的。

  ***************************************************************************************************************************

  同一时间。

  魏行侠也正在邵泾川家里做客。

  魏行侠对邵泾川家里是轻车熟路,多年的秘书早就养成了习惯,所以以宋州市市长身份到邵泾川家里时,反而还有些不习惯了。

  “行了,行侠,你快坐吧,这是在家里,你那么拘谨干啥?怎么,才走多久,就不习惯了?”邵泾川摆摆手。

  “好。”魏行侠还是下意识的把茶端了过来,小院子里午后的阳光很好,两张藤椅一摆,一个藤桌,两杯清茶。

  “云松年前来过来,我听了他的汇报,也看过你们市里的数据情况,可喜可贺啊,我很满意。”

  邵泾川的确很得意,童云松和魏行侠两个人搭班子时省委里边是有不同声音的,甚至这个声音还不小,说童云松性子偏软,没有主政一方的经历,经济能力不足,说魏行侠工作履历单薄,缺乏工作经验,总而言之不合适,不看好。

  如果不是他的坚持,童云松和魏行侠这个班子是搭不成的,但是现在事实证明自己的英明决断,举贤不避亲,童云松是自己老部下,魏行侠是自己前任秘书,那又怎样?华丽的数据摆在面前,那就是最硬气的东西!

  “那还是全靠省委和老领导您的英明领导。”魏行侠也大大方方拍了一句马屁。

  “行侠也学会拍马屁了,不过这句马屁我乐意听。”邵泾川心情很好,难得的和魏行侠开起了玩笑。

  “不是拍马屁,宋州取得今天的局面没有省委领导和支持不行,像我们现在正在抓紧启动的华东软件园,如果不是省里支持,肯定就被昌州截胡了。”魏行侠笑着道。

  “唔,我听说你们市里对这个项目有不同看法?”邵泾川点点头,“陆为民是真不看好这个项目,还是因为其他原因有其他想法?”

  邵泾川问得很直接,魏行侠知道对方多半是从其他渠道了解到一些情况,包括童云松那里。

  他犹豫了一下,才谨慎的道:“我不太确定,虽然市委市府绝大部分人都看好,但是陆为民却觉得有一些风险,当然孙承利当初做得不太好,绕过了陆为民就直接向童书记汇报了,可能为民也有些不高兴,但我觉得他还不是那种为了这点儿事儿就斤斤计较的人。”

  邵泾川微微皱眉,“也就是说包括云松和你都还是看好这个项目,而陆为民却有些不同意见?你们具体分析过陆为民观点么?”

  “分析过。”魏行侠这些事情上还是比较客观,“有一定道理,但是我们觉得他说的那种可能性比较小,属于极端现象,而且像拓扑搞的软件园,各地都有了成功先例,比如西部软件园,我们认为不太可能大家都看走眼吧。”

  邵泾川没有多想,他还是很信任魏行侠的稳重谨慎的,“既然你们经过分析判断觉得行,那就好,该谨慎要谨慎,该决断要决断。”

  努力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