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一十九节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一十九节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魏行侠也感到了一些压力,邵泾川问及这个问题,肯定不会无的放矢,至少是听到一些什么,但他又不好多问。

  好在邵泾川很快就直接问到了这个问题:“行侠,去年你们的工作取得很突出的成绩,非常好,但是我觉得今年可能更重要。去年你们宋州是因为多年积弱,经济总量跌落到了全省后列,通过一年的高速发展越上了一个台阶,我也听到了下边一些风凉话,说你们宋州是矮子里边充高个,软了十年,就硬这么一年,不算英雄,有本事今年再来,我觉得这话虽然有点儿酸味儿,但是也不无道理,昆湖和青溪这些现在都感觉到了压力,摩拳擦掌要今年大干一场,我觉得你们宋州有些骄傲自满啊。”

  邵泾川的话让魏行侠吓了一跳,赶紧道:“邵书记,我们可不敢骄傲自满,我们也没有那个资格,童书记和我都知道今年才是最关键的一年,从年前开始我们就在研究今年的工作该如何来开展,事实上我们认为我们去年基础已经打得很牢靠,再加上现在有华东软件园这个项目今年也要全面启动,我们认为今年宋州是完全可以保持去年增长势头的。”

  “哦?你们有这个信心?”邵泾川扬起下颌,盯着魏行侠,“有没有存在

  问题呢?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保证,不能因为一些其他因素而干扰和影响了宋州的发展势头,不仅今年,明年乃至后年,我希望能够看到一个日后实力、地位和影响力可以和昌州比肩的宋州。”

  魏行侠犹豫了一下,似乎是在斟酌什么,他已经听出了邵泾川的弦外之音,“邵书记,实事求是的说,宋州这两年经济发展的基础打得很牢实为民功不可没,但是近期他和市委的一些观点有些分歧。另外在市政府那边因为思路上也出现了一些分歧,在工作重心上不一致,这可能对我们的工作有些影响,但是……”

  “好了,行侠,我知道你和陆为民私交很好,嗯,他还在给夏力行当秘书时,就和你私人关系不错,这一点我也知道。但是工作就是工作。不要掺杂个人感情在里边。陆为民这个人。眼界思路都有,尤其是对经济走向分析很有一套,宋州在几大产业发展导向的确定上他起了重要作用,而且这个人的执行能力也不差。这也是省委破格提拔他的一个重要因素,但是这个人也有缺点,往好里说,就是个性很强,有匪气,往不好说,就是太独,刚愎自用,听不进不同意见。总认为自己意见才是正确的,这个人用得好是块好钢,但是在特定环境下也可能成为火药桶。”

  魏行侠叹了一口气,他知道邵泾川对陆为民的印象恐怕已经定型了,虽然听起来还是褒义夸奖居多。但是那一句特定环境下,显然言有所指,就是指现在的宋州。

  好在邵泾川的态度还是比较客观的,对陆为民的表现也是一针见血,这让魏行侠稍稍放了一些心。

  “宋州现在的局面和发展势头很好,云松向我汇报时也着重谈了这一点,他对今年的发展也很有信心,但我要你们百分之百的保证,他也谈了一些他的观点看法,我觉得他还是比较客观公正的。”邵泾川喝了一口茶,安详的道:“宋州基础打好了,也就是一个执行推进的问题,这中间不能被一些其他因素所干扰影响,要排除这些干扰影响,一个人在一个时段可能是巨大的推力,但在另一个时段也许就是干扰源了,我这话可能说的不一定准确,但是我很担心,我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

  见魏行侠还想解释,邵泾川摆摆手,“好了,行侠,你无须解释什么,这只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一个探讨,也算是省委书记和宋州市长在工作上的一个交流,作为市长,你的主要精力就是要放在把经济搞上去,把人民生活水平快速提高,解决剩余劳动力的就业问题,你担子很重,我也不轻,我希望我们能够一起努力。”

  ***************************************************************************************************************************

  从邵泾川家里出来,魏行侠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虽然邵书记没有明确指向陆为民,也没有提到会有什么变化或者动作,但是从魏行侠对老领导的了解,恐怕邵书记是陆为民有些担心了,主要就是担心陆为民成为现在宋州大好形势下的一颗定时炸弹,他不知道童云松在邵书记这里是怎么汇报的,但现在看来对陆为民很不利。

  邵书记是非常看重宋州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因为宋州是童云松和自己两个人搭班子,关乎他的颜面,另一个是宋州现在表现出来的潜力已经有追赶甚至超越昌州的架势,而昌州这个作为省会城市一直是省里边很是觉得膈应的所在。

  如果宋州真的能够超越昌州,那么对于邵书记来说,表面不存在什么,都是昌江省里内部的座次调整而已,但是内里无疑可以极大强化邵书记在常委会里的话语权。

  虽然老板已经担任省委书记有一段时间了,但是无论是魏行侠还是其他人,都还是觉得邵泾川尚未达到前一任省委书记田海华那样对全省局面如臂指使驾驭由心的状态,魏行侠估计老板自己可能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力图想要通过在经济工作上的一些表现来证明和实现一些意图。

  应该说老板选择宋州这个切入点还是非常精准的,宋州萎靡已久,百废待兴,加之本身就有一定产业基础,又有尚权智前期对整个班子的整肃打底子,童云松和自己也能很好的贯彻老板的意图,而陆为民的加入也让宋州经济有了一个核动力发动机,让宋州这俩老车陡然驶上了快车道。

  现在宋州基础已经打好,甚至很多人都能看出宋州已经具备了挑战昌州的底气,当然这尚需时日,但是基础打好,只要规划和政策上不出大的偏差,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宋州未来几年经济增速都不会太差,也就是能够达到一个什么样高度的问题而已。

  现在的陆为民已经不像一年前那样在宋州具有不可或缺的作用了,无论承认不承认,这都是一个现实。

  老板有点要调整陆为民的意思,他认为陆为民继续在宋州可能会干扰和影响到宋州的下一步发展,这魏行侠能理解,如老板所说,宋州大局不容有失,任何风险都必须要扼杀在萌芽状态,但是从感情上来说他总感觉这有点儿卸磨杀驴的意思在里边,所以魏行侠感觉有些不是滋味。

  他希望老板如果真的要调整陆为民,最好给陆为民一个更好一些的安排,因为至少到目前,陆为民对宋州做出的贡献是摆在明面上的,而所谓可能对今后宋州局面带来的干扰也好影响也好风险也好,魏行侠觉得那都不过是一种可能,在没有发生之前,都做不得数。

  叹息了一声,魏行侠拿出手机,手指在键盘上逡巡良久,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按下去。

  这个时候打电话过去说什么?是告诉陆为民要早有思想准备?还是让陆为民赶紧改弦易辙,调整口风?

  先不说有没有用,即便是有用,只怕陆为民也不会干,对于陆为民骨子里的傲气,魏行侠还是有所知晓的。

  站在街头,魏行侠低垂着头,漫无目的的走着,回忆着这两年来自己在宋州工作的点点滴滴,他承认自己也曾经嫉妒过陆为民的才华,不过良好的修养让他不至于因为嫉妒而失去理性,更何况陆为民对自己也的确很够意思,尤其是在童云松和自己搭班子以后,陆为民可以说依然是全心全意的支持自己的各项工作。

  陆为民不傻,他当然知道这一年多来宋州局面一片大好,最终的功绩和光彩更多的是落在童云松和自己头上,他那个副书记也好常务副市长也好,纵然有人知晓一些内情,但是并不会有太多人在意。

  一句话领导有方驾驭得力,就是对主要领导的最大赞许和认同,而主要领导也需要的就是这一点认可,至于说一切具体的工作成绩,无论多么辉煌耀眼,那都是在“充分”展示了“领导有方驾驭得力”这个基础之上取得的。

  知晓这一切,陆为民也没有什么改变,当然这也是他的职责,只是这一切换来的不是认可而是排斥,那就有些令人心冷了。

  魏行侠自我解嘲的笑了笑,小人物都无力改变这一切,无法改变这一切,也是因为你不够强。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纵然知晓,魏行侠也只能保持沉默,甚至连辩解两句都无法做到。

  月票月票,我的最爱,难道不单章,就没有票么?我在努力!兄弟们给力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