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二十节 甄妮归国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二十节 甄妮归国

  甄妮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正月初九了。

  接到甄妮的电话,陆为民有些失神。

  他知道迟早要面对这一天,但是他却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甄妮。

  甄妮和他分开究竟是因为什么,他自己都有些模糊不清了,时间太久他甚至觉得自己都有点儿想不起了。

  究竟是因为两个人都意识到了各自性格和思维上的差距,还是因为长时间的相处消磨了各自的激情,或者两者都有,陆为民也不确定。

  总而言之,两个人在谈到分开一段时间的时候,都相互松了一口气,似乎对各自都是一个解脱。

  不过解脱之后带来的不仅仅是轻松,还有孤寂和无聊,无论是陆为民还是甄妮,都有很长一段时间的不适应期。

  陆为民还好一些,毕竟在国内,而甄妮则只能通过工作来麻醉自己。

  一身带着浓烈波西米亚风格的亚麻披巾和深黑色的格纹呢大衣,淡淡的眼影和靓丽的唇光,让站在桌前的陆为民好一阵后才从失神中反应过来,赶紧提甄妮拉开座位,请甄妮坐下。

  “怎么了,你都是要结婚的人了,看女孩子这样直勾勾的样子,也不怕你那位看见了醋海兴波?”甄妮的语言一出口,陆为民就意识到甄妮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单纯的甄妮了,声音变得低沉了一些,但是更有磁性,肌肤还是那样白皙嫩滑,举手投足间却比几年前多了几分洒脱。

  陆为民无声的笑了笑,没有回答甄妮的这个话题,“还打算在乌克兰呆多久?”

  “怎么,你结婚了就不怕我回来纠缠你了?”甄妮俏皮的眨了眨眼睛,“或许我就是那个喜欢破坏人家庭的狐媚子呢?旧情复燃的例子可是太多了,我的第一次给了你,你的第一次也是我得到的,谁能抹杀忘却?”

  彪悍的语言让陆为民汗颜不已,身上竟然出了一层白毛汗。“甄妮,我是说真的。”

  “我也是说真的,如果说我现在后悔了,不该放弃你,想要回来重新追回本该属于我的一切,你觉得我还有多少胜算?”甄妮双手托腮,歪着头,静静地看着陆为民。

  陆为民差一点就要站起身来走人了,不是愤怒。而是真的被吓住了,他已经够麻烦了。现在甄妮还要来掺和一脚。这是存心不让他过日子啊。

  “甄妮。咱们不开玩笑好不好?”陆为民语气里都有点恳求的味道了。

  “不好,除非你答应我三件事情,否则我就要把这件事情当成真。”甄妮气哼哼的道:“我现在是越想越不甘,凭什么我要拱手让人?给我一个理由!”

  给你一个理由?!陆为民啼笑皆非。这还需要理由么?

  看见甄妮不讲理耍横,陆为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甚至不知道甄妮究竟想要干什么,这么不远万里回来,难道就真是打算把自己和苏燕青的事儿给搅黄了?

  “甄妮,我们好好说说话,好不好?别耍小孩子脾气,咱们都不小了,……”陆为民吞了一口唾沫。看着泪影渐渐弥漫了那么美丽双瞳的俏脸,看见甄妮无声抽动的肩头,看见无语凝咽的……,他发现自己心中的防线陡然垮塌下来,比沙滩上的房屋还要脆弱不堪。

  “怎么了。小妮?”下意识的握住甄妮的手,甄妮隔着咖啡桌扑过来,想要扑入陆为民怀中。

  陆为民虽然也是在情绪波动中,但是还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四周,并没有人注意到这边,他这才把甄妮拉了过来,绕过咖啡桌揉入自己怀中。

  甄妮的力气变得格外大,陆为民只感觉怀中的女孩就像是要把整个身体嵌入自己的身体中,双手死死搂住自己腰部,头紧紧的抵在自己颌下,一股热流浸入自己的胸前衬衣里。

  陆为民努力想要让甄妮安静下来,但是却做不到,当他张眼泪汪汪红肿双眸的娇靥抬起来时,当那微微噘起的殷红樱唇迎向自己时,陆为民知道自己根本无法拒绝。

  ……

  粗重的喘息声伴随着文胸和内裤的飞舞在床第间,很快一声惊叫就演变成了无尽的婉转娇吟声,当陆为民进入甄妮的身体时,他发现自己竟然又一种如多年以前第一次时的冲动,一样的那种得意,那一次是第一次,而这一次他可以肯定在这几年间他仍然是唯一一个进入身下这个女人身体的男人,换而言之,这具让他曾经沉醉不已的*依然只属于他一个人。

  抵死缠绵,两个人都已经忘记了一切,一直到那疯狂的*彻底宣泄一空,两具汗津津的**才紧紧搂在一起沉沉睡去。

  陆为民醒的很早,他已经不太适应在宾馆里睡觉,尤其是和一个女人在宾馆里睡觉了。

  在云南,他和岳霜婷在一起也是每天很早就醒了,总觉得在宾馆睡觉不那么踏实,不过睡上几个小时,精力也就恢复了大半。

  看见微微侧着身体沉睡的甄妮,粉嫩白皙的胳膊裸露在被子外边,空调呜呜的鸣响,室内温度不算很低,凌乱的秀发披散下来,垂落在圆润的肩头上颈项间,依然光洁细滑的脸颊上还带着一丝潮红,眉目间的春意依然魅惑人心,陆为民在琢磨着,今天这事儿该怎么来应对。

  男人就是下半身动物,这话真不假。

  当感受到甄妮扑在自己怀中那对隔着羊绒衫的*挤压在自己胸前时,陆为民就觉得自己要玩完了,控制不住了。

  那对*曾经是自己的最爱,童颜*也是195厂无数人对这对姐妹花的龌龊意淫目标,甚至连他自己都一样非常龌龊的把握着甄婕那对丰乳时却还存着一番心思回忆和甄妮在一起时的差异,男人就是这样,可以自己龌龊腌臜,却不允许别人如此。

  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搂着甄妮就进了这家酒店,也许就是抱着一种极其阴暗的心思,想要检查检查有没有其他男人入侵自己的这具“领地”,而结果让他心境无比的畅然舒坦,当然也有无尽的压力。

  甄妮还没有男人,这么几年都没男人,他不知道甄妮是怎么过来的,但是他感觉得到,甄妮还是没有放下。

  没有放下对于她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一个男人来说压力就大了,他不知道现在甄妮心里是怎么想的,相比之下,甄婕虽然心思细腻,但是却相对单纯,而甄妮性子粗疏,但是这几年在国外的打熬,陆为民还真吃不准她的心思了。

  做过的事情陆为民就不去后悔,甚至他也不后悔这一夜的冲动缠绵,他知道如果自己不搞清楚甄妮在自己之后有没有男人,只怕这一辈子心里都得有个疙瘩搁着,而现在他心里无比的舒坦,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儿强迫症独占狂了。

  难道说甄妮就这样不明不白的一辈子不找男人,甄婕也这样?

  哪怕陆为民内心再这么幻想过,他也知道这种可能有些渺茫。

  这不是一年两年,是一辈子,哪怕她们姐妹俩真的对自己死心塌地,自己却不能给她们任何东西,感情再好也要褪色。

  时间不但是杀猪刀,更是锈蚀剂。

  手指下意识的穿过女人的腋下,放在了那对饱满上,陆为民没有其他动作,他就是像这样静静的感受。

  甄妮依然在熟睡,从乌克兰飞回来的万里奔波再加上一夜癫狂,她实在太累了,而且是睡在分离几年的男人怀中,那份安全感,足以让她彻底忘却一切,安安稳稳的睡个够。

  和苏燕青的婚事在有条不紊的商量着,陆为民已经和父母兄姐说过了,父母当然是求之不得,早就对陆为民迟迟不结婚怨气颇大了,陆拥军当然也没有什么异议,倒是陆志华不置可否。

  陆为民知道陆志华的意思,她也不看好这段婚姻,不是对苏燕青有什么意见,而是对自家弟弟的感情糊涂账不看好。

  她提醒陆为民需要考虑好婚姻所需要承担起的责任,不要随意把婚姻当儿戏,与其那样,不如别结婚,当然这话是只有二人在的时候说的,要让父母听见,恐怕真要扒陆志华这不教弟弟好的却敲破锣的女儿的皮。

  惯性压倒一切,虽然陆为民也不知道婚姻会给自己带来什么,但是一切却还随着惯性的推动而前进,初步决定是五一节办婚事,风雨无阻。

  苏燕青对这事儿很上心,她在省政府分得有一套小户型,一套二,七十个平方,老房子,福利分房,不愧是省政府,单身也能捞到一套福利房,苏燕青很满足,而且也对宿舍所在的区域位置非常满意,

  按照她的想法,她已经开始装修新房,而婚宴的安排布置也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反倒是陆为民更像是一个看客一般,虽然他也装模作样想要掺和,但是却发现自己好像没什么事儿插得上手,而苏燕青似乎不想让他来瞎帮忙。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难道不单章就没有票么?兄弟们,我不服啊!你们的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