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二十七节 评估,对策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二十七节 评估,对策

  蛰伏已久的荣道声从来没有让邵泾川丧失警惕性。

  他知道中央安排荣道声来也是一种平衡,事实上他觉得荣道声的表现也的确不错,这两年和自己的配合也还算默契,当然这也是因为荣道声刻意保持了低调,但邵泾川也知道荣道声这种蛰伏低调的表现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他是省长,一省之长,适当时候展示他自己的力量是一个必然。

  但是他也要让荣道声清楚,省长和省委书记之间的区别,一些问题上他可以容忍,也可以让步,可以求同存异和妥协,但是有些方向性东西,他却不容改变,同样有些原则性的问题,他也不会退缩。

  这不是争权夺利,而是一些政治见解和用人观点上的差异,他邵泾川可以容忍差异分歧的存在,但是并不意味着自己就会认同,容忍和认同是两个概念。

  他也一直以确保了在这些方面上对荣道声的优势颇为得意,哪怕荣道声态度日益显得明朗化,但是在关键问题上他仍然可以保持着作为省委书记的驾驭能力和特定优势。

  不过葛存林这桩事儿注定要抽自己一巴掌了,邵泾川觉得现在自己不仅仅要灭火,还得要迅速寻找更为有力和合适人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决这个问题,来堵住荣道声的嘴,让对方的意图无法得逞。

  “庆江,这件事情纪委这边是怎么考虑的?”邵泾川很小心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避免让怒气外溢,淡淡的道。

  “还是按照纪委的既有程序走吧,事情也不复杂,要说呢,也属于他个人的问题,但这也和省委办公厅这边在公车使用纪律的执行逗硬上有很大关系,从中央到地方,各部门单位对领导干部驾车早就有规定。葛存林违反规定在下班时间驾驶公车,而且还是酒后驾车,足以说明此人自控能力差,平时对自己要求不严。对交通法规的漠视,需要我们领导干部引以为戒,我觉得在省直机关里需要开展一次整风运动,好生整顿一下我们机关内部的风纪,别好事不出门,却尽出这些破坏我们党政机关和领导干部形象的破事儿,到处传得沸沸扬扬。”

  叶庆江的态度鲜明,大概也是对葛存林出这种事情很是不屑。

  这属于典型的低级错误,一个即将步入正厅级干部的人,仕途就此夭折。怪得谁来?叶庆江也早就听说葛存林喜欢没事儿喝一壶儿,据说可以让文思泉涌,大概属于李白斗酒诗百篇那一类的。

  喜欢喝酒没啥,只要不耽误事儿,可你这酒后驾车。就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习惯了,连这点儿毛病都克服不了,你还能干啥?

  叶庆江不偏不倚的话让邵泾川心里也有些发堵,都知道葛存林是自己属意的人,这会儿叶庆江却没有给自己留多少颜面,不过叶庆江来了这么久也一直是如此,有两次一样没给荣道声好脸色。倒是很有点儿风骨的架势。

  一直到叶庆江和金永川离开好一阵后,邵泾川的心里都还有些不自在。

  他不清楚叶庆江的话是不是有点映射自己任人唯亲了,在葛存林的人事动议上,的确争论不小,当初高晋也提出不同意见,但是很快邵泾川说服了高晋。莫计成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汪正熹支持自己的意见,所以虽然荣道声反对,但是也翻不起风浪。

  但是现在葛存林出了这么一桩事儿,而且还闹得沸反盈天。这等于是给荣道声送上了一块可以用来狠揍自己的板砖啊,而高晋心里肯定也不会高兴,我说不行,你说没问题,好,我听你的了,这会儿却出这么大个幺蛾子,这也相当于变相抽了高晋的脸。

  想到这里邵泾川就把葛存林恨得咬牙切齿,扶不上墙的烂泥,这会儿葛存林已经请了一个月的假在处理这桩事儿,也不知道后续究竟能不能处理好,但是他也督促楚耀澜必须要把这事儿给处理好,决不能再留下什么后遗症,哪怕让葛存林和那个女大学生结婚。

  丢开葛存林的事儿,邵泾川的心思又回到丰州地区行署专员人选问题上了,原来说如果没有意外就是这个星期上常委会确定人选,现在出了状况,但丰州那边也不宜再拖下去,书记兼专员不宜太久,张天豪也和自己说过两次请省委尽快确定人选放下来。

  邵泾川脑中漫无头绪,喝了几大口冷茶,才算让自己心境平复下来,想了想,才给方国纲打了个电话,让方国纲到自己这里来一趟。

  ***************************************************************************************************************************

  陆为民是在一天之内接到了三个电话,讲的都是一件事情,那就是葛存林的丰州地区行署专员的事儿黄了,甚至可能连省委办副主任和常委办主任职务都保不住。

  据说邵泾川大发雷霆,把葛存林骂得狗血淋头。

  但谁都知道葛存林和邵泾川的关系,会不会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还不确定,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丰州地区行署专员没他葛存林的戏了。

  第一个电话是安德健给他打的,只是透露了这么一个消息,问他有没有想法;第二个是黄文旭打来的,说了这事儿,问陆为民有没有可能去博这一把;第三个最重要,是贺锦舟来的电话,介绍了情况,也肯定了葛存林的事儿黄了,现在丰州地区行署专员人选要重新甄选。

  贺锦舟这个电话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到了最后,贺锦舟说这事儿可以想办法运作一下,他可以努力,但是明确告诉陆为民他力量不足,还要靠陆为民自己去努力争取。

  一地主要领导领导不是常务副部长能过问得了的,就算是部长也只有建议权发言权,最终的决定还得要取决于几位大佬的态度。

  贺锦舟的意见是陆为民要动起来,要去找一找关键人。

  比如高晋和方国纲。

  贺锦舟知道高晋和陆为民是牵扯得上一些关系的,当然具体他不清楚,他认为葛存林的事儿上也让高晋很难堪,因为他本来是反对后来变成了支持,结果成这样,所以如果能说通高晋向邵泾川提出来,出于一种补偿心态,也许邵泾川会容易接受。

  找方国纲就更简单了,方国纲是组织部长,人选名单首先要从他那里出来,而陆为民和方国纲关系也不错,再加上贺锦舟感觉当初陆为民不明不白从宋州调出来挂了一个政研室副主任去援藏,方国纲心里是有点儿歉意的,觉得这事儿上没帮上忙,而陆为民在宋州的表现也是有目共睹的,不但没受益,似乎还成了受害者,贺锦舟这一年多听方国纲几次提起陆为民,言语间有些唏嘘,所以才有这个意思。

  汪正熹那边,贺锦舟打算自己去找汪正熹向汪正熹推荐,贺锦舟觉得这也是自己的职责,如实客观的向分管组干的领导反映自己的意见,当然未必能达到意图,但贺锦舟认为,只要能达到让汪正熹不反对就足够了。

  至于莫计成,贺锦舟觉得可以忽略不计,即便是在书记碰头会上,他也不会轻易表态,荣道声那里,贺锦舟不确定陆为民能不能有办法,但是据他所知,夏力行是能够联系上荣道声的,而夏力行愿不愿意帮自己前任秘书这一把,贺锦舟觉得只怕也不是问题,陆为民为人处世的风格,夏力行应该是非常认可的。

  工作做到这一步,成与不成,那就只能说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了。

  贺锦舟的分析和建议都很中肯,这也让陆为民不能不心动。

  原本陆为民都在考虑是不是真的需要去京里一趟,找花幼兰汇报一下工作了,但是现在这样一个机会出现了,而且是非常诱人的机会。

  丰州对于陆为民来说算是故乡了,虽然他的籍贯不是丰州,但是却是从小在丰州长大,后来又在丰州工作了这么多年,可以说对于丰州的熟悉更胜于宋州,当然丰州各方面条件远逊于宋州,发展潜力也和宋州相差甚远,但到丰州却是担任行署专员,主要领导,这意义完全不一样。

  想到这里陆为民心中不由得噗噗猛跳,行么?

  不是说自己行不行,而是省里能给自己这样一个机会么?

  没有了葛存林,只怕现在已经很多人在和自己存一样的想法了,说不定还抢在自己之前就开始活动起来,陆为民判断丰州地区行署专员这个位置不会再向之前那样空缺太久,有可能在相当短时间内就会拍板决定,如果自己真的想要去谋一把,那就必须马上行动起来。

  继续前进,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