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三十节 你永远想象不到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三十节 你永远想象不到

  张天豪不清楚楚耀澜这么一问是什么意思,楚耀澜是省委常委不假,但是还不至于让张天豪太过敬畏,关键是楚耀澜是代表他自己,还是代表邵泾川的意思。

  三个人选,仅从三个人的个人全面综合能力来说,应该是各有千秋,但是如果要单从搞经济工作来说,已经用事实证明了自己的陆为民肯定是要胜出一头的,发计委出身的尤连邦次之,团委出身的姚放没有听说过有什么特别,张天豪不认为在昆湖市委副书记位置上染一水的姚放就具备了能扛起丰州经济发展重担的本事,再次。

  但是,并不是说擅长搞经济工作就是最适合丰州地区的,最适合担任丰州地区行署专员的,虽然丰州地区经济不发达的确很需要搞经济的人才,但是对于行署专员来说,一个单单只是擅长搞经济工作的人选就未必是最佳选择了,这还需要综合考虑平衡其他因素。

  在张天豪看来,如果让他选,他首选尤连邦,再次姚放,最后才会是陆为民。

  原因很简单,尤连邦性格平和温厚,而且在发计委工作多年,上下都很熟悉,都知道发计委算是小半个政府,对经济最为重要的项目大多数都要经发计委这里出来,尤连邦为人处世也很理性大方,张天豪知道自己性格的优缺点,觉得应该和尤连邦搭班子是最适合的了。

  至于姚放,虽然在搞经济工作上没啥特长,但这不重要,甚至从某个角度来说还是一个优点。

  一个不擅长经济工作的专员,那么很多问题就不得不听从于地委这边的意见,张天豪知道自己是一个掌控欲很强的人,他很了解自己的性格特点,不是随便哪个都能和自己和睦相处的,而姚放在这方面是弱项。那么就自然而然会依赖于地委的决策和推进,也更有利于通过行署班子其他成员来按照自己意图开展工作。

  从内心来说,张天豪最不愿意搭档的对象就是陆为民了,因为陆为民在性格上就是一个翻版的自己。

  性格强势。个性十足,有点儿独,认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这些听起来似乎也都是褒义,但是转换个语气概念就变成了刚愎自用,独断专行,听不得不同意见,老虎屁股摸不得,甚至可以说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些话一样是一个意思。就看你用到什么时候了。

  一个人也就罢了,选择好一个合适搭档,也能凑合过,可如果两个主要领导都是这样,那就成了针尖对麦芒了。工作还怎么开展?

  更为重要的是陆为民不是单枪匹马,自己在丰州扎根多年,当然不会怵什么人,但是陆为民也不是善与之辈,他在双峰和阜头工作多年,又曾是丰州第一任地委书记夏力行的秘书,像他昔日合作最密切的搭档宋大成已经是丰州地区行署副专员。而关恒是阜头县委书记,还有与他关系密切的徐晓春是南潭县委书记,可以说他也一样有很深厚的人脉基础,如果他真要来当丰州地区当行署专员,那可就真的热闹了。

  事实上张天豪早就知道陆为民的性格,在给夏力行当秘书时。他就觉察到了那个年轻而不多话的秘书个性上的鲜明而沉稳,但那时候他和陆为民还是领导上下级关系,而陆为民到双峰时表现出来的硬气就很让人吃惊了。

  张天豪清楚陆为民翅膀一旦长硬了,就不会再是那个秘书了,他有他自己的想法和原则。不会因为你外界因素而随意改变。

  像龙飞的事情就是一个明证,虽然陆为民一到阜头,龙飞就通过自己的关系主动向陆为民靠近,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龙飞始终没有能够让陆为民满意,最终在副县长位置上止步不前。

  要知道阜头那两年正是经济突飞猛进的两年,是有很多机会的,不错让龙飞直接上县委副书记,但是起码弄一个常委,张天豪相信陆为民是绝对有这个能力的,但是陆为民却没有。

  龙飞的能力张天豪自认为自己还是比较了解的,或许也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是张天豪觉得龙飞能力没有问题,又有自己的引荐,张天豪原本以为陆为民怎么也要给几分薄面,不过一直到自己到丰州担任行署专员,龙飞才算是从阜头挣扎出来。

  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陆为民不会轻易接受其他人的意见,无论是谁。

  但是这会儿楚耀澜突然这么一问,却让张天豪有些不好回答了。

  省里边都知道夏力行对自己有知遇之恩,而陆为民又是夏力行最信任的秘书,现在夏力行虽然离开了昌江,但是在昌江依然还有一些人脉,自己的回答就需要认真考虑一下了。

  如果楚耀澜真是代表邵泾川来征求自己意见的,他就只能实话实说了,不过怎么说,还得要讲求一个艺术。

  不过据他所了解到的情况,在葛存林事件之后,邵泾川似乎已经和其他几位大佬达成了某种妥协,也就是说在这个人选上,他不持特定立场,而主要是根据人而定,相当于这一次邵泾川不会推出他自己认可的人选,但楚耀澜这个时候来一问,还真有些考人了。

  “秘书长,老尤和为民我都接触得比较多,也比较熟悉,姚放他在团省委工作的时候我也接触过,但相对少一些。我们丰州是农业大区,虽然这几年丰州经济发展也有了长足进展,但是从本质上还是没有改变农业地区的性质,一二三产比重就能看得出来,我们仍然是工业弱、农业比重大、服务业几乎没有的格局,从我们全地区的工业格局来看,企业规模总体来说仍然是散而小,缺乏优质的、上规模的、龙头型的企业来带动,要想让丰州经济尤其是工业经济有实质性的突破,我觉得仍然需要引入一些大型支柱性项目来推动,在这方面,我个人认为长期在发计委工作的老尤是有一定优势的。”

  张天豪语气和缓,满脸深思熟虑的模样。

  楚耀澜略感吃惊,但是脸上确半点表情未露,只是沉静的点点头,表示了解了。

  “老尤长期在发计委工作,在这些方面有很多资源,如果老尤能够到丰州工作,我们也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通过老尤和省发计委的关系,看能不能从各方面争取到更多的资源,这样一来,这对于我们丰州也是一个极为有利的契机。”张天豪接着补充道。

  楚耀澜心中惊讶更甚,但是却微笑着点点头:“嗯,天豪说得对,老尤在这方面的确是很有优势,他如果能到你们丰州工作,你们丰州可以占很多便宜啊,而且他和你也很熟悉,也能迅速融入到丰州。”

  张天豪居然排除了陆为民而选择尤连邦?!

  这简直让楚耀澜有些不敢置信,或者说无法置信。

  在他印象中张天豪和陆为民应该是非常搭配的一对,没想到张天豪居然如此排斥陆为民!

  这一点他永远想象不到,这是怎么一回事?当然张天豪的态度不能决定什么,也不能说明什么,但是他这个姿态的确很让楚耀澜吃惊。

  尤连邦固然在引入大项目上有一些优势,但是陆为民呢?

  陆为民在宋州的表现更是有目共睹的,华达钢铁和风云通讯这两家龙头企业,还有一大批尾随华达钢铁和风云通讯的关联企业,楚耀澜还并不清楚事实上丰州地区现在屈指可数的两家国有大型企业——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还都是陆为民当初在地委办当秘书时一手牵线引来,而丰州市现在的最大利税企业——拓达水泥厂落户同样是陆为民的功劳,否则他更是无法相信无法理解今天张天豪的态度。

  张天豪半句没有提陆为民,楚耀澜当然就会再去多问什么,张天豪有这个态度就够了。

  ***************************************************************************************************************************

  张天豪并不知道自己这番态度能在楚耀澜面前起什么作用,他自认为问心无愧。

  陆为民固然搞经济工作能力很强,但是作为行署专员,不单单是会搞经济就行了,一个完全脱离于地委领导的行署班子,那该怎么办?

  自己是听之任之,还是激烈碰撞?

  张天豪也想过与陆为民携手共进,但是他认为这很难做到,不是自己不愿意妥协,而是陆为民这个人性格以及他的年龄决定了对方很难做到,他更像是自己刚刚当丰州市长的自己,而自己呢,难道去当那个时候的苟治良?

  想到这里张天豪就忍不住苦笑,命运就是如此捉弄人啊,本来可以是很好的朋友,但是如果陆为民要真来丰州,那还会不会是朋友,甚至变成水火不容的敌人,都未可知了。

  兄弟们,你们的推荐票呢?准备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