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三十二节 且行且看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三十二节 且行且看

  见老板说得这样轻松,楚耀澜也不好再多说了。

  自己这位老板并不是好说话的人,何况这一年来荣省长那边和老板这边龃龉的情形似乎也有点儿多起来的趋势,虽然尚未有撕破脸的情形发生,但是楚耀澜担心这种趋势下去,只怕难免有一天会白刃相见的时候,这恐怕也是他们两位不愿意见到的,这就要看他们两位的忍耐性了。

  不过从楚耀澜的角度来说,他是真心不希望二人交恶,两个人纵然是有很多意见不一致,但是相忍为国这句话楚耀澜觉得是最适合两人的,毕竟这不是过家家宴,事关几千万民众福祉,任何意气用事最终都只会给他们自己带来伤害,他相信他们自己也应该看得到这一点,怕的就是他们相互都以为对方会在最后关头让步妥协,结果最终僵持不下,闹得不可收拾。

  好在这一次楚耀澜已经摸清了底细,至少在明面上是高晋主打,这就要好得多,只要邵书记不在第一线,回旋余地就要大得多。

  当然楚耀澜也觉察到邵书记先前对是否支持陆为民还只是一个倾向,并未完全明朗,但是自己表述了张天豪对陆为民的态度之后,老板的倾向反而明朗化了,这也让他有些奇怪。

  他印象中张天豪和老板关系是很不错的,但是老板这样一个很隐晦的姿态就让楚耀澜意识到张天豪在老板心目中的印象恐怕和自己原来的了解并不完全一致,那么有些事情就需要重新斟酌考虑了。

  当秘书长的人就得要随时揣摩一把手的意图,并随时进行调整加以适应,以便能够最大限度的调适和维系主要领导与主要领导、主要领导和班子成员之间的关系,防止出现走偏或者激化的情形,但是并不是说就没有自己原则和想法,在违背自己的原则和想法的问题上,他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当然采纳不采纳、接受不接受。那就是主要领导的事情了。

  ***************************************************************************************************************************

  荣道声有些愤怒,他没有想到方国纲会把陆为民列入候选人名单,在他看来,这是对尤连邦的阻击。甚至也是对他的一个挑衅。

  这个挑衅是不是来自邵泾川的指使还不清楚,但是他认为最起码这是邵泾川放纵导致的结果。

  方国纲不会无缘无故把已经明确要放到省政府政研室“发挥重要作用”的陆为民提出来,就算是陆为民走了方国纲的门路,方国纲也不会如此草率,没有邵泾川的默许,他方国纲不可能这样做。

  他需要评估一下邵泾川和方国纲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邵泾川授意,还是真的是方国纲擅作主张。

  但他又无法直接指责邵泾川和方国纲这样做,他和邵泾川也不过是一种大家心照不宣的默契,并不代表邵泾川这样做就不行。同样,方国纲是省委组织部长,向省委常委会或者书记碰头会提出候选人员名单是他的职责,筛选出三个合适人选是理所当然,他根本无法说方国纲什么。

  接了两个电话之后。荣道声情绪逐渐平息下来,陷入了沉思。

  他没想到田海华会给他打电话,虽然没有明确说什么事情,只是云淡风轻的问了问最近的情况,聊了几句,并没有说太多其他具体内容,只是谈到了在干部使用上应当要加强对年轻干部的培养锻炼。要有新鲜血液不断补充,形成梯次结构,确保改革开放的进程不断层。

  这其实也就是一个很明显的暗示了,田海华当然不会无缘无故的谈到年轻干部的培养锻炼和使用,作为一个前任省委书记,而双方有同处于一个大阵营中。荣道声是清楚田海华在这个阵营中的影响力的,而对方的话也是言有所指的。

  虽然荣道声和田海华并没有太多私人交情,但是同处一个大阵营内,在很多观点意见上他们还是趋同的,田海华的意见他不能无视。

  但田海华并没有在话语中点明什么事儿。也说明田海华也很清楚昌江的情况,也给自己留下足够的余地,他只是给了一个很隐晦的暗示,按照荣道声的理解,那就是在合适的时候应当多给一些年轻干部机会,这才是田海华的水平,言中真意,自悟自品。

  什么叫合适时候,这就要由自己来评估评判,同样也就是说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图来推动,但前提是要有把握。

  高晋怎么会推出陆为民这个人选?这让荣道声有些费思量。

  高晋和邵泾川因为葛存林的事儿是有些龃龉的,也正因为如此邵泾川才以退为进,征求自己和汪正熹的意见,他原本以为邵泾川也就代表了高晋,没想到高晋不但没有接招,却反过来影响了邵泾川。

  邵泾川对陆为民是有些看法的,否则不会把陆为民踢到援藏工作队,而且回来之后似乎也没有考虑过要重新安排陆为民,当然荣道声也清楚邵泾川意图,就是要确保宋州大好局面不受任何影响,他也可以把宋州当做一块金子招牌来自我粉饰,没想到去年宋州局面虽然总体不错,但是还是出了一些纰漏,尤其是华东软件园日益沦为一个花架子甚至是烂摊子,让邵泾川、高晋乃至汪正熹都是颜面无光,

  这种情况下谁要去提陆为民的事儿,都有点儿是和邵泾川过意不去的感觉,除了高晋这个一样颜面受损者。

  可没曾想到高晋就这么干了,而且似乎还说动了邵泾川。

  这让荣道声百思不得其解,却又怒火中烧。

  说动了邵泾川又怎么样?一股愤怒之意从荣道声心中蔓延起来,*的干部用人机制不是哪个私人企业,没有私相授受那一说,大家都要讲求一个合理客观下的平衡,他倒是想要看看邵泾川和高晋是要演哪一出。

  无论结局怎样,邵泾川需要给自己一个交代,否则破坏默契,那么也就意味着规则不再,这对双方都没有好处,他相信邵泾川不会如此不智。

  这里边的参与者可不止自己一个,还有汪正熹在一旁虎视眈眈,虽然之前两人未曾在这个问题上沟通过,但是现在却有必要交流一下意见了。

  对于和汪正熹这个老狐狸打交道是荣道声最不愿意干的事情,要从这个老谋深算的家伙那里获得一点儿东西,你得付出相应的甚至是更多的东西,他太清楚这个家伙的底细了。

  可每一局棋里每一步棋都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步动,步步动。

  且行且看吧。

  ***************************************************************************************************************************

  汪正熹在一得到荣道声抛出来的试探气球时,就知道姚放希望不大了。

  事实上他也清楚,即便是没有陆为民,姚放的机会也不算太大。

  和尤连邦相比,姚放没有多少优势,尤其是姚放在经济工作上履历单薄,缺乏拿得出手的成绩来,这是一个致命弱点。

  但他要把姚放推出来,这可以算是一个伏笔或者说宣示,让姚放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大家眼帘中,不至于在下一轮的机会中让大家觉得眼生和唐突,这也算是一个策略。

  他原来的想法是利用这一步来迫使荣道声和自己协商,这样自己可以为下一轮的布局赢得主动,没想到荣道声自以为胸有成竹,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以为获得了邵泾川的首肯默许就可以水到渠成了,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儿?

  现在奇兵突出,高晋跳出来,而这背后还有邵泾川欲迎还拒的小动作,一下子就让荣道声手足无措了,这家伙还是嫩了点,以为这一年里他干了几件事儿了,他自己声音大了一些,嗓子粗了点儿,就可以自己可以随心所欲了。

  现实再度给他上了一课,一把手永远就是一把手,弄明白这一点,对他“成熟”很有好处,汪正熹忍不住在内心冷笑。

  现在在和荣道声去沟通什么没有太大意义了,改变不了什么,一旦邵泾川有所选择了,就没荣道声多少戏了,何况为时已晚。

  汪正熹相信方国纲会来找自己,高晋也会来找自己,当然也还有贺锦舟。

  对于方国纲和高晋,汪正熹自有应对之策,对贺锦舟,汪正熹会给对方一个满意的交代。

  兄弟们,你们的推荐票呢?推荐票就相当于节操啊,请养成每天投推荐票的好习惯啊,我要上榜,要上到更好的榜位,支持老瑞,勿忘国耻!